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时候到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10月,秋风瑟瑟,让人忍不住开始往身上加衣服,只是对于三河的人们来说,他们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秋天的凉意,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頂【点【小【说,在织田义信的不作为之下,三河的动乱越来越严重。

  3日,松平忠次守备的五井城被老臣夏目吉信围困。

  5日,渡边高纲父子进攻大久保忠世守备的上和田砦,不过在交战中,渡边守纲被中根喜藏,鹈殿十郎三郎联合击败,受了些轻伤。

  7日,福釜城的松平亲俊联合藤井城的松平利长,在经历了一番苦战之后,终于击退了樱井城的松平家次

  10日,酒井忠尚在矢作、安详两地建立城砦,一面防备着冈崎城,一面准备进攻金谷城。

  混战中的双方互有胜负,一向方的人为了信仰,为了自家的利益,不断进攻着周围松平家的领地。而那些松平家的家臣们,则是为了忠义和自家的利益,更是拼命的守卫着自己的领土。一方有人数上面的优势,而另外一方则有城砦可守,颇有点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意思。

  到最后,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累了还是怎么的,不管是守城的松平军也好,还是进攻的一向军也罢,在交战的时候,除非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不然基本都是你来我往,看似热闹,实际上都在打酱油的应付了事罢了。

  对于这种情况,虽然双方大将心中不满,可却也不好说什么。一向军那边,队伍中大部分都是一向宗的信徒。而松平家这边,又得靠他们守城。结果双方就这么心照不宣的耗着,过了一天有一天。

  显然,在这种时候,如果出现一支能够打破这种平衡的势力,那么这种混乱的局面就会结束。就好像当年被称为小乱世的伊势国一般,在北田家崛起之后,混乱的局面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只是很遗憾,虽然织田家、斋藤家、今川家都非常关注这边的情况,但显然他们都没有办法出兵帮忙。斋藤家和织田家互相对峙着,而今川家,却也不得不防备着动作越来越明显的武田家。

  可惜,因为局势太过于混乱,就算以三家的实力,却也只能得知三河的局势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战争。具体的情报,却也打探不到什么。

  所以,如今唯一能够对三河局势造成影响的,就只有屯兵5000以上在寺院中的本证寺、本宗寺、上宫寺、胜鬘寺以及冈崎城内的松平家康和织田义信了。

  只是,不管是空誓他们还是织田义信他们,似乎都没有半点出兵的意思。

  “正信,这可多亏了你啊!你这一招,直接让那些还想隐藏实力的武士们纷纷拼命去扩大领地,而松平家康和织田义信却只能呆在冈崎城内干瞪眼!”空誓一脸开心的模样大笑着,这也让他怀中的两名女信徒娇笑起来。

  “大师过誉了,在下不过只是利用了一下他们的心理罢了。真正让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投鼠忌器的,还是大师您麾下这些狂热的信徒啊。”本多正信一脸恭敬的说道。

  只是,虽然他嘴巴上这么说,但心中却充满了疑惑。他和空誓不一样,空誓觉得织田义信他们是不敢出兵,但本多正信却绝对不会如此觉得。只是,明明三河已经乱成了这番模样,可为什么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依然能够呆在冈崎城纹丝不动呢?

  “难道他们真的放弃了?”本多正信古怪的想着,只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直接甩出了脑海。“不可能,以他们如今的士气,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放弃!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地方我没有看透!”

  本多正信不断猜测着织田义信的用意,是的,就是织田义信。虽然原来只是大久保忠世手下的一名下级武士,但通过道听途说,本多正信对于松平家康这个人也有着一番自己的认识。有能力,有野心,但太自大和莽撞了。在本多正信看来,三河能够如今这种混乱的局面,松平家康最少要付上一半以上的责任。

  不过,本多正信并没有将自己的这个想法和空誓说,一方面是自己的这个想法只是推测,也没有什么能够证明织田义信确实另有用意。另外一点,他也想看看织田义信在这种情况下,到底会怎么做才能够将这种混乱给平定。

  是的,他确实想看看,这听起来似乎非常的古怪,本多正信不是一心想要开创属于自己的本多一族吗?所以才背叛了松平家投靠了一向军,还千方百计到现在好不容易才和空誓攀上了相当不错的关系。可如今,他却又为什么会这么想呢?嘛,谁知道呢。

  本多正信在猜测着织田义信的想法,而松平家的家臣们呢?也在猜测着织田义信的想法。这也没办法,谁让织田义信完全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松平家康虽然从李华梅那边得知了原因,却也无法说出口。

  在责罚了几名对织田义信不敬的家臣后,松平家康最后也被这些家臣弄得烦不胜烦,最后干脆直接闭门不见。只留下一句让他们好好休息,时候到了总会出阵的。可这么一句话,怎么可能让众人满意呢?要知道他们许多人的领地可还在被进攻着呢!嘛,虽然他们并不直到具体的情况,但难道松平家康不出兵,三河就会一片太平吗?不可能嘛!

