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下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话已经套出来,下面的是就交给老大他们了,服从命令听指挥才是我该做的,一晚上谁也没有谈起这件事。

  在客栈里的植物,唯一全部见到太阳的时候,就是在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这个时间段,显得土壤都没有营养。第二天晚上七点,赶尸将才启程,要走了我的电话号,我没答应也没不答应,赶尸将说我以后绝对会从事这一行,也不知道是不是诓我呢。送走赶尸将,我们几个聚在一起商量起昨天晚上的事来。

  “老大,你说这赶尸将说的是真的是假的?”我也含糊赶尸将的可信度,他知道的太多了。

  鸭舌帽摊开地图,“我们寻找的地方就是这,客栈这么大,我们无处下手,这里住满了,这句话赶尸将没有说错,至于那间房子,我今晚五探探虚实,若果正如他说说的那样,我们明天一早就下手。”

  牛胖一听,“那老头来了,我们不是露馅了吗?”

  “呆了一天,你他娘的看见过他管你?吃饭都是去厨房自己要得把,再说这客栈的人也不在少数,少几个人,老头才不愿意去管呢。”我说道。

  “哎?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对劲?”愣子挠着后脑勺。

  “咋不对劲?”

  “陈家人可是一天都没出现,该不会是先下手了吧。”愣子说。

  牛胖一拍大腿,“还真是,一天没见着人了,他娘的别说偷听我们说话之后,直接下去了。”

  “这个可能性很大,眼下我们也不敢贸然行动,静观其变,看看那老头有没有注意到丢了两个人。”老大平淡的说道。

  “那我和愣子晚上去探探虚实,顺便瞅瞅陈家那俩货在不在。”鸭舌帽道。

  做完决定,牛胖赶紧凑到我身边,摸着我脖子上的红符,像只腻歪的小猫,“马冬,你这东西带着不碍事?”

  牛胖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我摸着红符,“不碍事,感觉还踏实着呢。”说完把红符放在衣领里面。

  晚上鸭舌帽正如白天计算的一样,两个身影跟做贼似的,出去打探,我们剩下的四个人谁都没有睡觉,坐在床榻上准备家伙,万一出什么事,第一时间出去救援,其次是确定真的有入口,一行人提前行动,免得夜长梦多,以最快的速度跟上陈家那两个狗腿子。

  前后一个小时的时间,鸭舌帽和愣子才回来,正如我们料想的一样,陈家那俩不在房间,装备都没有,估计是进去了,最角落的房间里面放了一个玉皇大帝的石像,里面看似没什么特别,但是在鸭舌帽多年的倒斗经验上谈,这间屋子大有机关。

  听他们说完,我们也不闲着,背上自己的背包,几个人分别相隔五米的距离往那间房间里走,晚上这里安静极了,住在这里的人,都不会踏出房门一步,我们只要不发出声音,走在院子里还是很安全。

  眼瞅着房间就在眼前,身后不是道是谁把人家的放在门口的尿罐子踢了一脚,倒在地上,滚落的一圈,声音在整个院子里显得极大。我咬着唇,往后瞅,牛胖慌张的瞅着房间。

  “谁呀!不耐烦了?”里面传出的一个男声之后,随即亮起了蜡烛,影子往门口走。

  看着越变越大的影子,我心里一沉,难道要发现了吗?

  眼瞅着男人影子的手摸上房门,在牛胖后面的鸭舌帽,捏着鼻子,学了一声猫叫春的声音,男人的手顿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在了门栓上。

  “哎呀,你别管了,就是一只猫把你吓成这样,回来睡觉。”女人的声音,让这个男人的影子越变越小。

  我拍拍胸脯,指着牛胖,示意他赶紧走。

  六个人站在鸭舌帽那间没有人居住的房间,房间虽然没有居住,这间房间窗台上的灰尘并不多,大家都知道房屋住久了都会有些灰尘,老建筑上面不经常打扫,可能还会挂有蜘蛛网一类的东西。而这个房间的窗台虽然有灰尘,看得出有清扫的痕迹,最奇怪的是,这把大锁是乾隆年间的事物件,那时候的锁艺不精,基本上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专业惯匪,一根木棍就能开破整个城的锁具,可想而知这种锁具在现代的社会,不过转念一想,这锁都价值连城,谁会注意到里面的玉皇大帝的石塑像?

