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十息(第一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谁来?”

  喝声荡开,听到青散人和烈焰人魔耳中,竟忍不住微微颤栗,有一种气势被夺的感觉。

  若他们两人都拼命,当能在各自付出受伤或虚弱代价后杀掉孟奇,但他们谁都不相信对方会拼命,所以自己也不敢拼命,免得成为狂刀临死前拉的垫背,纵使不陪葬,也受伤严重,消耗极大,平白便宜对方。

  心不齐,互相戒备,有的时候反而不如一个个车轮战,但谁又愿意第一个上前呢?

  孟奇的伤势其实没有他们想象的严重,烈焰人魔那一刀造成的伤口看似狰狞,可仅仅是皮肉之伤,肌肉蠕动下,已然止住大部分流血。

  这不是他还未打开八窍的金钟罩和**玄功能越阶这么多,烈焰人魔好歹也靠着魔功,初步天人交感,强过正常九窍不知多少,能大幅度减伤都说明金钟罩和**玄功的强横。

  但是,孟奇贴身还穿着鱼鳞软甲,用奔波儿灞这外景妖物的鳞片制作的软甲,在烈焰人魔一刀将它破开后,刀势威力大幅度消减,若非孟奇要强行借他这刀的力量,被内蕴难消的灼热高温真气割开了肌肤,伤口都不至于如此深,金钟罩当然也不可能随之破功。

  孟奇目前的伤势主要是之前被青散人拍中的那一掌,它阴柔酷寒,无孔不入,擅长穿透,鱼鳞软甲消减不多,基本是靠**玄功和金钟罩硬抗,靠不死印法转死为生,但里面的寒气还是影响到了经脉血液,让它们几乎冻僵,如果不是孟奇**玄功和金钟罩都强于经脉,恐怕那一掌后,手足僵化,斩向烈焰人魔的那一刀未必会有好的效果。

  烈焰人魔灼热高温真气入体。被不死印法卸力借力,反倒舒缓了不少冻僵,将孟奇状态好转了一些。

  喝声之中,孟奇可没有任何停顿,目光所及,已将两人的状况收入眼底。

  烈焰人魔无伤无痛,脸色如常,真气浑厚,除了精神消耗许多,基本还在最巅峰的状态……

  青散人苍白形同内伤的脸庞隐隐藏着暗青。气息略有不稳……

  走火入魔一次,勉强才保住性命,但实力大降,并留下难以根治的内伤,每出掌伤人一次,便等同于自残一次……每出掌伤人一次,便等同于自残一次……这个情报忽地在孟奇脑海闪现,如今看来果然不虚!

  刚才青散人已用出了外景杀招,对自身的伤害肯定不低!

  他练的是寒掌。反噬亦逃不脱这个范围,再打下去,恐怕会血脉冻僵,出手迟缓……

  如果青散人不用外景招式。光凭正常出掌,以他的实力和境界,当能坚持很久,寻找到良机后再出绝招。但刚才孟奇**玄功的欺瞒,觅得了斩杀落魂箫的机会,逼得青散人不得不全力而为救人。一下便反噬严重!

  也就是说,青散人无法持久战斗下去了,他会争褥结束,故而少不得再用外景杀招,接着在反噬彻底发作前,靠着成名的轻功甩开烈焰人魔,争取恢复的时间。

  战局在变,青散人的心态也在变,若把握不到这一点,便是身死当场的结局!

  孟奇心如止水,仿佛在掌上观纹,“谁来”的喝声回荡之中,已提刀扑向烈焰人魔。

  明争人魔,实打散人!

  这是孟奇现在确定的策略!

