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久别重逢(上)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自从那东海的那座无名岛屿上,爆发的风波过去一个多月以后,随着赵九歌和桃婉清的离开,二人已经出现在了玄州,要不了几个时辰就能够到达玄天剑门了。︾頂︾点︾小︾说,

  因为赵九歌当初伤势就不是特别的重,所以经过几天的恢复之后,就立刻马不停蹄的带着桃婉清,驾驭着飞剑,直接往着玄天剑门赶。

  二人本来修为不低,驾驭起来飞剑,速度疾驰,也没有多大的消耗,所以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就从最东边的东海,赶回到了玄州境界。

  眼看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到玄天剑门,赵九歌和桃婉清的心情都有些激动,赵九歌是因为离开差不多两年,不知道师傅还有大师姐是否还好,不知道门派里面的一些人是否还好,而且不知道其他的内门弟子是否都回来了,又多多少没回来的弟子,因为历练而陨落在了外面,永远再也回不来了。

  至于桃婉清则是因为,终于要来到传说中的玄天剑门,心里难免有些紧张,自从她修炼以来,都是独自一人摸索,没有过明确的门派体系教导,只不过随后在偶然的因缘巧合之下,突破到了元婴境界以后,才有幸到柳家做了供奉,这才对于修炼的见识有了新的见解,从而借助着柳家的资源,才在修为上提升了很多。

  这一次来到玄天剑门,桃婉清有信心,自己一定能突破停留已久的瓶颈,卡了自己许久的元婴境后期,到时候说不定就能突破到化神境!

  两人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在几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了玄天剑门的师门附近,两道剑光如虹,一前一后落在了那个山林里面,随着剑光的消散,一身黑色锦袍的赵九歌,和一身紫色宫裙的桃婉清则出现在了那个幻境林子面前。

  每个门派的门口自然会有一片幻境,因为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有一些凡夫俗子误入此处,幻境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到骗过一些凡夫俗子自然是绰绰有余。

  赵九歌拿出当初进门派时,每人发放的那个代表着身份的木牌,似乎是感受到了木牌上的气息,本来面前只有一片树林的景象,突然荡漾起来一阵阵涟漪,随后散发着一些扭曲的波动。

  最后,原本先前那副景色消失殆尽,流露出熟悉的景色,正是玄天山脉,里面有一处红色亭子,还有一二十位玄天剑门的弟子。

  似乎外面的景色和里面的景色都有着天壤之别,而且桃婉清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里面那股惊人的浓郁灵力,要知道当初在她在柳家,去过柳州的一些福地,那里的灵力浓郁可都比不上这里啊,何况这还只是门口,桃婉清相信,深入其中,里面的灵气浓郁一定更加的浓郁,想到这里,桃婉清的一双美眸有了几分期待之色,玄天剑门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就是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给她带来一些惊喜。

  整个玄天剑门的山门处,必然是森严的,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不仅有着第一道幻阵,还有这些执法堂的弟子,更深处长期都会有一两位修为高深的长老,元神时时刻刻关注的这个地方,目的就是怕一些为非作歹的邪魔,杀害一些玄天剑门弟子,夺取代表身份的木牌,混进玄天剑门,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着玄天剑门的守宗大阵。

  见到突然出现的两人,那十几位身穿剑袍,剑袍处袖着执法堂的血小剑的弟子,一个个顿时神情严肃,戒备的目光扫向赵九歌和桃婉清。

  桃婉清虽然内心激动,但是表面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老老实实的跟在赵九歌的身后,她知道越是这种圣地,规矩越是严格,所以她还是很在赵九歌身后就好,以免给赵九歌添麻烦。

  那些青年弟子,大部分都是一些前几届老弟子,修为有强有弱,见到突如其来出现的两人,本来想要上前质问一番,虽然心里明白既然能够进来,那么肯定是玄天剑门的弟子,但是过问一番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些弟子之中还有几位这一届的外门弟子,所以一群人修为有强有弱,今日不过是轮到他们当值罢了。

  为首一位灵丹境中期的沉稳青年,明显是为首之人,因为一群人之中就属于他修为最高,这个身穿剑袍的沉稳青年,立刻朝着二人上前而来,本来张口就要质问一番。

  可是随后突然看清楚了来人的脸庞,以及那妹代表着首席弟子身份的剑印之后,立刻有些失神,随后反应过来的他,那沉稳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恭敬地说道,“赵师兄,这是历练回来了?”

