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心(最后半天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但人与心皆是不同,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不过短短六日,孟奇在这一瞬间竟然有了历尽波劫满身沧桑的感觉。

  “怎么了?”江芷微传音入密问道。

  孟奇看了老头一眼,示意众人跟上,然后到了角落,压低声音,将小玉佛之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

  最初孟奇有一个小玉佛之事,江芷微和齐正言皆听他说过,但在第一次轮回任务后就已破裂,没想到的是,他在单人任务的时候,竟然又寻到了一个小玉佛,一个完全一样的小玉佛,而且还有圆蒙遗信:灵山何处寻?

  “第一个小玉佛是无名老僧送你,第二个小玉佛是圆蒙大师遗留,用佛门的说法,你是有缘之人。”江芷微沉吟道,灵山固然使人垂涎,可无名老僧和圆蒙大师究竟是谁却让人不得不戒备和警惕。

  齐正言神色凝重地道:“莫非是阿难?”

  阮玉书和罗胜衣之前并不知道第一个小玉佛,因此都未说话,一个清冷出尘,一个沉默倾听,脸上略显艳羡。

  孟奇也有同样感受,不喜欢这种似乎被人操纵,命中注定的感觉:“若是阿难,应是留下‘原来如此’的遗信……事已至此,暂时不能考虑太多,我想重回寺庙,进入灵山净土。”

  虽然得到第二个小玉佛刚好是在传承了阿难破戒刀法之后,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两者之间有联系,孟奇甚至怀疑因小玉佛而入轮回的自己,迟早会再得到第二个,至于魔主和魔尊之事,说不得便是戴上小玉佛后,气机牵引之下的变动,直至现在的灵山净土。否则难以解释自己为什么之后每个轮回世界都有奇遇。

  而这也能真正解释六道轮回之主为什么会刻意加上西游的完整背景介绍。

  “重回寺庙?里面众多妖怪,我不赞成。”罗胜衣当即表示了反对,开什么玩笑,还有最后一日了,跑回寺庙冒险做什么?安安稳稳躲到地穴深处,拖延时间,才是正道!

  齐正言没有说话,也没有赞同。

  江芷微失笑一声:“这倒是我的作风,其实,妖怪们四出搜寻我等。寺庙反而最为空虚,并且它们也料不到我们竟然胆敢重回佛寺,正所谓灯下黑。”

  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阮玉书淡淡道:“若留在这里,是否能保命不在我们自己,全看妖怪从哪个位置搜寻起,半点不由人。”

  “正是此理。”孟奇看着罗胜衣道,“我们杀了四个半步外景的妖物,难以掩饰,剩余妖怪很快就能发现我们往这个方向而来。它们肯定会仔细搜寻这一片,若运气好,它们先搜了别的地方,我们或许都能安然回归。可如果运气不好,它们先从此地找起,我们说不得便会全军覆没。”

  “地穴之中固然让妖怪无法飞腾,但亦让我们没了退路。只要它们找到这里,我们只能正面硬冲出去,到时候。也得看运气,看到底有多少半步外景及以上的妖物到来。”

  孟奇的声音透着坚定:“我不想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之上,如今既然有灵山净土的生机,我自然要努力把握,虽死无悔。”

  他顿了顿道:“而且此去寺庙,又非逞强鲁莽,肯定会先抓外围小妖拷问,确定大雷音寺匾额的位置和寺庙内强大妖怪的数量,若非我们能够潜入,或大雷音寺匾额已经被带走,那自然是越过寺庙,继续向西,再回妖物搜寻过的地方躲藏。”

  “兜兜转转离不开寺庙,是危险,也是机会。”

  也就是说,越过寺庙,踏上之前西进的道路,会走到妖怪们搜索过的地方,而这种地方,它们忽略的可能很高,虽然也有点靠运气,但孟奇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听到孟奇后面的分析,罗胜衣勉强认同,即使要冒险,也得有自知之明。

  于是五人将大部分干粮和清水留给了老头,小心翼翼地潜向寺庙,前行一阵,看到了斑驳的外墙,腐朽的房顶,以及外围巡逻的小妖,不时有妖唱道:“大王叫我来巡庙呐……”

  孟奇嘴角抽搐了一下,敢情这是巡逻标配了啊,随便改改就能用。

  他沉下心思,同样示意齐正言配合,之后等了一阵,等到了落单的小妖,照方抓药,掳了回来。

  “庙中那块匾额在哪里?”孟奇双眼仿佛平静的深海,有数不清的漩涡在打转。

  小妖难以抵御,茫然道:“匾额?”

  这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就是机缘所在的破木头。”孟奇改换了一种说法。

  小妖这才明白:“破木头没有机缘,被大王们丢在了屋内。”

  “大雷音寺”乃昔年佛祖居所,妖怪既然知道灵山,不可能不清楚它,为何当做破木头扔掉?孟奇和江芷微等人脸现疑惑,莫非是陷阱?

  “大王们对破木头有什么说法?”孟奇谨慎问道。

  小妖抬头思索了一下:“只说是法力低微的秃驴书写,于我等没什么用。”

  法力低微的秃驴?孟奇脸皮跳动了一下,忽地想到一个可能,低声询问:“大王们认识破木头上面的字吗?”

  “那是字?”小妖一脸惊讶,“大王们都说是鬼画符!”

