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挥毫写就拂衣去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诸位,里面那人可是赵云赵子龙?”赵延总不能一直让兵卒支撑着,看了一眼就下地。

  一个大头兵,可能在战争时刻有人或惧怕或崇拜,你又不是后世的城管,再说这些人只是吃西瓜的观众,也不是小商小贩。

  “你是外地人?”终于有一个人看不过眼,斜着眼睛多了一句嘴:“一个当兵的,还谈什么赵云赵子龙?是你叫的吗?”

  擦,赵云不是雒阳的好不好!赵延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驰而过,还是耐着性子赔笑:“实不相瞒,子龙是我从没谋面的侄儿。”

  “这倒奇怪了,一朝闻名天下知!”另一人没好气地说道:“天下姓赵的人多了去了。反正如今真定赵家家大业大,又有名声又有钱财。”

  周围的人闲着也是闲着,反正他们站在此处干等,看不到里面的具体情况。

  “兄台,千万别说子龙先生是你侄儿。”一个好心人劝慰道:“某也知道,有很多赵家人,此前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现今也去认亲。”

  还别说,真被他给蒙对了。不过真定赵家反正不差钱,只要是拿着族谱前来认亲的赵家人,都是和颜悦色。

  毕竟一个家族的人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比别的人用着放心。

  “诸位,某真不是胡乱攀亲!”赵延脸上越来越尴尬,再让他们说下去不知道会说出啥话来,赶紧堵住:“你看看,这还是子龙侄儿给某写的信!”

  说起来也很难为他的,一个三十好几的人,平时在雒阳城也是威风八面,此刻却被一些升斗小民看不起。

  “咦,还真是?”一个认字的人手快夺了过去:“落款是侄:子龙!”

  大家认字的人并不是很多,这个寒门士子吃惊地看着赵延:“我说啊,你这个当叔叔的真不称职,想想子龙先生何等身份?”

  他的手往里面指了指:“刚才的情形我也看到,几个护院模样的人,竟然逼得他当场要写文章才能过去,太不像话!”

  “左右!”赵延一听大怒,他可不是一个人来的,随身带着五十个兵卒:“前去拿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有人敢为难我侄子!”

  不管在哪个年代,不明真相的群众往往都会群聚在一起看热闹,此刻也不例外。

  此处是交通要道,不管你的身份如何,这时根本就过不去,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啥?赵云赵子龙?赵家麒麟儿么?”

  “天下间还有另一个赵云赵子龙么?不是他还能有谁?”

  “此事透着蹊跷,为何被堵在此处?难不成那些宦官连他也不放过么?此前赵家人可没有和雒阳的学子有啥交集。”

  “慎言,慎言!据说子龙先生的伯父可是当今那位身边的人。”

  “那就更不应该呀,赵忠怎能陷害自己的侄子?还不去报官?”

  “谁说没有报官?你不曾看见那些当兵的挤不进去吗?”

  “不行,此事要再发展下去就不可收拾,谁能和我一起去面见雒阳令?让他老人家加派人手,务必保护好子龙先生。”

  “那敢情好,雒阳令赵温大人是子龙先生的本家,总不至于让不法之徒逍遥法外吧。”

  “谁有马?设若我们走路过去,连黄花菜都凉了。骑马的赶紧去报信,不能让子龙先生受到一点损伤。”

  不能不说,普通人的心中,对太学和鸿都门学没有啥概念。

  太学或许在豪门大户的年青一代眼中是学习的圣地,他们天生就有资格进去求学,而后有个机会能举孝廉为官。

  普通人可没有这样的机会,鸿都门学的出现,给了寒门士子一片曙光。

  被众人围住的赵子龙是啥人?那可是即将担任博士的年轻人,可别让人给陷害了。

  不能不说,雒阳是首都,与其他地方的人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哪怕是普通人,他们的消息也很灵通,或许一些小人物小官僚大家不清楚,大人物们每个人都如数家珍。

  今后普通家庭的孩子们,还等着有机会进入鸿都门学,那可是自家孩子将来的座师,不能怠慢。

  “不用,那里有当兵的,估计就是赵大人派来保护他侄子的。”

  “你眼瞎啊,他们与我等一样,都被挤在外面进不去。”

  此时,赵延身边的人纷纷吆喝:“闲杂人等散开,雒阳城门校尉办事拿人!”

  “城门校尉好了不起呀?”一些没有能挤进去的人火冒三丈:“啥时候雒阳东郊也是你们的管辖范围。”

  “哼!”赵延一声冷哼:“有反贼在里面,你们这是要阻挠我们抓人么?再聒噪连你们也一起抓了,速速闪开!”

  老百姓并不清楚,雒阳的城门校尉到这里执法是不是越界,民不与官斗,谁都不敢担当反贼的罪名。

  说来奇怪,人群本来围得水泄不通,听到他的话,居然让出了一条道路。

  至于起先那些护院,早就不知道被挤到啥角落。

  外面的纷纷扰扰,和此刻静寂的商铺里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没有任何人吩咐,谁都不曾踏进一步,规规矩矩地守在外面,除了赵云与他的家眷们,还有满脸警惕的童智、童慧,其后则是憨憨厚厚的典韦。

  甚至连老爷子和黄旭都还留在外面的车队里,童渊早就没了那副慵懒的样子,尽管还闭着眼睛,耳朵时时在动。

  相信不管是谁有啥异动,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自己徒弟的身边。

  赵延不由讶然,说好的侄子被人欺负呢?看他眼前的模样,气定神闲地写着字。

  越是靠近里边,人群越安静,没有任何人说一句话,脑袋伸得长长的,以图看到在写什么。

  “写好了?”荀妮看着自己的夫君,满脸温柔。

  “恩,”赵云微微笑了笑:“好像现在写字没有以往的精气神,就写了这么一点点字,觉得好累。”

  “你要累就回马车上休息。”蔡琰挺着有些出怀的肚皮:“走,夫君,我们回去继续赶路吧。”

  他们就这样大模大样走了出去,人群不由自主又闪出了一条道路,看到典韦旁边的两只老虎,不由自主又让了让。

  “子龙侄儿,我是你叔父!”赵延看不到他们的影子,才想起来自己是来见这孩子的。

  安平赵家的后辈读书也不尽人意,他对读书人有一种敬畏。走到商铺外面连大气都不敢出。

  此刻想要挤出去谈何容易?(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开艘航母去抗日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