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做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頂¢£点¢£小¢£说,”风潇潇微微咧了咧嘴角,看着将自己围起来的三名闺蜜,直接说起来了自己之后的遭遇,总体上来讲就是……

  “总的来讲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许这种愿望!”小镜推了推自己的眼睛,满脸讶然的看着神色有点纠结的风潇潇。

  楚汶虽然没说什么,不过看她的表情,和小镜的想法差不多,楚漓同样也有些稍稍的诧异,毕竟风潇潇许下的这个愿望实在是有点让人出乎预料了就是。

  “啊~其实想一想还挺不错的,毕竟当时楚漓放弃了可是损失了一次复活次数吧……真的挺不错,我到现在都没有后悔。”风潇潇托着自己的下巴低声说道,“只是好像真的被坑了,到现在竟然都没有一点反应,唉~”

  “或许是有别的情况,再等一段时间吧。”楚漓对风潇潇说道,风潇潇这个愿望真的有些让她感到意外,只是遇到的问题她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当然如果她许下的愿望真的得到了答案,那么第二世界的特殊程度就要立即提升一大截!觉醒者的出现是一大重点,而风潇潇的遭遇就意味着第二世界能够影响到现实之外,还能影响到现实中的人!

  “好吧。”风潇潇依旧有点纠结的点了点头,“就先这样吧,我去睡个觉去。”

  既然决定出来玩了,还到了地方,那就要先休息好才行,要不没精神的去玩也没劲,更别说现在她心里还压着那个愿望的事情,真没有得到有效的回复,那更是抑郁,所以这个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先去睡觉!

  睡醒了之后说不定什么事都解决了!

  对于她们找的酒店里的房间,风潇潇表示相当的满意!这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很大的床,足够她们全部躺进去还不会挤得床铺!

  这简直太赞了!!

  注意到风潇潇双眼有些放光,小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琢磨着今晚是不是睡楚漓的身旁,把风潇潇隔离的远远的!最好是将她隔离到最边缘的地方。

  打开了房间内的电脑,风潇潇看了看,“我先去洗澡咯。”

  在浴室当中,风潇潇忍不住又打了几个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真奇怪,平常下线之后也没有这么累过,难道是坐飞机的缘故?

  摇了摇头,快速的冲洗了一下身体,吹干头发后,她裹着一件睡衣打着哈欠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将窗帘一拉,房间内顿时变暗,达到了不影响在大白天睡觉的程度,“有点受不了,我先去睡啦!”

  说完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丢在了那张大大的床铺上面,呈现出一个舒适大字型……

  “你们谁也想要休息一会?”楚漓问道。

  小镜摇了摇头,“我在飞机上就睡够了,现在不困。”

  “我也是。”楚汶说道,瞥了风潇潇一眼,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时间,她竟然已经彻底的睡死了,“睡得真快,我们出门转转?”

  “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好吧?”小镜有点不放心的说道,指着电脑,“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电脑上现实的就是第二世界论坛的内容,仅仅只是在她们寻找酒店并且入驻的时间里,她们的位置就已经出现在了论坛上的一个帖子上面,显然是这一路上被不少的人看到后,有些人发布上去的。

  得到这个有限性愿望的事情,绝大部分玩家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哪怕是他们当时的确是做过什么事……可是那个时间段中,风潇潇是在客机上的,他们还真没有本事能够直接去劫机。

  现在论坛上的谈论的是那个有限性的愿望究竟被人许了什么愿望,有不少人都在嚷嚷着赶紧公布一下。

  吃饱了撑着公布?这些信息小镜是压根就没有多关注,风潇潇是心大,但脑袋又没有被驴连续踢过,干嘛去做这种傻事?

  何况她许的愿望一旦泄露了,免不了又是一段短时间的高强度风波!

  愿望得到不到了没关系,挖出来关于郑尘全部来历的信息,那不就能够独占探索任务的全部奖励了?这个要比之前那个得到几率渺茫的有限性愿望好太多了。

  “可以留下一个人。”楚漓说道,一直呆在房间里未免太被动了,现在的确是有必要出去一趟,观察一下外界的反应,这样总比被别人主动找上门好。

  “我留下吧。”小镜举起手立即说道!

