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真实不虚(第二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门派的名字都不重要,那还有什么重要的……孟奇忍不住腹诽了一句,可身处别人船上,不该问的,还是不要多问。

  他沉默如金,紧跟在小姑娘身后踏入了最大的舱房,里面布置高雅,挂着书画,摆着文玩,点着檀香,透着幽静。

  “大师姐,外面的公子带来了。”小姑娘恭恭敬敬地对书桌之后的高挑女子行礼。

  这名女子二十来岁,身穿淡红衣裙,乌发盘髻,眉目如画,气质高贵,整体偏冷,但给人的感觉很别扭,似乎她不是活人,而是一尊供奉在庙里的神像,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孟奇进来的时候,她正提笔写字,每一个字就如她的人一样,机械、淡漠、绝对理性。

  “未知青史陆离否?败草年年满碧霄。万阙浮云今古换,流光总把经纶抛。”

  小姑娘行礼的时候,她恰好写完,不差毫厘,不失礼数,似乎都在自身的严苛精准控制之中。

  “这是姑娘自作?”孟奇心态放松地问了一句。

  这名女子轻轻点头:“算我的诗号吧。”

  诗号,真羡慕……可我没这份才情……孟奇表面不动声色:“在下苏孟,不知姑娘相召,所为何事?该如何称呼?”

  这名女子嘴角勾起,露出一丝笑容,可孟奇只觉得这是雕刻上去的笑颜,不带半分感情,纯粹是因为礼貌而应付。

  “越子倾。”她轻轻吐出三个字,右手一伸。“请坐。”

  两人对坐书桌之旁,小姑娘奉上了两盏茶后先行退下。

  “请喝茶。”越子倾仿佛严格按照着某个规程在待客。

  孟奇拿起茶盖,轻轻拂了拂,只觉一股茶香扑鼻,血脉舒张,经络活开,宛如大病一场的身体精神舒适了一些。

  “好茶!”他忍不住赞了一句,同时确认这杯茶里没有明显毒素,至于别的,反正自己绝对有机会有力气捏碎轮回符。倒是不怕。

  越子倾轻轻颔首:“流光韶华茶。”

  孟奇抿了一口。茶水如丝入喉,身体的疲惫,精血的亏损,“大病”的不适。就像初雪遇炎阳。迅速消融。

  这纵使比不得大还丹。也胜过百草丹了,好奢侈的待客手笔……孟奇暗暗惊讶。

  越子倾就那样坐着,那样看着。一动不动,仿佛女仙雕像,等到孟奇喝完茶,她才自己抿了一口,直截了当地问道:“苏公子,你身上可是有一件佛门圣物?”

  这怎么能感应得出来?孟奇暗吸一口凉气,莫非因为佛前青灯,她才请自己上船,奉上好茶?

  见孟奇未曾回答,越子倾补了一句:“应当是佛前青灯。”

  孟奇皱了皱眉,爽利地取下胸口挂着的佛前青灯:“越姑娘认识?”

  “果然是它。”越子倾脸上浮现出这个时候应当出现的欣喜笑容,“昔年我家祖师为佛祖所制。”

  这,这渊源……而且她家祖师至少是法身……孟奇难以克制,有惊讶上脸。

  越子倾从怀中取出了另外一盏青灯,灯火如豆,照亮一方,温暖安宁:“祖师制成佛前青灯后,用剩余材料为自身也做了一盏,虽比不得你那盏,仅是随手之为,也算别有神异,靠近之时,自有感应。”

  难怪……孟奇总算释然,自己的佛前青灯损坏,没有感应很正常。

  越子倾自顾自说道:“祖师曾闻佛祖言,若未来佛门式微,群魔乱舞,此灯将照亮末法,指引真藏,故而请公子上船,喝一盏茶,复你伤势。”

  这盏灯果然秘密不小,难怪罗汉尸变后也要看守……孟奇暗自想道,脱口而出:“越姑娘也是佛门中人?”

  越子倾摇了摇头:“祖师早已离开佛门。”

  她停顿了一下,开口问道:“苏公子可知佛门精义在哪个字?”

