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恭候(第三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声如雷震,直灌入耳,层层荡开,回环于附近。

  刀气化作电光长龙,刹那之间便奔于了王思远面前,银白缠绕,如同血盆大口。

  阮摇光和王不迟的目光皆是微微凝固,因为他们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王思远的真气流动、肌肉反应能瞒过自己没问题,什么时候“狂刀”苏孟也可以了?

  面对这一刀,王思远依然保持着天人合一的状态,不惊不怒,三思剑陡然射出一道幽幽暗暗,黑白不分的剑气。

  剑气极快,几乎与嗖的声音同时来袭,半空飞舞的落叶齐齐从中截断。

  王思远竟然选择了以攻代守,性命相博!

  这道剑气划着美妙的轨迹,符合着天地至理,几有后发先至之势。

  没有任何意外,它经过的是最短的路程,像是预先计算好了一样!

  刀气斩身,剑光戳体,孟奇和王思远似乎将两败俱伤。

  但孟奇若有似无地感觉到,剑气快了刹那,在自己斩中王思远之前,它就会洞穿自己的身体,若是如此,刀气无人操纵,以王思远暗含九宫八卦的步伐,当能在最后刹那避开要害。

  小爷学的是金钟罩和**玄功!

  孟奇咬着牙,崩着脸,身体微侧,避开要害,肤泛暗金,毫无退让,握刀之手坚如磐石!

  忽然,王思远身体化作残影,三思剑猛地一挑,剑气转上,一下带到了天之伤。

  当!响声如钟鼓齐鸣,剑气擦着孟奇的身体,冲入了云霄,而天之伤同样被荡得扬起,电光刀气从王思远脸前飞腾往上。在半空炸开,天地为之一亮。

  这一切,若差之毫厘,便会失之千里,但最终还是戏剧化收场,刀剑之气双双失手,仿佛都在王思远的算计之中。

  他就像编织命运的舞者,早就安排好了开始、过程和结尾,让打算动手拉开两人的阮摇光和王不迟悄悄松了口气。

  可王思远的目光在三思剑带得天之伤扬起时却微微凝固了!

  因为他感觉到天之伤没有多少内力操纵,全凭本身激发的刀气威胁。相击之时,虚虚荡荡,轻松便被带得扬起。

  他的真气不在“天之伤”这里,在哪里?

  陷阱!

  然后他看见了一道璀璨夺目的剑光直奔自己面目而来,它没有变化,没有后手,平铺直述,神在剑先,宛若天外飞仙。

  孟奇隐瞒目的。又借助**玄功连连“避开算计”,终于觅得了机会,强撑着自身,刺出了子午。

  若不用舍身诀。他原本短时间内能够用两招半外景招式,但经过轮回符三个月的修炼后,实力进步,变天击地**修为加深。已然可以发出三次。

  这是最后一次,也是最后一招,若是此招无效。孟奇纵使再用舍身诀,也改变不了注定的结局!

  孟奇心如止水,双目无波,到了这个程度,他就不信王思远还能从容应对!

  剑光飘逸,快若奔雷,美得宛如一场梦境。

  梦未醒,剑已至。

  辉煌,灿烂。

  阮摇光、王不迟都没料到还有这样的变化,想出手阻止,已慢了刹那,风云鼓荡,打算凭实力强行拉开两人。

  邱非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他以为变化已尽,想不到还有一重欺瞒!

  江芷微嘴角勾起,对孟奇的表现很是欣然,阮玉书腮帮子微鼓,旋即瘪下。

  王思远动了,脚踩九宫,如凌波微波,猛地滑开,可是,孟奇的剑光已尽在咫尺,锁定难以摆脱!

  忽然,“三思剑”消失了。

  不是消失,而是直接往后,以剑柄为尖,以剑尖为柄,紧贴着虎口,如长蛇过洞,带起浓厚雾气,将四周笼罩于内,云蒸雾集,看不分明。

  厚重的雾气里,美得无法描述的剑光恰似一道长虹,照亮了昏暗,浮光于雾表,景况如魔似幻。

  噗!

  雾气突地消散,天空一下分明,王思远手中捏着剑尖,剑柄抵在喉咙之前,上面刺着黑白流转、照型古朴的子午。

  不管如何,终究挡下了,王不迟和阮摇光齐齐松了口气。

  不管如何,终于逼得他回防了!

  “九招,承让。”孟奇眼角隐有血丝,神情喜悦,透着淡淡激动。

  虽然只是逼得王思远回防一招,但于自己而言,却是绝大的进步,以后再面对相似类型的高手时,不至于毫无经验,任人宰割。

  王思远苍白的脸颊再次泛起酡红,咳得嘴角溢血。

  好一会儿,他才平复下来,略显亢奋地看着孟奇:“你的功法,有趣,有点意思……”

  面对算不到,把握不准的事物时,他似乎总有点癫狂。

  《算经》,算尽天理,算尽红尘,算尽苍生,“**玄功”,变化多端,欺瞒天机,擅避灾劫!