  鸭舌帽的人放风,老大在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放在窗台上,免去清扫脚印的麻烦,进到屋子里面黑乎乎,因为有前面柴房的遮挡,连月光都射不进来,不过也给我们一个方便,在这里点灯,老头他们前面的房间根本看不到亮光。

  手电筒的灯光一亮,一尊两米高的石像占据了整个屋子的,而石像还坐落在一块青石上,青石周身雕刻龙腾,气势恢宏,这尊玉皇大帝勉强能称得上是玉皇大帝,雕刻是的实在是,有那么一丁点像,如果没有装束,看这脸上的表情,怒目圆睁,眉额紧蹙,咬牙切齿,再加上身后的壁画图腾,全部用黑色覆盖,画着一个黑暗的世界,整个气氛,总觉得像捉鬼的钟馗,穿上了一身不属于自己的衣服,别扭。

  “我总觉得这里有地方透着凉风。”鸭舌帽说。

  老大摸着下巴,“先找找看,没准凉风出来的地方就是墓室的入口。”

  六个人,在这间小房子里面找了一通,什么都没发现,这么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子,就是一只老鼠,我们这么找,恐怕连老巢都掀了,我站在石像后面,看着这尊比我高二十厘米的石像,人家盘腿坐都比我高这么多,要是站起来岂不是一脚就能踩扁我?我为自己的想法,觉得好笑,却让我发现什么秘密,覆盖着斗篷的地方好像有一块正方形的亮光,而这亮光正是从墙面上的一面铜镜反射下来的,光源是在房顶。

  意识到这里,我马上抬头看房顶,只见房顶上有巴掌宽的漏洞,月光是通过漏洞打进来的,整个客栈的人员不少,不会没钱修不起这间房子,那就是说这漏洞是故意留下来的。

  心中一喜,连忙钻进斗篷内,在光亮照射的地方是泥,因为偷工减料,前面修复的光新亮丽,后面全是草蜱子,不应该啊!这里绝对有东西。想着,我身后触摸石像后背的那块地方,这一摸不要紧,我发现了这石像上面的土坯可以扣掉,然而扣掉的里面带着颜色,颜色和玉皇大帝身上的选料一模一样,这层土坯是后面有人加上去的,为的是不让人发下这里的秘密。

  “马冬,你找到什么没有?”牛胖声音微小的传进我的耳朵,我点点晃晃手电示意,我这边有发现。

  我这一晃,窄小的石像后面,挤了五个人,牛胖挤得单腿点地,另一只腿搭在床沿上,喘着气,看起来很难受。

  我指着被我扣下来的土坯,伸手往里摸是松动的,里面有机关,都是大喜,连忙剥去多余的土坯,石像身后整个呈现在我们面前,和前面一样,画着纹路,让我吃惊的事这石像后面是石头雕刻的,那更让我觉得是机关,我迫不及待的摁下那松动的石块吗,接下来发生的事,没有向我预想的那样,眼睛的如同死水,没有起一点波澜。

  “咋回事?”牛胖摸着没有动静的石像。

  我摇摇头,表示我也不清楚。老大和鸭舌帽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人都疑惑,跟别说我门这些半吊子。

  “管他呢,凿开不就知道了,不就费把子力气吗?起开。”牛胖把我推到一旁,你耐烦的掏出铲子。

  就在我后退的空档,我之前站立的位置出现一个方方正正的洞口,洞口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出。牛胖掏出手电往里照,洞口虽小,里面可不算小,里面三人并排走还有富余,但是挖的很没有规律,方的方圆的圆。

  “这是一个盗洞?”愣子在旁边说道。

  盗洞一词,愣子一说出口,豁然明了,这可不就是一个盗洞嘛,只有盗洞拘泥这些东西,谁会把自己的墓道修建的这么随意。而且还不斩断那些多余的树根。

  “你管他是不是盗洞,反正都是链接地底下的,进去瞧瞧不就知道了?”牛胖说着扯了扯自己的装备,,钻了进去,用手电照照,十一我们没有危险,我把目光投向老大。

  “下去看看,应该是通向地宫的。”老大说完,也跳了下去。

  我看我们的人都跳了下去,鸭舌帽还在犹豫,指着鸭舌帽,“喂怎么不下去,是等我也下去,你们就把机关关上不成?”

  石头白了我一眼,跳下方洞,接二连三,他们的人也跟着而下了方洞,我瞅瞅就剩我一个人,乌漆墨黑的,怪吓人,想都不想,往下一跃,跟着进了方洞,里面并没有凉风,反倒是很暖和。

  掏出探照灯挂在头上往里走,这个盗洞里面挖了水平确实不敢恭维,越往里走,越细小,最后弯腰前行,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也是个不专业的盗墓贼,而是因为挖的匆忙。

  我走到最后,有点后悔,我胆子本来就不大,一直是走在中间,受人保护的,现在在最后,万一后面出现点啥咋办。

  想着想着,祸不单行,后面一声闷响,距离就是在我们进洞的位置。

  “愣子,我们的洞口好像是被关上了。”我拍着前面人的肩膀。

  愣子回头看了我一眼,“可能是机关自己设置的。”

  机关自己设置的,我心里窜出一个念头,“我感觉是陈家那俩人,石像后面的土坯不是这一两天抹上去的,那陈家的人去哪了?”

  “你是说他们一直藏着,让我们相信他们进了洞?是为了引我们进来?”愣子问我。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