  沉稳青年男子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不留痕迹的打量着赵九歌的修为气息,当他发现赵九歌竟然有着元婴境中期的修为时候,内心充满了深深的震撼,不过表面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要知道他进入玄天剑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如今修为不过还是灵丹境界中期,他都已经是几届的老弟子了,而赵九歌是这届的弟子,都已经有了元婴境,可见人家确实是有着几把刷子,想到这里,这个沉稳的青年,态度更加的恭敬了起来。

  “是啊,这不赶着回来参加马上举办的门派比武大会吗。”赵九歌回以笑容,淡淡的说道,随着如今修为的提升,赵九歌越加的适应这个首席弟子的身份。

  一旁的其他弟子也都围拢上来,眼神恭敬又带着几分羡慕的看着赵九歌,毕竟能够代表玄天剑门参加门派大会那已经是一种荣誉了,并不是每个弟子都能够参加的,一般而言,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要不然修为太弱,去了压根占据不到什么便宜,相反还很可能丢掉性命。

  而且赵九歌身份不同,身为首席弟子,未来必定是玄天剑门的高层,所以这些普通弟子自然多多少少都透露着巴结神色。

  “赵师兄,这位是?”

  说完之后,这个沉稳青年把目光放到了桃婉清的身上,毕竟桃婉清身上可是没有代表着身份的木牌,虽然他入门比较早,但是谁让赵九歌的身份不同,连他都不得不喊一声师兄。

  “嗯,这个是我的剑侍,第一次来,所以还没有木牌,这不正准备带去执事堂办理。”

  赵九歌如实解释说道,或许别的内门弟子,带着陌生人进来还会有一些麻烦,但是他丝毫不担心有这些麻烦,他那特殊的身份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噢,那赵师兄有事就先去忙吧。”

  见状,那个沉稳青年连忙点了点,没有再说其他的什么,别人带陌生人进来,自然还会好好的盘问一番,但是赵九歌身为赵九歌首席弟子,自然不会做出什么伤害玄天剑门的事情。

  “这就是玄天剑门啊,景色真美,而且果然是一处福地,灵气这么浓郁,难怪圣地弟子都一个个实力高深,在这种地方修炼,实力不提升的快就才怪了。”

  桃婉清进来之后,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会儿,有些感叹的说道,言语之间有着淡淡的羡慕。

  “呵呵,你这不是以后一样可以在这里面修炼了吗,等会儿我先带你去执事堂,办理身份的木牌之后,就带你去我修炼的山峰,那里灵气比这还浓郁,有了代表身份的木牌之后,你除了一些禁地之外,其他的大部分地方也都可以走动了。”

  赵九歌一边走着,一边为桃婉清默默介绍着,毕竟整个玄天剑门这么多山峰,地理位置算得上是蛮大的,所以不得不好好介绍一番,记得当初他刚来的时候,为此不知道迷路了多少次。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并没有和桃婉清说明,那就是虽然圣地弟子享受的资源绝对是那些散修难以想象的,但是他们许多人付出的却是生命的代价,不为别的,只因为门派的荣誉。

  这么好的福地自然谁都想要,但是玄天剑门有实力占据,所以最终实力才是根本,玄天剑门给了弟子们这么好的修炼条件,无非就是为了让弟子们快速提升实力,一个门派只有高深修士坐镇,才能威慑一切。

  还有许多门派弟子,为了门派直接陨落,特别是玄天剑门执法堂的弟子,常年在外,捉拿斩杀邪魔,赵九歌的四师兄和五师兄就是如此,所以每一点的获得,自然是必须有所付出的。

  两人到了玄天剑门之后,就不急于赶路,驾驭着飞剑慢悠悠的朝着执法堂的山峰而去,一路上赵九歌时不时的还指指点点,为桃婉清介绍着一些情况。

  赵九歌准备带领桃婉清办理完一些琐事之后,就先去见一见大师姐缚红绫,最后就去正式采访一下师傅剑无心,毕竟出门历练差不多两年,回来理当采访一下师傅。

  只不过,赵九歌并不知道的是,当他一进去到玄天剑门的时候,他师傅剑无心就已经用元神感应到了,不过剑无心此刻并不在玄天殿里面,而是在残月长老修行的那处竹林中,那里也是玄天剑门的几大禁地之一,不让外人进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夫人们的香裙神雕腥传小龙女篇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