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生平九憾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会不会是真武大帝怕自己死后,法身不朽,重生灵智,自成恶鬼,才铸龙台,依九泉,镇压意外?”孟奇上辈子各种小说看得多,想象力还是很丰富的。

  江芷微难得脸色凝重:“有可能。”

  刚才在陵墓深处嚎叫的那位说不得便是!

  想到上古五帝之一的法身化为恶鬼,孟奇等人就有点不寒而栗,这种事物毁天灭地不在话下。

  好在任务并不一定与恶鬼有关,而且若真武陨落之谜如此简单,也不会是连环任务了,所以孟奇这个猜测虽然很符合情理,却与任务描述矛盾,大家讨论了一阵,将它排除,决定继续往下,寻找更多的线索。

  越过镇龙台,踏上往下的台阶,迷雾自地底升起,泛着淡淡的黑色。

  “修行艰难,终至于此,回首前尘,不胜唏嘘。”行走之间,江芷微发现两侧各有上古篆文,笔迹类似“入者死,出者生”。

  孟奇轻吸口气:“难道是真武大帝建好陵墓,踏过九泉,前往坐化之地时的遗留?”

  江芷微轻轻颔首:“当是如此。”

  既然是真武疑冢,门口之碑多半出自荡魔天尊之手,这里也不例外。

  “或许会有上古隐秘。”阮玉书抱着栖凤琴,略带好奇地张望两侧文字,难得露出几分少女情态,清丽而冷艳。

  孟奇有点疑惑地道:“可真武大帝乃上古顶尖大能,不是该随笔书写一个篆字,便蕴藏天地大道,有开辟之能?为何我们看到的文字都如此普通?”

  噗呲,江芷微笑了出声:“你以为这种顶尖大能会控制不住自身?他们能参悟大道,吞日月,吐混沌,一字便能定住一界。亦可以普普通通,红尘凡俗,与你我无别。”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挖几个字走,便能换取诸多善功,或别有妙用……”孟奇一脸的遗憾。

  江芷微紧咬下唇,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表情变化。

  阮玉书清清冷冷道了一句:“焚琴煮鹤。”

  哈哈,孟奇干笑两声,皱起了眉头:“总觉得有点不对,你们呢?”

  “我也是。可又察觉不出来哪里不对。”江芷微侧头看了看孟奇,又回头望向阮玉书,没觉得有任何异常。

  “我们都没有问题。”阮玉书抱着古琴的手紧了紧,仿佛有点身陷鬼故事的感觉。

  孟奇仔细思索,没发现问题,于是低声道:“那我们继续前行,观真武大帝遗留。”

  沿着台阶而下,更加深入了迷雾,淡黑转浓。勉强能看到两侧的文字。

  “……生平憾事,所遗为九,一惜强敌难克,先后大小五十余战。皆与天杀道人平手,与魔主难分高下。”江芷微读到此节,情怀激荡,遥想上古大能之战。不胜向往。

  孟奇亦听得津津有味:“天杀道人是谁?”

  “九幽邪神之首,向来与魔主并称,用自身精血与九幽最底层的冥海铸就了一口绝世神剑。在六道轮回之主的评价里是‘杀生第一’。”江芷微对剑类轶闻如数家珍。

  孟奇恍然道:“原来是冥海剑的主人!”

  绝世神兵不止十件,可在六道轮回之主的兑换谱上,能名列第一页的只有它们十柄,再如何条目浩如烟海,孟奇也肯定看过,知晓杀生第一的冥海剑,只不过六道轮回之主未曾标注那名九幽邪神的名字,他一时联想不到。

  “对。”江芷微美目生辉,“在神话时代末期,也就是真武失踪后,魔主陨落前,天杀道人与妖圣凤兮战过一场,天惊地动,因受凤凰真火克制,未能杀出九幽,遂退入深处,其后历经大变,九幽自隐,天杀道人再无踪迹现世,传闻已寿尽而坐化。”

  “至万年前,一直有手持冥海剑的天杀传人现世,不立门派,不依世家,以杀为道,屡次掀起大劫,扰乱天地,最为有名的便是亡于魔佛之手的‘七杀道人’。”

  孟奇听得神思遥飞,上古到近古的衍变真是精彩万分。

  江芷微声音变低:“家师常言,学剑于世,若不能一睹人皇与冥海两剑的风采,当和未观截天七剑全本并列两大憾事。”

  “人活一世,自当见常人所未见,历常人所未历!”孟奇闻言,心中豪意顿生。

  江芷微赞同点头,忽然停顿:“好像哪里不对?”

  “没有啊。”孟奇看了看她,又瞧了瞧自己,没觉得哪里不对。

  江芷微也说不上有什么不对,只好道:“那我们尽快前行。”

  黑雾愈浓,两侧文字越发看不清楚,孟奇自身也识不得上古篆字,只好握着天之伤匆匆经过。

  “二惜截天残缺,只观三式,未尽全功,道尊……”

  咦,这几个字我怎么认识?孟奇颇为遗憾地驻足,莫非文字有了灵性,看到它们便自解其意?

  道尊之后的文字莫名消失,仿佛存在本身被抹去,根本没有痕迹残留,看得孟奇发怔,不明白是谁干的,为什么抹掉,莫非涉及了什么上古隐秘?

  是那些活死人初入时?

  还是另有其人?

