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交换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朱可没什么反应,祖丰之并不意外,这些该死的御魂师,总是这样,装成一副很神秘的样子,你们那点破事儿,谁不知道?

  老子承认,你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可别忘了,你们只是一群短命鬼罢了。※%頂※%点※%小※%说,

  没反应,其实就是很不错的反应。祖丰之知道御魂师的习惯,同样也知道自身的实力,在洞天之中,只要自己没有主动得罪御魂师,没有让他们感觉到愤怒,御魂师也不会轻易对自己的团队下手,毕竟在自己身后,拥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势力,就算短命御魂师很疯狂,也不会愿意轻易得罪自己。

  “朱老大,在下告辞了。”祖丰之说完,躬身一礼,等着朱可的回应,说完就走,那可不行,御魂师可都是疯子呢。

  “嗯。”朱可点了下头,应了一声,这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除了自己团队成员,很少有人,能让御魂师说句话,哪怕只是一个声音。

  “等一下。”杜千突然开口说道。

  “哦?这位小兄弟是?”祖丰之已经满意的想转身离去,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这时候出声。

  要知道,哪怕是御魂师团队的成员,在队长发话前,也没人敢善作主张,那是在打御魂师的脸。

  这世上,有人敢打这群疯子的脸?

  转过头,看向杜千,祖丰之和祖丰月兄妹,一脸的好奇,目光在杜千脸上扫过,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新人。

  祖丰之一脸玩味的看向朱可,这时候不用他说话,朱可的脸面自然会挂不住。

  对于御魂师团队成员,其他人自然不敢得罪,就算他祖丰之,也不愿意引起冲突,可并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骑在他祖丰之头上。

  不说话,是给朱可面子,同时也是在等朱可的反应。

  “这位是祖丰月小姐吧。”杜千自然不在乎朱可的反应,在他的脑海中,有一团如同云雾般的东西,最初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这会儿,他已经能感应到了,那是朱可献祭的灵魂。

  朱可真的没有骗他,分魂献祭,又称生命献祭,是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和生命,交到别人手中。杜千觉得,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让朱可死亡。

  想要作到这一点,实在太容易了,将脑海中的分魂挤碎,魂魄不全的朱可,即使不会当场挂掉,也活不了多久。而想要作到这一点,杜千自然而然的就知道应该怎么去作。

  祖丰月皱了一下眉头,转头看向朱可,见朱可没有反应,又扭头看向杜千,这位是谁?

  “祖兄、祖小姐,这位杜千先生,来自于百灵学府,出自于冥府主门下。”钱无命上前一步说道,朱可是轻易不会开口的,这时候只能由他出面,毕竟杜千加入团队,是他介绍来的。

  钱无命的出身很一般,钱家在上京这样的巨型城市之中,连家族都称不上,到了他这一代,出了他们兄妹两人,算是天赋不错。

  钱无命的聚符,钱无莉的战斗天赋,都相当不错,可是想要支撑起钱家,那不是一代两代人能作到的。至少以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天赋,不可能让钱家崛起。

  毕竟是上京本地人,总能在上京这种错综复杂的家族派系网络中,分辨出脉络。他很清楚,眼前这对兄妹,完全不是普通人能得罪的。

  就算杜千是冥玉飞门下亲传弟子也不行,钱无命不相信冥玉飞会愿意为了杜千,得罪整个祖家。当然了,祖氏兄妹,也不可能代表祖家的意志。

  见朱可没有反应,祖丰月眉头一挑,诧异的看着杜千,这可不象御魂师的风格。

  祖丰月同样很惊讶,冲着杜千点了下头:“杜兄,不知有何指教?”

  杜千也拱了拱手,其实拱手礼,看起来很客气,实际上带着一丝距离感。

  “祖小姐,是在下冒昧了,请问,您腰间的,可是灵掌葫芦?”杜千问道。

  “这个?没错,正是灵掌葫芦。”祖丰月伸手在腰间的葫芦上轻抚了一下说道。

  “杜某是第一次进入洞天,很多东西都没见过,很是好奇,第一眼看到这灵掌葫芦,心生欢喜,不知祖小姐可否割爱?”这一串话儿说下来,杜千觉得好累,妈蛋的,哥就是个孤儿,没读过多少书,更没学过礼仪,边想边说,这段话说完,全身出了一层白毛汗,比打一架还累。

  “杜兄看上这枚灵掌葫芦?”祖丰月很意外,洞天灵芝这种东西,数量不多,但也算不上什么奇宝。特别是它本身的功用,并不比地表灵芝强多少。有权进入洞天的团队,谁会在乎这东西?

