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得不做(第一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目前是本尊出场,不是马甲,贸然暴露密探身份不好……少侠的形象必须维护……斤斤计较显得小气……确实不能坏了别人生计……诸多念头在孟奇心里一闪而过,他拿出琅琊阮氏钱庄的银票,哈哈一笑:

  “该赔!该赔!”

  豪爽笑声之中,孟奇按刀转身,心在滴血。

  周围不少想要结交“狂刀”,帮他赔偿之人,因为还未从刚才火焰紫电乱飞的震撼里回神,一时慢了半拍,眼睁睁看着孟奇走向街尾。

  安尤看清楚银票面额,赶紧道:“苏公子,太多了,等补偿完毕,将剩余银子送到何处?”

  在他的想法里,“狂刀”苏孟肯定会豪放不羁,潇洒自若地挥挥手,悠然道,不用送了,剩下的给大家压压惊。

  但这时,他耳畔响起“幽幽”的声音:

  “送到九不神医府上……”

  …………

  深夜,将段瑞之事通告六扇门后,孟奇住进了钟府客院。

  院中池塘青碧,莲花开败,残枝枯叶载沉载浮,与傲然挺立的青松形成鲜明对比,一派秋高近冬的景象。

  乌云蔽月,漆黑罩空,孟奇盘腿打坐,凝练着第八窍相关窍穴,争取早日将它打开,那样对炼精化气的掌握将超过常人,近乎神魔。

  段瑞的九个姿势,孟奇相信肯定是好东西,但目前完全不敢尝试修炼,怕发疯,怕入魔,怕变得偏激,还是等下次轮回任务开始,交给六道轮回之中鉴定之后再说,纵使真为魔道**,也能换点善功。

  呼。孟奇吐了口气,对于此事的疑问让他总有点莫名感觉。

  那名老和尚是谁?真有其人,还是段瑞的义父撒谎,亦或他在负面邪魔影响下撒谎?

  如果真有其人,这九页残卷为何物,他为何要告诉段瑞的义父“正确”的修炼顺序?莫非他自身也把握不准,亦或还有别的目的?

  段瑞的义父能入后山,绝对称得上巨擘强者,以他的眼光和见识,段瑞的负面邪魔要欺瞒他练错误的顺序谈何容易?

  夜深人静。孟奇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压下种种疑虑,平复心境,以睡眠恢复精神和疲惫的心灵。

  少林后山,密道阴冷,火折昏暗。

  缓慢而行,脚步虽轻,却依然回荡在狭窄密道里。

  密道尽头,山壁成半弧形。疑似开放石室,一扇石门镶嵌其上。

  伸手触摸,寒意刺骨,恐怖袭心。浑身颤栗,宛如身陷魔狱,残肢腐尸,恶鬼天魔。一一呈现在眼前。

  勉强侧头,看到石门之旁有一列文字:

  “情义善仁,莫入此门。”

  情义善仁。莫入此门!孟奇一下惊醒,呼吸略微急促,神色颇为狐疑。

  这是他在朵儿察世界的少林后山所见,因着两个少林山势布局一模一样,就连密道入口的位置也一样,他常常有一种感觉,在那个密道内见到的事物恐怕也存在于主世界的少林后山,可没想到今日做梦梦到了这件事情。

  是巧合吗?

  不是!

  孟奇呼吸平复,若有所思,这是自己郁结于心头的疑问勾动了脑海深处的记忆!

  “情义善仁,莫入此门……”孟奇咀嚼着这八个字,渐渐有所明悟。

  这九页残书或许与这扇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纵使是佛门神功,怕也暗藏“魔性”……

  也许老和尚的真正目的是打开这扇门……

  所以他才告诉段瑞的义父修炼顺序,“希望”他练成“魔功”,帮忙打开,入内一探?

