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境界压人(第三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农夫般的年轻男子先是震惊,旋即半是痛苦半是愤怒地喊道:

  “三弟!”

  因着他拦住逃走的方向,且气势出众,似与周围环境融为了一体,急切之间,孟奇除非强闯,否则离开不了,而面对苦主,孟奇也少了出刀之心,体现在外便是有点犹豫。

  到了此时此刻,孟奇哪会不明白自己踏中了陷阱,送棺材是引自己去查来历,杀棺材铺掌柜和伙计是掩盖真正线索,口含纸条则是凶手刻意布置,引自己前来寻找蒋踏波,从而被栽赃成杀人凶手,被蒋踏波的兄长撞个正着!

  整个计划环环相扣,“线索”隐藏得符合逻辑,自己急切之间未能察觉出不对。

  但他们怎么能肯定自己看到棺材后会趁夜调查?等到明日,棺材铺掌柜和伙计的尸体被发现,纸团落入六扇门手中,就没办法引自己上钩了!

  难道他们对自己的性子、行事风格,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知己知彼?

  或者当时有高手跟着自己,看到自己寻找棺材铺才从容杀人,看到自己寻得纸团,没有遗漏,才提前赶到和风小筑,趁自己询问伙计的时机,杀人栽赃?

  无论是哪个原因,都非常可怕,谁会愿意有个非常了解自己性格的敌人?谁会愿意被人跟着而始终未能发现?

  光是想想就一阵寒意上涌!

  这件事情的发生让孟奇重新审视赌场刺客之事,他未必与邱非有关。

  自己看来被某人或某个势力真正盯上了……

  是从英雄楼故意暴露身份。打草惊蛇开始的?

  那他们与自己何怨何仇?或是在恐惧什么,担忧什么,非得对付自己?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啊!

  一个个念头在电光石火之间闪过。孟奇按捺住疑惑,开口道:“这位兄台……”

  这份气势,这个容貌,这类特征,让熟读六扇门情报的他隐约觉得熟悉。

  农夫般的年轻男子回目看向孟奇,神情隐约还残留着几分痛苦,眼睛不再有涟漪。整个人气势攀升,似与天地融为一体,再无内外之别。

  孟奇心灵里原本映照出了他的真气流动和每一部分肌肉的状态。但现在彻底没了感应,仿佛他就是院子的一部分,天地的一部分,人何能窥天?

  “是你!”他用一种咬牙切齿的语气吐出两个字。“我知道你是为了那件事情。但祸不及家人,难道不敢直接找我?”

  那件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不要像清余一样只说一半……想到这里,孟奇顿时认出了这位年轻农夫是谁。

  “震惊百里”蒋横川,人榜第十!

  他不知因为什么缘由,刻意与他的三弟蒋踏波分开入住了观锦苑,而且两人应该都用了化名,否则自己也不至于想不到蒋踏波有什么背景来历……

  “蒋兄,误会……”孟奇开口辩解。再怎么像自己出手,实际检查也会有区别。除非药渣外景用紫雷七刀干的,但若是他,直截了当过来灭杀自己便是,何苦兜圈子?

  蒋横川似乎被愤怒填满了胸膛,冷哼一声,不听孟奇解释,直接出掌了。

  他左手捏住右腕,仿佛捏着一条蛇、一头龙,右掌随之打出,牵动了整个身体,与右臂、左手、脊椎形成了潜龙飞天的玄妙轨迹。

  一掌挥出,两人之间接近三丈的距离随之消失,掌风扑面,刚猛无俦,劲力、真气、气团形成了一条丈许长的巨龙,劲风随之四起,地面猛然摇动,孟奇身后的房屋吱吱呀呀摇晃起来。

  蒋横川举手投足之间,竟然有了接近半步外景或普通开窍用外景招式的威力,远远超过正常九窍,而且不用气机牵引,不用旗鼓相当的对手催发,单凭自身,便能天人交感。

  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踏破生死玄关!

  这就是人榜前十的实力!

  气龙暴烈,完完全全以刚猛取胜,正面击向孟奇的部分,真气达到巅峰,高度凝练,毫无薄弱之处,只有两侧和后续有着少许破绽,可孟奇没办法绕过笼罩自己的掌风,侧击“龙身”!

  绝对的力量,绝对的气势,哪怕你看出破绽,也破不了!

  孟奇深吸一口气,抚平了内心的犹豫,性命危险之下,不管对方是不是因为误会才出手,自己也只能全力而为了。

  他手中的长刀突然不见,仿佛凭空消失。

  这种诡异之中,银白乍亮,“天之伤”出现于高处,孟奇高速连劈了九刀,一刀重过一刀,刀劲层层压迫,凭空爆发出巨大的轰鸣。

  “轰!”孟奇同时口绽雷言,以刚应刚,以猛对猛!

  雷言震荡,蒋横川略微一晃,劲气散了几分,刀劲与掌风轰然相撞。

  砰!

