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反击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几丛绿色挣扎着长于荒漠之中,却逃不过饥饿难耐的戈壁羚羊之口,转眼消失无踪。

  戈壁之上植物稀少,生长在这里的动物都四肢强健,奔跑有力,善于长途迁徙,否则根本没办法寻觅到足够的食物而活下来。

  这里面,戈壁羚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孟奇站在这几丛绿色对面的风化岩石下,正待喘几口气,调息恢复,忽然心有所感,眉头深皱,继续迈开步子,用潇洒飘逸的风神腿往着戈壁深处狂奔而去。

  他开窍之后,眉心祖窍似乎又凝练了不少,元神壮大,精神外放,虽说还不及段向非和崔栩等开了精神秘藏的宗师,但却远远强于了寒使等人,有或对或错却不敢验证的微妙第六感。

  这种情况下,孟奇不敢停下来等待,去验证自己的预感是否正确,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按照这种感觉,改变方向,加快速度,以摆脱“白头秃鹫”安国邪。

  按理来说,瀚海广袤,自己成功开窍,实力大涨,又有精神外放的神异,应该早就将预料不到这点的安国邪甩掉了,可他却像他的外号一样,仿佛一只盘旋于天空的秃鹫,逐食而来,“居高临下”,根本摆脱不了!

  “果然,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孟奇暗自感叹了一声,这一天来,他感觉安国邪越追越近,让自己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而自己也迷失了道路,根本不知道自身位于戈壁何处,若是闯入了戈壁深处那些妖兽、妖怪的巢穴,恐怕会尸骨无存。

  当然,孟奇也有基本的常识,到了夜间,可以根据师父教导过的星斗辨明方向,返回流沙集,唯一的问题在于,须得将安国邪甩得远一点,那样一来,他将无力阻止,而一旦自己通过流沙集东归,失去了戈壁“主场优势”的他肯定无法再缀上自己了——“风神腿”加“幻形**”实在是逃跑的不错选择。

  若逃不回流沙集,孟奇也还有别的办法,同样是将安国邪甩远一点,然后期待一场瀚海里常见的风暴,到时候飞沙走石,不管什么痕迹都会被抹去,安国邪绝对再无法缀上了,顶多发动则罗居手下的马匪广撒大网,而对自己来说,普通的马匪不值一提,小心一点就没问题了。

  “怎么将他甩远一点呢?”孟奇边跑边思索起来。

  他还有一个隐忧,就是身上仅有的当做点心的干粮已经消耗完毕,生火烤肉又完全是暴露自身的位置,所以再逃下去,就只能生食羚羊等动物的血肉了,这肯定不会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孟奇性格里藏有彪悍拼命的一面,隐皇堡时,面对崔栩时,都能放下对死亡的恐惧,搏命一击,故而思索半天,想到了一个办法。

  “必须掉过头狠狠咬安国邪一口,才能让他离得远一点,甚至重创他,让他顾忌两败俱伤,不敢再追。”

  逃走之中设下埋伏反咬一口,是阻遏追兵的有效手段,而孟奇也没有轻狂自大,觉得自身能真正击败乃至杀死安国邪,毕竟开了两窍和开了九窍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换做现在的江芷微在此,估计也只能用“剑出无我”和安国邪拼个两败俱伤,或许可以稍占上风。

  “那就这么办吧,他不知道我已经开窍,也不知道我会‘舍身诀’,肯定能给他一个‘惊喜’……若是‘暴雨梨花针’在,说不得真能重创他,让他自行逃走。”孟奇很快就有了决断,然后自嘲了一句,“唉,我一直以为我会是深谋远虑的智多星,靠智慧教安国邪做人,谁知道,还是得靠武功刀法,莫非真成一蛮子了?”

  自嘲归自嘲,他开始寻觅起适合反咬一口并逃走的地形。

  …………

  砂砾遍地,沟壑处处,这里是戈壁暗流接近表面时冲刷出的地方,然后它们又折而往下,继续在地底流向远方。

  在这些沟壑中央,有溢出的暗河水源形成了一汪颇大的水洼,不少戈壁动物都在这里饮水解渴,并啃食附近生长的植物,也有猎食者悄悄地靠近,打算“饱餐”一顿。

  “白头秃鹫”安国邪追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样一副安详的美景,他皱了皱眉头,双眼隐有光芒亮起,打量四周,穿过重重阻碍,没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却只找到孟奇曾经停留于此的痕迹,未能发现他的身影。

  他耳朵微动,风声水声清晰可闻,似乎能听到每一个生物的动静,可是羚羊叫声,其他动物的喝水声、啃食声,又将最为弱小的声源干扰了不少,使得他急切之间难以分辨。

  他鼻子抽动,湿湿的水汽,清香的植物,骚膻的羚羊,各种味道的“形象”一一呈现于脑海,里面确实有孟奇的味道,若有似无,仿佛他曾经停留在这里好一阵子。

  他迈步过去,打算仔细检查痕迹,羚羊等戈壁动物顿时受到了惊吓,长嘶不已,四散逃跑,一下扰乱了他的感官。

  “若是我开了眉心祖窍,有精神外放,根本不会惊动这些蠢货!”安国邪暗骂一声,对得到小和尚身上的神功秘籍愈发渴望。

  嗒嗒嗒,几头羚羊从安国邪身边跑过。

  突然,一道刀光毫无征兆地从羚羊肚子底下亮起,斩向安国邪!

