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十刀之约(第二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王思远轻咳两声,依旧是尽在掌握的自信,“三思剑”自然垂下,指着地面,淡然道:

  “请。”

  他无需累积气势,举手投足皆与天地同在,浩淼难测,至虚而容万物,不管对面之人有再强大的气息,再恐怖的实力,都难以撼动他心神分毫。

  孟奇没有多等待,因为越等待越是感觉到天人合一境界的可怕,以刀伐天,须得趁气势最旺、悍勇最盛之际!

  他的道与江芷微截然不同,并且催发天之伤,用紫雷劲推动“狂雷震九霄”,爆发出接近外景威力的一击,也无法与江芷微刚才那一剑媲美,顶多逼得王思远用出与天地格格不入的法身招式,再无力冲破束缚,斩开幻影,逼得他回防。

  天之伤扬起,猛然劈下,孟奇身随刀势,仿佛于刹那之间缩短了双方几丈的距离。

  刀刚扬起之时,他与王思远还有不短的路程,等到天之伤劈落,已然到了近前!

  孟奇的腰背看似绷紧,实则暗藏松劲,随时可能变化,配合着“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长刀落下,混沌一片,似阴似阳,似刚似柔,难以分辨,仿佛随时可能互相转化。

  孟奇久闻“勘虚剑法”之名,故而第一招便用上了这式自己领悟的刀招,以阴阳互根迷惑王思远的判断,一旦他判断出错,自己就能用刀法给他讲一个好故事!

  “不错。”阮摇光初次见孟奇出手,赞了一句,这已初步贴近天地法理了。

  王思远手中铁剑忽地刺出,不早不慢,恰好点中了孟奇的刀尖,劲力古怪,阴阳交缠,刚柔并济。同样的互相转化,虚实相生,层层涌出,毫无烟火之气就抵消了刀势。

  以阴阳互根破阴阳互根!

  王大公子对孟奇的刀招判断得分毫不差,刚好打断了孟奇的后续变化和布局。

  刀势消散,王思远没有层层进攻,以剑弈棋,布下杀局,而是长剑回收,施施然等待着孟奇下一招。仿佛自矜身份和境界,不愿意全力以赴,占孟奇的便宜。

  “第一招。”他淡淡说道。

  知道这是精神交锋,是激怒自己的手段,孟奇心境不动,刀光空濛亮起,已然用出“断清净”,一旦王大公子被影响少许,自己就能继续用刀法讲故事了。

  有了与蒋横川的交手经验。断然不至于被天人合一的特异影响太过。

  天之伤沉重巨大,可这一刀却尽显轻灵飘逸之美,刀尖抖动,不断变化。每一个变化都让人心生浮躁,仿佛记起了难以忘怀的往事,难以平复内心的波澜。

  刀光如烟,从心底袅袅升起!

  不出意外。孟奇心境之中呈现出山川河岳,天地之势,它们星罗密布。暗藏规律,整个人像是拔高了虚空,俯视着一切。

  有了之前的经验,孟奇迅速压住心境变化,回过神来,恰好看见王思远似笑非笑的表情,“三思剑”古怪刺出,直指孟奇左肋,时机把握得异常精准,正是孟奇必救之处,刀势关键所在。

  若被“三思剑”这口宝兵刺中,孟奇的金钟罩怕是没有什么效果。

  他是未受影响,还是比自己恢复得更快?

  或者自己的“断清净”受限于境界,被他用天人合一强行化解?

  刀光一敛,后续变化戛然而止,本该随之使出的“天外飞仙”无法接续。

  长剑回收,王思远再次开口:

  “第二招。”

  孟奇深吸口气,气势攀升,长刀当头劈下,层层刀劲叠加,气流震荡,如有雷鸣。

  生机、气流尽数吸纳,天地为之一小,仿佛只有刀光斩落。

  这是孟奇用自己的方式演绎“狂雷震九霄”,没有催发天之伤的情况下,面对王大公子这种见多识广之人,使用原版容易被看出端倪。

  这一刀,尽显刀法的刚猛霸道,似要压碎虚空,劈裂大地!

  王思远再次抬手,不动声色一剑,以攻代守,穿透了层层气流,如狂风中的树叶,似激流里的河鱼,从常人无法把握的缝隙之间悠然穿过,刺向孟奇手腕。

  孟奇不得不退,不得不收,刀光收敛,后退一步。

  “第三招。”王思远脸上的酡红渐渐消失,刚才超过掌控的亢奋开始褪去。

  三招过去,王思远都是以攻代守,逼得孟奇不得不放弃变化,放弃后续的“故事”,状似轻松,如同在指点后进,仿佛将他的一切想法全都看破了,实在是可怕的对手!

