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夜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顾小桑……”齐正言和张远山也同时脱口而出。

  这种诡异的死状,这份轻松杀掉夏初临的实力,让孟奇等人宛如昨日重现,直接就想到了罗教圣女顾小桑。

  无生指乃《无生老母降世经》所载的不传之密,隐含着回归真空家乡,投入无生老母怀抱的最高奥秘,历代只有教主、圣女和寥寥几位立下大功的护法尊者才能修炼,所以,孟奇、江芷微等人相当肯定是顾小桑在此——那几位护法尊者最差也是一流高手,外景境的强者,故而就算是轮回者,也不可能出现于这次的阵营对抗任务,否则直接过来血洗全庄便是,何必如此麻烦。

  至于罗教教主,更加不可能,他可是证得了“真空法体”的邪魔圣者,天榜第六,估计毁灭这方世界也没有压力。

  听到几人失声说出“无生指”和“顾小桑”,一直表现得沉稳不惊的罗胜衣变了脸色,低声道:“可是无生老母转世的顾小桑,人榜第四?”

  “对,就是她。”孟奇没有隐瞒地回答,罗胜衣好歹是一个阵营的队友,而且开了七窍,实力强大,若是隐瞒此事,让他不备之下被顾小桑偷袭杀掉,那就不仅仅是扣掉两百善功的问题了,整个队伍的实力起码下降四成,到时候胜算渺茫。

  罗胜衣收敛住惊色,轻轻点头:“无生指果然名不虚传……”

  感叹了一下后,他看向脸色悲痛又震惊的夏丹丹:“三十万善功,‘大罗金符’,可复活初临一次,不是没有希望。”

  三十万善功……孟奇听得翘舌不已,这刚好与脱离轮回世界需要的善功相等,换句话说,只有舍去自己离开噩梦轮回的希望,才能救回一条人命,委实难以抉择。

  但这好歹还有一线希望,有的时候,人总是要有点希望才能活下去的。

  夏丹丹笑得很凄美:“大哥,三十万善功不过佛门极乐世界般的画饼,遥不可及,我并不奢望,只望能杀掉顾小桑,为初临报仇。”

  罗胜衣诚恳又满是豪气地道:“若她不死于别人之手,我罗胜衣必杀她为初临报仇。”

  孟奇听得撇了撇嘴,顾小桑又奸猾又歹毒,武功又高,资源又丰富,哪是那么容易杀掉的,除非她忽然“病发”,变成了小紫。

  这时,风云庄的仆役和护卫仔细检查了尸体,个个表情煞白,对两人诡异的死状不寒而栗。

  他们分出部分,前去禀告庄主,剩下几人则转身看着孟奇等人。

  其中一位老成持重的男子问道:“几位贵客,刚才听你们讨论,似乎知道凶手是谁?”

  罗胜衣一贯以首领的姿态行事,但顾小桑之事,他知道的并不详细,所以侧头望着孟奇。

  孟奇沉吟了一下道:“阿弥陀佛,凶手确是贫僧等人的熟识,她乃魔教新晋高手,出手歹毒,为人阴狠,实力只比魔教教主差一线。”

  他还弄不清楚这方世界的实力水准,只好胡编乱造,反正将顾小桑的实力往高了说就行。

  “只比胡大魔头差一线?岂不是‘通幽’巅峰,接近‘入神’了吗?”问话的男子大惊失色,不敢置信,魔教教主和自家庄主向来并称,分别为正魔两道的支柱,实力强于其他人等,只差他一线,岂不是万剑派掌门,摘星楼太上长老,晓月门守阙老人的水准?

  不过也只有这等高手,才能在庄内悄无声息暗杀掉一位初入通幽的强者。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孟奇一脸的诚实。

  问话的管事又惊又愕:“什么时候魔教出了这等新晋高手,小师父,她叫什么名字,长相如何,请细细描述,我好吩咐庄内弟子搜查。”

  “她叫顾小桑,也许自称小紫,是位十**岁的少女,五官精致无匹,容颜清秀绝伦,带有灵动飘渺的气质……”孟奇大概将印象中的顾小桑描述了一遍。

  管事轻轻颔首,吩咐左右两边护卫:“此等女子肯定分外显眼,你们让弟子仔细搜查,注意,千万不要盲目动手,一旦发现,赶紧大声呼喊,同时退走。”

  说完,他又看向孟奇等人:“几位贵客,烦请你们继续留于花厅,莫要外出走动,等待庄主的召见。”

  出了这种事情,之前庄主的召见只能先作废,等待他现在的决定,而且这群有僧有道有俗的权力帮帮众,来历并不清晰,颇有几分嫌疑,不能让他们胡乱走动。

  “客随主便。”罗胜衣微笑回答。

  夏丹丹抿了抿嘴,开口道:“我能将初临的尸体背回花厅吗?若要检查尸体,辨别武功,请到花厅来。”

  管事见还有另外一具尸体,任由夏丹丹走入房中。

  “等一下。”符真真突然开口。

  她在熟悉的人面前甜美大方,但却惯来怕生,故而一路少有说话,此时猛地阻止,让众人都愣了愣,讶异看向她。

  符真真脸色微红,盯着自己的脚尖道:“有专门在尸体和衣物上下的毒,以对付密切接触尸体之人。”

