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三章 小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昨晚在山顶往下看,觉得墨脱城中的吐蕃兵马似乎很是紧张忙乱,满城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但走在墨脱城狭窄的街道上,王源和公孙兰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城中确实灯火明亮,街上往来的兵马也很多,但却并非给人以如临大敌之感。相反,街道上的兵马行走悠闲,更多的是像是在街道上漫游,而非是巡逻警戒。街道两旁的店铺中,吐蕃士兵三三两两的坐在里边大声说笑,丝毫没看出大唐兵马兵临城下的恐慌。

  而且王源惊讶于在这样的小城池中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店铺在夜晚开业。在王源的想象中,这时候的商家该关门歇业早早的离开这座小城池才是,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形。

  三人站在街角低声的商议了片刻,决定先打探打探消息。另外天色尚早,此事初更刚过,还没到行动的时候。既要打探消息,饭铺茶楼无疑是最佳之处,这里从来都是最新消息的集散之地。再说也能吃饱肚子,不至于饿着肚子去干事。

  三人选了一家不起眼的街旁小店走了进去,小店因为地点偏僻店面也小,店内只有三四个人在吃东西。店里只有一个人在忙活,想必是店主人加伙计集于一身。那是个四十岁上下的汉子,头上包着布巾,穿着榔槺的大袍子,长着一张憨厚的胖脸。

  那汉子见三人进了店铺,忙满脸堆笑的迎上前来,叽里咕噜点头哈腰的说了几句话。王源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居然没考虑语言不通的问题,那自己三人这冒充的吐蕃士兵的身份岂非要露陷了。

  店家也看出来了三人没听懂他的话,脸色诧异的用带着怪异口音的汉话说道:“三位原来是汉人,听不懂小人的话。”

  王源的手已经搭上了腰间的剑柄,打算稍有不对劲便立刻出手将此人击杀,并且将店内的几名食客一并击杀。

  “是小人的不是,咱们吐蕃军中汉人兄弟不少,原该说汉话的。请请。”那店家笑着伸手请三人落座。

  王源握着剑柄的手松了下来,微微松了口气,意识到自己是神经过于紧绷了。其实大唐和吐蕃之间虽然打了不少仗,但也和好了不少年,两国之间商务文化的交流一直就没有停过。大唐和吐蕃的几次和亲也带来了好几段较长时间的关系的缓和,这也使得两国之间民间的交往极为密集,长安便有很多吐蕃商贾,而唐人扎根吐蕃的肯定也不在少处。眼前这个吐蕃店家便能说汉话便是证明,而王源接触过的倚祥叶乐、铁刃西诺罗等吐蕃国的高官也都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汉话,这一点都不奇怪。

  那店家领着三人来到靠里的一张小几旁落座,殷勤问道:“三位要吃些什么?”

  王源道:“看你这里客人不多,想必你也没什么拿手的菜饭,随便来几样填饱肚子便是。”

  那店家忙道:“军爷,你有所不知,小店可不是没什么拿手的饭菜,而是地方太偏。那些大饭馆虽然富丽堂皇,但他们有的小店也是有的。小店的糌粑绝对不比他们的差,酥油茶绝对和他们的一样香。牦牛肉干、松茸汤、烤羊肉、烤香猪,我这里可都有。军爷可以说小店的生意不好,但不能说小店没有拿手的饭菜,这不是坏了小店的名声么?”

  王源哑然失笑,这店家看似有些着急了,看来小店的名誉对他很是重要。

  “罢了罢了,我说错话了,给你陪个不是。那么便来些牦牛干,糌粑也来一些,酥油茶自然是要的,份量够咱们三个吃就成了。”王源笑道。

  “好好好,这便去。话说三位军爷不要点酒么?青稞酒小店也有。”店主是个会做生意的,总想着多赚一笔。

  “酒便不要了,下回来喝便是。没见唐军几万大军就在城下的谷地里么?若夜里他们发动进攻,喝了酒还如何守城?”王源微笑道。

  店家高挑大指赞道:“要不说你们这些在咱们吐蕃国扎根的汉人还是不错的。咱们吐蕃本地人个个嗜酒如命,哪有吃饭不喝酒的道理?天塌下来也要喝酒的。不过军爷似乎太过小心了,唐军算什么?咱们这墨脱城是铜墙铁壁,我们在天上,他们在地下,他们拿什么来攻?慢说他们五万大军,五十万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的憋在山谷里?军爷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王源微笑道:“店家便如此自信?”

  那店家笑道:“当然,城主阿拉江大人巡街时不是说了么?唐军绝对攻不上来,咱们这里跟铜墙铁壁一般,完全不用担心。三位军爷莫非没听到?”

