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 活久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进入四月份,莫斯科和鄂木斯克还是没有同意秦致远的要求。

  废除《瑷珲条约》等一系列帝俄时期和清帝国时期签订的条约,这在名义上虽然是走向新时代的举措,但实际上,对于俄罗斯的现有利益就是出卖。

  至少俄罗斯人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在布尔什维克和临时政府都在加紧笼络民心的时刻,谁都不敢首先碰触这条红线。

  而对于秦致远来说,他虽然已经准备了北征军团,但绝对不会现在就发动进攻。

  俄罗斯现在国内的局势很复杂,布尔什维克占据着莫斯科、圣彼得堡等俄罗斯传统的中心地带。而高尔察克和邓妮金、克拉斯洛夫、尤登尼奇、以及弗兰格尔等帝俄时代的旧将领占据着西伯利亚的广大地区。

  而在远离莫斯科的远东地区,那里现在已经是无政府状态。

  看上去,只要秦致远出兵北上,的确有很大的可能占领海参崴,乃至收复前清时代丢失的所有国土,甚至还会占领更大的地区。

  但如果秦致远出兵北上,就有可能打破俄罗斯国内现在的平衡。

  布尔什维克和临时政府的根本矛盾虽然无法调和,但如果在遭遇外敌入侵的危急关头,难说布尔什维克和临时政府会不会联合起来,一致对外。

  想想另一个时空中的pla和kmt,谁能保证那种局面绝对不会发生呢。

  如果因为北征军团的北上,导致布尔什维克和临时政府暂时联手,那北征军图就悲催了,无论是在实际作战中还是在国际声援力度上,都将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位置。

  所以和莫斯科以及鄂木斯克一样,秦致远也在等待,等待莫斯科或者是鄂木斯克服软,任何一个都可以。

  秦致远可以确定,只要莫斯科和鄂木斯克开战,那么一旦有一方处于弱势,那么弱势一方肯定会服软,因为如果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任何人都会以“活下去”为目的。

  哪怕是口口声声无所畏惧的布尔什维克也一样,想想《布列斯特和约》,如果布尔什维克真有他们宣传的那么坚强,那么就不会有《布列斯特和约》的出现。

  其实最近这几天,频繁拜访秦致远的不仅仅是伊万诺维奇和罗曼诺夫,也有两个月前就已经赶到巴黎参加“分赃”会议的民国代表团团长顾维钧,以及流亡民国上海的朝鲜临时政府内务总长金九,甚至还有法国陆军部长利奥泰。

  民国代表团的巴黎之行并不顺利,因为陆徵祥已经加入兰芳,所以民国代表团由顾维钧率领。

  顾维钧此前长期在美洲担任公使,也曾担任过民国驻英公使,对于西方社会并不陌生。

  必须要说,民国这帮人,个人能力或许有所不足,但在爱国热情上,他们绝对可以对得起自己的祖国。

  其实民国之所以沉沦,原因也不能归咎于个人能力不足上。

  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作为后盾,那么任何人在巴黎都吃不开。

  比如顾维钧,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代表。

  从一月份抵达巴黎之后,顾维钧只得到了一次进入会场的机会,同时也仅仅只得到一次发言的机会。

  顾维钧利用这次机会充分阐述了民国的正当要求,顾维钧的雄辩和正直也赢得了与会人员比如克里蒙梭和威尔逊的一致赞赏。

  但也仅此而已,克里蒙梭和威尔逊对于顾维钧的欣赏仅限于顾维钧个人,那并不代表法国和美国会支持民国的要求。

  鉴于日本已经将山东归还民国,所以民国的要求是废除《辛丑条约》。

  废除《辛丑条约》,那就意味着民国将收回“使馆界”这个国中之国,同时停止支付尚未完成的赔款事宜,那也就代表着民国将收回海关主权。

  这些都是英、法、美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在世界大战期间,鉴于外籍军团的巨大作用,法国已经主动放弃了《辛丑条约》剩余的赔款。

  再加上战败德国的那一部分,以及已经消失了的帝俄和奥匈帝国,《辛丑条约》需要支付的部分已经大大减少。

  现在对民国履行《辛丑条约》异常坚持的是日本人和荷兰人。

  荷兰人和华人的仇恨不共戴天,当初在八国联军中仅仅是打酱油的荷兰人在秦致远手上吃了个大亏,这让荷兰人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至于日本人,他们更有坚持的理由。

  自从1916年开始,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北洋政府一遇到经济上的困难,就开始向日本人借钱,每一次从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前前后后共计十余次,总额达到1.45亿日元,这被称为是“西原借款”。