  夏丹丹闻言往后跳了一步,远离了自己弟弟。

  “初临被杀,让我一时控制不住情绪,忘了这么简单的陷阱。”罗胜衣叹了口气,袖袍一挥,顿时有风吹拂,将夏初临的衣衫涨起,同时,江芷微等已经开了眼窍的人凝目望去,都看到了淡淡的浅蓝色泽于衣裳之上泛出。

  管事看得后怕不已,还好刚才自忖实力不高,没有乱动尸体,只是检查了死状和周围环境,否则现在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真真,能去除这些毒物吗?”张远山示意符真真处理一下尸体。

  符真真微抬螓首:“这种毒我认得,只要不直接接触皮肤就行。”

  “顾小桑居然还擅长用毒?”孟奇悄悄对江芷微说道。

  江芷微一直保持戒备,闻言摇头道:“也或许她有善于用毒的队友。”

  之后,夏丹丹脸沉如水地撕下衣襟,包住双手,将夏初临带回了花厅,打算离开风云庄后,找个地方埋葬。

  …………

  过了一个时辰,孟奇等人终于见到了风云庄庄主古空山,他是位五十多岁的老者,头发乌黑,腰背挺立,身材魁梧,不怒自威,身边跟着三男两女,有年长的,也有年轻的,不是长老便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几位同道来自何处?”古空山直截了当地问道。

  罗胜衣早就从夏初临口中知道了这里大概的势力分布和地理位置,于是随口胡诌了一个偏远州郡。

  古空山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脸色沉重地道:“未能发现顾小桑,她应已趁乱出庄了,几位还得小心,千万莫离开所住院子。”

  他没再多说什么,也没有问孟奇等人的实力水准,寒暄了几句后就打发他们回去。

  “古空山看来有点怀疑我们。”回到安排的院子后,张远山沉吟道。

  罗胜衣淡笑道:“来历不明,又出了这种事,换我我也怀疑,不过怀疑归怀疑,他肯定还是会带上我们,我们七个的实力加在一起非常强大,如果是同道,那可以探路拔险,成为他们的替死鬼,若是魔教奸细,那就将计就计,争取削弱魔教的实力,奸细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的奸细。”

  江芷微和齐正言都不太待见霸道的罗胜衣,讨论了一阵,确定了方略,就各自回房调息去了。

  孟奇也急着回去修炼金钟罩第五关,没有耽搁,只留张远山和符真真与罗胜衣、夏丹丹多聊了几句。

  修炼没多久,符真真与张远山敲响了孟奇的房门。

  “有事?”孟奇讶异地看着他们。

  张远山微笑指着符真真:“真真调配了一些药粉,能趋避毒虫,所以过来给你洒一下。”

  “还有这种好事?”孟奇惊喜地说道。

  符真真与孟奇也算比较熟悉了,捂嘴笑道:“我担心有敌人夜里驱毒虫进屋偷袭,因此用雄黄、五伏子、毒连根等药物调配了一种药粉,能让大部分毒虫不敢靠近。”

  其实,就是驱虫的吧?孟奇暗笑了一声,看着符真真将药粉洒在门边,晒在窗户边,分外觉得队伍里有一个医道高手或毒药强者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

  夜深人静,孟奇端坐床上,皮肤暗金流动,状若铜像。

  笃笃笃,轻微的敲门声传来,惊醒了孟奇。

  “谁?”孟奇收起运转的内力真气,戒备地问道,若是顾小桑在外面,自己只好不要脸地大喊“救命”了。

  “我。”江芷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补了一句,“来教你阎罗帖。”

  听到“阎罗帖”,孟奇顿时放心了下来,不是别人假扮的江芷微,于是开门让她进来。

  江芷微换了一身衣裙,变成了孟奇第一次见到的那种鹅黄,长发微湿,披散于肩,既有几分随意洒脱,又有淡淡的慵懒,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气质。

  她见孟奇有些呆愣,大大方方笑道:“洗浴之后才想起没教你‘阎罗帖’,所以过来叨扰一下,小和尚,不欢迎吗?”

  一边说,她一边丢了一把长剑给孟奇,应是庄内借来的。

  “欢迎,当然欢迎,荣幸至极。”孟奇接过长剑,也不啰嗦,直接请教起剑法。

  江芷微亦不客气,自行坐于桌边,侃侃而谈,不时演示,她在剑道之上天赋出众,又专心一致,舍得下苦功,不仅知道该怎样用剑,也知道为什么要这样用剑,因此教导起来,深入浅出,直指本质,让孟奇迅速进入了状态。

  而孟奇长于刀法,偶尔从刀道出发的疑问也让江芷微触类旁通,颇有收获。

  两人一个教的用心,一个学的专心,不知不觉,外面就响起了三更的梆子声。

  “今晚就到这里吧,须得保持精神应对突袭。”江芷微捂住嘴巴,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孟奇点了点头,想起一事:“芷微,你可是已开鼻窍?”

  江芷微笑吟吟地道:“在洗剑阁内,剑法的精进必然伴随着修为的进步,我能自创‘阎罗帖’,肯定已经开了鼻窍啊。”

  话音未落,她竖起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孟奇安静,同时左掌一挥,灭掉了烛火。

  孟奇没再说话,静静等待,过了片刻,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ps:今晚凌晨三十分,本书就会上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顺便求推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