  他吸了两口气:“你们挑吧。”

  “挑什么?”孟奇这次没有主动提议,而是拿目光看向江芷微和阮玉书。

  “都好。”没有剑法,没有宝剑,没有类似事物,江芷微毫不在意笑道。

  阮玉书想了想道:“随意。”

  这两句话怎么听着耳熟,是不是我说一个物品,你们就找出否定的理由……孟奇腹诽了一句,嘴上坦然道:“挑芥子环怎样?”

  一则芥子环算是用得着的事物,二则即使换成善功,比起紫尺也相差不多,完全可以赌一下里面有什么物品,若是满满的,那就大发了!

  “你赢的你做主。”江芷微笑吟吟道。

  阮玉书抿了抿嘴:“也许里面有上古,上古灵物的种子。”

  你是想说上古食材吧……孟奇暗笑了一声。

  王思远噙着淡淡笑容,看着孟奇走入内府,拿出了那枚古朴无华的指环。

  指环方方正正,色成铁黑,毫不起眼。

  按照阮玉书和江芷微的提点,孟奇辨认出了上面的铭文,以精神外放代替复杂的步骤。口诵铭文,滴血其上,打开了芥子环。

  感应其中,孟奇忽地皱起眉头,因为这是一个不大的空间,八尺见方,高约三寸,里面仅仅藏有一物,卷成书轴,静静漂浮。

  “这是什么……”孟奇没有直接拿出来。等到王思远等人取出紫尺,拱手离开,飘然远去,才提了出来,询问剩余三人。

  书轴展开,露出了一副字,字迹清雅,端正之中隐见飘逸。

  “我是谁,谁是我……”阮摇光清澈的瞳孔浮现出不解。这幅用上古篆文写就的字到底有什么含义?

  若是修炼之中的感慨,为何珍而重之地放在芥子环内?

  可观其材质,观六个墨字,都说明这仅仅是一副普通的字。不蕴含天地至理,东阳真意。

  “也许有别的意义吧……”孟奇摇了摇头,将这幅字重新放入芥子环内。

  阮摇光拿出一枚赤红宝珠,温暖和煦。以及一件造型奇特的兵刃,仿佛铜扫帚:“偌,这是从邪魔身上得到的事物。”

  “还请前辈收起。没有你,我们根本杀不了魔头。”孟奇诚恳道。

  阮摇光笑了笑:“不必太拘束,老身岂是欺负小孩子之人?既然已经看了《东华青书》和 ‘东极长生丹’丹方,我只取走一物便是,剩余你们自己平分。”

  说话间,她收起了那件宝兵。

  孟奇三人打得是换取善功的主意,无需过多斟酌,江芷微拿走了乾元定神珠,阮玉书将《东阳青书》放入了自己的芥子环。

  当然,在换给六道轮回之主前,孟奇和江芷微肯定会翻翻《东阳青书》,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说不得里面还记载了什么秘法。

  “对了。”阮摇光忽地板起脸,“那个魔头没死。”

  “什么?”孟奇略微惊讶,老钟头竟然还没死?

  江芷微轻轻颔首,肯定了阮摇光的说法。

  阮摇光叹息了一声:“他魔功特殊,装死几同真实,老身以为他已身死魂消,才借他尸体衍化魔气,结果他一路隐忍,装成死尸,在老身对付生死无常宗弟子,突然逃遁,奔出了别府,正是有了这个耽搁,老身才姗姗来迟。”

  若没有老钟头的“尸体”,阮摇光哪能瞒得过蒋横川的感应,毕竟天魔功的特征非常明显。

  “难怪……”孟奇回想刚才,确实是自己拖了好一阵子后,阮前辈才过来。

  日后面对老钟头时,不能再给他机会了,必须挫骨扬灰!

  别府被一剑洞穿,不少江湖人士赶来,在此之前,孟奇等人已然离开。

  又过了许久,搜寻别府再无收获的人们一一离去,这里恢复了清净。

  蒋横川悄然浮现,身影透明,气息没有丝毫外泄,看不到,听不到,感应不到。

  他砸锅卖铁,终于有了这件隐匿之物,哪怕外景强者,若没有相应法门,自己也不打量对方,亦察觉不了。

  刚刚浮现,他忽地前扑,怕原地有陷阱,手指轻轻在泥地一点,不留痕迹翻身站起。

  周围静悄悄,烟雨弥漫,毫无人烟。

  蒋横川略微松了口气,小心翼翼越过木桥,穿过楼阁,抵达了出口。

  既然没人埋伏,看来都不知晓轮回符之妙。

  他松了口气,踏入出口,隐匿之物吸引光线,没有任何波动。

  天空发蓝,云层连绵,染着金黄,美景动人。

  蒋横川最先看到这样的场景,接着感觉脚下一空!

  原本青石附近的泥土被人挖空,连通了河水!

  糟糕!蒋横川内心一凝,半空转折艰难,打算将计就计直奔入水,借水远遁。

  可这水只能漫过脚踝!

  啪,水花溅起少许。

  蒋横川知道不好,忽然看到林边有位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他俊美阳刚,手提一口闪烁着银白电光的长刀,微笑道:

  “蒋兄,苏某恭候多时。”(未完待续。。)

  ps: 三更送上,求月票推荐票~

  明天第一更还是十二点半,一直三更怕是调不过时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