  孟奇是不服输之人,面对于此,没有气馁,心中诸多想法浮现:

  “用**玄功隐瞒真气的实质运行?不行,狼王与他有过合作关系,这样的异常他未必不会提防,不是关键之时,贸然用出,只会浪费机会。”

  “那该怎么办,根本讲不下去故事……”

  忽然,蒋横川和王思远各自的一句话闪现在孟奇心里:

  “一个阴谋的成功与否,最重要的就是隐藏自身真正的目的……”

  “刚才你说得很对,布局的核心在于隐瞒目的,所以,只要把握住几个目的,不管你再怎么混乱局势,我都可以巍然不动,等着你自投罗网……”

  剑法如弈棋,如讲故事,布局如此,剑法亦当如此!

  自己的目的是逼得王思远回防一招,或者赢下他,故而非常明确,王思远心藏算经,手握勘虚,自能巍然不动,从容等着自己投入罗网,难怪自己的故事总在关键时被打断,而自己勘出的破绽,也无法把握!

  须得隐藏自身的真正目的……

  要想瞒过王思远,首先得瞒过自己……

  孟奇心电急转,第四招油然而出,刀光极快,似电芒闪烁,眨眼之间,便到了王思远身前,如与声音同至。

  这是真武疑冢中皇甫涛喂招下练成的“天打五雷轰”精义之一,“电之快”!

  王思远长剑迟缓,如同迟暮老人,与孟奇刀光之快形成鲜明对比,但它却后发先至,极其诡异地刺中了天之伤侧面,真气流动薄弱的地方,一下带得孟奇刀势倾斜,不得不靠不死印法强行回气,用幻魔身法避开后续。

  “第四招。”王思远声音冷静如冰,轻咳了一声。

  孟奇不怒不急,长刀再次斩出,不快不慢,却压得周围气流坍缩,似乎刀势极其沉重,几于山岳媲美,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此乃“雷之重”,五种精义之一,因为是从皇甫涛招式里领悟修补而来,比起电之快于空之虚,显得没那么精纯。

  刀锋之前,气流坍缩,化成漩涡,带起恐怖吸力,仿佛不管对方怎么应对,都会被吸到长刀前方!

  王思远不动声色,三思剑顺着吸力就递了出去,眼见它就要去天之伤相撞,剑身忽然挑起,带着某种恒常不变的法理,一下跃出了刀势,似鸟归旧林,鱼游故渊,说不尽的自在,道不出的悠闲,刺向孟奇喉咙。

  孟奇长刀一横,当的一声挡住了三思。

  “咳,第五招。”王思远缓缓复气。

  “好剑法。”孟奇真心实意赞道,竭力吸取着其中的养分。

  与此同时,天之伤缓慢异常地斩出,徐徐而行,让人惊讶,可对面的邱非却升起了一种奇特感觉,那就是自己无论如何躲避,都躲不开这一招,因为它似乎演绎出了数不尽的变化,囊括了种种后手,若把握不准,便会落入险境。

  这就像面对电闪雷鸣时,心中有无数想法念头跃起,以它之快,衬托周围之缓,种种纠缠,只是一瞬!

  王思远没有选择长剑化圆,容纳所有变化,眼睛一眯,三思剑极快刺出。

  当的一声,三思刺中了天之伤的刀尖,一切变化烟消云散,后续种种无力演绎。

  这一剑与归一指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六招。”王思远再次收剑,一派潇洒,只不过身形瘦弱,脸色煞白。

  周围的阮摇光、邱非颇为讶异,三招之后,“狂刀”苏孟不像在比斗了,倒如同在藉此演练刀法,将之前种种把握不准的地方融会贯通。

  莫非他已经没了信心逼得王思远回防一招,干脆寻求别的收获?

  “再试某一刀!”孟奇暴喝一声,如雷震荡,刀势浑圆,演绎苍天之虚,容藏万物。

  这一刀,孟奇结合了阴阳三合的理念,虚空藏物,攻势守势尽在其中,似攻非攻,似守非守,难以揣度。

  王思远抬手一剑,点向圆心,不管再怎么变化,总有不变之处,天空虽虚,却蕴藏大道!

  当!刀剑相击,刀势又一次被破。

  就在这时,“天之伤”违背碰撞相弹之理地跳起,一下爆发出电光凝聚的长长刀气!

  孟奇隐瞒许久的目的,在这一刻突然爆发!

  “**玄功”的玄妙,苍天之虚无,双重掩盖下,他终于瞒天过海!

  刀气勃发后,天空为之昏暗,无数银白电光纠缠成刀气,如龙似蛇,劈向王思远,旁边河流轰得掀起滔天浪潮。

  双方距离很近,刀气刚发,便已逼近!

  “再试某一刀!”

  暴喝之声还在层层回荡。(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