  “不不不,是我留下才对!”楚汶笑嘻嘻的压下了小镜举起的手。

  “这个你有我用的好吗?”小镜白了楚汶一眼,将一个小画册拍在了楚汶的面前,再说到出去的时候,语气却不禁一弱,“呃,而且,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出去我有点……有那么一小点的紧张。”

  “哈~说白了就是怕生咯?”

  小镜翻了翻眼睛,别过头不去看楚汶,看向了楚漓。

  “小镜留下也好。”楚漓想了想之后说道,“我们最晚中午回来。”

  离开的时候楚汶还相当‘好心’的给小镜准备了一把椅子,并且留下了一句‘更好心’的话,有人敲门的时候千万要看清楚了。

  “睡得真死。”戳了戳风潇潇的脸颊,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小镜嘀咕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睡觉的时候也有着她的风格,真胆大!在这种陌生的地方都能不穿内衣马上睡着。

  重新坐到的电脑前面的小镜没有注意到风潇潇微不可查的扬了扬眉头……

  风潇潇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清晰的梦,她从来都没有做过类似的梦,在梦里她看到了的是一片废弃的大地,灰暗的天空,错落的废墟,被风沙掩盖,暴露出少许的碎裂路面以及破碎的骸骨,也不知道是动物的还是人的,不少骸骨上面还能够看到牙印!

  整个梦境充斥着一种萧瑟的绝望感。

  真是奇怪的梦……风潇潇忍不住想到,随即睁大了眼睛,等等,自己怎么知道这是梦的?而且已经意识到了这个是梦,为什么没有醒过来?

  疑惑了一会之后,风潇潇压下了心里的好奇,想要四周探索一下的,却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动不了唉!

  好吧,虽然人动不了,视角却能够转动的,向四周观察了一下,风潇潇看着这里的环境有点眼熟……有点像是旧时代的残留,比她从历史书上看到的清晰太多也完好太多了。

  她现在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块充满锈迹,被风沙掩盖了一半的路牌,上面的文字被风化的十分严重,她看的很不清楚,她所生活的时代中有很多东西都是基于旧时代的残留建立起来的,文字方面算是保存最完整的例子之一。

  能够距离近一点看看就好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的视野变化了,变得抬高了一点,这给她带来一种猜想,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是……凭依在某个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上面?她并不能控制这个凭依的存在,只能充当一个旁观者,而且视野还受到这个存在的位置限制!

  她的视野并不是360°全方位的,就比如她低头看的时候就有一个盲点,其他方位就完全没有任何的限制了,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在她保持视野不变化的时候,视野依旧在移动着,这是跟随者那个凭依的存在而移动的。

  四周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了,风潇潇干脆将自己视野和这次存在的视野保持了同步,全心全意的充当一个围观者,反正这个时候也醒不过来,干脆就当做是看电影好了,看一看凭依的这个存在之后准备做什么事去。

  首先这个存在走到的位置就是那个因为距离有点远,她看的不怎么清楚的路牌那里,凭依的存在在这个路牌旁边停滞了片刻,风潇潇的视野随着这个存在的动作转动了一番,显然是他在观察四周的情况。

  随后他蹲了下来,伸手抓起了那个路牌,小心翼翼的将上面的风沙抖掉。

  哦哦哦!看到手了!风潇潇睁大了眼睛看着出现在她视野里的一只手,这只手的手型很好,手指修长,形状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瑕疵,但是外表上……仅仅是手背风潇潇就看到了上面有着好几道疤痕还有着没有洗干净的灰迹。

  唔,这种环境下,不干净也能理解,只是这疤痕看着就有点刺眼了。

  随着路牌上面的风沙被抖掉了,风潇潇也看清楚了上面的模糊字迹,水库路……?

  隐隐约约的,她感觉听到了一句语气显得有些干涩低语,但她又能确定自己压根就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这句话是直接出现在她心底的。

  有水吗?

  她的视野又开始移动起来,凭依的人走的不算快,行走的过程中还时不时的发掘一下一些能够比较容易,不怎么消耗体力的废墟,其中大部分地方都没有什么收获。

  风潇潇只是看了一段时间就感觉枯燥无比起来,这个地方的环境实在是太压抑了,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一种连阳光都难以驱散的绝望灰色。(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