  刚才为了堵住孟奇的逃路,烈焰人魔和青散人并未站在一起,因此在孟奇身如幻魔,变化莫测地奔向烈焰人魔时,青散人如贴水滑行,鬼魅般靠近,速度极其恐怖,转折之时毫无烟花之气。

  光凭这一手轻功,他与人交手就基本立于不败之地,自己打得了人,别人打不到自己,若是真的不敌,还能扬长而去。

  如果不是他身怀暗伤,遭受着反噬,光凭他一个人就能让孟奇手段迭出才有一线逃命希望,不过,若非身怀暗伤难愈,他也不可能私下接受请托,来围杀孟奇,冥冥之中,自有天数。

  看着孟奇身影飘忽,形如邪魔,鬼魅难言,与金钟罩和**玄功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烈焰人魔略有愕然,但并未有心境的波动,忽地一刀斩出,暗红震颤,烈焰绕刃,直劈孟奇左侧。

  这是他窥出的破绽。

  在刀道之上,他虽不如孟奇多矣,但好歹沉浸多年,也堪称大家了,这一刀出招前毫无征兆,此时拖着焰尾,恰到好处地斩向幻魔身法的破绽,就像孟奇主动撞向了魔刀。

  他没有选择另外的破绽,因为经过刚才的交手,他确定狂刀身上有非常不错的贴身软甲,再加上他的肉身硬功,向躯干动手很可能给对方机会以伤换伤,重而突破围杀。

  孟奇身影变化连连,皆是违背常理,防止青散人遥遥锁定,远远出掌,面对烈焰人魔这一刀,他毫不防御,以攻对攻,直直一刀便劈向了烈焰人魔的左肋,刀势极快,宛若银白闪电划过,光才亮,刀已至!

  独孤九剑入刀,以攻代守!

  烈焰人魔知晓“狂刀”苏孟的刀法堪称开窍大家,对此早有预料,身体微侧,魔刀一斩,当的一声斩中天之伤,刀势连绵,缠绕而上,以守为主,拖住孟奇,等待青散人过来,并无拼命之心。

  孟奇不断变化方位,光芒连闪,连劈了六刀,每一刀都是烈焰人魔不得不防,不得不守之处,而且各展刀法精义,仿佛贴近了天地中的某些道理,或快若电光,或缓藏变化,或重如雷霆,或虚似苍天,或势成波浪,或直指心灵,堪称他刀法的最巅峰之作。

  生死关头,孟奇的刀法爆发出了积累已久的潜力,几有炉火纯青,挥洒如意之感。

  一轮强攻下来,烈焰人魔左支右挡,硬是被劈得额头出了一层冷汗,好不容易才支持下来,心中隐隐有些畏惧。若是没有帮手,自己和狂刀正面交锋,恐怕难逃败亡的结局。

  青散人早已扑到附近,孟奇身法同样非凡,如幻似烟,变化巧妙,时而违背常理,诡异难言,所以一时没能锁定,也不敢直接出杀招。那样会波及烈焰人魔。

  虽说杀烈焰人魔,他毫无负担,可交手之中重创帮手且未杀死敌人,只会让自己陷入独木难支的境地,这点道理,他还是懂得。

  不过他的轻功确实堪称绝妙,跟着孟奇变化,如附骨之疽,很快便锁定了他。双掌抬起,脸上青气浮现。

  就在这时,孟奇突然暴喝一声:

  “杀!”

  连续的暴喝让两人都少了一点戒备,此时雷言滚荡。震慑元神,让人头晕目眩。

  本就被六刀劈得狼狈不堪的烈焰人魔勉强抗住震动,下意识便选择了回刀防守,怕苏孟趁此机会。爆发杀招。

  天之伤消失在烈焰人魔眼前,孟奇已转身一刀劈出,由上击下。高速斩出九刀,每一刀都带起紫色狂龙,电光四溢,层层压缩,轰鸣之声与雷言交错回荡。

  九道雷龙汇聚,互相缠绕,噼里啪啦不断,仿佛化成一个滚滚巨轮,碾压向青散人,刚猛霸烈异常。

  被青散人的外景杀招攻击,和逼得他用外景杀招防御,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在被围杀之中尤其如此!

  这一刀之后,孟奇的精神已贼去楼空,眼角鼻孔皆有鲜血流出。

  舍身诀运转,精神急速恢复。

  青散人本就身怀暗伤,被雷言震得略微一愣,再回神时,轰隆之声如耳,紫色雷霆凶猛扑来,以这一刀之快,以彼此距离之近,他已无法仗着轻功闪避。

  他脸上青意更甚,双掌慢悠悠拍出,这一拍在雷霆衬托下非常缓慢,但却给人一种冰冻千年,万物凝固的感觉。

  附近忽地飘起鹅毛大雪,慢慢悠悠,用寂静的白色覆盖住大地。

  啪!