  此时的日元并没有贬值,其实还是很值钱的。

  “西原借款”的出资方是日本的兴业、朝鲜、台湾三家银行,由寺内正毅的私人代表西原龟三出面联系,所以被称为“西原借款”。

  “西原借款”的争议很大,最大的争议就是时任民国总理的段芝泉曾以吉、黑两省的金矿和森林收益,为其中的一笔款项做了抵押。

  但除此之外,“西原借款”为民国构筑了覆盖全国的电报网,扩大了交通银行,筹措了吉会铁路、满蒙四铁路、高徐济顺铁路等等,并且促成了徐树铮出兵外蒙。

  是非功过任人评论,唯一吃了闷亏的就是日本人。

  没错,日本人在“西原借款”上确实吃了闷亏。

  当时间来到1919年,情况发生了新的变化,因为借债过多,当初对“西原借款”兴致勃勃的“兴业、朝鲜、台湾”三家银行已经举步维艰,而当初主持借款的段芝泉已经下台,民国进入“安福会”统治时期,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这笔钱应该由谁还?

  安福会说:那些钱我没见,所以我不管。

  南方军政府说:那些钱我没见,所以我不管。

  至于段芝泉,人家一个已经下野的半截入土的老头子,就别为难人家了好吧。

  于是这成了日本人心中永远的痛。

  清帝国当初被迫签订《辛丑条约》,承诺的赔偿连本带息总计9.8两白银。

  这笔钱一帮强盗一起分,日本人个头小,大概分到3479万两有零,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大概是4870万日元。

  想想总量为1.45亿日元的“西原借款”,大概是《辛丑条约》赔给日本人的三倍……

  而且《辛丑条约》的赔款一共需要39年还清,就算是已经还了18年,还得还21年……

  这让日本人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所以日本的态度很坚决,《辛丑条约》的赔款必须还,而且一个子儿也不能少,就算其他国家都不要了我也要!

  实在是被段芝泉坑惨了。

  日本人的坚持反映到顾维钧这里,就是顾维钧在巴黎举步维艰。

  现在顾维钧背后可没有外籍军团这个庞然大物。

  但毕竟是一衣带水,血脉相连,顾维钧眼看就要签字,最近频频拜访秦致远,想从秦致远这个获得足够的助力。

  至于金九,这个人是来寻求援助的,说白了,就是来“化斋”的。

  想想日本三家银行的下场,秦致远肯定不会直接真金白银的给金九,不过零敲碎打的还是要从牙缝子里漏一点,不能让人寒心不是。

  而且秦致远对于所有能给日本人添堵的事情都很有兴趣,所以对于金九,秦致远的态度是扶植,但不参与其中,哪怕是帮金九训练出来一些人返回朝鲜去跟日本人打游击战也行,但秦致远绝对不会派出任何军事顾问。

  利奥泰来找秦致远的原因更简单,法国政府希望外籍军团参战。

  现在的克里蒙梭极端仇视布尔什维克,如果有可能,克里蒙梭甚至都想直接派人参战。

  只可惜,现在法国已经不是1914年的法国,法国无力发动一场新的战争,克里蒙梭也对俄罗斯的漫长冬季心存畏惧。

  于是看上去,让外籍军团出兵是个不错的想法。

  “秦,决定吧,十万人的队伍。只要你组织起十万人的部队,法国将会把他们武装起来,英国会为你提供一部分军费,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呢?”利奥泰苦口婆心。

  秦致远和利奥泰现在躲在黑天鹅城堡的阁楼里。

  没办法,顾维钧在客厅,金九在大门口,伊万诺维奇和罗曼诺夫在后院里打得头破血流,秦致远除非躲上阁楼,否则别想有一分钟安生。

  “噗……我当然有理由犹豫!你看,如果我组织起一支部队,虽然表面上看上去确实不用我负担多少,但实际上呢,我将会被打上‘侵略者’和‘干涉者’的标签,一亿俄罗斯人会恨我一辈子,那么我以后恐怕寝食难安,任谁被一亿人恨着,估计都有点心虚。而且,最主要的问题是,我能得到什么?”秦致远的算盘打得精细。

  秦致远的话也是半真半假,别人或许会对“被一亿人恨着”感到恐惧,但绝不包括秦致远,要知道秦致远现在虽然是兰芳人,但实际上有四亿同族,真论人多,华人怕了谁过?

  “你想要得到什么呢?海参崴?库页岛?甚至是堪察加半岛?说实话,那都不大现实,如果哪些地方真的归了你,你可以去地图上看看日本人的处境,所以日本人绝对不会同意。”利奥泰也发愁。

  这个世界看似很大,其实蛋糕就是这么点,如果有一个人胃口大,那么就会影响到别人实际上分到的份额,这是个连锁反应。

  秦致远对于海参崴的野心,在巴黎并不是秘密,就像是利奥泰说的那样,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

  对于这个现状,秦致远并不感到意外。

  如果能顺利把海参崴拿到手……

  那才是见了鬼了!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无限军火库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