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青灯(第一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江芷微左手握剑,以“剑出无我”的剑意改变内天地,引起外天地共鸣,催发了“阎罗帖”,它相对“剑出无我”的招式简单不少,近乎拙于变化,是目前不熟练的左手能够负担的。

  她心无波澜,映照细微变化,除了斩开眼前之物,斩去一切阻拦,再无别的想法,没有生死之虑,没有胜败之忧,近乎天人合一,剑心合一!

  此剑一出,有进无退,有前无回,虽刚极易折,但不屈本心!

  剑光明亮,璀璨夺目,似乎天外飞仙,飘渺美妙,无我无相,但它森然纯粹,死气凝聚,仿佛天地对生命的审判。

  奔波儿灞只觉寒意入心,前所未有地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双目凸得快要蹦了出来,但“狂雷”刚过,波浪四分,它仅能勉强挥出钢叉,试图荡开长剑。

  当!

  金属碰撞之声远远荡开,孟奇心头随之一沉,被挡住了?

  他精神再次枯竭,身体疲惫不堪,只有真气保持巅峰,若江芷微杀不掉奔波儿灞或彻底重创他,事情就无可逆转地滑向深渊了。

  剑光消散,江芷微终究因为左手使剑,不太习惯,速度慢了刹那,被钢叉荡开少许,未能命中眉心要害,灭杀奔波儿灞元神,只是插入了奔波儿灞的右额,戳穿了坚硬头骨,卡在那里。

  剑气勃发,透骨捣脑,江芷微并未放弃,想用这种方式干掉奔波儿灞!

  啊!奔波儿灞惨叫发声,凄厉无比,双眼流出血泪,嘴巴张开,精血喷出,之前被包裹吞下的妖丹碎片尽数打出。

  到了这个地步,它也不能有任何舍不得了!

  几块黑色妖丹化成流光。打向江芷微,江芷微咬紧牙关,不闪不避,继续剑气勃发,透过骨头,摧残奔波儿灞的脑浆。

  眼看妖丹碎片就要打中江芷微左胸,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挡在那里,以血肉之躯。帮江芷微拦下了致命一击,正是一刀斩出,并未退后的孟奇!

  嗖嗖嗖几下,妖丹穿透了没有金钟罩防御的孟奇左手,将它打得血肉模糊,不过被阻挡拦截和不死印法借力之下,它们都已是强弩之末,仅仅将江芷微打得倒飞出去,未能洞穿身躯。洞穿心脏。

  江芷微剑在人在,握剑极紧,倒飞出去时,白虹贯日剑从奔波儿灞头上拔出。留下了刺穿骨头的狰狞伤口。

  妖丹彻底破损,奔波儿灞实力再降,已无力借用天地之威,再加上脑袋受创。伤势极重,它已是神志模糊,仅能凭借着雄厚妖力和强横的妖躯硬撑。

  但它并未死!

  “哈哈哈哈。”它仰头狂笑。鲜血从额头止不住地流出,染红了面目,如魔似鬼,狰狞可怕。

  “想杀俺?”

  “凭你们也配?”

  “本大王要让你们后悔还活着!”

  它状似疯狂地挥舞着钢叉,冲向面前的孟奇。

  孟奇脑袋抽痛,恨不得以头撞墙,精神枯竭,难以把握复杂的招式变化,仅能提起轻语,以刚对刚,对猛对猛,与奔波儿灞搏命。

  “杀!”

  他暴喝一声,真气勃发,刀劈华山,斩在了钢叉之上。

  当!

  两人各退一步,孟奇身体摇晃,稍逊半筹。

  江芷微努力挣扎,可胸腹伤势颇重,一时难以起身。

  “死吧!”奔波儿灞钢叉用力一插,双目赤红,血泪纵横,满脸血迹。

  “杀!”孟奇毫不退让,长刀横斩,带着狂雷的霸道,带着刀道的刚猛,斩向钢叉。

  当!

  两人再次退后,孟奇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靠着不死印法化死为生之能,保持着真气的充沛,但比起奔波儿灞还是逊色一点。

  突然,一阵悦耳琴声在孟奇心内响起,如有甘雨降临,让他精神为之一清,似泊泊青泉涌出。

  阮玉书盘腿坐地,古琴放于一边,左手不动,脸庞清冷出尘,无言琴声传入孟奇心中。

  琴心天生,故能习练阮家秘技“心琴”,以心为琴,以七情为弦,用真意弹奏,出无声之仙音,引彼心之共鸣!

  每弹一个音符,阮玉书的脸色就煞白一分,“心琴”耗费心力,非正常能承受,而她还是重伤未愈。

  孟奇只觉真气鼓荡,精神恢复少许,实力提高一层,顿时暴喝一声:

  “杀!”

  长刀挥出,如暴雷天降,以势压人。

  奔波儿灞脚步一错,钢叉横栏,同样大喝一声:“死!”

  当!

  轻语与钢叉再次碰撞,声音远荡,但这一次,孟奇没有退,奔波儿灞连退三步!

  “杀!”孟奇施展身法,紧追上去,刀似狂龙。

  当当当!

  孟奇一刀猛过一刀,奔波儿灞仅能勉力支撑。

  阮玉书鼻孔喷血,心力难以支撑,仰头昏迷了过去。

  而此消彼长之后,奔波儿灞的妖力已是比不了真气始终保持巅峰、体力悠长的孟奇,唯一的问题是轻语与奔波儿灞近乎宝兵的钢叉连续撞击后,已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孟奇恨意高昂,战意如沸,丹田内最后的紫雷劲尽数涌出,非能使用狂雷震九霄,而是加持这一刀的威力。

  “给我死!”

