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太阴荡魔真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刚才似乎也是活死人,与‘宁州大侠’类似。”孟奇想到便说了出来。

  之前他就将阳夏、茂陵之事和盘托出。

  “真的?”江芷微下意识反问了一句,“莫非生死无常宗的活死人便是从这种上古隐瞒天机之法衍化而来?”

  洗剑阁虽非道门,但毕竟传承了截天七剑之一,有《太上剑经》,与道门关系匪浅,故而江芷微没有直接说生死无常宗会不会是真武大帝的道统之一,再说这种隐瞒天机之法也确实未必只有真武大帝懂。

  看到她和阮玉书、齐正言略显疑问的眼神,孟奇点了点头:“我还不敢确定,等下再遇上,就用‘变天击地**’试试。”

  “我们会护住你的。”江芷微自信满满道。

  因为不能确定是不是活死人,孟奇的变天击地**未必有效,若是他单独一人,除非真是走投无路或另有脱身之法,否则不会冒险尝试,可现在有江芷微、齐正言和阮玉书,哪怕失败,受到反噬,也不至于陷入绝境。

  齐正言略显感叹:“没想到‘变天击地**’如此神奇,竟能唤醒深层记忆。”

  谁能想到一门刚好踏在外景线上的精神秘法有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用途?

  即使它几乎没有别的效果,光是这点,便值所需善功了!

  闻言,孟奇笑眯眯道:“齐师兄,想试试吗?说不得唤醒深层记忆后,你发现你真是我表哥呢?而且还能唤醒宿世轮回的残缺记忆,也许上辈子你还是我表哥呢?真的不试一试?”

  齐正言脸皮抽搐了一下,侧头看向另外的地方,握着龙纹赤金剑的手紧了又紧。

  阮玉书清冷观察着四周,宛若随口:“你不是一直担心阿难吗?练成之后可以对自己试试。”

  “自己无法唤醒自身宿世轮回的残缺记忆,只能寻找有缘之人。纠缠了很多轮回之人,通过唤醒他的记忆碎片,激发自身,再历轮回。”孟奇一副饱受打击的样子,这种人可遇而不可求。

  旁边思考的江芷微忽然开口:“有点不对,刚才的活死人有内景外显的独特感觉,当是外景水准的强者,可表现出来连半步外景都不如,没有威压,没有力量。仅能引起阴火蔓延,与宁州大侠不同。”

  “对啊,他的身体亦有腐烂。”孟奇立刻回想起这点,对自己的判断愈发拿不准。

  这时,江芷微发现地上的坑洞里有一件事物残留,用剑挑起,是一块刻有铭文的玉佩。

  它受阴气侵染,灰白斑驳。

  “有不少年头了。”阮家以琴道立家,人文鼎盛。故而阮玉书对辨识玉佩很有擅长。

  玉佩上的文字与主世界当前类同,孟奇虽觉疑惑,但还是读了出来:

  “日之乡,黄岗。”

  好霸气的名字……联想到黄冈。孟奇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众人面面相觑,皆不知日之乡和黄岗,只好收起玉佩不提,检视别处。

  “棺材里还有小字。”过了片刻。齐正言找到了线索。

  孟奇等人围了过去,发现棺材内壁两侧各有文字,众人的右边原本刻满了蝇头小篆。可都被人抹去,只能勉强识别几个:

  “……日……真解……”阮玉书低声念出。

  江芷微想了想:“当是一篇功法。”

  孟奇转头看向另外一侧,那里有着扭曲难看的一行话语,与玉佩之上的文字类似:

  “此地有鬼,不要取任何事物!”

  每一个字都歪歪斜斜,仿佛双手不听使唤之人用尽了全部力气书写,看得孟奇心里冒出一股寒气。

  从文字看,应是刚才的活死人所写,能让一名沟通天地的外景强者害怕得说有“鬼”,该是何等的诡异恐怖?

  “是用指甲刻的,躺在棺材里刻的。”江芷微仔细观察一阵,做出了判断。

  阮玉书更进一步:“每个字都有差别,于棺材之上留下的痕迹亦有不同程度的腐烂,当是历时百年之上,每隔一段岁月刻下一划,方成话语。”

  百年以上,岁月相隔……孟奇脑海里当即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个被恶鬼拘禁的活死人,静静地躺在棺材里,每隔十年,或者更久,短暂恢复了清醒或身体记忆,靠着本能或坚持,用指甲在内壁刻着文字。

  每一次恢复的时间极少,仅能刻下一个文字或者几划,岁月流逝,终于留下了对后人的警示。

  这样的场景,光是想想,就让孟奇等人不寒而栗。

  “地泉灵芝。”阮玉书看了看芥子环,清冷的声音在阴气改变下显得幽深飘荡。

  孟奇哼了一声:“不怕,反正都是换给六道轮回之主,‘恶鬼’有本事就把祂给拉入陵墓!”

