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轮回符(1800票加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这件事情,张远山之前并未对符真真说过,所以符真真听到时,又讶异又感动又羞恼,既窝心,又觉得自己成了张远山的负担,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不知是喜是苦:“远山,这么多善功,你还得提升自己啊。”

  “我只需要天视地听丸,其他资源我现在不缺,多余的善功对我也暂时无用,还不如给你,让你兑换《救人经》,尽快入门,那样我们小队的生存能力会大大增强,而且你各方面都会有极大提高。”张远山故意加了最后半句话。

  《救人经》是影华庵核心嫡传,非是普通主修功法,包含轻功卷。

  符真真脸色变化了一下,似乎想起之前轻功差了火候,被安排返回驻地的事情,于是抿了抿嘴,半是感动喜悦半是憧憬向往地道:“好,日后若你差了善功,我直接给你。”

  孟奇捂着脸,“呻吟”了一声,不要秀恩爱,让我这孤家寡人的和尚情何以堪:“张师兄,你们快点兑换吧,免得时间不够。”

  “好的。”张远山见符真真答应了下来,脸色顿时变得愉悦,将善功转移给符真真后,自己兑换了“天视地听丸”一枚,“镇神符”一张,剩余二十善功。

  “镇神符?”孟奇好奇地看着那张画满了奇怪花纹的黑色符篆。

  它给人安宁静谧之感。

  张远山笑道:“苏元英之事让我警醒,整个轮回世界不知多少奇功异法,而我们现在的境界。对自身元神的保护是最脆弱的,所以。我兑换一张‘镇神符’以作防备。”

  虽然他幻形**也算小成,但对元神的保护还是有点弱。毕竟这门功法实质上并没有打开玄关,因此一张价值一百五十善功的“镇神符”是极佳的辅助之物。

  而对妖物、邪魔、阴灵等敌人,《真武七截经》和《太上剑经》等顶尖神功在开窍期自有法门、招式对付,比如能调动自身阳气,斩杀阴灵冤魂的开窍期剑法,比如搬运内天地调和诸气,抵御污秽的法门,当然,受限于开窍期。这些手段并不算强,只是让弟子不至于手足无措,毫无办法,比不得金钟罩这种专长防御,目前除元神之外能各种防御的功法。

  张远山这句话让孟奇暗暗点头,若非自己面临安国邪这大敌,也该琢磨一下怎么防备元神伤害,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幻形**圆满。对元神的保护会增强不少。

  “江芷微你呢?”在符真真兑换了《救人经》第一卷后,孟奇关心地问起江芷微。

  “有好剑法推荐吗?”江芷微嫣然笑道,对各种有趣剑法是求贤若渴。

  众人开始出谋划策,孟奇也听了几门自己熟悉又价格合适的剑法。江芷微斟酌之后,选择了孟奇推荐的《夺命十三剑》,这很符合她的剑法风格。而且里面没包含第十四剑,第十五剑。只价值三百善功。

  “剩下一百二十善功。”江芷微忽然脸泛薄红,“我打算兑换一双靴子。”

  “啊。靴子?”孟奇脱口而出。

  江芷微眼观鼻,鼻观心道:“在魔山时,全力搏杀,环境恶劣,我的靴子坏掉了,考虑到日后可能遇到的各种奇怪环境,我觉得应该将自身衣物等也好好谋划一下。”

  即使能用真气包裹,可很多时候是专心战斗,未必顾及得了,而且六道轮回之主提供的衣物、饰品等都有各种神异,乃不错的辅助物品。

  “很有道理。”孟奇想法飘忽,却是想得日后若是战斗之时身形巨大化,若没有特殊衣物,事后恐怕得裸奔。

  江芷微很快挑了一双冰蚕靴,轻薄精致,不仅对各种环境有一定抵御能力,而且能对轻功身法有一定程度的增强,利器级,价值一百一十善功。

  等到几人兑换完毕,罗胜衣才走了过来,直接钻入中央光柱,过了片刻,他脚步沉稳走出,对孟奇等人道:“诸位,下次任务再会,希望能增进了解。”

  他没有等待六道轮回之主催促,自行选择了离开。

  看着罗胜衣消失在光柱里,孟奇等人沉默了片刻,不是一开始就加入的队友,总是有着隔阂和戒备,只能希望日后改变。

  “下次我们兑换点易容面具或化装技巧,否则阵营任务时的敌人很可能转移到主世界里,非常麻烦。”孟奇忽地想起此事,比如现在,苏元英和云霆锋两人未必是真实相貌,可自己这边却不然,若是在主世界与他们相遇,自己等人或许有杀身之祸,至于顾小桑那种,反正是邪魔九道的妖女,想要杀她的不计其数,也不怕多那么几个敌人了。