  文盲真可怕……孟奇放下了担忧,江芷微等人亦松了口气。

  不过也是,山大王们到哪里去学梵文?恐怕连正常的人类文字都识不得!

  “庙中还有哪几位大王?”孟奇问起别的事情。

  “只有黑松岭开山大王在,其余大王都出去找那几个人了,听说好几位大王惨死!”小妖老老实实回答。

  孟奇又仔细问了开山大王的情况,发现是一头猪妖,因为懒惰,没有出去搜捕,偷偷返回寺庙睡觉。

  “不会是二师兄家的吧……”孟奇暗道一声,对寺庙里的情况大概了然。

  他转过头。看向江芷微等人:“机会难得,我打算潜入寺庙,你们呢?”

  这种事情,他不可能强求齐正言等人跟着自己冒险。

  “有机会当然得把握住。”江芷微干脆利落地道。

  齐正言轻轻颔首,神色郑重:“张师兄和符姑娘之死让我明白,不能再得过且过下去,不能老想着安稳修炼,必须主动去追寻提高实力的机会,主动去做事,灵山是机缘。又非死路,不能错过。”

  他难得说这么多话,阐述了自己的心态变化。

  这也是孟奇的改变,他已经下定决心,若能活着回去,就加入六扇门,成为捕风密探,借助六扇门的资源和情报,主动地追寻机遇、磨砺和遗迹等。不能再被动等待事情送上门!

  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没意见。”阮玉书言简意赅地回答,手中古琴已然修好,白衣如雪,梅花盛放。朵朵鲜红。

  罗胜衣见里面只有开山大王,完全在自己等人的能力范围内,佛祖居所的灵山净土又分外诱人,斟酌了一下。微微点头,示意自己一起。

  五人找到小妖们巡逻的空挡,施展开身法。一溜烟到了墙边,左手一撑,直接跃了过去,轻如鸿毛的落地。

  孟奇精神外放,心如平湖,映照着周遭事物,躲避着庙内懒散倒卧的小妖,靠近了放着大雷音寺匾额的禅堂。

  忽然,他听到雷鸣从隔壁禅房传来,吓了一跳,差点就自行暴露了行踪。

  仔细一听,却是那头猪妖在酣睡,呼噜震天,于是松了口气,示意江芷微等人反应不要太大。

  五人蹑手蹑脚,越过了这间禅房,进入禅堂,看见“大雷音寺”匾额被随意地丢在一旁,甚至有小妖在上面撒了泡尿。

  孟奇走了过去,拿出小玉佛,放在上面,可却毫无动静。

  难道我的判断是错的……孟奇皱眉思考起来。

  寺庙之外,一个身穿黄金锁子甲、头戴凤翅紫金冠的黑鳞大头鱼妖正鬼鬼祟祟地靠近,俨然便是回山养伤的碧波大王奔波儿灞。

  “一群蠢货,连佛的气息都认不得,被诳得团团转。”奔波儿灞低声阴笑。

  作为活了**百年的老妖,曾经遇到过大圣的妖怪,看守过佛宝的小兵,它纵然还是文盲,可也比其他妖怪见识广博多了。

  它之前受了重伤,觉得抢不过其他妖怪,于是故意不点破,骗它们机缘在自家仇人身上,养好伤后,没有腾云驾雾,悄悄前来偷取匾额。

  “为什么没反应?”孟奇冥思苦想之际,江芷微等人戒备着四周。

  无数想法涌现,让他找不到头绪,心里变得焦躁,他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回想自己了解的佛门常识、西游故事:

  “灵山……在禅宗里有这样一种说法,人皆有佛性,自身即佛,灵山便在心中……”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灵台……心……”

  孟奇渐渐有了思绪:“莫非要从这方面着手?”

  他脚踩大雷音寺匾额,拿起小玉佛,放在胸口,闭上眼睛,用灵觉感应着它们。

  心如明镜,映照着两物,突然,孟奇心湖之中的大雷音寺匾额放出琉璃净光,大光明,大无谓,大慈悲。

  光芒汇聚,变成了一扇透着佛光的虚幻之门,小玉佛自行飞了过去,镶嵌入门中。

  虚幻之门沉重打开,露出了佛光氤氲的景象,看不清里面。

  “真是这里!”罗胜衣的声音传入了孟奇的耳朵。

  孟奇睁开了眼睛,只见面前金色佛光真的汇成了虚幻之门,琉璃明净,佛音阵阵,而掌中小玉佛已然碎裂,化成碎屑飘落,而大雷音寺匾额缓缓流转着禅韵。

  “进去吧。”身处危险之地,孟奇没有耽搁,招呼着罗胜衣等人入内。

  江芷微当先开路,迈入了佛光,身影迅速消失,罗胜衣、阮玉书和齐正言一一跟上,孟奇正待入内,突地想到西游故事里的某个描述,转身夹起了大雷音寺匾额,迈步入内。

  眼前佛光幢幢,耳边禅音阵阵,孟奇视线一花,面前是无法望到顶部的巍峨之山。

  禅堂内,佛光收敛,大门摇晃,即将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奔波儿灞潜了进来,见状极其愕然,旋即拿出一件“佛宝”,扑了过去。(未完待续。。)

  ps: 最后半天,入了灵山,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