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琅嬛神音(第二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去!大圣!

  听到这声暴喝,孟奇惊愕有之,激动有之,兴奋有之,畏惧有之,不敢置信亦有之,莫非直接就碰到孙大圣了?

  它可是自己儿时的偶像!

  若是能得它传授完整**玄功,或者长生真法,自己将功成名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走上人生的巅峰……

  想法太多,孟奇一时有点回不过神来。

  暴喝之声滚滚,一遍又一遍,始终回荡在孟奇耳边,似乎才沧桑悠远的过去流淌而来,从未停息,贯通古今。

  “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江芷微记起了六道轮回之主的西游背景介绍。

  孟奇一下惊醒,发现“俺老孙这一生,不修来世!”的呐喊此起彼伏,宛如阵阵回音加叠,一次又一次。

  “应该是的。”孟奇微微皱眉,莫非这是几百年前灵山大战残留的痕迹?

  大圣的暴喝烙印天地,经久不绝,至此今日?

  漆黑缝隙处处,雷电乱舞,青莲覆盖,狂风遮掩,孟奇极尽目力,也看不清金箍棒附近的景象,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状况。

  阮玉书看着眼前的场景,突地开口:“这根棍子好像在压着什么……”

  “是吗?”孟奇随口回了一句,从金箍棒放大到这种程度,上撑天,下抵地,自己也有这方面的猜测,毕竟看起来太像在镇压什么了。

  莫非是古佛菩萨?

  大圣本尊在金箍棒另外一头?可不应该使出法天象地吗?

  江芷微抿了抿嘴:“灵山一战成谜,怎么解释都有可能,我们继续深入?”

  孟奇看了看一道道裂开了虚空的缝隙,看了看肉眼可见的飓风,看了看仿佛蕴含着一个宇宙的雷光和青莲,轻吸口气,压下激动的心情,沉声道:“以我们的实力。不应该再深入了,绕着边缘走,找个隐蔽地方躲起来,即使外面大门不散,有妖怪追进来,以这里复杂的环境,我们也能撑到第八日回归。”

  自己小队连一个半步外景也没有,不提雷光青莲,光是撞到漆黑缝隙,恐怕都会尸骨无存。而且当初古佛菩萨大圣妖王激战,里面说不得还有空间坍陷,黑洞自生,连外景实力都没有就深入,那是傻大胆,被贪欲蒙蔽了心灵。

  “好。”罗胜衣脱了**凡胎,对灵山深处的宝藏没那么垂涎了,最初躲避之心上涌,第一时间赞同了孟奇的意见。

  齐正言亦轻轻点头。灵山深处的状况太可怕了,类似的情况,自身世界最后一次出现还是魔佛乱世之时,不过那时候太过黑暗混乱。不少典籍散失,难以尽窥具体场景,恐怕只有江东王氏这等传承久远的地方才有完整记载。

  江芷微亦不是盲目拼命的人,笑了笑道:“没有占卜。那就随意选一侧吧。”

  剑修求自我,唯我唯心唯剑,对占卜命运之事向来少于注重。即使有,也是剑心与外天地交汇后的自然感应,故而江芷微的境界虽然也有了当初顾小桑的程度,但不像她还兼修了白莲神算之类的东西。

  阮玉书抱着古琴,乌发披散,落在肩上,蔓延至胸前,清清冷冷,对去哪里都似乎没有意见。

  孟奇遵循着直觉,与江芷微并肩而行,走在最前,阮玉书和齐正言行于中间,罗胜衣断后。

  石门柱子后,奔波儿灞收敛气息,躲得极其隐蔽,没了佛宝遮蔽后,它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远远跟着,难以听到众人的交谈。

  此时,它双腿战战兢兢,心里回荡的全是猴子的那声暴喝,当初的不堪往事纷纷涌现,那无法战胜的感觉今日依然。

  “大,大圣爷爷,俺是来救你们的……”它自我安慰道,其实更多的是对大圣妖王们兵器、宝物和传承的垂涎。

  若是有个好传承,几百年过去,自己何至于这么弱?

  “他们要寻觅安全道路?”发现孟奇等人没有深入,而是绕行后,奔波儿灞泛起一丝疑惑,躲躲闪闪,鬼鬼祟祟,又跟了上去。

  走了一阵,它看到孟奇等人毫无深入的迹象,反而四处寻觅查看着崖缝山洞等地方,心中顿时了悟,他们不想深入了,想躲起来!

  “这怎么行?没有了探路的,难道让俺碧波大王直接冒险?”奔波儿灞怒从心头生,“而且那小子与佛门有缘,打开了灵山净土,深入之后说不得就有地方用上他,岂能任他们逍遥?且看俺碧波大王的狠辣手段!”

  必须杀鸡儆猴!

  他观察了一下,决定先杀掉那个素衣白裙的少女,之前交手,她打出的暗器让自己受了重伤,那个使镜子的小姑娘不在的情况下,比其他人危险更大——谁知道她还有没有相似的暗器?

  等杀了她,再逼其他人探路!