  之所以过去没准备,是因为普通任务,都是队友,无需易容,而这次六道轮回之主最后才告知是阵营对抗任务,根本没时间去兑换了。

  张远山郑重点头:“确实如此,下次我会带几张易容面具进来的。”

  “嗯,我也准备点。”江芷微和齐正言同时表示。

  “好了,你们先离开吧,我得准备使用轮回符了。”孟奇微笑对小伙伴们说道。

  “一切小心。”江芷微不拖泥带水地颔首道,其余几人各自叮嘱了几句,也自行离开了。

  顿时,整个轮回广场空空荡荡,除了四周神兽仙禽的雕像,只剩下孟奇一人。

  天空白云漂浮,雾气深重,颇有旷古出尘之感。

  孟奇心情受到影响,变得出尘平和,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白色僧袍,带上必须物品,捏碎了“轮回符”。

  一片青光冒出,将孟奇完全笼罩,他的耳畔响起了六道轮回之主的声音:

  “选择需要返回的世界。”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幕幕画面,有隐皇堡,有朵儿察的尸体,有天定城,也有风云庄。

  孟奇早就考虑清楚,直接选择了天定城那副画面。

  他这一次,不仅仅要凝练窍穴,还要向段向非请教幻形**,还要调查“圆蒙大师”,找到小玉佛秘密的线索,还是刀试剩余宗师,以战斗磨砺自身,打开耳窍!

  “回到天定城世界,为时两个月,可自行选择传送于任何一位熟人附近。”

  “还能这样?”孟奇颇为惊喜,他最担心的就是时间花费在找人之上。

  “传送于段向非附近。”

  他毫不犹豫地做出决断。

  青光蒙蒙,孟奇这次没有晕厥,可却什么也看不到。

  光影变化之中,他看到自己站在了一处草庐之前。

  “闲隐居……”孟奇念出草庐上的匾额,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这是段向非某处居所。

  此时,夜色朦胧,星辰闪烁,树木葱郁,安宁而静谧,孟奇微笑走到门前,屈起手指轻轻敲动。

  咚咚咚,咚咚咚,声音很轻,在安静的夜里回荡幽远,孟奇油然想道,这莫非就是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不过片刻,草庐屋内走出一位年轻男人,越过院子,走向院门。

  孟奇左手握着念珠,轻轻捏动,脸含微笑,白袍飘飘,没有半点急躁地等待着年轻男子的走近,颇有几分出家高手的气质。

  “不知法师上下,所来为何?可是化一顿斋饭?”年轻男子疑惑地看着眼前陌生和尚,从他的外表看,应该只有十四五岁,但气质却颇为成熟。

  年轻男子英俊出色,言行之间颇有几分清雅之气,不过他眼皮浮肿,眼袋明显,脸色发黄,似乎常常沉迷于酒色之间。

  孟奇当然认得他是段明诚,也不说破,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真定,乃闲隐先生方外之交,还请通报。”

  “真定,咳咳咳。”段明诚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了,真定法师不是一刀通神,飞升仙界了吗?怎么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一年多来,真定法师俨然成为武林标杆,宗师之中的宗师,打破人神界限的旷世强者,可是,可是,这种人物就不该出现在世间,只能是传说!

  “莫非闲隐先生不在?”孟奇转动念珠,笑看段明诚。

  眼前和尚虽然年纪不大,但僧袍、僧鞋、僧袜不染一点尘埃,俊秀挺拔,飘然出尘,不似凡俗之人,段明诚不敢肯定他是骗子,于是颔首道:“家父正在庐中,还请法师入内。”

  自家父亲幻形**圆满,乃宗师之中的佼佼者,还怕骗子不成?

  孟奇毫不紧张,气度自若地随着段明诚穿过院子,踏入草庐正门,一眼看见段向非手持筷子,夹起一粒蚕豆。

  孟奇玩心忽起,朗声道:“阿弥陀佛,段施主别来无恙。”

  段向非动作当即僵硬,整个人似乎凝固在了那里,啪一声,蚕豆掉落于桌面。

  他艰难转身,看着白色僧袍一尘不染的孟奇,看着那张熟悉却似乎成熟了不少的俊秀脸庞,几疑梦中。

  “段向非莫非认不得贫僧了?”孟奇笑呵呵说道。

  段向非咽了口唾沫,艰难地道:“你,你不是坐化,不,飞升了吗?”

  “贫僧若说是障眼法,段施主你信吗?”孟奇似笑非笑道。

  段向非轻吸口气,泛起一丝苦笑:“不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