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谁在对付赵云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说起来可笑,太学的学生聚集了约两三百人,竟然在赵家的燕赵风味消费,这里可是赵家的地盘。

  不断有人飞报:“赵子龙离雒阳还有三十里。”

  “二十五里!”

  “二十里!”

  “十五里!”

  “十里!”

  “拦住车队,等他写文章了。”

  “诸位,就让我们来称称所谓的赵家麒麟儿有多少斤两。”一个人长身而起。

  “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大家都提前准备好了自己的文章,等他当场来写。”

  “哼,我等是全才,有几个文名卓著的?那小子有急智,每一次的作品,无不是当场做出来的,而且首首为传世之作,你和我能成吗?”

  “反正我认为这么多人来和赵云相抗,本身就是不自信。”

  “就是,大丈夫立于世,何须以众凌寡?胜之不武。”

  “如何又旧事重提呢?刚才我等不是解释得很清楚吗?单对单,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是啊,长文兄何等样人?就连他在赵子龙面前,也只能退避三舍。他的文章你们看了,谁能比他写得更好?一篇《陋室铭》,他都不提笔了。”

  “哎呀,忘了。刚才让他们去的时候,如何不规定下题材什么的,那样让赵云现场做出来,大家再来比拼一番才有意思。”

  “元瑜兄,按说你的文才,在我们太学也是数一数二的,为何此次你竟然不参加?”一个声音有些怒气:“孔璋兄,你的文才居于太学之冠,是何道理?”

  阮瑀还没开口,陈琳悠然说道:“此次你们要为难人家,事先可曾和我等商量过?”

  “就是,”阮瑀:“到了此处,才明白你们要对付赵子龙,何不提前告知。”

  “哼,我看元瑜兄是不屑于和我们为伍罢了,”那声音越发激昂:“不就是你曾就学于蔡伯喈处,怕伤了亲戚情分而已。”

  “住嘴!”阮瑀平时不生气,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脾气,此刻站起来,指着此人骂道:“你是何东西,敢直呼伯喈先生名讳。”

  他这话一出来,刚才那人的脸上变成了猪肝色。

  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建议后,儒家书籍被奉为经典,法定为教科书,设专门博士官讲授,成为判断是非标准与决策依据。

  儒学被定为官学,必须有一部标准本作为评定正误的依据,然而,皇家藏里的标准本“兰台漆书”却由于**而遭偷改。

  现在的儒学经典书籍都是用手工传抄流传,错误很多,而太学的儒生们因为师从不同,都认为自己才是正确的,便因此互相争论。

  甚至有人花钱贿赂兰台的官员,请求更改兰台藏书中的文字以符合自己的见解。

  宦官李巡、议郎蔡邕均上书给皇帝刘宏,要求由官方来校勘儒学经典书籍,统一内容,刻于石碑上。刘宏准奏。

  于是,参校诸体文字的经书,由蔡邕等书石,镌刻四十六碑,立于洛阳城南的开阳门外太学讲堂前。

  碑高一丈许,广四尺。所刻经书有《周易》、《尚书》、《鲁诗》、《仪礼》、《春秋》和《公羊传》、《论语》。

  除《论语》外,皆当时学官所立。

  石经以一家本为主而各有校记,备列学官所立诸家异同于后。

  《诗》用鲁诗本,有齐、韩两家异字;《公羊传》用严氏本,有颜氏异字;《论语》用某本,有盍、毛、包、周诸家异字。

  共约二十万零九百一十一字。这对纠正俗儒的穿凿附会,臆造别字,维护文字的统一,起了积极作用。

  可以说,在天下士子的眼中,熹平石经的首倡者蔡邕的身份被无限拔高,神圣不可侵犯。

  君不见蔡中郎获罪,出雒阳时,太学士子相送者不下三千人。

  此时,石经依旧还在篆刻当中,历史上一直延续到后年才完工。但是蔡伯喈的地位,还是没有多少下降。

  “琳一直有个疑问,希望诸君答我。”陈琳的声音在一片静寂中显得很是突兀:“今日究竟是何人相邀?人家子龙何时与你等结仇?”

  “没错,”阮瑀斩钉截铁地说道:“瑀求学于蔡师,子龙为吾师弟。汝等为难于赵云,就是与瑀为敌,谁第一个上来!”

  陈琳本来和赵云没有任何交情,可谁叫海商的事情上,徐州陈家除了陈登他们那一家外,还有陈琳这一家。

  先是海西徐家鼓动,后有徐州首富糜家参与,可以说,整个徐州,只有极少家族没有参加,陈家自然不在其列。

  不管是太学的士子也好,鸿都门学的士子也罢,说什么都不可能与家族对抗。

  在以孝立国的大汉,要是和家族背道而驰,就会被安上不孝的罪名。

  若陈琳今天敢在这里对付赵云,改日陈家的事情暴露出来,天下之大,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楼上的包间里,刚才趁机扇阴风点鬼火的人,此刻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

  “让你去组织下学子,不是让你自己出头,你是何人,敢于领导太学士子?”那人气急,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他扭头转向一旁:“长文兄,此事看来只有你亲自出马!”

  “也好!”陈群长身而起,不多说话,拱拱手出门。

  “主公,”此人尽管挨了一巴掌,却没有半分尴尬:“陈长文的文才稍显不足。”

  “某知道!”这人一脸凝重:“然则他的家世,不是你等所能比拟的。颍川陈家,可是天下少有的大家族。”

  “陈家开枝散叶,把势力从颍川扩张到徐州,端的不可小觑。”

  “苦也!”在座一人直拍大腿:“我等如何在此处?下不去也,要被堵在当场。”

  “乐兄,你和我在太学士子面前估计一点名气都没有。”旁边一人慢条斯理地说:“倒是袁兄,你在太学里可有不少熟人。”

  人都是这样的,哪怕自己的处境也不好,看到别人比自己更惨,立马就觉得心情舒服多了。

  乐兄深以为然,笑盈盈地看看袁兄:“某和贾兄稍事乔装改扮一番,大摇大摆走出去也不会有人发觉。”

  “既如此,乐兄,我们走吧。”贾兄心里直打鼓:“不然,太学士子上来,发现我们就麻烦大了。”

  “是啊,袁兄,乐某就先告辞了。”乐兄拱拱手:“此后毕竟要和赵家小子同僚,被别人说出去就不好看了。”

  两人一前一后,把帽子拉得低低的。

  看着他们的背影,那太学士子不由紧张起来:“主公,我们也收拾一番走吧。”

  “蠢货!”袁兄轻叱:“他们是十足的蠢货,你也一样。这里是燕赵风味的包房,谁敢上来?”

  说着,脸上连连冷笑。(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