  于是,冈崎城松平家康的宅邸几乎每天都会出现这么一幕,一群松平家的家臣聚在这里以各种名头求见松平家康,今天东城着火了,明天一向军又攻来了,后天城内断粮了。

  啧啧,为了求见松平家康,这些人也真是豁出去了,甚至鸟居忠吉这位老人家直接躺在松平家康的宅邸门口,让鸟居元忠说自己已经死了。最后还是在酒井忠次等人的劝说下,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是,家臣们的态度也让松平家康越来越急躁,要知道随着时间越拖越久,家臣们的不满早晚会压不住的。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根据酒井忠次和服部半藏的汇报,家臣们除了对织田义信越来越不满,这个矛头还开始往松平家康身上转移了。

  “主公,这些日子,家臣们的不满越来越大了,甚至有些家臣还觉得主公根本只知道巴结织田家,根本不管家臣们的死活……”酒井忠次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说道。

  闻言,松平家康却露出了一个更加苦逼的表情,语带哽咽的说道,“忠次啊,不瞒你说,织田大人确实另有想法,可我不能说。你只需要相信,如今这么做,都是为了松平家啊!”

  一阵忽悠外加悲情攻势,松平家康算是将酒井忠次忽悠住了,等他前脚刚走,织田义信就从旁边的房间走了出来。“家康,倒是苦了你了,这段时间可是没少被家臣们抱怨吧??”织田义信一边调侃着,一边坐在了松平家康的身边。

  “这都是孩儿应该做的,父亲大人既然另有想法,那么孩儿一定会按照父亲大人所说的去做!”松平家康依然是一脸恭敬的模样,仿佛织田义信真的是他亲爹一样。好吧,或许就算松平广忠再世,也很难让松平家康这么恭敬吧?

  看到松平家康诚恳的表情,织田义信也不免为之感动,毕竟自己这次确实做得很不厚道,什么理由都没和松平家康说,就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臣被敌军不断的攻打。严格来说,这种事情任何的家督都不可能会做的。可松平家康不但做了,而且没有任何怨言。

  “放心吧!家康,时间差不多了,只等半藏他们带着消息回来,我们就出兵!”织田义信拍了拍松平家康的肩膀宽慰着。

  “是!”

  又过了两天,服部半藏终于带来了织田义信一直在等的消息。

  “织田大人,主公,根据属下的打探,这段时间,西三河的战乱已经基本陷入的僵局,自从酒井忠尚占领了池鲤干城后,双方都很少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了。倒是东三河的吉良义昭,最近大动作频频,先是攻占了柿本城,随后又包围了长筱城。”服部半藏沉声说道。

  “嗯,吉良义昭?这小子倒是挺厉害的嘛~”织田义信轻笑道。他自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过这么久的时间,就这么一位老兄攻下了城砦。

  “父亲大人,吉良氏在东三河一直有很强的影响力,也因为他们,松平家的影响力只能局限在西三河。”松平家康在一旁低声解释着。

  “另外,吉良义昭还请到了远江国井伊家前来助阵。”服部半藏再次说道。

  “井伊家?”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来了兴趣。嘛,一方面,自然是因为井伊家这个姓氏了,要知道在松平家康的麾下,历史上的四天王之中,就有一位姓井伊的。另一方面,他却是好奇井伊家的出现,是因为今川家的命令还是别的什么。如果是今川家的命令,那他就不得不好好研究一下了。

  “是的,不过根据属下的打探,整个远江只有井伊家一家出动了,可能是因为其重臣小野道好和吉良义昭的私交不错。”服部半藏听到织田义信的疑惑,连忙解释着。

  “另外,属下还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六角家发生了内乱。”服部半藏忽然说道,让松平家康和织田义信不禁一愣。这好好的说三河,怎么突然说到六角家去了?

  只是随后,他们就狂喜起来,因为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么六角家就暂时没有办法对付浅井家,那么浅井家就算什么都不做,也会给斋藤家带来压力。随之而来的,自然是织田信长那边的压力减小,派出援军,也变得可能了。

  “嗯……看来出兵的时机已经到了。”织田义信闻言轻声说道。

  “父亲大人……”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松平家康在错愕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织田义信意思,一脸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就想说些什么。

  “家康,我明白,如果等到主公的援军,那么无疑更有把握。”织田义信打断了松平家康的话头说道,随后,他猛地站了起来,看着窗外的景色,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说道,“只是呢……如果靠主公才能平定这些乱民,那岂不是显得我很没用吗?所以,我一定要在主公派出援军前,平定三河的一向一揆!”

  “是!”松平家康连忙说道。只是,他却误会了织田义信的意思。在得到了李华梅的提点后,他就一直认为织田义信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他。而如今想敢在织田家的援军到来之前平定三河,肯定也是为了不让织田家分走他在三河武士中的威严。

  好吧,松平家康这小子竟然也这么会脑补?只是,如果他听到织田义信的心声,不晓得还会不会对他这么恭敬呢?

  “哼!老子才不会让到手的功劳被抢走呢!平定三河一向一揆的大功,只会是我织田义信一个人的!”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10月21日,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率军3000离开了冈崎城,只留下2000部队和酒井忠次守备冈崎,以防敌军的进攻。同时,服部半藏也被派到了大草城一带打探具体的消息。显然,既然要动手,那么肯定要优先干掉距离冈崎最近的敌军。

  当天下午1时,织田、松平联军抵达了大草城,憋了不晓得多久的联军,面对只有区区100多人的大草城,不过2刻钟就攻破了城门,守将松平亲平切腹自尽。

  下午2时,联军抵达深沟城,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当前冲入敌阵,随后联军冲破了敌军的阵势,大草城城主松平亲清被前田庆次当场斩杀。

  下午3时,竹谷、形原、蒲部三座城砦的敌军被联军击溃。

  当天,织田义信和松平家康联手将冈崎周围的城砦直接扫了一遍,敌军或是降服,或被斩杀,完全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联军的攻势。瞬间,整个三河震动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