第五百九十八章 共撑一伞可以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燕云山下,风雪激荡,知命逆天改命,以生之卷无双根基,强行修复白云练重创垂死之身。+頂點小說,

  妖丹破碎,妖元四蹿,不断破坏着后者体内生机,令好不容易修复的妖身,再度重创。

  虚空中,沉浮的女尊化体见状,神色凝下,沉声道,“散妖纹,定三魂,断尘缘”

  宁辰闻言,身子一震,然而,白云练性命危险旦夕,再也不能犹豫,掌元运化,生之卷催至极限,全力散去汹涌的妖元。

  妖元失,白云练一身气息迅速减弱,化形妖尊,千年修为,一朝散尽。

  失去妖元,人形难持,变幻刹那,宁辰再凝四卷之力,创世之景周身衍化,生无轮回,天地齐鸣,定下妖者人形之身。

  妖身固,三魂渐稳,忘字将度一刻,心思坚定的知命也终现一瞬犹豫,

  “不可再耽搁,断尘缘”女尊沉声提醒道。

  妖元散尽,妖身重塑,宛如幼儿新生,魂力孱弱,所有的记忆,都非现在的白蛟能承受,往事必须忘却。

  “喝”

  再也容不得犹豫,宁辰压下心中所有的感情,一声轻喝,忘字度入,狠心断尘缘。

  “呃”

  白云练生机稳下,天地间风雪消散,宁辰收手,口中一声闷哼,一滴滴鲜血自嘴角溢出。

  “知命,莫要忘了你答应吾的事,处理完天府之乱,立刻回归长陵”

  说话间,虚空中,光芒点点飞洒,女尊化体消散,从天地间消失。

  宁辰沉默无言,抱起依旧还在昏迷的白云练,朝着寺外走去。

  ……

  莫桥村,青奚湖下游的村落,受水漫金佛寺一战影响,整个村落遭受灾殃,数以百计的房屋被毁,数千村民流离失所。

  那一日后,洪水不知为何顷数退去,重回青奚湖,只有少数村民看到青奚湖雪花飘落,凄美异常。

  莫桥村重建,重建的日子中,村内来一位美丽的姑娘,双眸宛如形成星辰一般,让人迷醉。

  女子名为白云练,很动听的名字,无人知晓其来历,甚至就连女子自己也不知。

  女子学习任何事情都很快,善良勤劳的性格,让村民们渐渐都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姑娘,尤其村中的年轻人,更是有意无意地表现出爱慕。

  村子重建的过程中,远方,总是有一位素衣年轻人静静地看着,却从未出现在村民面前。

  从陌生,到熟悉人间世界,女子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村落重建完成后,素衣年轻人离去,再未回头。

  女子回首,双眸闪过迷茫,心中莫名升起一抹烦躁。

  “白姑娘,再过几天便是重阳,我们大家一起去青奚湖观景吧”不远处,一位年轻村民走上前,眼中爱慕丝毫不掩饰,邀请道。

  白云练闻言,面带歉意地摇了摇头,道,“抱歉,我那天有些事,就不去了”

  中州北境,战火连绵,残破的山河上,素衣走过,手中牵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南行而去。

  天恒城,牧长歌站在城上,看着渐渐落入天府手中的半数中州,眸子内并没有太多喜悦。

  就在这时,远方,一抹素衣走来,熟悉的面容,截然不同的气息。

  城上,牧长歌眸子眯起,知命侯,不对。

  城前,宁辰脚下一踏,带着音儿纵身而起,落在城上,看着眼前之人,开口道,“剑尊前辈,别来无恙”

  “你是?”牧长歌凝声道。

  宁辰翻掌,一丝凤元萦绕,旋即消散,轻笑道,“不过数月,剑尊前者已经不认识知命了吗?”

  “分身之法”牧长歌缓缓道。

  “是,也不是,说来话长,可否先让我看过星尊伤势”宁辰开口道。

  牧长歌闻言,眸中闪过一抹光华,道,“你有办法救醒星尊?”

  “试过才知道”宁辰平静道。

  “跟吾来”

  牧长歌犹豫了片刻,转身朝着城中走去。

  听竹轩,一间幽静安宁的石室中,寒气逼人,寒玉雕琢而成的冰床上,一抹高贵美丽的倩影沉睡,周身气息虽已平稳,却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

  妖佛、紫天宫联手一掌,让本已重创在身的朝天熙,一身生机几乎尽毁,若非剑尊以踏仙之源相救,恐怕早已回天无力。

  宁辰抬手,一丝丝奇异的本源气息出现,霞光溢彩,强大异常。

  牧长歌见状,眸子一眯,踏仙本源!

  轻喝一声,宁辰翻掌将踏仙之源贯入朝天熙体内,旋即生之卷运化,助其融合本源之力。

  极寒气息涌动,刹那间,冰封的石室中,霜华激荡,满目雪白。

  不多时,宁辰收手,看向身后之人,平静道,“若不出意外,星尊应该很快就能醒来”

  “界内,也有踏仙之境强者?”牧长歌凝神问道。

  宁辰笑了笑,道,“有与没有,都不重要,天府和界内不是敌人”

  牧长歌眉头轻皱,道,“知命侯,你究竟想说什么?”