  祖丰月自幼爱花,凡是植物,天生亲近,因此才会有这副打扮。洞天中的植物种类不多,到处都是石头,灵掌葫芦,勉强算是植物中的一部分,这才随手挂在腰间,没想到,杜千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祖小姐稍等。”杜千钻进自己的帐篷中,手掌一翻,几只储灵盒出现在手中,这些东西,自然是装在冬瓜之中。为了掩人耳目,才走进帐篷的。

  几息之后,杜千钻出帐篷,走到祖丰月面前,伸出双手,将三只储灵盒递到她面前。

  祖丰月没接,微笑着说道:“杜兄客气了,一只灵掌葫芦,不过是玩物,杜兄喜欢,拿去就是了。”

  说完,随手将腰间的灵掌葫芦扯下,塞到杜千手中,至于那三只储灵盒,则是看都没看一眼。

  百灵冥府主的亲传弟子,能让朱可这位御魂师一言不发,就凭这两点,就值得结交,一只无用的灵掌葫芦罢了,送出去是份人情,如果拿了东西,不管那储灵盒里装的是什么,这份人情可就没了。

  或许杜千的人情,不值什么,可她身为祖家嫡亲小姐,真的不缺什么,哪怕只是留个好印象,也比一灵掌葫芦有价值。

  朱可很意外,有必要吗?别说要她的灵掌葫芦,就算要她的人又能怎么样?祖家敢不给?

  他自然知道,祖家的势力很强,可那又怎么样?御魂师需要害怕谁吗?

  为了一支灵掌葫芦,居然还要用东西换,在朱可看来,太不可思议了。

  钱无命眼中闪过一丝火花:“祖小姐,劝您一句,最好打开储灵盒看看。”

  “哦?”祖丰之很意外,看一眼杜千,瞟一眼朱可,再从钱无命脸上扫过,今天这是怎么了?朱可的团队完全失控?

  说话间,另外两条通道中,跑过来两队人马,正是钱无莉和卓牙。

  见到祖丰之兄妹,两人对视一眼,带着自己的护卫,转到朱可身后,将他护在中央。

  祖丰之对两人点头为礼,钱无莉和卓牙,在上京也算是小有名气,无双学府中的名人,如果没有半途陨落,这两位将来都极有可能进阶神师。

  当然,这只能是假设,帝国的武道天才不在少数,可能够走到最后的,又有几人?天赋好、家世好,更要运道好。

  祖丰月也礼貌的对着二人行了点头礼,双方都不是第一次见面,祖丰月和钱无莉更是有过多次交集,使用点头礼,反而显得更加亲近。

  打开第一只储灵盒,里面是一枚升星符?

  升星符?嗯,没错,祖丰月相信,以她的眼力,不可能看错,这就是一枚升星符,品质相当不错。

  可是?怎么会是升星符?祖丰月一脸讶然,看向杜千,又转头将目光投向钱无命。

  一枚升星符啊,这就是基础符嘛,这是在开玩笑?用三枚升星符换灵掌葫芦?

  这太扯蛋了。

  如果杜千直接要走灵掌葫芦,祖家兄妹不会介意,而且会很开心,毕竟这算是一份人情,哪怕这份人情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可你拿三枚升星符出来换是几个意思?骂人?

  “再看。”钱无命笑咪咪的说道,果然如此。他很清楚,杜千进入百灵学府的时间太短,制符基础刚刚学完,甚至连消化吸收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不是地狱任务,只怕这会儿,自己还在给杜千科谱基础知识呢。

  以杜千所学,还真制不出来高等级的灵符,可这家伙手中有好东西啊,多重符这玩艺,谁看了不眼红?

  祖丰月带着一丝好奇之心,打开第二只储灵盒。

  又一枚升星符?

  没错,的确又是一枚升星符?真的不是开玩笑?

  看着妹妹古怪的神色,祖丰之走了过来,伸头看了一眼,这东西他比妹妹更加熟悉。别看祖丰月是聚符师,可她根本就没花时间研究制符,从接触制符术开始,学习和研究的,都是制作符器。

  身为武修,使用基础符的机率,远要比妹妹大得多,又有祖家支持,使用过的升星符不知有多少,连他自己都数不过来,绝对不可能认错。

  不仅一眼就看出两只储灵盒里装的是升星符,而且还能认出,这两枚都是几近完美的升星符。

  伸手打开第三只储灵盒,又是一枚升星符出现在兄妹二人的眼前。

  三枚升星符?

  就是三枚升星符?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抬起头,看向钱无命。朱可不管,杜千没解释,一直都是钱无命在说话,他们需要一个解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逆剑狂神人性禁岛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