  孟奇开口想要讨论,忽然自嘲一笑,自己一个人,有什么好讨论的?莫要精神分裂了!

  黑雾翻滚,两侧文字再也看不到,孟奇提着天之伤,戒备地踩着台阶下行。

  忽然,一道电光闪过,一根长矛从天而降,似劈似斩,快若残影。

  啪啪啪,黑雾被击散,电光划破长空,照亮一隅。

  咦,怎么会变慢这么多?比起刚才芷微挡的那一击,现在顶多稍快于“极光电剑”萧镇海,而且距离比当时远了许多。

  等等,芷微?

  芷微他们去哪了?

  孟奇豁然一惊,脑海里似有迷雾消退,总算明白了一直以来的不对劲在哪里!

  自踏上台阶,迷雾涌出,自己就开始遗忘身边之人。最先是齐师兄,其次是小吃货,最后是芷微,若非电光长矛击来,激起了少许记忆,恐怕会慢慢化为活死人!

  孟奇勉强克制住内心的惊涛骇浪和毛骨悚然,“天之伤”扬起,先挡这一矛。

  长矛轨迹玄奥,如抽打,似劈砍。仿佛天罚降临,威势昭昭,电光化龙。

  这一招怎么有点熟悉?孟奇猛然想起了“天打五雷轰”的残式,这一招仿佛就是其中某个变化的衍生。

  自然而然,他长刀变化,横斩出去,刀身奇妙抖动,每一个颤栗都像在化身天雷。

  雷罚刚猛,苍天也为之颤抖!

  这是孟奇平常琢磨的变化之一。可始终未能参悟内蕴的刀道精义,如今应激之下,似乎隐有所感。

  后发先至,天之伤激荡。刀气化成电蛇,击碎着沿路黑雾,照亮着片片幽深,

  啪!

  两道电光交击。炸开无数光芒,如有雨点飘落,轰鸣之声爆裂于灵魂之中。

  孟奇身子一斜。险险栽倒,若非不死印法卸了不少力,金钟罩和**玄功又以力量见长,对方明显克制和放缓的一击,自己也挡不下!

  哪怕刚才已经催发了宝兵,也挡不下!

  ——时间已经不够施展“狂雷震九霄”这种外景招式了。

  那道宽袍大袖、手提长矛的人影半空回折,重新投入了黑暗,消失之前,他那双冷漠的眼睛再次看了孟奇一眼。

  孟奇没有耽搁,借着电光照亮黑暗的机会,转头找到了江芷微、阮玉书和齐正言等人。

  他们双目皆是无神,僵尸般一个接一个跟在自己背后。

  孟奇气质改变,沧桑悠远,如同历经了无数岁月的大地,先对自己使了“变天击地**”。

  淡淡的黑雾无力压制,波浪起伏,金芒跃出,瞬间将它吞噬,孟奇所有记忆尽复。

  然后他踏前一步,精神蔓延,连接江芷微,变天击地。

  江芷微广阔幽深的心灵大海徐徐起伏,不似活死人般平静无波,感觉到这点,孟奇就明白江芷微与自己一样,若是受到威胁,说不得便自行恢复少许了。

  细碎金芒如同条条鲤鱼,布满大海,在变天击地**牵引之下喷涌上空,冲散迷雾。

  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女孩抱着比自己身子还高的剑,倔强地坐在那里,眼眶泪花打转,却不肯留下半点……

  身影矫捷的少女挥剑如舞,脸庞满是专注,心无旁骛……

  孟奇刚感应到两个回忆,就见迷雾彻底消散,江芷微眼睛恢复了神采,于是赶紧收回。

  怎么有种偷窥的感觉……孟奇莫名想道。

  “你没事吧?他们两人呢?”江芷微开口便是关心的话语。

  孟奇心中一暖:“我没事,先用变天击地**唤醒他们。”

  话音刚落,黑雾突然消退,孟奇只看到幽深之中有道人影正冷冷地望着自己四人,黑色衮袍,平天之冠,面容清癯,双目幽深。

  “真武大帝……”黑雾彻底消失,刚才所见如同幻影,孟奇忍不住屏气凝息,暗暗自语。

  随着黑雾消退,阮玉书摇了摇头,嘤咛了一声,眼神渐渐恢复清明,接着抱紧了古琴,声音略微颤抖地道:“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你们恢复记忆了?”孟奇见齐正言亦是如此,遂开口相问。

  阮玉书点头道:“龙鱼干。”

  她言简意赅表明了记忆恢复。

  “浑天宝鉴。”齐正言脸色微变后恢复正常。

  孟奇不太放心,怕还有隐患,化用变天击地**的技巧和以心印心的法门,感应两人的心灵大海,不试图唤醒,只是感应。

  心灵大海未有迷雾,正常起伏,金芒时跃。

  孟奇收回精神,略感遗憾,若刚才先唤醒小吃货和齐师兄的记忆,会看到什么呢?满眼的食物?对资质的痛恨?

  走了这一遭,他精神消耗大半,不敢再大意,干脆插回子午,拿出了“佛前青灯”,恢复原来大小。

  灯火不动,温暖如常,光芒所及,任何迷雾和黑暗皆未能入。

  四人愈发小心,沿着台阶缓步而行,到了下方,看见底部有一座坟墓,内部还藏有地宫的坟墓。

  墓中有墓?

  极目看去,这座坟墓之前写着四个上古篆文:

  “真武之墓。”(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