  爆炸般的声音传开,劲风向着四周吹拂,吹落了树叶,吹得树木弯起了腰,灰尘被带起,绕着和风小筑,似雾似霾,宛如神魔降临。

  孟奇连退三步,退出一口鲜血,胸中憋闷好转,自己终究实力差了一筹,刚猛不如蒋横川,所幸有雷言震慑,有不死印法化力,这才只是吐了口淤血,没怎么受伤。

  地面的摇晃让他险些站立不稳,但孟奇脚尖一点,不逃反扑,长刀划破虚空,斩向蒋横川。

  这种对手面前,只顾着逃跑是逃不掉的!

  长刀刚出,蒋横川似有预料,左掌一斩,真气紧贴于掌缘,让人借无可借,恰到好处地劈向了刀身,若被他劈中,以双方境界与实力的差距,孟奇的“天之伤”恐怕会直接脱手。

  孟奇长刀一斩,由竖劈变成了横挥。斩向蒋横川手腕。

  蒋横川脸上充满刻骨的仇恨,左掌一翻,右掌上迎。幻化成罗网,蜘蛛捕蝇般夹向孟奇的天之伤,带出自然真趣,贴近了天地之间的某些道理。

  孟奇不得已再变招,蒋横川的变招还是赶在了他的前面,短短时间内,双方交手了几十招。无一招相碰,每一次都是孟奇不得不变。

  他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差不多处于天人合一状态下的蒋横川对周围事物的掌握细入毛发。 自己的真气流动,自己的肌肉反应,甚至自己的毛孔舒张,都瞒不过“天人合一”的他。招式哪有秘密可言?

  这便是境界压人!

  若非自己独孤九剑有成。天刀纲要有成,能通过招式千变万化中不变的规律判断蒋横川的行动,不说几十招,三招之内就会被逼到绝境!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孟奇心中一动,暂时还只是辅助金钟罩的**玄功运转,刻意改变了外层肌肉反应和体表真气流转。

  这种精准到极点的控制,**玄功独一份,别人哪能分得了如此细!

  然后。他长刀急进,刀势混元。包容万物,宛如混沌,蕴含一切可能,而在刀与掌触碰之前,每一种可能都有出现的机会,应势而变,应机而变,除非能窥到自己核心的真气流转,否则阴阳刚柔变化,无法看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这是孟奇借由“天问”和子午创出的刀招,乃他修炼刀法所得所悟的融会贯通,真正化为了己有,等同于当初江芷微创出“阎罗帖”的剑法境界,足以在开窍招式里称雄。

  蒋横川脸上第一次露出凝重的神情,右掌化弧,左掌牵引,地面的摇晃停止,周围风声停止,吱吱嘎嘎的房屋终于安稳了下来,所有的气流、生机都涌入了他双掌之间,附近一片死寂,满是肃杀之意。

  孟奇看不出他的武功来历,因为他已经将外景所有武功招式融为一炉,去伪存真,得其精要,以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演绎,脱离了照本宣科的桎梏,从无招再返有招。

  气机牵引,真气相缠,长刀切入了蒋横川的双掌之间。

  那里聚集的气茧空空荡荡,若有刚猛之力涌来,将泥牛入海,可孟奇的长刀同样虚不受力,双方就像轻轻打了个招呼,没有产生任何交际。

  就在这时,孟奇的“天之伤”由阴转阳,互根互生,磅礴大力涌出,刚猛之意澎湃。

  改变是如此突然,刀劲切入气茧之后,气茧才随之炸开,消弭力量,可终究慢了半拍,蒋横川不得不退后一步,以避锋芒。

  机会!切入双掌之间的“天之伤”一挑,刀光空濛,宛如伤心雨夜。

  大雨磅礴,滴滴敲在心头,一道道雷光带来无法言喻的凄凉和悲伤。

  这样的雨夜里,这样的雷光中,谁人能得清净?

  孟奇抓住机会,使出了阿难破戒刀法,试图断掉蒋横川的清净,破坏他的心境,从而短暂迟缓,让自己从容离开。

  他没想过仅靠一式外景刀法就能击败人榜前十,而且双方因误会交手,真狠下心杀人,对他来说还是有点困难,因此只是创造逃走的机会,另寻线索和证据,还自己清白。

  刀光斩落,孟奇仿佛看到了湖光山色,看到了田野阡陌,看到了红尘如烟,看到了谷物从种子到发芽、生长、结穗、掉落的过程,感应到了小院每一寸的泥土,每一寸的杂草,感应到了躲在里面的虫豸,感应到了它们的每一个动作。

  月光低照,小院宁静,虫鸣阵阵,自然真趣尽显,孟奇的心情无法言喻的平静。

  不对,这不是阿难破戒刀法的正常反噬!

  孟奇一下回过神来,恰好看见蒋横川掩盖住了脸上的痛苦。

  他被阿难破戒刀法断了清净,而自己也被他“天人合一”的状态自然反击,落入了一种微妙的感官境界,于是两人同时迟缓。

  以心印心,故而一刀两伤!(未完待续。。)

  ps: 三更完毕,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