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误”中副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蒋横川没有提太过分的要求,免得蛇王横下一条心,拼个鱼死网破,那样反而功亏一篑。

  短暂斟酌了利弊之后,蛇王满是皱纹的脸庞略微舒展:“好。”

  于是,他按照蒋横川的要求发下了元神誓言,今晚不得用传音入密,不得主动攻击两人,不得中途逃走。

  等到他按照严格的规程发完元神誓言,孟奇悄悄松了口气,总算解决了。

  元神誓言是以自身灵魂元神为凭依的誓言,约束力很强,虽然内外交汇之后,元神壮大,秘法众多,不乏可以强行豁免誓言或能够承受住反噬伤害的强者,但蛇王仅仅是半步外景,还是连天人交感都未达到便突破的半步外景,哪用得了如此高端的手段?

  因此孟奇略微放下心来。

  “现在就去那处院子。”孟奇为防夜长梦多,催促起蛇王,不让他接触别的手下。

  蛇王亦无反对,当先带路,从小楼侧面离开,一路之上高来高去,没有试图寻找手下的举动。

  三人离开之后不久,摇摇晃晃的小楼终于到了自身的极限,轰隆一声垮塌,烟尘四起,断折之声回荡在池塘上空。

  池塘里,一具具杀手的尸体只剩下了白骨。

  少顷,三人穿过北街,抵达了那处杀手院子,它看似平常,可孟奇能够感觉得到每一个适合躲藏的地方都有杀手潜伏,戒备极其森严,不过部分杀手行迹太露。掩藏有缺陷,一看便是初学乍练者。

  而他们的暴露吸引了外来者的注意。很好地掩饰了其他隐藏极深的杀手。

  咚咚咚,蛇王憋着一股火气。用力敲响了大门。

  潜藏的杀手都认得自家老大,但谁都没动,万一他是假扮的呢?

  过了一阵,小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气息完全内敛的中年男子恭敬行礼:

  “需要效劳吗?”

  厉行空已经将事情传扬开来,谁都知道他想报复蛇王,纵使实力不济,隐藏起来对付对付蛇王的属下还是可以的,故而杀手院子的主事者以为蛇王深夜驾临是来布置连根拔起厉行空势力之事。

  至于蛇王宅子的动静。由于过程极快,三人来得很快,这边尚未收到消息。

  “进去再说。”蛇王没有露出被要挟的憋屈,保持着首领的做派。

  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立刻住口,对蛇王身后的两人不闻不问,带路穿过了一处处隐藏着杀手的地方。

  孟奇和蒋横川跟在蛇王身后,并不大意地观察着四周,并密切注视着蛇王的举动,怕他通过秘密的、预先约定好的手势、话语等传递消息。

  那名杀手院子的主事者是一名优秀的杀手。气息完全内敛,与普通人看似没有区别,行走在人群里很容易被人忽视,若非孟奇能够精神外放。感应真气流动和肌肉反应,怕是察觉不了他的实力足有七窍,内天地初成。

  即使实力高于他者。也很容易被他暗杀。

  到了他日常处理公务的房间后,他双手垂下。安静立于一旁,等待蛇王吩咐。

  “这名公子有个失散的侄子被拐到了院子里。你带他去认认人,不要隐瞒,一切听他的。”蛇王沉默了一下,按照孟奇的传音入密,原原本本复述。

  主事者有标准的杀手做派,没有多问,欠身道:“是,蛇王。”

  蒋横川留下来看着蛇王,孟奇与主事者跨出房间,准备去杀手们睡觉的地方。

  “蛇王这两日来见的人躲在哪里?”刚出小院,孟奇就单刀直入,看能不能诈一个答案出来,若是不行,再考虑气势压制,用变天击地**崩溃主事者的精神。

  作为杀手,若不修炼有出众的神功,或彻底变*态,心灵肯定有着极大的漏洞。

  主事者一愣,因着蛇王的吩咐,下意识就回答:“密道里,入口就在刚才的房间。”

  他没见过那个人,莫非他就是这位白衣剑客的侄子?

  果然有藏在密道内的神秘人……孟奇觉得自己真切把握到了狼王的踪迹,当即转身,奔向房间。

  就在这时,蛇王沙哑的声音高亢响起,穿云裂石:

  “快逃!”

  话音未落,那排房子剧烈摇晃,瓦片滑落了几块,啪的摔碎在院子里。

  一道黑影破窗而出,抢在孟奇出手前,扑向了另外一侧,翻过院墙,融入了黑暗里,正是蛇王!

