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界外有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零二章──界外有人

  乌列尔苦笑一下:你看我这副狼狈相便知道了。我施展了圣血祭,加上牺牲了上百神卫才从宙斯手下逃脱。这还是因为他还未能够纯熟的操控法则的缘故。

  洛基,我要死了。圣血祭对我身体造成的影响是不可逆的,就像在的体内点燃了一把无法熄灭的火焰。我感觉到我的生命力不断的消散。让我把这最后生命的时间,去面见神王大人,把事情通报给他吧。

  高傲如乌列尔却是这样服软的低声哀求,大概是在死前每人都会性情改变吧。

  洛基轻叹一声:好吧,让我来通报神王大人。说着,洛基走上前两步,像是安慰的拍了拍乌列尔肩膀:辛苦你了,乌列尔大人。然后他把嘴巴凑到乌列尔的耳边:不过你真以为我会让米迦勒知道人族的实力吗?

  洛基一手拍着乌列尔的肩膀,而另一只手却是隐藏在身后。

  而那只在阴影中的手掌,握着一颗骰子。

  一股法则的波动戛然而生!

  这法则……你是天生法则觉醒者!你到底是谁?乌列尔面前大骇,而这时,一个光罩已经把他照头罩下,像个放大版的吹气泡泡。而被困在泡泡中的乌列尔再大声呼喊,用法则破坏却是毫无反应。因为他已经被困在另一个空间当中。

  洛基看了看手中的骰子,撇了撇嘴:二吗,真倒霉。看来要先把他带走了。

  他的手随意一挥,那个泡泡没入他掌心中的骰子消失不见。

  乌列尔整个人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时,一道身影漫步而至。

  他的面色很是慈悲,像是悲天悯人的圣人。

  加百列?怎么来了。洛基很是熟络的打招呼,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乌列尔般。

  加百列笑着摇了摇头,几乎所有神族都对洛基这种极似人族的生活方式不习惯:没有,我听说乌列尔重伤而归,我看看有甚么能够帮助他。对了,你有看到他吗?听说他一路直奔神塔而来。

  洛基面上露出疑惑:我有看到他,当他听到神王大人在闭关便离开了。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加百列闻言不疑有他,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了。

  …………

  洛基平静的向城外走去。

  一路走来,任何看到他的神族都恭敬的鞠躬,毕竟神族长老的身份位居权重。

  他的身影向着城外跳下。

  这城是建在九天云层之上,所以他是跳下去。

  洛基的面孔随着急速下坠而不断的产生变化,其身形略微变得矮小,再不复刚才神族那接近两米的身高。而身后那巨大的双翅也是像雪一般消融。

  而其脸孔也是像一团不断被揉搓的泥土,渐渐回复成一个熟悉的脸孔。

  高进。

  高进呼了一口气:还是这副模样比较舒服。

  他再次拿出掌心中的骰子。

  在那个二字的那面,能够隐约看到一团熊熊燃烧的金焰。

  抱歉了,我可不能让米迦勒知道人族的底细。

  …………

  时光飞逝。

  对一些人而言,三年时间都像眨眼间而过,何况是短短两个月。

  这所谓最后决战的两个月准备时间,是游龙决定的。

  因为过上这两个月,便是一年。

  也是自当年战争爆发后的第四年,也是一年前游龙从mr.game口中得知mr.game有可能从万魂大阵中重伤而愈的最短时期──一年。

  当然,游龙也可以去赌米迦勒不能一年之内痊愈,但这种赌不是游龙的性格。若是赌错了,人类便会在毫无准备而后被突击。

  一是主动,一是被动。

  主动还是符合游龙的性格。

  这两个月内,东、西双方都在准备着。芬尼、刀不见血、和珅这些负责后勤的玩家已经不释一切代价,把所有能够调动的装备全都武装在军团之上。

  至于因为大战而导致伤亡伤重的西方,则由法则手枪代替一部份的战力。

  只要有一柄法则手枪加上数排子弹,便是一名战力。

  而确实在东西方的研究员及生活玩家合力之下,无数法则手枪被大量生产。各自武装在东西双方的战士身上。

  可以说,能够准备的,都准备了。

  现在,只是在等最后的战争。

  也就是,三天后。

  …………

  游龙双眸泛过异色光芒,像是在漆黑的夜色中的星光。

  这里虽然是行宫里灯火通明的练武场,但游龙双眸中的光辉却是清晰可见。

  他正在舞着手中的长枪。

  寒炎枪被他舞得异常缓慢,像是乌龟般慢吞吞。

  只是整个空间的气流,都因为游龙手中长枪的每一个动作而波动。彷佛他舞着的不是枪,而是抡着一座山峰、一条大江、一株参天巨树。

  表面上没有任何法则波动,但其实不然。

  因为一切力量都被他蕴在其中,隐而不发。

  若是这力量被完全扩散开来,会像以往般绚丽耀目。漫天花火满天冰雪。

  但当这种足以覆盖一个局域的力量被蕴在一点进行攻击,便会变得很可怕。

  冰、火、霸,法则之间交融。

  具霸字法则的力量却同时具有冰火的爆发力。

  就像宙斯当时利用浩然正气驱动风雷之力,雷霆落下同时浩然正气蕴在其中。

  这便是游龙这两个月来的功课。

  只是游龙不知道的是,在无数维度、骇人听闻的另一空间之遥,有一道目光注视着他。

  …………

  白君,这孩子的枪法真不错。

  主人,那得看这所谓的不错跟谁比。

  跟希格比也能算不错了。

  主人,希格现在同修多路,刀法已经不是专精。

  ……白君,少说两句。说起希格我就有点头疼了,兽神总是在跟我抢希格当传人。

  是的,主人。

  一道身影在幻影之间穿梭。

  他的身形不动,却是如同无风自动,在他四周不断有着各种幻影如同跑马灯般向后跑。

  男子脑后扎着一条短马尾,双眸微瞇。眸光流溢像是无数道剑光蕴在其中,彷佛一眼能够刺天破地,剑破苍穹。

  他身处的,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通道。

  但这通道却是他自行开辟,这是一剑刺破世界之间的屏障而筑成短暂的空间通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