  他暴喝一声,震得佛刹颤抖,长刀兜头劈下,似刚似柔,似阴似阳,混沌一片,阴阳互根,难以分辨。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奔波儿灞钢叉刺出,与轻语相触,却感觉对方长刀虚不受力,至阴至柔,一下被荡开。

  “给我死!”

  阴阳互根,至阳转阳,至柔化刚,荡开钢叉之后,长刀突进,以刚猛无比的姿态斩向奔波儿灞头颅,目标正是那处伤口!

  “给我死!”

  声音回荡,刀势凶猛。孟奇宛如九天雷神,一道道紫电从手心勃发,绕着轻语。

  死亡危机钻入心头,奔波儿灞一下清醒,脱口而出:“饶命……”

  当!

  长刀斩在它的头颅之上,如中金石,仅能劈落片片鱼鳞,但紫色雷霆疯狂涌入了那处伤口,在奔波儿灞脑袋内肆掠乱舞。

  啪啪啪!

  它眼睛鼻孔耳朵等地方皆有紫色电蛇冒出,仿佛在吐着轻烟。

  啪啪啪!

  妖力奔溃。从内爆发,奔波儿灞体表一道道黑气涌出。

  叮叮叮,孟奇手中轻语彻底破碎,化成一片片银芒坠地。

  奔波儿灞的脸上凝固着求饶的表情,残留着疯狂的痕迹,一阵焦味传出,肤色似乎更黑了。

  它双眼彻底无神,扑通一声倒在了孟奇面前,再无声息。只有钢叉落地的叮当脆响远远荡开。

  终于死了……孟奇一阵欣喜和轻松,这才发现浑身无力,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大字摊开。仰望穹苍,青砖冰冷,孟奇却觉平安喜乐,死里逃生就该是这种感觉!

  但他没有沉迷于这种心境。因为阮玉书和江芷微一个昏迷一个重伤,等待自己救护。

  他依靠真气支撑,勉力站起。见江芷微已封住穴道,盘腿调息,先走到了阮玉书身旁,将她扶起,手掌按在她的背心,渡入内力,护住心脉。

  阮玉书身体冷热交错,打着摆子,过了一阵才苏醒,孟奇赶紧道:“没事吧?快把疗伤丹药取出来。”

  他们外带的丹药已然吃光。

  阮玉书身体乏力,告诉了孟奇口诀,让他自己从芥子环内取。

  孟奇默念一遍,记在心头,然后打开了芥子环,拿出了符真真遗留的疗伤丹药。

  可阮玉书并未张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孟奇,用力道:“龙鱼干!”

  孟奇顿时一窘,这个时候还想着吃小食啊。

  他一副循循善诱的样子:“先吃药吧,伤势稳定了再吃龙鱼干。”

  “先吃龙鱼干!”阮玉书执着地看着孟奇,半步不退。

  “好吧。”孟奇抹了把冷汗,找出龙鱼干,喂入阮玉书口中,然后给她服食了疗伤丹药,用真气帮助催化。

  片刻之后,药力散开,阮玉书伤势稳定,自行调息,孟奇拿着丹药到了江芷微面前。

  “总算解决了。”江芷微之前调息一阵,伤势没有恶化,服食丹药后,长长地吐了口气,脸上露出由衷而灿烂的笑容,真不容易啊!

  孟奇同样欣喜:“想不到我们能杀掉一个外景妖怪。”

  顿了顿,他露出担忧的情绪:“不知道齐师兄和老罗怎么样了……”

  他不知道齐正言等人逃向了哪里,在危险密布的灵山深处无从找起。

  “希望他们没事。”江芷微想到此事,脸色同样黯淡。

  “嗯,吉人自有天相……”孟奇将江芷微搀起,走向阮玉书,然后同样扶起阮玉书,往大雄宝殿内行去。

  “里面出来了尸变的罗汉,以它的威势,大雄宝殿内应该没有别的怪物了。若在外面,很容易遇到路过的僵尸之流,而到了殿内,就算安全了。”孟奇解释了一句。

  江芷微和阮玉书都没有异议,经过奔波儿灞时,三人停下,弯腰将它的钢叉、脱落的鱼鳞与罗汉遗留的琉璃舍利收入了芥子环。

  至于奔波儿灞的锁子甲、紫金冠等物,孟奇暂时无力剥除,只能休息之后再来,而除此之外,它并未带别的事物在身上。

  看了看奔波儿灞的遗体,阮玉书突然叹了口气,隐带惋惜地道:“都焦了……”

  都焦了……你在想什么……孟奇无言以对,带着她们踏入了大雄宝殿,眼前突然一亮。

  香桌之上,青灯如豆,温暖宁静,让这里与外界的幽暗冰冷形成鲜明对比。

  这盏青灯之上布满裂痕,火焰黯淡,可历经几百年却未曾熄灭。

  忽然,殿外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似有人靠近。

  孟奇又惊又愕,以自己三人当前的状况,哪还有御敌之能?

  他让阮玉书和江芷微靠着梁柱,自己抽出了“子午”,不打算束手待死。

  殿外之人走了进来,孟奇先是一愣,旋即大喜:

  “齐师兄!”

  来人正是齐正言!(未完待续。。)

  ps: 今天也是三更,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