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喂招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看着这块墓碑,江芷微抿嘴一笑:“从笔迹看,当是真武大帝所书,自己为自己写墓碑也是特别的体验。”

  “亲手葬自身。”阮玉书用一种透着点机锋的语气附和。

  齐正言怔怔看着碑文,满是感慨地道:“真武大帝修为绝顶,寿长几百上千万年,可终究还是埋葬了自己,逃不过一抔黄土之命,世间何人能得长生?莫非必须得道尊佛祖这个境界?”

  孟奇皱眉思索了一阵:“其实刚才黑雾之中,我又看到了真武大帝。”

  “难道真类似于死后法身化鬼?”江芷微恢复了元气,握剑之手异常坚定。

  可面对神话传说里也是顶尖的真武大帝,几名小小的开窍武者又能有什么办法?

  孟奇吐了口气:“不用担心,我们先前就看出整个陵墓的布置除了隐瞒天机,还有镇压作用,联想到‘恶鬼’一直未亲自出手,而是驱使活死人或掀起迷雾,有理由相信,它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当已被镇压得只能透出一点气息。”

  “嗯,我们进去之后不能乱动任何事物,防止破坏封印布置。”江芷微当即明白孟奇在这当口出此言的用意。

  阮玉书和齐正言皆未多语,跟着前面两人走到了内部坟墓之前,看着孟奇用天之伤推开了墓门。

  无声无息,墓门打开,露出了一条青砖铺就的甬道,两侧皆有九盏古朴铜灯,无花无纹,静静燃烧,将甬道之内的漆黑驱走,照亮一隅,光影交错,略显昏暗。

  孟奇当先踏入。因着入口狭窄,江芷微落后一步,忽然,银白电光从穹顶落下,长矛以一种缓慢的姿态刺向孟奇,宽袍大袖的活死人再次来袭!

  这一矛看似缓慢,却仿佛笼罩四周,每一寸的刺出都在演绎着数不清的变化,每一个变化都快得让人难以看清,阐述着天地之间的某种法理。

  看着虽慢却浩荡的长矛。孟奇心中升起了一种感觉,自己不管往哪个方向躲避,以何种招式防御,都难以成功,眼睁睁看着它缓缓落下,就像被宣判了死刑,命已注定。

  他除了变化融合电光之快,并未调动天地之力,纯以招化进攻……孟奇心中一动。猛地想起了这名活死人第一次来袭时的场景,长矛快得无法捕捉,刚有所感,便已到了面前。和它相比,萧镇海的极光电剑就像小孩子的玩闹,在“快”字一诀上。突破了仙凡的界限。

  刚才是快之精义,现在是慢之神髓……孟奇下意识记起了“天打五雷轰”里的一个变化。与最先一矛相近,自己参悟许久,从未成功。

  气机牵引之下。孟奇气势、信心攀升至了一个巅峰。

  江芷微正待从后出招,帮孟奇分担,突然看到刀光亮起,银白似电,快若迅雷,视线几乎无法捕捉,在半空留下了雷痕般的残迹。

  当!

  宝刀斩中了长矛之尖,以“快”破“慢”!

  借着反震之力,宽袍大袖的活死人往上回旋,贴着穹顶快速移动,消失在甬道尽头。

  孟奇右手发麻,五指轻动,舒缓压力,这一刀,在压迫和牵引之下,自己突破了之前的刀道桎梏,总算演绎出了那一种变化。

  “莫非他见我刀法眼熟,故而助我练刀?”等到江芷微等人进了墓门,孟奇突发奇想地道。

  他也觉得对方的矛法眼熟。

  江芷微轻轻点头:“当是如此,他还保持着外景水准,成为活死人肯定不久,灵智残存,镇压中的‘恶鬼’对他控制有限,这才屡次未尽全力,一路留手。”

  阮玉书克服了对恶鬼的恐惧,淡淡道:“也许还想借助变天击地**摆脱束缚。”

  “可有‘恶鬼’印记镇压心海,我目前的修为恐怕力有未逮。”孟奇回想之前的反噬,还心有余悸。

  “难道得先除掉恶鬼?”齐正言若有所思地道。

  “呵呵。”孟奇只能如此回答了,恶鬼与真武大帝有关,被他大费周折的镇压,本身的恐怖可想而知,靠自己等人,想要除掉恶鬼,除非修复了佛前青灯。

  齐正言也知道这个提议不靠谱,自顾自又说了下去:“既然他还有一丝灵智,当会提醒我们怎么做。”

  孟奇重重点头,他还想借着这名活死人的进攻,参悟更多的“天打五雷轰”变化。

  走完这条甬道,还是甬道,孟奇刚刚进入,一道电光自远处飞来,长矛不快不慢,透着无法言喻的沉重,挟山岳负沧海,周围气流层层压缩,闷雷阵阵,产生了恐怖的吸力漩涡,无论孟奇如何闪避和招架,都会自动投向矛尖。

  精神外放,心灵映照,孟奇脑海里油然浮现出了这一招的大概之貌,“天打五雷轰”的又一种变化再次跃上心头。

  江芷微、阮玉书和齐正言并未出手,仅是戒备蓄势,因为他们看得出宽袍大袖的活死人在激发孟奇的潜力,得到“天打五雷轰”残存传承的潜力。

  长矛化电,当胸刺来,孟奇的“天之伤”这才施施然斩出,不带一丝风声,仿佛没有半点力气,轻轻飘飘。

  刀势浑圆,如行雷罚之苍天,其虚而容万物,其空而纳变化,吸力漩涡牵扯刀势,长矛落入虚空。

  沉重的电光,闷雷的轰鸣,与虚不受力般的刀势同时消失。

  手持长矛的活死人无需借力,电光绕身,噼里啪啦就飞入了尽头。

  “天打五雷轰,莫非是快、缓、重、虚等五种精义?”江芷微旁观两人交手,对这一式神宵九灭有了某种程度上的了然。

  孟奇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因为不完整,非常残缺,自己仅能展现快与虚两种精义。

  “雷神取名字和你一样。”阮玉书默默道了一句。

  因着外景活死人仅是喂招,并未真正袭击,“恶鬼”又似乎被镇压着,她的情绪放松了不少。

  孟奇顿时“恼羞成怒”:“我的外号又不是我自己取的!”