  不对,若我是他,段瑞的义父实力强横,在外景中恐怕也非易与之辈,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对象,还直接接触了我,知晓我的气息特点——容貌可以变化,必须找机会除掉这个隐患……

  所以,他发疯了?

  孟奇恍然大悟,段瑞的负面“邪魔”要瞒过他的义父谈何容易,但有个恐怖的老和尚暗中相助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此一来,段瑞的义父发疯,再也认不出罪魁祸首了,而段瑞连老和尚的面都没见过,又修炼入门,岂不是更好的人选?

  经过这样的周转,老和尚藏得更深了!

  孟奇翻身下床,原地踱步,仔细琢磨,心中忽然一惊。

  段瑞是如此好的人选,老和尚会任由我们将他的离魂症治好,再也不碰魔功?

  之前关入地牢,段瑞有能力逃跑,他或者他安排的监视者自不会贸然出手,但现在呢?段瑞身处九不神医府上,周身穴道被制,离魂症痊愈的希望极大,他会坐视以待吗?

  想到此处,孟奇直接冲出厢房,惊醒了隔壁的齐正言,他没有多问,披上衣物,与孟奇一起往钟太平的药庐而去。

  钟太平专心于段瑞病情,苦思药石针灸的最佳搭配,直接就住到了药庐书房内,感应到孟奇和齐正言的靠近,他推开房门,吹胡子瞪眼道:“大半夜的,为何扰人清净?”

  “钟神医,段瑞魔功来历成疑,我担心事情有变,还得见他一见。”孟奇开门见山道。

  钟太平恼怒道:“我就住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变化?”

  他一边唠叨,一边打开了通往药庐后院的门。

  穿过晒着药材的天井后,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因为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段瑞全身穴道被封,可也不是死人,更别提住在后院的几名药童!

  钟太平袖袍一挥,劲风四起,喀嚓之声连响,几间房门被强行打开。

  借着昏暗的光芒,孟奇看到了段瑞房间内的景象,一名服侍的药童静静躺在外间床上,但也没了呼吸。

  大步入内,绕过屏风,孟奇只见内里床上空无一人,段瑞已然没了踪影。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钟太平先是暴跳如雷,接着略有后怕的低语。虽然自己没有住在后院,但也只隔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天井,以半步外景的境界,不该察觉不了这里发生的动静……

  所有的疑问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出手者极其可怕!

  孟奇回身到了外间,仔细检查药童的死因,发现是一缕指风恰到好处地射入了他的太阳穴,在熟睡里身亡。

  “指风很微弱,刚好致命,无法确认动手者的实力。”孟奇吐了口气,连累到药童让他有点内疚。

  钟太平脸色阴沉难看:“像是远远一指……”

  究竟有多远。他也说不清楚。

  “一路之上,‘他’有诸多机会劫走段瑞,或者帮他隐瞒踪迹,但都未动手,非得等到最后关头,并且也未灭掉我等知情者,这说明‘他’出手不易,有着诸多必然的因素制约着‘他’。”孟奇分析道,“同时也证明我们知晓的情况对他来说还达不到灭口的程度。”

  少林之事波诡云谲。后山谜团重重,孟奇觉得必须提醒师父和小师弟一下了。

  钟太平咬牙切齿地来回走动,最终只是道了一句:“上报六扇门。”

  调查附近出没的僧人……孟奇悄悄补充了一句。

  …………

  若是草原,若是云州等地。十月之初便该有初雪飘落,但在江东,风虽寒,却还达不到刺骨的程度。林中还有不少顽强的植物保持着绿色。

  段瑞被寒风吹醒,愕然看着周围,宛如梦中。

  又。又被邪魔控制逃走了……他忽地明白,又沮丧又难过。

  “你我本是一体,强行将我驱除,只会让你成为傻子。”他脸庞猛地扭曲,双目变得幽深。

  段瑞怒吼道:“总胜过现在这样生不如死!”

