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杀意(第一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忽然,年轻道士微微一笑,周身真气仿佛众星随主,众神拜天,跟着颤抖,一股尊贵威严、高于尘世的气息应机勃发,直冲而出。

  孟奇的感应当即破碎,掺杂着真气外放的精神像是遇到了潮水,不得不退后,再也无法察觉到年轻道士的真气流动,仅能凭眼力判断反应。

  这种逼退堂皇正大,威而不肃,并未对孟奇的精神产生实质伤害,仅仅合上了“大门”,防止他人窥探,这表示年轻道士没有敌意。

  “‘天帝玉册’当真旷世绝学。”孟奇忍不住赞了一句,学武之人,遇到强横又神妙的功法时,除开畏惧、向往、斟酌等反应,有一种本能的见猎心喜。

  这年轻道士自然是玄天宗“五方帝刀”清余。

  清余轻笑一声:“能横压上古,让诸多顶尖大能避让,天帝之威岂止传说?他留下的神功,自能当得旷世二字。”

  他老实不客气地接受了孟奇的赞扬。

  顿了顿,他薄唇轻动,似笑非笑地道:“想不到苏施主也来了。”

  什么叫“也”?孟奇心中一动,品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不动声色地道:“道兄能来,在下自然能来。”

  莫非与茂陵的暗流汹涌有关?清余认为自己有同样的目的?

  先模棱两可的回答,套套他的话!

  这就是孟奇决定以“狂刀”身份出现的主要原因,因为不用太过宣扬。只要动一次手,有人认出自己的身份,就会引来重视。从而出现试探、恐吓等遭遇,正所谓“打草方可惊蛇”,如此才能节约时间,尽快把握到线索,进入正题。

  人的名,树的影,往往会带来诸多麻烦。但也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作用。

  至于以“狂刀”之名扭转形象,树立高手姿态,享受围观群众的赞叹和敬佩。那就是附带的因素了,虽然属于孟奇的爱好,但不会影响他的判断和抉择。

  清余端茶喝了一口,抚了抚桌上摆放之刀。手指在刀鞘镶嵌的星辰上缓缓摸索了几下:“既然如此。我们当有交手的机会,不急于一时。”

  说罢,他拿起这口不长不短的刀,潇洒飘逸地站起,与孟奇擦肩而过,走向楼梯口。

  居然不留套话的机会……孟奇暗诽了一句。

  清余快下楼梯时,突然顿住,回头对孟奇扬了扬手中之刀:

  “刀名‘岁月’。贫道成年之际,以山中老矿、婴儿初发等自行炼制。材质不好,只取其意,仿光阴之刀,昭岁月之觞,四十九日刀成,欲仗之会尽天下英雄。”

  孟奇左手伸出,拍了拍右手之刀,自言自语般道:

  “刀名‘天之痕’,逆伐苍天,留我印痕。”

  他没有用“天之伤”,怕被轮回者察觉端倪,毕竟这口宝刀自六道轮回之主处得来,主世界尚未听闻曾经有过,虽然能推脱于世界广袤,不为绝大多数人知晓的宝兵很多,但小心使得万年船,不能像**道的药渣外景那么大意。

  清余略微一愣,旋即淡笑:“天会老,不会伤。”

  在上古时代,苍天就是天帝的另外一个称呼,孟奇的刀名隐隐有点争锋相对的意味,故而清余有此一说。

  然后他转头走下楼梯,道人潇洒之态尽显。

  看着清余的背影,孟奇撇了撇嘴,他讨厌自己之外的人有着自己向往的画风和姿态,而且还拿到自己面前显摆!

  刚才清余回头报刀名的时候,他恨不得直接出刀:

  装什么装?想在我心里留下强大的印象,从而为将来的交手埋好种子吗?

  精神交锋,心灵暗斗,我又不是不懂!

  所以,我就陪着你装,故意加上“逆伐苍天”四个字,乱你心境,让你交手之时急于求成!

  效果如何,孟奇猜不到,毕竟对清余的心性修为和性格弱点了解太少,只能暗叹一声:“江湖险恶啊!”

  一不留神,就可能失之于心灵暗斗!

  当然,他并不觉得清余可恶,是坏蛋,约战交手本身就是一门大学问,这种心灵暗斗正常情况下也只会影响较短时间,清余既然表示了很快有交手机会,那现在就开始准备理所当然,不失礼数,也就是说,切磋从现在就开始了。

  感叹完,自觉又学到了东西的孟奇找了张椅子坐下,五楼并未隔成各个雅间,就像大堂一样全部打通,摆放着一张张桌子,但客人只有自己一位。

  极目远望,城外大江横流,仿佛自天上而来,奔流不息,场面恢弘而高远。

  “狂刀战帝刀,老夫很期待啊。”不知不觉,孟奇身边多了一个人,是位青衣小帽的老者,他眉须皆白,面容古拙,手中拿着一把紫砂壶,茶香徐徐飘散。

  孟奇头也没回,微笑道:“英雄楼的规矩不就是创造这种机会吗?楼主当看过不少龙争虎斗?”

