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灾”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流沙集”北侧,有一座不高的小山,正对瀚海这面,日晒风吹,渐渐裸露出岩石,布满了砂砾,有的地方甚至呈现黑褐色,光滑坚硬,给人吊诡可怖之感。

  而在小山另外一面,暗河流淌,树木横生,洋溢着春的气息,山脚有一片茵茵绿洲,乃附近牧民放养畜生之地,时值傍晚,他们正驱赶着牛羊归家。

  孟奇与真慧随着师父缓步行于山道之上,往着不算高的峰顶而去,走着走着,他收敛住别的心思,关切地问道:“师父,既然您让我们小心哭老人和他的徒子徒孙,能否仔细给我们讲讲他们的特征,至少这样不会当面不识,平白暴露身份。”

  玄悲轻轻点头:“为师正要给你们讲,哭老人乃黑削老者,皱纹深重,喜欢包黑色头巾,穿白色罩袍,最大的特点是他的眼睛,生有重瞳,形状奇怪,无论是笑是怒,都像在哭,他好欲重权,喜怒无常,出手狠辣,你们最好能远远避之。”

  真慧一脸在听江湖典故的样子,分外兴致勃勃,孟奇也非常地专注,可不想到时候一头撞在师父的大仇人手上,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而言,对方不动不移不出手,光是境界威压,就能杀掉自己。

  “哭老人有三大得意弟子,都是踏入了外景的高手,其中实力最强的‘天荒上人’已经毙命于为师手上。”玄悲提到“天荒上人”时,还是有一瞬间的情绪波动。

  孟奇讶异道:“师父,哭老人只有三个外景弟子?”

  会不会太少了?他的势力不过如此嘛!

  “少?”玄悲摇了摇头,“我少林乃天下武道大宗,最强的门派之一,又有着上千年的积累,外景亦不过数十人,哭老人能有三个外景弟子,很了不起了,另外,他和一些凶人邪魔也有交情,时常联手。”

  因为少林有不少修枯禅面壁的高僧,所以外景的具体数目一直不被外人清楚,玄悲也不好对尚未开窍的孟奇说得分明,只是以数十人一言蔽之。

  孟奇干笑一声,又因为见识浅薄丢脸了:“师父,弟子的意思是,哭老人只有三个弟子,且都是外景?”

  他强行将意思掰了回来。

  玄悲没有揭穿:“哭老人护短却残忍,凡是让他不满意的弟子,都死在了他的手上,能够活下来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数量自然稀少。”

  “原来如此。”孟奇听着觉得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是穿越在少林,若当时附身的是哭老人哪位弟子,怕是早就受尽折磨,魂飞魄散了。

  “师父,哭老人好可怕……”傻乎乎的真慧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师父对弟子好,师兄对师弟好是天经地义之事,反过来,弟子对师父好,师弟对师兄好,也是一样。

  哼,你以前还理直气壮,现在三观刷新了吧?孟奇暗诽了一句。

  玄悲宽慰道:“哭老人乃邪道凶顽,与我正道大派自然不同。”

  然后他继续说道:“哭老人剩下的两个弟子,一个是‘哈勒’的王子延师车,一个是纵横瀚海的马匪则罗居,都是一流高手……”

  他详细地介绍着延师车、则罗居的外貌和武功特征,以便自己徒弟分辨,比如延师车双眸金黄,眉心开红眼,隐有神灵气息,四十多岁还像个年轻男子,容颜俊美,宛如神像,比如则罗居善使马刀,胡须满面,左眼因为做了一件哭老人不满意的事情而被挖掉,绰号“瀚海邪刀”。

  所谓一流高手,是大晋皇室弄天地人榜时顺便给的一个称呼标准,因为融合了不少约定俗成的东西,所以不少人使用。

  外景之后,需要跨过三道天梯,故而每三重天会有一次质变,一旦突破,实力远远强于之前,正是境界压人,其中外景七**重天统称为“宗师”,与段向非、崔栩他们这种“宗师”完全是天渊之别,外景四、五、六重天的强者被称为“绝顶高手”,一、二、三重天则是“一流高手”。