  孟奇好歹也是半吊子和尚,没有犹豫地回答:“空。”

  “然也,四大皆空,万物皆空,世事虚幻,唯有勘破,方能放下,超脱苦海。”越子倾双眼隐隐有点发亮,“故而,僧众研习佛法,修炼神掌,凝练法身,以求勘破虚幻,但这只是初步,既然万物皆空,那佛法亦是空,如来神掌还是空,若不能勘破它们,放下它们,终究落了下乘,只得罗汉之果,在佛门之中,这便叫‘断法我’。”

  比我这和尚出身的人还了解佛法……果然与佛门有很深渊源啊……孟奇听得啧啧称奇。

  越子倾话锋一转:“但我家祖师不这么认为,任何虚幻背后都有原因,任何存在都有它的理由,若找不出来就将它们认为是虚幻,认为是空,不过是误入歧途。”

  “苏公子应经历过幻觉,可幻觉从何而来?精神干扰感官,影响灵魂;精神看似虚幻,但亦是真实存在,根植于元神灵魂;元神灵魂飘渺,但终究是万物的一种形态;因果、业报、轮回,只不过是对某种规律认识不清自我定义的词汇。”

  “元神是物,精神是物,与石头、山峰、海水一样,没有本质区别,物物皆物,这便是我家祖师对宇宙,对世界的认识。”

  她抬手一指,孟奇顺着望去,看到了一副字:

  “真实不虚。”

  难怪她家祖师会离开佛门,理念不同,根本没法共存啊……孟奇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老实说,这种观念更贴近于孟奇自身。

  “好了,苏公子请回吧。”孟奇还未说话,越子倾就端茶送客了。

  孟奇一头雾水,觉得简直太莫名其妙了,被人找上来,只不过喝了一杯茶,听了一顿说教,什么都没做,就要离开了?

  离开的途中,他终于忍不住,问着葱绿衣裳的小姑娘:“越姑娘做事都是这样?”这样没头没尾?

  小姑娘苦着一张脸:“大师姐有点,有点好为人师。”

  好吧……孟奇还能说什么呢,好歹喝了“流光韶华茶”后,身体亏空弥补了不少,虽然短时间内还恢复不到全盛时的状况,但也比大病一场,虚弱无力好多了。

  他乘着小船上了岸,正待隐匿身份,直接去六扇门捕风密探一系的秘密据点暂住,避过风头,忽然听到了一声琴响,高旷清越。

  转头看去,只见岸边山丘上有一处亭子,厅内坐着一位白衣飘飘的公子,他头戴纶巾,手操古琴,琴旁点着一炉檀香,身后有侍女抱着棋盘。

  这名公子秀美似女子,脸色惨白,像是大病之中,一点也没有危险之感。

  可孟奇的心却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算尽苍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他布的局?

  “我家公子请苏公子上来一叙。”侍女高声喊道。

  孟奇沉吟了一下,捏着轮回符,直接就上了山丘,自顾自坐在王思远身前,悠然自得,没有半分生疏:“不是你做的。”

  “若是我布的局,你早就死了。”王思远停下了抚琴,轻咳了一声。

  他接过手巾,擦了擦嘴:“对自己中计有什么想法?”

  孟奇沉吟了一下道:“似乎是比照着我的性格来设计的,我做事喜欢以快打慢,单刀直入,擅长奇袭,结果正好着了道。”

  在邑城唐家处理事情时,他将这种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效果非常不错,但任何行动模式一旦变成定式,那就是自身的弱点了,须得检讨和改进。

  “你途中没察觉过异常?”王思远对孟奇的回答不置可否。

  孟奇咬了咬牙:“在掌柜口中发现纸团的时候,有过一点怀疑……”

  因为这种情况太熟悉了。

  “但是,我想着我找过来的速度极快,赶去观锦苑也能很快,没有问题自然好,若有了问题,我提前赶去,当能打乱他们的步骤,找到真正的线索,而且要埋伏我,栽赃我,需要满足很多条件,需要时机恰好,太过依赖于环环相扣,稍有疏漏,便是竹篮打水,这种计划最容易被破掉,因此真正中计时,我还是很惊讶的,如今看来,当有很强高手跟着我……”

  孟奇自我剖析着,“并且这次的布局只有三环,我的怀疑很少,并不深,棺材铺众人被灭口是情理之中,换谁也不会怀疑,从尸体身上发现线索,有一定异常,但也算正常之事,若后面再加一环,再找到一次线索,那我就肯定会怀疑了。”

  王思远静静听着,没有评价,等孟奇说完,才露出一丝微笑:“若我告诉你,无论你怀不怀疑,做什么应对,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改变,你信吗?”

  “为什么?”孟奇不答反问。

  王思远咳嗽了几声:“任何精巧的,完全依赖于环环相扣的布局,都是很容易破坏的,毕竟有太多的变数,我外号‘算尽苍生’,但从不敢说‘算尽人心’,若是这样的连环计,你的应对没有太大问题,而你的错误在于,你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也猜不到对你下手的人是谁,故而看不出真正的布局,这种时候需要跳出去。”

  “所以,在看到精巧单板老套却让人上钩的陷阱成功时,在觉得不可思议,嗤之以鼻前,先思考一下,它背后真正的布局是什么?为什么对手敢设计如此容易看穿的阴谋又真的成功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