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神秘的敌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赵竹林右手轻轻一挥,几名冰封神殿的高手无声无息的从空地中消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出现在哪里一样。∏∈頂∏∈点∏∈小∏∈说,丝毫没有打扰到空地中央陷入沉睡的林战。

  夜晚的风还在林中飘荡,寒意愈发刺骨,周围的雾气也愈加弥漫,朦朦胧胧、隐隐幢幢的迷乱着人们的视野。

  夜晚的森林是危险的,这是每一位老猎人在给年轻的猎人上课时说的第一句话。需要让每一位猎人用生命去能记得一句话。一位有经验的猎人会尽量避免在森林里过夜。这不单单是因为许多肉食动物会在夜晚出来捕猎。更因为当黑暗降临森林时,一切都将隐藏在黑暗背后,你永远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的未知。

  人们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着恐惧。尤其是当你身处在夜晚的深林,被树木的阴影与黑暗所包围仿佛整个世界都将你背弃时的那种孤独与无助,更加会让人发疯。

  就像是现在的赵竹林一行。

  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有危险正在逼近。这是赵竹林凭借其多年徘徊于生死一线之间所养成的本能,对危险的敏锐嗅觉。

  但这个危险是什么?赵竹林却并不知道。

  或许这个危险很强大,在一瞬间就会将自己一行人全部杀死,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这片广袤的密林中究竟隐藏着怎样恐怖的存在。但也有可能这个危险很弱小,或许只是森林中一只普通的野兽,转眼见就会被我们击杀然后变成我们口中的食物。

  或许还有其他的种种可能。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种的可能再加上身处于这样一个环境之中,赵竹林的心中已经对这种未知产生了畏惧。

  赵竹林派出人手探查已经有一刻钟了,但就像泥牛入海一般被周围的黑暗吞噬没有一丝回应。

  在这种时候没有回应要比任何坏消息都要折磨人的内心。不过多年的生死搏杀早已将赵竹林的心锻造的如同钢铁一样坚硬。或许心中已有不安,但赵竹林的表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在这一刻,赵竹林知道自己身为这一行人的头领,自己不能有丝毫的胆怯与不安流露出来。因为人的想象是无限的,在这种环境中只要自己露出一丝恐惧就会被其他人无限扩大,使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直至被恐惧吞噬。

  众人又在表面的平静中默默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周围的空气依然没有任何变化。林战陷入熟睡的呼吸声混杂在风声之中传进了众人的耳朵。

  以众人的脚力,这么长的时间足可以走出百里之外,究竟是怎样的变故能让前去探查的人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呢。

  “唰唰唰……”

  这时,物体擦过树枝的声音突然传来,一下了挑动了众人的神经,也让一直闭上双目的赵竹林睁开了眼睛。

  几道黑影转瞬间来到赵竹林面前。定眼一看,就是前去探查的几人。但看着几人呼吸急促,衣衫凌乱,衣服嘴角处多有血迹,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飘进了赵竹林的鼻孔。

  显然这几人刚刚经历了一次恶战。

  但奇怪的是,能将这几人逼到这种地步战斗一定很激烈,可是赵竹林几人却丝毫动静都没有察觉到。

  “徐虎,怎么回事?”

  来人粗喘了几口气,回答道:“禀赵长老,我们刚才被敌人伏击,被困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那空间里四周弥漫的都是红色的雾气,连天空都是血红色,不能视物,连神识都无法感知。我等被困许久才勉强突围出来。”

  被困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难怪自已一点动静都没有察觉到。看来是敌人以自己的神识封闭了一片天地将他们困住的。

  但是以神识封闭一片天地,创造出一个领域出来围困现实中的敌人。这最起码是神级以上的高手才有这样的实力。但一个神级高手开辟出来的领域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徐虎他们几个尊级武者逃了出来呢?

  赵竹林本身就是神级高手,自然知道神级高手所创造出来的领域有多大的威力,而事实上神级与尊级之间是一道天堑之隔,一个神级高手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屠杀掉一百名尊级高手,并且不会费多大的气力。

  也就是说,如果困住徐虎几人的真的是由神级高手所创造出的领域,那徐虎几人就是在强上一百倍都没有命能活着走出来。

  还有一点,弥漫红色雾气,拥有血红色天空的领域。这是……

  赵竹林眼神一动赶紧问道:“看清敌人是谁了吗?”

  徐虎摇了摇头;“没有,敌人隐藏的很深,根本没有露面,攻击方式也很诡异,感觉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手段。”

  赵竹林眉头微缩,沉默不语,但眼神却急速闪动,说明他的心里正闪过无数种想法。

  就在现场陷入沉默之时,一个声音从赵竹林背后传来。

  “赵竹林,我们一起去看看。”

  赵竹林一惊转过头来,林战已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现在正慢吞吞的从地上起来。

  赵竹林暗吸一口凉气,悄悄压下了心中的惊骇。

  赵竹林根本没有察觉到林战是何时醒过来的。

  赵竹林虽说在意着未知的敌人是谁,但身为欧阳忆平亲自点名派到林战身边负责保护林战路途安全的人,赵竹林的注意力一秒钟都没有从林战的身上离开过。在此之前赵竹林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林战平时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他打个喷嚏时是左眉毛先动还是右眉毛先动他赵竹林都了如指掌。

  但现在,就在赵竹林眼皮子底下,自己竟然连林战何时醒来的都不知道。或许林战是不是真的睡着了都是一个值得质疑的问题。

  林战,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这究竟是一个偶然,还是自己这一路上都在被林战牵着鼻子走?

  林战,一个圣级中品武者,却将自己一个神级高手像猴子一样耍的团团转,这种事说出去谁会相信。

  但事实就是如此,赵竹林不相信也得相信。

  自己这一路上所看到的恐怕是林战想让自己看到的。

  至于林战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突然又跟自己挑明呢?

  林战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睡了这么久,累死我了。”

  睡觉会把人睡累吗?或许会吧。

  林战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四周:“不过这片森林倒是很让人期待呀。”

  转过头看向赵竹林,林战说道;“赵长老,我们走吧,去看看那位神秘的敌人。”

  赵竹林浑身不自觉地一抖,一股冷意从脊背升起。

  “是。”

  赵竹林深深地冲林战施了一礼,躬身说道。

  连赵竹林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林战是如此大礼,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林战的话。

  赵竹林只知道林战刚刚说的话给自己多大的震动。刚刚林战看向自己的眼神,淡漠、深邃如同无尽星空,又带着无上的威严,仿佛天罚巨神踏立于星空之中,俯窥众生。

  赵竹林不知道该如何违背这种威仪。

  赵竹林曾经也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见过这种威仪。那就是冰封神殿二代殿主——冷方广。

  赵竹林现在明白欧阳忆平为什么要专门派自己这个神级高手来保护林战了。或许在以后的哪一天自己连给林战做保镖的资格都没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