  而外景巅峰之上,还有一层境界,是为半步法身,同样属于质变,被称为“大宗师”,而半步外景算是“二流高手”。

  九窍齐开是“三流”,六窍、七窍、八窍是“四流”,两窍、四窍是“普通”。

  开窍以下,视蓄气多寡,武功高低,称为“九流或不入流”,当初孟奇兑换铁布衫时,江芷微才会开玩笑说他算是个不入流的高手了。

  一边听,孟奇一边用心记下了延师车和则罗居的特征,以便提前规避。

  说完延师车和则罗居后,玄悲并没有停止:“哭老人的徒孙也一样被他杀得只剩十来个,其中实力最强的是两个九窍齐开的凶人,一个是赫连山七十二匪的首领‘立地阎罗’尤还多,一个是独行大盗‘白头秃鹫’安国邪……”

  他将哭老人剩下的十七八个开窍徒孙都大概介绍了一遍,着重是外貌特征,比如“立地阎罗”外表憨厚,貌似老农,眉角有拇指大小的黑痣,“白头秃鹫”安国邪少年白头,如今不过三十来岁,就已经白发苍苍,他行事残忍,尤爱折磨别人……

  玄悲时间把握的非常精准,说完刚好走到峰顶,这里有不少直直的枯树。

  他满怀愁绪地叹了口气,停在一株扭曲如龙的树木前,低声道:“为师两个幼子就埋在这里,若是他们不死,也该有你们这般大了。”

  气氛顿时变得悲伤压抑,孟奇和真慧都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陪着师父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玄悲突然开口,自嘲道:“为师今日精神恍惚,却是忘了买点香烛上来,也忘了将手抄的《般若经》带过来烧于此处,真定,真慧,你们回客栈拿《般若经》,并顺便买些香烛。”

  “是,师父。”孟奇虽然觉得师父不是太注重这些形式的人,但这里埋葬的毕竟是他的两名幼子,特殊一点没什么,所以压下疑惑,当即答应下来。

  下了山,回到流沙集,孟奇的心思一下活跃起来,这不是逃跑的大好机会吗?

  师父远在山上,又因为扫墓心神不守,只要支开小师弟,自己就能天高任鸟飞了!

  “小师弟,咱们分头行事吧,你回客栈拿《般若经》,我去买香烛。”孟奇想到做到。

  虽然他觉得趁这个机会逃跑有点对不起师父,但机会难得,不能放过!

  真慧不疑有他,笑着答应,跑进了客栈,孟奇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快步往另外一边的集外走去。

  …………

  山顶,风冷。

  玄悲看着眼前的枯树,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串佛珠。

  这是一串暗金佛珠,其中夹杂着三颗纯黑色的珠子。

  “想不到你会特意来这里阻杀我。”他淡淡说道。

  “老夫一直有仇必报,刚伤愈就知道了你要去金刚寺,所以在这里等你,你肯定会来。”树后,一个黑瘦老者驼背而立,似乎一直站在这里。

  他头包黑巾,身罩白袍,每只眼睛内都有两个瞳孔,眼角下吊,状似哭泣。

  玄悲不怒不喜地道:“哭老人,你猜得很准。”

  “你以为支开你的两个徒弟,他们就能活下来吗?老夫虽懒得管他们,却有几个徒孙在下面等着。”哭老人咳嗽了两声,仿佛弱不禁风的老者。

  他的徒弟要帮他主持“哈勒”和瀚海的事宜,脱不开身,所以只带了几名徒孙来。

  玄悲依然是死人脸:“若不支开他们,我们战斗余波之下,他们尸骨无存,而在下面,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他境界差了哭老人一筹,自身战斗倒是不惧,但无力护住弟子不受余波侵扰。

  “你是指九娘?哼,谅她也不敢!”哭老人浑不在意,抬起右手,周围顿时有一道道黑色阴魂浮现,凄厉哭喊,让人头皮发麻,心神摇动,实力稍差一点的,会立刻被夺去魂魄。

  …………

  孟奇正要走向集外,忽然发现另外一边的瀚海有无数风沙卷起,方圆百里,尽是飞沙走石,纷纷涌向小山峰顶。

  而山脚的绿洲瞬间枯萎,牛羊牧民一个个脱水僵立,仿佛干尸。

  远在集中的孟奇还看见大地一寸寸干裂,宛如天灾!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