  看似缓慢的双掌后发先至,拍在了紫色电龙之上,雷霆凝固,旋即破散,双掌又拍中“天之伤”刀身。

  银白迟缓,刀身结出一层寒霜,若孟奇用的不是宝兵,任何利器都会当场冻结化渣。

  噗!

  孟奇喷出一口鲜血,色带暗青,他实力比青散人稍逊,以强对强,难免被残余寒意入侵,还好有**玄功、金钟罩和不死印法。

  这个时候,他如同明镜的心灵忽地映照出了青散人的真气流动、肌肉反应,虽然模糊,但也确实映照出来了,再也不复先前的冰冻一片。

  这记杀招之后,青散人遭受的反噬严重到境界都掉落了?只有正常九窍了?

  孟奇一下明悟,咬紧牙关,左手长剑递出,对后面烈焰人魔的斩击不管不顾。

  他原本的打算是催发紫雷劲,逼得青散人不得不用外景杀招抗衡,从而反噬严重,身体僵硬少许,短时间内无力追上自己,接着转身打出近乎外景威力的一击,即使杀不掉烈焰人魔,也能让他手段迭出,身负伤势,先图防御。

  最后抓住这样的机会,鼓起余力,在舍身诀效果消失前远遁而去。

  但现在,青散人的反噬比孟奇想象得严重很多,于是他改变主意了。

  趁他病,要他命,不能给青散人靠着轻功拉开距离恢复的机会!

  剑光灿烂,辉煌到了极点,没有变化,没有退路,神意剑势融为一体,争转瞬即逝的机会,夺天地暗藏的一缕死气。

  青散人血脉近乎冻结,来不及回气和使出催发精血的法门,脚步一滑,就要往后退开,先图缓解,他相信后面的烈焰人魔不会在关键时刻见死不救。

  烈焰人魔自然不会辜负他的期望,孟奇背对自己,全身心都在青散人身上,这种良机,岂能不把握?

  魔刀古朴方拙地斩出,没有震颤,只有内敛,仿佛蕴藏着足以焚烧山林的大火,无声无息劈向了孟奇的脖颈,附近虚空由黑转红,如烈焰在酝酿。

  他用出了外景杀招,誓要一刀毙命。

  忽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口刀,造型奇特形似伤口的大刀,正左手用剑,使出压箱底绝招的苏孟怎么还能分心用出右手刀?

  惊愕闪现,他已无力变招,被天之伤荡中。

  当!

  声音虚弱,这一刀只有少许真气,但用力巧妙,时机把握恰当,稍微带开了魔刀,让它未能斩中脖颈,而是直接劈在了孟奇背部靠左臂位置。

  鱼鳞软甲被斩开,淡金彻底破损,伤口毕露,血肉腾得一下燃烧起来,蔓延往内,脊椎骨如龙似蛇,暴露在烈焰人魔眼中。

  剑光美得无法用语言描述,比青散人僵硬迟缓不少的轻功还快,如诗如歌,照亮了青散人的视线。

  烈焰人魔竟然没出刀?

  噗,他眉心中剑,瞳孔里残留着那美如天外飞仙的剑光,惊惧愕然软倒。

  孟奇借势前扑,摆脱了烈焰人魔后续的刀招,刚才硬抗外景杀招,让他受伤很重,差点就被斩伤脊椎,手脚瘫痪。

  犹是如此,他的金钟罩也已经破功,再也不复减伤效果,若非关键时刻一心两用,左右互搏,引开了要害,恐怕会和青散人一样,身死当场。

  伤虽重,气势不减,孟奇回荡转身,看着刚好噗通倒地的青散人,看着满脸不敢置信神情的烈焰人魔,鲜血披洒,压制火焰,暴喝道:

  “又一个!”

  “我只能支撑十息了。”

  孟奇左手无力下垂,右手长刀扬起,满身血污,伤口狰狞,头发披散,几如魔神:

  “但十息之内,必杀你!”(未完待续。。)

  ps: 这章近四千字,迟了点。

  双倍最后两天了,求月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爱潜水的乌贼其他小说:奥术神座灭运图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