  孟奇身后的杀手主事者听到蛇王的声音,先是一怔,接着转身便逃,趁孟奇试图拦截蛇王的机会,狂奔过前方庭院,消失在视线里。

  蒋横川跟着跃出窗户,看到蛇王踪迹全无,略微懊恼:“没想到蛇王毫无征兆爆发,或许是品出了不对。”

  到了杀手宅子,也不算中途了。

  “也许那句‘不要隐瞒,一切听他的’让他警觉,然后故意不动声色吩咐属下,趁我们分开之际,立刻逃走,并提醒密道内那人。”孟奇定住懊恼之情,随口分析着原因,同时拿出了青绶捕头代飞给的物品,放出了信号。

  一道流光升天,绽放出红灿灿的烟火,看似正常玩耍之物,却蕴藏着约定的形状。

  虽然现在未必来得及找到密道另一端的出口,并封锁那里,但总的尽尽人事,而且在密道内可能藏着狼王等超强高手的情况下,孟奇不想贸然下去,在黑暗之中与习惯暗杀的对手拼死一搏,更别提里面也许还有机关!

  逢林莫入,密道亦然。

  两人在房间内找了一阵,扳动了墙上格子内放的一个花瓶。

  扎扎之声响起,屏风后面的石砖塌陷,露出了一条往下的台阶,里面没有灯火,漆黑一片。

  又等了一下,银章捕头余望远赶至,脸色严肃,神情凝重,一边询问,一边艺高人胆大地走入密道。

  蒋横川点燃火折子,与孟奇并肩,跟在余望远身后,一边将事情经过简单描述,一边戒备着可能的机关暗器。

  走完台阶,密道开始变得宽敞,一阵阵水意扑鼻,潮湿异常。

  “另一端的出口在锦水河,已经打开。”余望远略显失望地道。

  耽搁了一阵,只能希望里面之人逃走匆忙,有线索留下了。

  拐过两处明显有危险机关的地方,三人看到了几间石室,只有一间半掩,其余皆是敞开,里面空空荡荡,仅有石床石桌等物。

  余望远袖袍一挥,劲风乍起,半掩的木门打开,最后一间石室内部的样子呈现了出来。

  咝,孟奇等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里面整整齐齐挂着一张张人皮!

  没有血肉,没有骨骼的人皮!

  它们不像是被剥下来的,因为没有切口,没有撕扯的痕迹,似乎里面之“人”忽地消失了。

  这样的场景让孟奇一下想到了躲在这里的人是谁,不是狼王,而是修炼“天魔功”的老钟头!

  竟然是他!

  不过想到他跟踪邱非许久,还用“蔡捕头”打探,对东阳别府之事怕是非常用心,出现在茂陵很正常。

  “是个实力强横的魔头。”以外景强者之尊,余望远根据人皮痕迹,也不得不做出如此判断。

  同为半步外景,老钟头与蛇王的差距,恐怕比天人合一者与普通九窍的差距还大!

  “是八臂天龙和云岭三鹰他们……”蒋横川的眉头一下皱起。

  “什么?”余望远失声道,八臂天龙可是响当当的半步外景,比邱非只强不弱,竟然惨死在魔头手下,这实力至少接近外景了!

  原来是他们……难怪现场没什么血迹……难怪事后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了……孟奇亦是震惊,老钟头的实力进步竟然如此之大?

  “天魔功”不愧是进展神速的魔道神功,只要有足够的高手“吸噬”,低阶时提升极快!

  蒋横川指着一张人皮:“八臂天龙,眉心有痣,我与他交过手,不会认错。”

  “看来那份机缘落在这恐怖魔头手上了……”他同时对孟奇传音入密。

  余望远恢复了心境,沉吟道:“事情越来越棘手了,本官得请求州城衙门派人相助了。”

  找了一阵,没发现其他线索,三人出了密道,由后续赶来的捕头、捕快处理杀手和里面的事物。

  “今晚动静极大,韩三娘子应该有所察觉,最好先按兵不动。”余望远看着夜空,吐了一口气。

  孟奇和蒋横川自无意见,与余望远一起出了北街,各自返回住处。

  找狼王居然找出了老钟头,真是巧合啊……孟奇边走边嘀咕,突然,他内心一动,灵光一闪,当即转身,重入北街。

  他提剑穿过长街,抵达了韩三娘子的私宅门前。

  这是一座挂着红灯的精致宅子,门口立着一名容貌姣好、满身稚气的侍女。

  “苏公子,请。”侍女看到孟奇,竟然毫无异状,躬身请他入内,仿佛等待已久。

  孟奇没有说话,也不讶异,跟在侍女身后,绕过照壁,穿过天井,抵达了花厅。

  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清新脱俗,鼻子挺翘,让人总想捏一把,正是北街最大的话事人之一韩三娘子,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

  她的对面,一位白衣公子握拳杵着嘴唇,轻轻咳嗽,脸色苍白,仿佛大病未愈,表情似笑非笑:

  “你还知道来。”

  俨然便是王大公子!(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