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符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听得一愣,“女鬼?你是说我前面有女鬼?”

  牛胖听到我这句话,躺在床上狂笑不止,“逗死我了,处男之身,顷刻之间化为乌有,被小女鬼看的干干净净。”

  我怕颜面扫地,顾不上害怕,这破眼睛,时好时坏,现在又看不着了,真他娘的丢人现眼,“睡觉睡觉,被磨磨唧唧的。”

  “兄弟,这里有什么不能去的地方吗?”等我们说完老大才开口。

  听到这句话,赶尸将好像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一样,翻身坐起来,“要说禁地,你还没说,这里的禁地就在这下面。”赶尸将伸出一根手指头,敲了敲床下面,意味着地底下。

  “有没有禁地的入口?”老大继续追问。

  赶尸将的眼神有所警惕,“你们要干嘛?”

  我连忙回答,“别误会兄弟,我们就是在城里呆的无聊,想出来散散心,听说这有鬼,长这么大还没碰见过呢,试试运气。”

  我说完,赶尸将看了我一眼,“你带着口罩做啥子。”

  “不好看,趴下找您。”我摸着脸说。

  赶尸将听我脸上有缺陷,赶紧下炕,凑过来,“兄弟把口罩摘下来,我瞅瞅。”

  我心想,这老家伙是想干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我就瞅瞅,老被人说丑,让我瞧瞧你到底长啥样。”说着伸出手来接下我的口罩。

  我哪里会这么傻,赶紧躲过去,“大哥,我自己揭。”

  当我揭下口罩的时候,赶尸将一脸惊讶,随即走过来,“没事兄弟,不丑,一点都不愁。”

  不丑?我分明在他眼里看到的意思是: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人,连赶尸将都惊呆了,那是得有多丑。

  赶尸将以为我生气了,连拉带拽把我拉回床边,递给我一壶酒,“兄弟,我们碰到一起也算是缘分,向我们这种人,他们越是说我们活下去没有意义,我们越要活好给他们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干这行,钱是没的说。”

  我可不想干什么赶尸将,这夜黑风高的,就一个人在山林里行走,身后还跟着一具尸体,手里拿着铃铛,高喊:阴人借道,生人回避。擦,我的胆子可没那么大,我刚要婉拒,转念一想,他对我这么客气,没准还能从他嘴里套什么话呢。“我害怕尸体,胆子不大。”

  赶尸将看我没有拒绝,“怕啥,死物件,能起啥风浪,你信不,我让他坐着他不敢立着。”说完打出一道黄符,厉声喊:“坐下。”那小个子尸体真的坐在了椅子上,膝盖不打弯,怎么看怎么别扭。

  “大哥我知道了,你还是让他回到角里去吧,在灯下面怪吓人的。”我装作很害怕的样子。

  我越是这幅德行,赶尸将越得意,“小兄弟,你怕啥,只有你赶他的份,他就跟玩具似的,你让他干啥他就干啥。”

  “马冬。”擦,我最害怕的就是牛胖拆台,还是来了。“你说你不收我做徒弟你收他,其实他。”声音被阻断了,应该是老大他们知道我的意思打断了牛胖的话。

  “你说说你,不当就不当呗,你又不丑,干啥不成。”石头张嘴朝牛胖骂,我没有听到牛胖的反驳,这是了解了,差点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我赶紧赔笑,“大哥,别管他,他就那德行,咱说咱的,这赶尸冬天还好,夏天怎么办,夏天时间一长不臭了?”

  赶尸将的包不大,里面啥都有,拿出一小塑料袋花生,两双筷子,递给我。“那是不会赶尸的人担心的问题,我们这些专业的赶尸将,谁会在意这些小事,我告诉你。”赶尸将把头贴向我,我也俯耳过去,“我们赶尸将身上都有一瓶药水,是湘西特有的草碾压出汁,对上一小瓶槐树汁,把身体每个位置涂一遍,这尸体一个星期之内不会腐烂变质,加上他们嘴里的安魂珠,这尸体就不会腐烂变质。”

  我听的啧啧称奇,“真是第一次听说这赶尸还有这么大的学问。”

  “那当然,光我这而包里符咒,都分的清清楚楚,你瞧见我脖子上的红符了没有,这可是赶尸将的保命符。”赶尸将从脖子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红符,在我面前晃晃。

  我也不含糊的摸着,“这东西值不好钱吧。”

  赶尸将白了我一眼,“这东西我不知道上到多少钱,但我知道最低值这个数。”

  见赶尸将伸出五指,我脱口而出:“五百?”

