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第一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三大王,就是这里!”远远就有吵嚷之声窜起。

  “这里?”孟奇等人对视一眼,莫非这座寺庙真有古怪,是妖物追寻的目标,那自己等人要不要立刻舍弃此地,避开危险?

  可葛怀恩占卜的结果是处处大凶,不独寺庙?

  也许他学艺未精?

  就在众人还是眼神交流,尚未传音入密时,又有妖物大喝:“人的气息!里面有人!”

  “快,抓回去,别让他们溜了!”

  “这次要用清水蒸,又嫩又滑!”

  “说不得是那种老骨头,必须油炸才能香喷喷的!”

  黑风掺杂着妖气,笼罩了整个寺庙,一只只奇形怪状的类人生物或从正面或翻墙壁,冲了进来,它们是化形未完的妖类,有的拖着狼尾,有的顶着狗头,有的拿着钢叉,有的握着长枪,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但都带着浓烈而奇特的气味,让人浑身不适,气息运转艰难。

  妖气……孟奇早在舍利子塔中就已经适应,又见那半步外景水准的妖物精神锁定了自己等人,不再犹豫,丢下“大雷音寺”匾额,跨步上前,身如雷鸣:

  “轰!”

  一只只小妖被震得头晕目眩,被孟奇抢将上去,手起刀落,斩下了好几个头颅,有羊有狼,有虎有兔。

  张远山站立于孟奇侧后,螣蛇剑一划,剑泛寒芒,点点闪烁,越过钢叉长剑,同样杀了好几名小妖。

  罗胜衣右拳打出,毫无花俏,古朴刚拙,一下就命中了面前眩晕的狐妖。

  狐妖猛地颤抖了几下,竟然无事,但它身后身旁一阵阵啪啪啪内爆声响起。与他挨着的妖物一个接一个倒下。

  “隔山打牛”!

  齐正言龙纹赤金剑亮出,旁边妖物瑟瑟发抖,碧冰雪真气伴随着剑势,一道道打出,好几位妖怪浑身结霜,直接僵死!

  符真真扬手打出一件古怪的事物,飞到妖物头顶后突然炸开,暗青流转,化为毒烟。

  凡是沾染到毒药的妖物个个痛苦惨叫,皮肤腐烂。脓血流淌,于是大发凶性,完全不管旁边是同伴,刀剑乱舞,血肉横飞。

  此乃《度人经》所载的“地阴毒雾”,一旦粘身,腐皮烂肉,哀嚎而死,对人对妖皆有奇效。故而符真真特意留下了这包事物。

  正常而言,若起妖风,或劈掌劲等,自能将毒雾打开。不伤自身,可妖物们此时被雷言定住了身形,哪有能力去防御?

  一时之间,冲进来的妖物空了一片。看得孟奇翘舌不已,自己等人才各自杀了三五个,用毒的已经药翻了几十只。效率太高!

  不过这样也好,否则几百只小妖一拥而上,自己刚正面会有点艰难。

  “小的们,给本大王让开!”半空黑风打旋,猛地吹下,却是一只浑身长满黑毛的狼嘴人脸怪物。

  他手提两只金色巨锤,借着下扑之势,如山岳压顶!

  劲风层层被压,凭空一个爆响,似乎连虚空都被巨锤给打破了。

  这半步外景水准的狼妖没有太高深的招式,却暗含法理,似乎本能如此,只有这才能将自己力量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半空之中,一道道黑风成形,化成刀刃,伴着巨锤,如雨落下。

  面对这可怕的妖物,孟奇没有施展幻魔身法周旋,作为刚正面的男人,必须得为同伴创造机会。

  他双腿成马步,全力运转不死印法、金钟罩和**玄功,黑色劲装撑起,似有肌肉鼓胀,“轻语”猛地斩出,吸纳了周围气流和生机,化成刚猛霸烈的雷霆,迎向了巨锤狼妖。

  知道凭孟奇一人挡不住半步外景水准的妖物,张远山长剑缓慢划出,仿佛颇为艰难和吃力,结成了太极之圆,附近气流尽数涌入,挡向一只巨锤。

  罗胜衣含胸收腹,右拳再次打出,至大至刚,返璞归真。

  齐正言后退一步,护在阮玉书、符真真和葛怀恩身前,以防风刃干扰他们。

  当!

  不分先后的两声巨响爆发,震得小妖们纷纷后退。

  孟奇只觉手上大力传来,仿佛要将自己碾成肉饼,双腿微微颤栗,不堪重负,脚边本就破旧的地砖一块块裂开,啪啪之声不断。

  他的真气全力勃发,没有丝毫保留,不死印法将借来的力量或反攻,或转移至脚底,总算抵住了一只金色巨锤,轻语弯曲得似乎快要折断。

  一道道黑风吹到孟奇身上,如同刀刃切割,将衣物弄得破破烂烂,古铜色肌肤鼓胀,一道道血痕浮现,虽然很多,却不深不大,只有少量鲜血溢出。

  除了罗胜衣九窍罡气护体,整个队伍也只有孟奇能正面硬抗风刃加巨锤了。

  在风刃都被孟奇挡住的情况下,张远山的螣蛇剑荡开了另外一只巨锤,但他双脚陷入了地砖里,一道道裂缝成网状散开。

  罗胜衣的拳头打向狼妖的左臂,但却陷入了一团妖气之中,仅仅将它们打散,看到了黑毛钻出的黑甲。

  但不管如何,三人成功架住了半步外景水准的狼妖凌空一击。

  就在这时,一直没动的阮玉书,左手横抱古琴,右指猛地一挑。

  铮!