  “嘿,傻子怎么能娶冯家小姐?”作为“本人”,“邪魔”对段瑞的了解无人能出其右。

  段瑞一下涨红了脸庞:“我,我哪里想过?而且,而且有你在,只会害了她。”

  “我也很喜欢她,哪会害她?只不过你是喜欢,是倾慕,我是占有,是享受。”“邪魔”一脸的**表情,“可是,你要仔细想一想,你凭什么能娶到她?我们自己的资质自己清楚,若不修炼那九个姿势,泯然众人也,而以我们的身世来历,如果没有强横的实力或者让人惊叹的潜力,凭什么被冯家看中?”

  “但,但……”段瑞无法成言。

  “邪魔”明白自己说动了段瑞,循循善诱道:“你我不分彼此,谁也害不了谁,就像苏公子说的一样,端看你自身能否掌控住阴暗的想法,主动全在你自己手中,若你诚心正意,胸怀坦荡,纵使修炼魔功,也是正人君子,将我这邪魔压制,所以,不要排斥,不要抗拒,我们继续修炼九个姿势,慢慢融合,改名换姓,成为一代大侠,光明正大上冯家提亲。”

  段瑞的脸色变幻连连,望着半枯黄的野草沉默。

  “钟神医的针灸治法和初步的药石方子你都知晓,若是不对,随时能够借助它们压制我。”邪魔放下最后一根稻草。

  段瑞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

  “附近寺庙的和尚没一个能潜入药庐不惊动钟神医的,野狐禅大多类似,剩下几个来历清楚,与少林无关,与邪魔外道无关,不像是他们作为,别的强者都是坐地户,昨晚未有异动。”段瑞不过开窍“邪魔”,故而六扇门只派了知事捕头安尤过来通报情况。

  孟奇沉吟道:“段瑞的行踪呢?”

  “完全没有踪迹,仿佛凭空消失,也许一夜之间被人带到千里之外了,只能等待别处衙门发现线索回报。”安尤苦笑道。

  没有六扇门的情报支持,孟奇是没办法长期锁定并追踪段瑞的,闻言轻轻颔首,陷入了沉默。

  等到安尤离去,沉默半响的孟奇突然吐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

  “齐师兄,我打算回少林一趟。”

  将此事告知师父和小师弟,提醒他们注意!

  若是写信,恐怕送不到师父手中,如果通过六扇门,将老和尚之事告知他们,他们有不小可能将此事压下,作为制约少林的筹码,思来想去,似乎只有亲自去少林,反正有六扇门的调解,之前的事情已一笔勾销。

  “幕后僧人非常可怕,你这是以身犯险。”齐正言不太赞同,奸细存在这么多年了,不用急在一时,等到真慧下山游历再偶遇更好。

  孟奇浮起笑意:“观之前的事情,幕后僧人出手不易,有种种制约,否则早就杀我们灭口了,既然如此,事情纵有危险,也来自他的指使,动静不会太大,还是有不小希望的,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小师弟与我情深意重,若不知此事还好,如果知道了,不当即赶去告知,我心难安!”

  “若就是因为一段时日的耽搁,让他们被奸细所害,我此生无法原谅自己。”

  齐正言深吸口气:“我与你同去。”

  “不用,齐师兄你继续在江东游历,时不时找个身材像我的人一晃而过,混淆局面,让人以为我仍在江东,方便我悄悄潜去少林。”如果能找到帮手,孟奇当然乐意,但目前阮玉书回家,一时无法外出,难以让阮摇光帮忙,江芷微去了中州,暂时赶不回来,齐正言又得帮忙搅混局面。

  当然,这事还能找六扇门帮忙!

  齐正言考虑到这个遮掩的必要,轻轻颔首:“那你自己小心,尽量隐藏行踪。”

  孟奇点了点头,伸手握住“天之伤”的刀柄,神情变得肃穆:

  “人活一世,有的事情虽然危险,但不得不做!”

  虽千万人吾往矣!(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