  “刀狂……”阮玉书声音飘荡。

  “我觉得不错啊。”孟奇挺了挺背,却见江芷微、阮玉书和齐正言皆望向了别的地方,不评价不关心。

  孟奇默然。旋即振奋精神道:“继续进发!”

  内部的坟墓不算太大,穿过这条甬道,孟奇等人便看到了主墓室,若是正常陵寝,里面就该安放着主人的棺柩。

  主墓室外面有重重幻象,分成八格,各衍神异,像是外界投影而来。

  它们有灼灼太日,有皎皎明月,有璀璨星辰。有苍茫青天……

  “日月星,天地人,阴阳……”孟奇觉得有些不顺口,忽然心中一动,看向主墓室上方,那里幽幽暗暗,没有一物,却笼罩所有,“阴阳无!”

  “九为数之级。当为镇压之用,外面的月宫和阴火之地应是布置的一部分。”说到这方面的话题,阮玉书比江芷微显得见识丰富,毕竟后者唯我唯剑。

  孟奇缓缓点头:“也就是说。无论从哪条道路进来,都会经过这九重布置之二?”

  “里面就是真武大帝的棺柩了……”齐正言答非所问,神情恍惚。

  想到上古最顶尖的大能就躺在里面,孟奇也有类似的情绪。

  江芷微双目灼热。放缓着呼吸,平复心情,真武大帝可是掌握着三式截天剑法之人。若能得观一二,受用无穷。

  “越近棺柩越危险。”孟奇提醒了一句,当先踏入幻象。

  幻象无形无质,孟奇没受到任何干扰,就在这时,一道电光飞来,似抽打似劈砍,充满了无坚不摧的刚猛意味,宽袍大袖的活死人再次出手。

  长矛落下,丝丝电光自虚空而生,一下将所有幻象照得黯淡无踪,地面先是焦黑,旋即化成粉末,成雷霆森林浮现。

  他竟然全力出手了!

  是恶鬼的“催促”吗?

  与此同时,阴火蔓延,黄岗来袭,月光洒落,有女穿梭,四面八方,足十三四名活死人奔来,各施手段,星光纷飞,阴气森森,局面顿时危险异常。

  虽然里面只得宽袍大袖的活死人和另外两者是外景水准,如此多的半步外景也超过了孟奇等人的应对范围。

  好在他们都是活死人!

  气机牵动,江芷微一剑刺出,剑光不分散,剑气不外显,浩浩荡荡,刺向电光长矛。

  整个主墓室外面,光芒骤亮,剑气纵横,照破万里层云,天地为之倾倒,日月随其寥落。

  剑光纯粹,无我无相,贯通天地,斩破法理。

  当!悠远的声音荡开,电光长矛荡了回去,电光乱舞,四处激射,反而挡住了另外一名外景活死人的出手。

  江芷微连退几步,一下靠在了孟奇左侧,得他用不死印法化力,才勉强站稳。

  在江芷微出手时,阮玉书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到了栖凤琴上,琴弦染血,凄艳惊魂。

  古琴飘荡,阮玉书双手同时弹动。

  清亮高亢的鸣叫从空中传来,无法用语言描述它的美妙,在场所有活死人,除了外景,皆是捂住了耳朵,凄厉惨叫,放弃了进攻。

  齐正言的龙纹赤金剑泛起晶莹寒光,以一种划破天地的姿态斩向劲装打扮的外景活死人。

  寒光暴涨,化成了一条无角之龙,苍天划破,雪花飘落,无穷的寒意蔓延。

  气流结冰,阴气结冰,长剑所过之处,一切冰封,到了面前,更是冰壁重重,一下将外景活死人冻结于内。

  所有来袭者都被挡了半息,而孟奇抓住这个机会,精神融入,彻底激发了左手托着的“佛前青灯”!

  如豆灯火膨胀一圈,一段段诵经之声飘荡,光明绽放,无一处死角,任何地方都没有阴影,温暖,清净,庄严。

  “阿弥陀佛……”

  “如是我闻……”

  重重禅音之下,半步外景的活死人脸部肌肉松弛,现出解脱之意,体内丝丝黑气溢出,泯灭于光明之中。

  它们的**迅速腐烂,不过一息,全都化成了脓水,灵魂飘出,在青灯光芒之下缓缓消散。

  光明照耀无界,三名外景活死人发出惨叫,脓血横流,齐齐后退,冒着青烟后退,忙不迭后退。

  手持长矛的活死人此时浮现出一丝痛苦之意,再不复之前的冷漠无情,摘下一物,用力扔到了孟奇脚边,接着退出了佛前青灯笼罩的范围。

  在幽暗混沌之处,一张人脸浮现,戴平天冠,以手遮脸,状极痛苦,往下钻入了主墓室。

  青灯摇曳,照耀十方,温暖人心,无量光,无量寿。(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