  声音凝聚,直入灵魂,狼妖的身体忍不住一颤,而阮玉书倒退一步,琴弦断了一根。

  狼妖攻势被挡,身体微滞之时,本就漆黑的夜晚再次有了黯淡之感,一道难以描述的剑光亮起,天地之间,舍此之外,再无他物,明亮森然到了极致。

  “剑出无我”!

  江芷微从开始就没参与战斗,她在等待机会,等待孟奇等人为她创造机会。

  这不是她偷懒,而是她明白一个道理,面对能够架风的可怕妖物时,只有速战速决,才有胜机,否则它飞高之后。自己等人怎么办?

  根本毫无办法!只能被动等待对方的进攻!

  这就像兔子面对苍鹰,极其艰难。

  她的心思早在半步外景妖物靠近时,就通过传音入密告诉了孟奇等人,于是有了三者联手架住进攻,阮玉书天龙八音粘住对手的举动,而她提升气势,将心中剑意攀至巅峰,等待机会给予致命打击。

  剑光似乎跨过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刚才出现,便已到了狼妖面前。直指眉心。

  狼妖感应到了危险,大喝一声,吐出一团高度凝聚的妖气,化成一颗珠子,挡在身前。

  噗!

  黑色妖珠破碎,狼妖狂喷鲜血,可眉心还是被剑气所伤,浮现一道深深的划痕,似乎长了第三只眼睛。血色之眼。

  趁他病,要他命!

  江芷微刚退,罗胜衣暴喝一声,右拳看似极缓。实则快如奔雷地打出,

  伴随着这一拳,他全身衣服胀起,右拳似乎大了一倍。充塞周遭,如同山岳打落,压得气流纷纷坍缩。

  以九窍之力。他能在保持基本战力的情况下打出两次“九岳刚拳”。

  这一拳正是“山岳压顶”!

  砰!

  被罗胜衣拳头打中的地方,本就在“剑出无我”下稀薄了许多的妖气一下荡开,狼妖左腹盔甲迸裂,黑毛掉落,皮肤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里面一片狼藉。

  狼妖惨叫一声,黑风缠身,就要攀高,然后依靠超强的恢复能力疗伤再战。

  它竟然还未死!

  就在这时,孟奇猛然跃起,比狼妖的位置还高。

  他居高临下,状似天神,“轻语”高速斩出九下,同时大喝一声:

  “杀!”

  每一刀都伴随着一重紫雷,一刀快似一刀,一刀猛过一刀。

  轰隆!

  仿佛有惊鸣炸响,紫色雷霆或颤或绕,或连或散,层层劈下,形如龙,威似岳,让一个个小妖或颤抖或倒退,连天空都似乎摇晃了一下,气流生机完全被吞。

  “狂雷震九霄”!

  啪!

  雷霆先发,长刀旋至,如同一道巨大的紫色闪电,直接将狼妖从一人高的空中劈到了地上!

  啪啪啪,狼妖浑身紫电乱串,不断翻滚,压碎了一块块地砖,然后身体抽搐,渐渐平静。

  “总算杀掉了……”孟奇落向地面时,内心感慨了一句,这一开始就是大招连放,死亡任务真是“死亡水准”!

  “三弟?”突然,一道悲愤的声音从墙外传来。

  一只狮头妖物架风而至,看到狼妖的惨状后,他双眼通红,嘴巴一张,狂风呼啸。

  他的嘴巴越变越大,足有寺门大小,无穷的吸力加于孟奇之身。

  孟奇身在半空,无处使力,直接就被吸了进去!

  “我去,九灵元圣的后裔?”

  眼前黑暗,腥味扑鼻,孟奇赶紧运转**玄功和金钟罩,暗金浮现,抵御住了可怕的腐蚀。

  这腐蚀熔金蚀铁,加上四周恐怖的蠕动,孟奇体表暗金迅速褪色,眼看金钟罩就要破关。

  看到孟奇被狮头妖物吞噬,众人脸色一变,阮玉书想也没想,掏出一面古朴铜镜,暗青无光,状似凡物。

  她拿着“照妖镜”,将镜面对准了狮妖。

  当狮妖身影浮现于镜中时,它一下呆滞于半空,但并未现出原形。

  明明说外景以下统统失去力量,现出原形?众人皆是惊愕,狮妖除了吞人外,其余力量水准都是半步外景级,凭什么扛得住伪照妖镜?

  或许它血脉有异?

  狮妖肚中,孟奇被蠕动禁锢,根本无力施展别的手段,只能眼睁睁看着金钟罩即将破关,**玄功独木难支。

  忽然,蠕动一下凝固,除了腐蚀还在继续,就像正常的黑暗!

  照妖镜?孟奇一下想到了自己等人准备的压箱底东西,不敢耽搁,也无法顾及这是谁家孩儿,再慢一个呼吸,自己就化成脓血了!

  他将盘在腰间的紫殇抽出,铮的一声,它重新变得坚硬锋锐。

  孟奇压住担忧,努力平静,把剩余所有精神尽数灌入,真气鼓荡,往着前方全力挥出了这口紫色流觞之剑。

  锋锐难言的紫红剑气勃发,撕裂声不绝于耳。

  江芷微等人正待急攻被定住的狮妖,拯救孟奇,忽然看到地面出现了一道剑痕,划破了一块块地砖,一株枯树直接竖着裂开,此乃感应剑气之故。

  狮妖胸腹处,紫红亮起,从上到下,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剑气透出,已是淡薄,迅速消散,孟奇看着眼前微光,从伤口扑了出去!(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