  “一切待星尊醒来再说吧”宁辰看了一眼寒玉床上的女子,应道。

  牧长歌点头,没有再追问。

  半日后,听竹轩内,石桌上,水雾飘渺,文火煮着的茶水,响起呲呲的沸腾声,石桌两边,两道身影静坐,等待茶水煮好。

  “知命侯,多谢”朝天熙亲自斟上一杯茶水,推到前方,轻声道。

  “不用,和谈之事是我提出,身为军师,界内失信,知命亦有不查之过,此次只是弥补错误而已”宁辰平静道。

  朝天熙又斟了一杯茶,然后将茶水重新添满,开口道,“吾不明白,以知命侯之智不会看不出,现在救醒吾,只会对界内更加不利”

  宁辰淡淡一笑,道,“原因很简单,我需要一个能全权决断之人,比起剑尊,星尊对于整个天府的影响终究更胜一筹,”

  “何意?”朝天熙轻声道。

  “天府是要中州,还是天府?”宁辰正色道。

  朝天熙眸子闪过异光,道,“四方神塔之事吾已知晓,不过,移开一个法则齐全的生命大星,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生命大星难移,但是枯星呢?星尊应该还记得怎样打开冥王结界的吧”宁辰应道。

  “知命侯的意思是?”朝天熙皱眉道。

  “撞星”宁辰平静道。

  ……

  重阳节,秋雨淋漓,一场晨雨后,青奚湖上,水波荡漾,美丽的景象,越发迷人。

  湖面上,才子佳人,泛舟观景,来来往往,毫不热闹。

  最美的季节,最美的景致,吸引了无数游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游人间,素衣前行,牵着一个小丫头,处理天府一事的间隙,被小丫头强行拉了过来。

  “我要吃糖葫芦”湖岸边,素衣身旁,小丫头开口,娇声道。

  “都多大了”宁辰轻声说了一句,却还是四处看了看,拉着音儿朝着不远处的摊位走去。

  “要几串?”摊位前,宁辰问道。

  “两串,不,三串”

  音儿伸出两根手指,旋即又伸出一根,开心笑道。

  宁辰轻轻笑了笑,拿出银子买了三串糖葫芦,递到了小丫头手中,叮嘱道,“不要沾到衣服上了”

  “嗯”

  音儿点了点头,拿出一串,递了回去,娇声道,“给你一串”

  宁辰接过,拿在手中,另一只手牵着小丫头继续朝前走去。

  “花糕”

  走了没多远,音儿看到一旁摊位上模样诱人的重阳糕,小脸尽是渴望道。

  宁辰无奈,不忍拒绝,又牵着小丫头走到另一边的摊位前,买了一纸包的花糕。

  就在一大一小两人游历青奚湖时,湖岸另一边,一位蓝白衣裙的女子现身,一双眸子如此美丽,让人不自觉迷醉其中。

  重阳佳节之日,白云练还是来了,却没有跟随莫桥村的年轻人们一起,而是独自一人前来。

  不知为何,白云练总是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似乎过去曾经来过一般。

  相隔两岸的人,谁都没有看到对方,断了的尘缘,难以再续。

  “轰隆”

  天际之上,雷声大作,天公不作美,阴云连绵的天上,再次有了下雨的征兆。

  雨水淅淅沥沥落下,游人纷纷回避,匆匆来往的行人之中,音儿左右看了一眼,旋即挣开前者的手。

  “我去买伞,你去桥上等我”音儿说了一句,穿过人群,朝着远处的摊位跑去。

  宁辰眉头轻皱,看着身后醒目的青奚桥,迈步走了过去。

  桥上,行人匆匆,来去不断,下方,湖中泛舟的人也都纷纷躲进船舫避雨,没有心情再欣赏这雨中美景。

  雨中青奚湖,水波荡漾,雾气蒸腾,如梦似幻,仿佛人间仙境,美不胜收。

  宁辰静静站在桥上,没有借助修为挡开雨水,就仿佛一个普通人般,双眼看着烟波雾绕的湖面,任由雨水打湿一身素衣。

  秋风微凉,拂过素衣,雨水顺着衣衫一滴滴淌下,在风中散落。

  甘愿平凡,却偏偏看见,满眼秋雨波澜。

  就在这一刻,一把素净的油纸雨伞无声出现,挡去了落下的秋雨,亦挡去了秋风的寒意。

  “公子,共撑一伞可以吗?”

  伞下,熟悉的容颜,一袭蓝白衣裙,朱唇轻启,宛如星辰一般的眸子,美丽的让整个青奚湖都失去了颜色。

  (ps:推荐一本朋友的书,都市暧昧爽文《至尊纨绔》,简介:做任务,泡美女,斗阔少,打恶霸,他的目标很明确,做宇宙第一至尊纨绔,书荒的朋友可以看看,本书作者是全职,更新很给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