  他结合六扇门的秘档,以及能神不知鬼不觉上五楼的身份,猜出了来者是英雄楼的楼主,“世外奇翁”任平生,具体实力不详,六扇门记载中只是标注了“疑似外景”四个字。

  “人老了,总得有点消遣,看到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你争我夺,老夫就会觉得青春不少。”任平生并不否认,顺口提了一句,“如今茂陵暗流汹涌,这样的争斗不会少,据说‘刀气长河’,‘震惊百里’,‘青莲公子’,以及‘狼王’铁升,都快抵达了,就连已有半年未离开东海剑庄的‘无形剑’也重新登岸。”

  孟奇轻吸口气,这个情报真及时,比六扇门的邸报快。任平生告诉自己是何意?

  这次茂陵的暗流,比自己想象得更汹涌!

  邱非,东阳别府。在其中又起了什么作用?

  “天下英才汇聚茂陵,到底是为何呢?”孟奇自顾自地喝茶观江,没有扭头看任平生,怕暴露了自己的心绪。

  任平生呵呵一笑:“苏少侠既然来此,还会不知?何苦为难老夫?”

  见他守口如瓶,又用不了强,孟奇只好点菜吃饭。任平生喝了两口茶,自顾自离开了。

  …………

  “狂刀”苏孟现身茂陵,十二招内闯过英雄楼所有看守。登上第五层。

  这个消息就像自己长了脚,迅速在茂陵及附近流传,而孟奇反倒变得低调,租了个院子。暗里监视居于华洲会馆的邱非。

  几日后。他得到了一个消息,邱非总算离开会馆,目标天字一号赌场。

  于是孟奇用**玄功缩短了身高,略微变动了肌肉,加上改变容貌的材料,与“狂刀”苏孟判若两人,隔着一条街跟着邱非,像是急于去赌场返本的赌徒。

  他对于帮六扇门破案。解开谜团,并没有太大的责任感。只是趁这个机会磨砺自身。

  自死亡任务结束后,他的处事态度变得积极而主动,毕竟总是找比自己武功低的人交手不行,总是切磋也不行,遇到别府、遗迹等不尝试努力更不行,这样收获较低,无法提高自己,只是埋头苦练,就属于一只脚走路,迟早会在轮回任务里体现出劣势。

  这一次,东阳别府,众多谜团,不少实力或排名强于自己的人榜高手,除开最后可能的收获,光是锤炼做事能力,推断能力,以及与强者货真价实交手的收获,都算不可多得的磨砺,岂能畏难而退?

  当然,前提条件是,孟奇自忖有保命的把握,即使会惨败于人榜前几的高手们,即使被邱非这半步外景追杀,也至于送掉性命。

  天字一号赌场被四条街围着,每条街上皆开有一道大门,以示财源广进。

  跟着邱非进入赌场后,孟奇顿时被里面的嘈杂给吓了一跳,到处都是“六啊六啊”“豹子”“人牌”的喊叫,以及或悲或喜的惊呼,骰子、牌九、马吊,凡是该有的,天字一号赌场都有。

  以孟奇的耳力,听出骰子的点数没有丝毫问题,因此一边玩着小钱,一边悄悄跟着邱非。

  邱非对大厅的嘈杂很是不耐,直接往雅间方向走去。

  孟奇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不愿意丢失了他的行踪,但又不敢靠得太近,毕竟是半步外景!

  这可不比全靠本能的西游妖怪半步,招式、真气、兵器,无一缺少,而且善于运用眉心祖窍的元神,在精神的利用上,比自己赖以跟踪的幻形**和不死印法强了不知道多少,仅仅比不得外景级“变天击地**”的特殊。

  正当孟奇借着赌场的杂乱和人多,慢慢跟上邱非时,灵觉忽然一动,一股危险之感油然而生。

  他来不及出刀抽剑,左手猛然下抓。

  一柄蓝汪汪的匕首无声凸显,由下往上,刺向孟奇下阴,这是众多横练功夫的罩门之一,极难练的圆满。

  孟奇左手五指如花绽放,透着说不尽的禅意,一把就抓住了匕首——“不死印法”好歹在孟奇身上一年多了,再专注于其他,手上功夫也少不了进步。

  手掌泛着暗金,匕首刺之不入,被五指勾住。

  突然,匕首一抖,似前往后,脱出了孟奇的左手,而这个时候,孟奇已经转了方向,“天之伤”紧握手中。

  匕首缩入人潮之中,再无踪迹,孟奇精神掺杂真气散开,却觉得周围每个人都是正常赌徒,没一个有杀意,没一个身怀绝学。

  “好厉害的刺客……”孟奇精神高度戒备,再往前看,邱非的身影已然不见!(未完待续。。)

  ps: 今天的更新时间和昨天一样,开始加更了,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