  王源忙道:“当然听到了,岂会没听到。我们只是小心为上罢了。你说的很是,咱们这里是铜墙铁壁,除非他们长了翅膀飞进来。”

  店家笑道:“那就是了,那青稞酒要不要来一壶?”

  王源笑道:“来一壶吧。”

  店家连连点头,终于推销成功,他也心满意足。于是躬身退下去准备。牦牛干和羊肉干也都是烤好了的,糌粑饭也是煮好的,酥油茶和青稞酒也是现成的,片刻之后这些东西便都上了桌。王源招呼公孙兰和阿萝吃东西,两人却动也不动一下。

  “吃啊,吃饱肚子再说。不吃咱们进饭馆干嘛?”王源催促道。

  “筷子呢?筷子都没有,用手抓么?这里的店家待客之道真是缺礼的很。”阿萝皱眉道。

  王源哑然失笑,低声道:“哪里有筷子?糌粑都是抓着吃的,牛羊肉干也是抓着吃的,他们吐蕃人不用筷子的。”

  阿萝愕然,皱眉道:“这些人跟野人一样,连筷子都没有。居然用手抓着吃。”

  王源无语,身为一个南诏的蛮族女子,竟然责骂吐蕃人是野人。这就好比黑人看不起黄种人,黄种人又骂黑人是黑鬼道理差不多。不过南诏国倒是用筷子的,这一点上比吐蕃人似乎先进。

  公孙兰和阿萝扭扭捏捏的拈了几片牦牛肉和羊肉吃了些便不动了。酥油茶时一口也没喝,远远的推到了桌角,连看都不看一眼。王源也明白这些东西根本不合她们的口味,牦牛肉硬的像是皮鞋底,羊肉腥膻难闻,公孙兰和阿萝都只嚼了几口便皱眉吐了。酥油茶中的酥油本就是从牦牛奶中提炼出来的,带着一股怪味儿,她们更是碰都不碰了。

  王源也是硬撑着吃了一些,虽然东西都难以下咽,但青稞酒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浓烈芳香,入口如刀,倒是很对王源的口味。若不是公孙兰拿眼制止他,恐怕还要多喝几杯。

  离开之前,王源喷着酒气小声问那店家道:“城里有什么找乐子的地方?”

  那店家诧异道:“这些地方你们军爷反倒问我们百姓么?”

  王源道:“不瞒你说,咱们三个是从律賁城败退回来的,来到这里才十几天,不太熟悉这座城池。而且这等事总不能去问军中兄弟或者上官吧?军中可是严禁咱们去玩乐的。”

  那店家挤着眼道:“懂了懂了。我告诉你便是。从这里往北,过了街口往西,在北行两箭之地便是花街了,那里多的是,什么样的姑娘都有。据说还有长安来的姑娘呢。可惜我一个百姓,花不起那钱。”

  王源心里发笑,原来这种事各国的情形也都差不多。在长安平康坊中,吐蕃女子,新罗女子总是门庭若市,在吐蕃长安来的女子也是吃香,男子们都喜欢尝尝异域风情的滋味,倒也是怪事一件。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句话果然是不错的。

  “这个,你说的我晕头转向,我们几个喝了些酒,怕是找不到那里。店家不如替我画个图,不仅是花街,还有什么其他的好去处,也一并画了出来,我也省的偷偷摸摸打听了。”王源笑道。

  “还要画图么?”店家一脸的不情愿。

  王源道:“给你些报酬便是了。”说罢掏出一串铜钱来。

  铜本位时代,铜钱不仅吐蕃通用,南诏、新罗、突厥、契丹统统都是有用的。大唐的钱币还吃香些,因为份量足,十枚开元通宝可以熔铸成十五枚吐蕃铜币。

  见了钱,店家再无二话,拿出纸笔来歪歪扭扭的开始画图。王源在一旁不经意的问东问西,逐渐将整个城池的分布和重要的位置都问了出来。终于图画好了,王源和公孙兰阿萝三人出了小店再次回到大街上。

  “还算你聪明,这下一目了然了,咱们该去哪儿也不用瞎撞了。”公孙兰低声道。

  王源呵呵笑道:“这便是我亲自来的原因,让你们问这些,怕是会问的露了馅。”

  公孙兰白了王源一眼道:“可是偏偏要问那种地方么?龌蹉。”

  “就是。就不能问问什么名胜古迹什么的么?”阿萝附和道。

  王源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在不经意间,便已经得罪了她们了。又一次证明一句古语是正确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