  直到此时,那浓烈的杀意才爆发了出来,让安国邪感受到,充塞满他的双眼。

  并非只有天伦之情,男女之爱,兄弟之义,才能断掉清净,贪婪、恐惧、愤怒、憎恨,同样能让清净万劫不复!

  孟奇“舍身而为”,精血燃烧,让“断清净”衍化出了不同以往的意味。

  他没有留力,反而底牌尽出,因为在安国邪知道自己有这一招刀法的情况下,若不全力而为,根本重创不了他,哪怕自己已经开窍也是一样,毕竟实力之间的差距实在太过巨大,对方又开了眼耳鼻等窍穴,自己仅仅能靠“幻形**”瞒过一时,出手瞬间就会被感应到,他来得及做应对。

  所以,一刀正常的“断清净”重伤不了他,“舍身诀”后再来一刀也是一样,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他眼睛死死盯着安国邪,充满了一往无回的气势!

  刀光森严,满是杀戮之意。

  “二十岁还没开窍,拖出去喂狼!”

  “对战失败,自己断掉一臂。”

  “杀不掉亲人,那就自我了断!”

  “居然敢质疑老祖我,丢进毒蛇窟,享受万蛇噬咬之乐。”

  曾经旁观目睹的种种场景乍然浮现,它们就像一只只恐惧小箭射中了安国邪的心灵,让他害怕畏惧,只要能讨得老祖欢心,自己怎么做都乐意!

  无穷的恐惧之中,安国邪仿佛又看到了弟弟那双解脱的眼睛,它们纯净如蓝色宝石,似乎在说,哥哥,这种噩梦般的生活,我不想要,你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啊!”

  安国邪凄厉地叫了起来,半是因为午夜梦回时老祖带来的恐惧阴影刺激,半是因为脖子下方到胸腹之间剧痛袭来。

  他全身骨骼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整个人奇异地扭曲起来,如同无骨生物,如同黄沙铸就的魔物,随风而聚,随风而散。

  这就是能身体沙化“狂沙神功”,他刚登堂入室!

  戒刀再次划破安国邪脖子下端,剖开了他的胸腹,但之后就仿佛斩入了黄沙之中,虚不受力。

  安国邪挡住了致命一击,右手抬起,狠狠拍在了孟奇的戒刀之上。

  当!

  这把百炼精钢铸就的戒刀当即断成两截,横飞出去,孟奇手握剩下半截,鹞子翻身,落于一条沟壑前方。

  “来而不往非礼也!”

  孟奇微笑致意,接着在安国邪惊愕莫名的目光里向后倒下,落进了沟壑。

  安国邪回过气后,伤口蠕动,小心翼翼地走到沟壑前方,发现下面是一条暗河,水质清澈,蜿蜒入地底,而那秃驴早就随水消失了。

  “他竟然开窍了!”安国邪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一刀虽然没有要了他的命,但刀意侵体,伤口极深,受创很重。

  这绝非蓄气期能够办到的!

  这秃驴居然能在逃跑之中自行开窍,实在让人意想不到,而且他还练了舍身诀之类的功法!

  安国邪看着潺潺流动的暗河,不敢跳下去追击,因为沟壑尽头开始转入地底,那里地形复杂,环境狭窄,又临近水源,既方便对方埋伏,又削弱了自身,加上自己现在受伤不轻,也不知道秃驴燃烧精血能支持多久,若贸然追击,说不定就交代在地底涵洞了。

  一位九窍齐开的高手丧命于刚刚开窍的菜鸟手里,一个人榜第三十六位的强者如此憋屈地死去,会笑掉人大牙的!

  “哼,别以为这样就能逃掉!”安国邪恨意勃发地自语道,“我对这里的地形很了解,你呢?”

  他连点几处大穴,掏出丹药服下,调息片刻后,开始按照记忆中这条暗河下一处出口的位置狂奔。

  “我就不信截不住你!若你不在那里出暗河,那就死在地底吧,再下一处出口很远很远!”

  地底暗河蜿蜒曲折,秃驴燃烧精血后又支撑不了多久,我从地面直线赶去,未必会落后!

  这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中的地利!

  …………

  孟奇在水中载沉载浮,不断撞到凸起的石头,若非有金钟罩自动护体,早就遍体鳞伤了。

  但他也不好受,“舍身诀”效果消失后,浑身阴冷,发自内心的虚弱,似乎要大病一场。

  光芒渐渐投入黑暗,孟奇知晓到了下一处出口,于是挣扎着爬出暗河。

  他不敢再顺流而下,因为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支撑不住,只会死在地底。

  孟奇打着摆子,艰难地攀上沟壑,除去水渍,往附近风化岩石奔去,打算调息片刻后就返回流沙集。

  他刚坐下,耳边突然响起啪啪啪的鼓掌声。

  “你很强,是我见过刚开窍的家伙里最强的一个,刚才差点就杀掉我。”安国邪脸色发白,嘴角含笑,胸腹之间的伤口狰狞无比,还没有完全愈合。

  “而且你很聪明,唯一的问题在于这里是瀚海,是属于我的戈壁。”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