  再说自己还有佛前青灯和天之伤,阴邪难侵。

  大家经历丰富,连灵山都入过,哪会被恶鬼轻易吓到,闻言皆是颔首。

  忽然,孟奇左手拍了下右手手背:“我知道为什么刚才的活死人明明有外景的境界,却连半步外景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了!”

  不等江芷微等人说话,他自顾自道:“他是活死人,不是僵尸,不是时间沉淀越久,就越厉害,他的身体在慢慢腐烂,在往真正死人发展。”

  “历经几百年后,还能有现在的水准,当初恐怕异常强大。”

  “对,宁州大侠‘过世’才十来年。”江芷微赞同道。

  讨论了一阵,四人继续前行,维持着刚才的队形。

  穿过这间墓室,又是甬道,两旁没了壁画,惨白一片。

  越走越是昏暗,先前不知从何处来的光芒完全消失,孟奇眼中的黑暗深沉,仅能靠着开眼窍的神异勉强辨路。

  齐正言拿出火折子,将它弄燃,光芒才现,一阵阴风凭空而来,将它吹灭。

  连续几次,孟奇等人换了好几个办法,可无论怎么遮蔽和阻拦,火折子都会熄灭,到了最后,更是连燃都不燃了!

  “小心点。”孟奇沉声道了一句,“天之伤”电光缠绕,照亮了前路。

  雷蛇此起彼伏,前面忽明忽暗,更有阴森之感。

  “前面有一处很大的墓室。”孟奇回想着地图上的内容。

  话音刚落,银白照耀之下,前方现出了甬道的尽头,那是一扇紧闭的石门,上书古代篆文。

  “九泉之下。”江芷微读道,手中白虹贯日剑没有丝毫颤抖。

  阮玉书抿了抿嘴,作为小女孩,她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害怕的,

  孟奇“天之伤”横胸,左手连鞘带剑推开了石门。

  沉重的扎扎之声响起,尖锐刺耳,淡淡的银白光芒从墓室内透出。

  透过半开的石门,孟奇看到了一座宏伟的墓室,它宛如殿阁,上方穹顶不是石头,而是一道道水幕,潺潺之声不绝,凭空流淌。

  殿阁中央有一块奇特玉碑,闪烁着月华般的光彩,将上方水幕映照得波光粼粼,整个墓室如梦似幻。

  玉碑之上刻着蝇头小字,只有几个文字稍大,像是题目。

  “太阴荡魔真诀。”与孟奇并肩的江芷微也看到了玉碑,将那一列较大的古篆读了出来。

  “听名字像是真武大帝遗留的功法之一。”孟奇从荡魔二字想到了真武大帝“九天荡魔祖师”的称号。

  虽然肯定不是最好的那部分,但真武大帝何等身份,遗留的功法再差也有外景啊!

  阮玉书平静道:“没见过记载。”

  “或许上古便已失传。”齐正言猜测道。

  说是猜测,孟奇却觉得他言语里透着肯定。

  四人踏入这间墓室,直接走向刻有“太阴荡魔真诀”的玉碑。

  月光荡漾,波光阵阵,整个墓室宛若月宫。

  在孟奇等人的背后,一道“月光”扭曲,突地幻化成人形,披散着头发,双手成爪,扑向最后的齐正言。

  来者双手惨白,指甲极长,凝聚了月光,带来了酷寒。

  双爪之前,寒冰凝聚,暴风呼啸,雪花片片,既干扰了视线,又仿佛能冻僵灵魂,割破身体。

  “月光人影”扑出时,孟奇胸口佛前青灯摇曳了一下,回身就是一刀。

  刀如雷光,快捷无伦,刚才看到,便已劈到了双爪之间。

  当!

  雷霆爆发,击碎了寒冰,齐正言长剑似龙,带着冰封此处的深寒,刺向了来者眉心。

  江芷微跨前一步,先守住了阮玉书,长剑荡起暖风,抵御酷寒。

  阮玉书弹出了“往生解脱咒”,声声入耳,似禅音,似道吟。

  “月光人影”似生似死,又是一名活死人,脖子有腐烂之处,发挥出的实力略等于半步外景。

  听到琴音,本待融入月光再行奇袭的他猛然一缓。

  抓住机会,孟奇气质改变,带上了神魔般的奇异魅力,与天地交融,居高临下俯视轮回。

  一片幽深无波的大海呈现,金芒深藏,如同收集的阳光,周围黑雾弥漫,笼罩和束缚着一切。

  孟奇竭尽全力,唤醒着记忆碎片。

  波浪起伏,金芒跳跃,想要挣脱黑雾。

  突然,黑雾一沉,化成一道人影,穿黑色衮袍,戴平天之冠,面容清癯,双目幽深,侧头看向孟奇。

  仅是这一眼,孟奇的脑袋如遭雷击,剧痛无比,惨叫一声,鼻血喷出,耳朵嗡嗡作响,再也无法感应到心灵大海!

  “真武大帝?”(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