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林战的苦恼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林克诚继续对林战吼道:“刚才阿雪一边在我怀里哭,一边质问我:是不是战儿一直就没有原谅她这个娘。可在一旁目睹了一切的我很清楚,你根本就不需要原谅阿雪,因为在你的眼里阿雪只不过是一个被称为娘的陌生人罢了。你不需要去恨一个陌生人抛弃了自己十六年,自然也不需要原谅她抛弃了自己十六年。”

  林克诚紧握的一双手咯咯直响,气的双眼已经能够发红:“我在一旁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但我却没有勇气告诉阿雪一个字。自己期盼、关切、愧疚了十六年的爱子最后却只是将自己当成一个可有可无,根本不值得去怨恨更不值得去原谅的一个陌生人。这种打击比你永远都不原谅阿雪还要严重千倍百倍。”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林克诚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愤,两行热泪划过了男子刚毅的面庞:“战儿,我知道你与别人的不同。这些年你所受的委屈、磨难是我无能,是我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儿子。这是我欠你的,是整个林家欠你的。但是阿雪不一样,她这些年所受之苦是所有人中最多的。别人尚且有一个宣泄的借口,可阿雪却只能一个人默默忍受。战儿,你可以责怪任何人,但你绝对不能责怪阿雪。她是你娘,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必须承认、接受这个事实。人立于世,首重纲理伦常。你必须负起一个身为人子的责任,给阿雪关爱你、疼惜你的权利。”

  林战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林克诚。眼前的林克诚,是林战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一个样子,也是给林战震撼最大的一次。

  林克诚所说的一切说是斥责,但林战觉得更像是林克诚在为了自己至爱之人在乞求林战。

  在林战的认知中林克诚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军人,铮铮铁骨、宁折不弯。林战从没想过林克诚会为了什么原因去向别人祈求什么,更没想过这个乞求的对象竟然会是自己。

  林克诚向林战乞求。这个场景让林战觉得是如此的怪异、滑稽。

  但林克诚就这样做了,这是为了什么。

  任何一个人做任何一件事都有理由,那林克诚会向自己乞求的理由是什么。自己可是他的儿子呀!

  父亲向儿子乞求,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娘”吗?

  林克诚是有多么爱欧阳雪呀,才能做出眼前这么滑稽、这么怪异的事呢?

  我是不是也有一人所爱之人值得我这么做呢?或者说我会不会为了自己所爱之人做到这个地步呢?

  林战的脑海立刻浮现出一个极其美艳高贵的身影,一个让他爱在心头同时也恨之彻骨的身影。

  我,也会为她做到这一步吗?曾经?

  林战发现自己无法回答和个问题。林战自己没有答案。

  再把目光投回林克诚身上,林战发现自己对林克诚突然之间多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不再是曾经单纯的感激,多了一些……应该是人类所说的对父亲的崇敬与信赖。

  将来有一天林克诚会不会为了自己做到这一步,或者更多呢?

  这好像不是一个问题吧。在人类之中,一个父亲不是可以为自己的孩子做任何事吗?

  这就是人类的一个天性。一个就连神也无法理解,而人类也不需要神理解的天性。

  “将欧阳雪当成一个可有可无,不需要怨恨,更不需要原谅的陌生人?或许是这样吧。”

  林战自言自语道:“但要说的准确一点也不算全对,只能说对了九成吧。”

  “我刚开始的确只是想将欧阳雪当成一个被称为“母亲”的陌生人,但当我真正见到欧阳雪的时候,我却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受我控制的涌了上来。居然会让我产生一种想要扑到欧阳雪怀里的冲动。如果不是我刻意压制我想我当时就已经失态了吧。”林战自嘲的笑了笑。好像在嘲笑自己当时的冲动与幼稚。

  林战从来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但林战自嘲的话语停在林克诚的耳中却让林克诚惊喜不已。林克诚原本只以为林战根本没有把欧阳雪放在心上,却没想到林战竟如此在意欧阳雪。

  深知林战心性的林克诚自然知道林战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而说谎。

  “战儿。你说的是真的?”

  看着惊喜不已的林克诚,林战抬手按了按自己不知为什么感到疼痛的额头,长舒了一口气:“是真的。所以,父亲你没必要如此激动,我并非不认欧阳雪。”

  “只不过,我现在想问的是,父亲你准备让我怎么做?”

  “当然是马上去见雪儿了。也让她知道你很在意她。”

  林克诚迫不及待的拉着林战就要向里屋走去,林克诚现在只想着然欧阳雪知道林战的心意,好安抚欧阳雪。

  可惜林战却丝毫未动。

  “去见欧阳雪?那见到之后呢,你要怎么办,又要我怎么办?”

  “那当然是……”林克诚说到这忽然一滞,转过头看着林战满脸错愕。

  的确林战的问题,是一个问题。一个林克诚无法回答的问题。

  见到欧阳雪后该怎么办?

  欧阳雪这十几年来一直非常挂念林风、林战两兄弟。林克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直都想让欧阳雪母子团聚,一解欧阳雪相思之苦,成全濡沫之情。但现在林战那问出的这个问题却让林克诚哑口无言。

  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林风,那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欧阳雪离开时林风已经六岁,林风知道欧阳雪是自己的母亲,更重要的是林风这十几年来同样非常思念自己的母亲。如果林风与欧阳雪团聚是什么样的场面,林克诚根本不需要担心。

  但如果是林战会如何?

  林战同样在意欧阳雪,刚刚林战已经承认过了。但林战见到欧阳雪会是什么样子。就在不久前林战那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过了。而直接的后果就是欧阳雪到现在伤心不已。

  林战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有些怅然若失的说到:“父亲,我作为你的儿子已经十六年了,我的心性你应该清楚。你觉得我会像你想的那样做吗?”

  林克诚也收回自己的手,同时也皱起了眉头。

  “对现在的我来说,林家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存在。为了保护林家我可以做任何事,可以与任何人为敌。我这么看重林家,只是因为我在林家生活了十六年,林家照顾了我十六年。林家,是我在人界的家而已。”

  “但是对于欧阳雪,我已经十六年没有见过她了。这十六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以发生很多的事。即便她真的很挂念我,为了我做了多少事,但这些是我通通不知道。母亲这个词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名词罢了。要我像对待你们一样对待欧阳雪,就现在的我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林克诚说道:“但你刚才也说了,你对雪儿并非毫无感情。”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必须要立刻离开冰封神殿。”林战突然咬着牙说,把林克诚吓了一跳。

  “除去我刚刚出生的那段时间外,这次是我第一次见欧阳雪。但我却对一个我刚刚见过的人产生了莫名的依恋。我以前从来没过这种感觉。这种莫名的感情居然会让我产生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无法容忍,也必须立刻杜绝的事。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离开欧阳雪。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化解这种莫名的感情来让我恢复正常。”

  林战的所说的话让林克诚大惊,林克诚没想到林战那急于离开冰封神殿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