  “五千,等会我给你找找,我还有两张。”说着翻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两张红符,我接过来一看,红符上面的符咒也是红的,比纸的红发黑一点,画的咒语,是一笔完成的,苍劲有力却行云流水。

  “这是你画的?”我带着崇拜的语气讲,把两张符咒递给他。

  赶尸将的头抬得老高,“那是,这两张东西是我花了一个月时间画出来的,这墨,是上好的黑狗血,加上糯米纸....”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多,“小兄弟,今日你我有缘,送你一张。”

  我忙摆手,“这怎么好意思,吃了你的酒菜,还收你这个,我实在过意不去。”

  赶尸将已经把一张红符叠起来,在自己背包里抽出一根红绳,那只手在没有针的情况下,拿捏着线头一穿而过,半起身绑在我脖子上,我指着他的动作半响说不出话来。

  赶尸将被我捧得尤为自豪,“没人缝衣服,自个瞎鼓捣,就练出来了。”

  牛胖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开始还以为赶尸将在吹牛逼,这红符没啥用处,可见到刚才的动作,心里打了百分百的保票,这东西真如赶尸将所说的价值连城,往这边爬,“兄弟,你也送我一张呗?”

  赶尸将看了他一眼,“没有了,最后一张给了小兄弟。”

  “明明还有,我花钱买,便宜点。”牛胖声音让我感觉他是在祈求。

  “你买一张,八千,少一分都不卖。”赶尸将双手抱胸,扬着下巴。

  牛胖看我这一分钱不要,还请我吃一顿酒,到自己这就抬了一个天价,心里不服气。“凭啥八千,他都不要钱。”

  赶尸将可不吃这一套,把包往后面一放,“爱要不要,老子还不想卖呢。”

  牛胖吃了瘪回到自己的床铺上,左想右想,最后还是问老大,“老大,你说他这个是不是真的?”

  老大点点头,“这个你花八千绝对不亏。”

  牛胖盘算着,最后一咬牙,伸出两只手,“老大,我现在没钱,你借我八千下个月还咋样?”

  这么多人看着,我大也不好意思拨了牛胖的面子,悻悻拿出一张银行卡,“我只有卡。”

  牛胖倒不是嫌弃,蹭到赶尸将身边,“八千块,成交。”

  赶尸将用眼角瞅了他一眼,最向上一驽,“现在没货,你倒是可以留个电话,有了给你打电话。”

  牛胖一听,脸上爆红,“丫的,存心为难老子是不。”

  赶尸将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我就三张,给小兄弟一张,还有这两张是留着保命的,我们这一行,啥都多备一份。”

  鸭舌帽他们三个把牛胖拉回去,省得破坏了我的计划,我赶紧跟赶尸将套热乎,喝了差不多一壶酒,才进入正题。

  “大哥,这个客栈有啥秘密?扎还有女鬼?”我试探性问。

  赶尸将伸出手指点点我,“呵呵,套我话。”我心一颤,难不成他越喝酒越清醒?不过后面的话让我放下心。“不过没事,兄弟,我告诉你啊!你发现没有,这客栈的墙壁比房屋高,正常人的房子谁会建在这种地方?”

  我点点头,吃了口花生米,“是啊!我也纳闷,听老头说客栈门,一生一死,我不懂这些,您给讲讲。”

  套了两个小时才把这点事套明白,据赶尸将说的,这客栈的风水师,阳宅阴墓,各过各的,互不打扰,互相制约,这下面有东西,有了这房子上不来,这客栈开设,一面是做鬼的生意,一面做人的生意,别看客栈静悄悄的,里面的可都住满了客人,住店的人别大惊小怪,别惊扰了鬼,住店的鬼,也不能四处流窜,惊扰了人的生活,自打他干这行,就有这客栈,每次路过都回来歇息。时间久了,这店里的秘密也被他探听到了。

  在客栈的最西面的那间屋子里,既不住人也不住鬼,常年挂着一把大锁,每逢鬼节,客栈当家的老头才会进去一次,那里是禁地,我们在进来的时候标盘上都有写,只是我们没注意,赶尸将还透漏了一件重要的事,赶尸将不光担任赶尸的活,还是一个风水师,寻龙点穴比我们这些半吊子可强太多了。他告诉我们,这里应该是一个龙穴,下面葬的一定是个大官,至于为什么建这客栈,让人鬼都能住进来是为了震下面的东西,经过时间的流失,风水也在慢慢的变迁,曾经龙穴已经化为蛟穴。

  蛟,是普通的蛇变化而来的,若是想要成龙,必须通过自身的修炼变成蛟,然后在经过修炼,变成龙,这个过程需要万年之久。当然这是个传说,不必当真,但是龙再化蛟,那就意味着可能这条蛟龙要变魔,那就是说下面凶险无比。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