  孟奇和江芷微始终戒备着灵山深处跑出来什么怪物,探路之时小心翼翼,沿途找到了一些躲避之处,却都因为不够隐蔽而放弃。

  脱去**凡胎,打开七窍后,孟奇元神与身体融洽,壮大了不少,精神更强,加上身体的改变,五官的提升,灵觉愈发出众,忽然,他心里掠过一丝寒意,仿佛数九寒冬,赤着脚,踩到了一块尖尖的冰锥。

  “不好!”他想也没想,转过头就对着后方半空劈出了紫殇。

  紫红剑气激荡,锋锐内藏,划过天际,照亮了幽暗,灵山深处的一些残破佛刹隐约呈现。

  灵山地面异常结实,即使感应剑气,也未有剑痕,仅仅扬起了尘土。

  一剑斩出,半空突然有一杆钢叉刺下,波浪翻滚,挟势而来,重愈万钧,目标阮玉书,只要被它打中,就会立刻变成肉饼!

  漫天碧波,看不到敌人。但孟奇等人感应熟悉的气息,都知道是奔波儿灞来袭。

  刺啦!

  紫红剑气如裂锦帛,分海断浪,水花四溅,仿佛暴雨骤降。

  这一剑斩去了波浪,却也再无力阻挠钢叉刺下。

  但孟奇的阻挡给了其他人时间,与他差不多时间反应过来的江芷微跃了起来,长剑横空,跨山击海。

  剑光灿烂,几有焚山煮海的架势。大海迎刃而裂,罗胜衣右臂胀大,一拳捣出,如灵秀之峰,厚重内蕴,打在钢叉之上后才猛然爆发。

  当!

  声音悠远,江芷微口喷鲜血倒飞出去,钢叉荡开,三人合力。总算挡住了奔波儿灞一击。

  齐正言挥出了龙纹赤金剑,威严如同实质,压得奔波儿灞微微颤抖,它是鱼属。最怕龙威!

  一道晶莹流光从剑上飞出,所过之处,水汽凝雾,寒意深重。打在奔波儿灞绕身波浪后,水流一寸寸冻结,如冰似霜。

  奔波儿灞大喝一声。水浪翻滚,荡起了冰寒,它猛地拔高,打算再来一次临空下击。

  这是最保险,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它就不信几个爬虫能挡得了碧波大王几次进攻!

  知晓奔波儿灞来袭,看到孟奇等人前仆后继拦截时,阮玉书悄悄从指环内取出了一枚赤红似火的丹药,直接吞服,然后咬破舌尖,一口精血碰到了古琴之上。

  精血鲜红,一**荡开,如有音律驱使,很快将古琴表面七根琴弦沾染得凄艳。

  阮玉书放开古琴,它自行漂浮在了身前,双手按住琴弦,同时弹动!

  九天之上,一道清亮高亢的鸣叫传来,它是如此美妙,难描难述,纵使百鸟齐鸣,也难至它万一。

  奔波儿灞如遭雷击,整个人石头般从半空坠落。

  “十二琅嬛神音”之“凤鸣九天”!

  阮家镇族神音,唯有琴心天生者能学!

  纵使如此,一音之后,阮玉书也是脸色煞白,双手颤抖,已然虚弱。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孟奇拔出了“轻语”,空空濛濛一刀斩出。

  他没有选择紫雷刀法和紫殇,因为这一击是给江芷微创造机会,然后自己再用舍身诀,斩出紫殇!

  刀光如烟,田野阡陌,城池繁华,炊烟袅袅,直入云霄,汇成了这满是红尘气息的一刀。

  这一刀刚刚斩出,整个灵山突地摇晃了一下,一股股强横气息冲霄,带着无尽的怨恨:

  “阿难!”

  这些声音之前就有,烙印在了灵山天地之中,只不过被孙大圣的暴喝全部压住,难以听清,此时此刻,它们才在气机牵引之下凸显了出来。

  奔波儿灞身体仿佛被凤鸣之声束缚,急切之间难以摆脱,面对“落红尘”,它心中压制的**陡然爆发,进入深处,找到大圣妖王们的兵器,得到它们的传承,寻得佛门宝物丹药,成就大妖真身,重返碧波潭,做名副其实的碧波大王。

  心情摇动,他的护身波浪随之晃荡,在“轻语”面前层层断开。

  当!

  强弩之末的轻语没能斩破奔波儿灞的锁子甲和黑色鱼鳞。

  波浪分开,江芷微深吸口气,剑意熊熊燃烧,脸上是有进无退的神采。

  她脱去凡胎,实力大进,加上罗胜衣从旁协助,不再像第一次面对奔波儿灞时一剑后就身负重伤,此时还能施展秘法,燃烧剑意。

  煌煌堂堂,天地倒倾,长剑展开一切束缚,无我无相,太上忘情,跨过沧海,越过高山,直接出现于了奔波儿灞面前。

  奔波儿灞被孟奇斩中后,方才从落红尘里摆脱,“凤鸣九天”的束缚也到了极限,但剑光亦近在咫尺!

  他双眼欲赤,张口一吐,一颗黑色妖丹喷了出来,与半步外景不同,这颗妖丹已然实质,周围水浪滚滚,牵引着天地变化,内景外显!(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