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悄无声息入雒阳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直到赵云一行见不到人影,围观的众人才想起来,此子是在商铺写了一篇文的。≥頂≥点≥小≥说,

  当下,一个个虎视眈眈,看向仍然静静躺在桌面上的纸张。

  别以为赵云进的商铺是胡乱选择的,文房四宝本身就算是高雅的东西,经营赵家纸张的商铺,一眼都能看得出来。

  “诸位别抢!”掌柜的适时站了出来:“子龙公子的墨宝,等某先裱糊下。”

  “赵掌柜所言极是,说不定这又是一首传世之作。”围在最里面的都是文人,大字不识的老百姓才没有多大兴趣呢,看看热闹即可。

  “什么说不定?”旁边马上就有人反驳:“从子龙先生的佳作面世以来,何曾有过平庸之作?让某来先睹为快!”

  “闪开!”赵延既然挤不出去,干脆就护着墨宝:“此为我侄儿的作品,让某带到城里,是要给皇上看的,你们想做甚?”

  “原来是四老爷!”掌柜的此时才认出来:“子龙公子的墨宝还没干,请稍候。”

  “你们这样也太不像话了!”一个寒门士子大声说道:“子龙先生是鸿都门学的博士,某就是他的学生,今天定要让此等佳作传遍天下。”

  “你待如何?”赵延也没了主意。

  此刻他有些两难,一边想去追上赵云一行,一边又想在这里护着他的大作。

  “反正作为学生来传扬先生的作品,是我鸿都门学学子义不容辞的责任。”此人说话连自己都感染了,慷慨激昂。

  “这位先生,要不你现抄一遍?”赵掌柜适时站出来:“先生要不嫌麻烦,就多抄几份。”

  “不麻烦不麻烦!”此人大喜过望:“不要说一份,就是十份百份,某也愿意,为子龙先生抄写,是学生的荣幸。”

  赵延心急火燎的,看到那鸿都门学士子抄写,尽管对字不是很懂,看得出和侄子赵云的是一种字体,顿时觉得有一种自豪。

  “四老爷,裱糊好了。”赵掌柜的动作很快,并没有让他等多久。

  一出门,赵延马上就问随行的兵卒:“我侄子呢?”

  “大人,子龙先生出门后就和车队走了。”那士卒小心翼翼地回答:“我等根本就没有机会,实在是围观的人太多了。”

  是啊,刚才要进商铺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吧。

  不去说赵延如何回去给大哥赵忠报喜,赵云一行分成了好几拨,经过刚才这件事,大家有些后怕,人太多了,要是在城门口来一次,名声就会瞬间传出去。

  当然,那名声究竟是恶名还是好名声,就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毕竟你还没有走马上任,造成如此轰动,在老一辈的眼里显得不够稳重。

  在雒阳城的中东门,起先只有寥寥无几的人,看到车队过来就上前询问。

  在这些人看来,赵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无论如何不会隐姓埋名。

  “请问,可是真定赵云先生的车队?”那些人很有礼貌,每次都问着同样的一句话。

  “啥?赵云就是那个赵家麒麟儿吧,他来雒阳了?”

  “估计你家里也没啥关系,难道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晓?赵子龙先生即将到鸿都门学担任博士,今后那些学子有福气了。”

  “好吧,反正今日也没啥事儿,就在这里等候一番。说不定能面见赵先生,能求来他的墨宝。你根本不清楚,他的墨宝如今是重金难求。”

  “谁要?你不会是在哄我吧?重金难求?”

  “我要骗你天打雷劈!太学的那些个士子,别看都是昂着头走路的,千万别说出去呀,那些人就是他们安排的。”

  “你是说?”

  “对!太学的人对赵先生的名声很不服气,准备一到这里就给他一个下马威。暗地里又出了高价,谁能拿到他的墨宝,一个字五金!”

  “我的天,这么值钱?我家大小子也会写字,赶明儿让他写字卖钱!”

  “算了吧,虽然不清楚你家公子的才学如何,肯定比不上赵先生的。据说要是整篇文章的,价格出到了一千金!”

  “你这个情我领!鄙人金三,人称金三胖,在金市有一家专门卖首饰的铺子,仁兄日后路过那里可一定要进去喝杯水酒!”

  “那就多谢金兄了,鄙人张五,在夏门外有一个小小的田庄,每天都给一些有钱人提供上好菜蔬。金兄日后但有需要,差人说一声就是。”

  “好,我们不说话了。只要发现是赵先生,定当在第一时间冲过去。你要先到求两幅,一副归你一副归我。我也一样。”

  说起来挺可笑,名闻天下的赵家麒麟儿,之所以吸引小老百姓夹道相迎的原因,不过是为了要求一幅字而已。

  那些学子们身边的人都急得不行,他们尽管身后有公子老爷们小有名气,雒阳城门不是闲杂人等可以随意驻足的地方。

  “是不是我们堵错地方了?此处有中东门,那边是上东门,下面还有耗门。你们认为子龙先生会不会从其他两门进城?”

  “不太可能吧,想想他老人家是何等身份?必定要走堂堂正正的大路,上东门那边主要是水路,没听说他们坐船而来。耗门就更不可能了,那可是全国各地的郡县进贡出入的场所。子龙先生尽管没有到过雒阳,绝不会降尊纡贵走那里。”

  此时,恰好另一个车队刚好被士卒放行。

  “请问,可是子龙先生当面?”一个下人赶紧上前恭敬地问道。

  “不是!”车夫的脸色都没变。

  “智哥,不是过了门禁吗,难不成还要查一次?”车帘掀开,露出里面一老一中年一年轻人的面孔,那年轻的显得不耐烦。

  “对不起,打搅了尊下!”那下人忙不迭离去。

  “子龙啊,今后在任何地方你都当注意!”马车行了好一段路,童渊睁开眼睛:“你知道有多危险?”

  “那么多人围着你们,设若有人出手,为师顶多只能救下你。”

  “你的三位妻子,为师就无能为力了。记住,如今你不是一个人,有家有室,马上要当父亲了。”

  “是徒儿的错!”赵云马上道歉:“师父,天子脚下,没人胆敢刺杀。否则穷极天涯,官府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也要把人给找出来。”

  “哼,说你还顶嘴了!”童渊低斥:“到时候人都没了,把凶手找出来又有何用?”

  “师父说的是!”这次,赵云诚心道歉。(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铁血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