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真正身份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首尔市,政府大楼地下八层,秘密监狱。

  黑暗幽闭的监牢看不到光亮,仅有的灯,也是令人压抑与窒息的幽蓝色,韩昌旭就在这样的监牢里面,度过了漫长一夜。他的伤已经得到了治疗,伤口也包扎了起来,他现在这里,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对此他没有任何不满,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离开了这里,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他毫不怀疑龙九的话,昨夜他没有杀死龙九,等待他的就只剩下了一个结果,死在龙九的手里。

  韩昌旭不怕死,甚至在做出要除掉龙九的这个决定之后,他就已经‘视死如归’了。他只是悔恨,悔恨昨天失去了理智,那么好的机会没有把握住,明明可以把龙九这个毒瘤除掉的,明明就可以的,如果自己一条命,可以换掉龙九的命,韩昌旭觉得非常值得。

  他一直都坚定认为,他是在为大韩民国献身,只不过他现在做的事情,不为外人理解罢了。

  事情败了,韩昌旭也没想过逃,他只盼着上面能理解他的一片苦心,以他为饵,把龙九干掉,这样他的死也有了价值。

  但现在,情况似乎正在向他无法掌握的方向去了,韩昌旭暂时还想不通,但他有这种预感。

  牢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一个人,借着幽兰的灯光,他看到了来人的脸,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一个人,他的忠诚部下,也是在昨夜检举他勾结境外武装势力的举报人,朴风。

  一夜不见,沧海桑田,韩昌旭没有像电视剧里面那些遭到背叛的失败者一样,指责朴风的种种行为,或者干脆破口大骂。甚至平心而论,他一点也不恨朴风。他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朴风能忍到现在,在他看来,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这里的每一个监牢,都是一间审讯室,朴风坐下来,看着对面手脚都被锁住的韩昌旭,昨天这个时间还是上下级关系的两人,现在一个变成了审讯者,一个变成了犯人,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良久,韩昌旭笑了笑,道:“朴风,你隐藏得好深啊,我真的一点也没看出来,原来你是龙九的人,呵呵,我输得不冤枉。”

  朴风没有傻到承认,谁知道这里有没有监控设备,不过他在来这里之前,刚好得到了一个新身份,所以韩昌旭的发难,倒也难不倒他:“韩昌旭,你误会了,我不是什么龙九的人,我的真实身份,率属于国家情报局。”

  “情报局?”韩昌旭本能地产生了怀疑,皱眉看向朴风,但转瞬他又释然了,道:“你是什么身份,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还是开门见山,说说你的目的吧。”

  “那我也不废话。”朴风把文件夹上面的圆珠笔,递给韩昌旭,嘴上却说着似乎完全与此举动无关的话:“韩昌旭,你现在面临的情况,你自己应该非常清楚,龙九不是一个普通人,和境外的佣兵组织,赏金猎人,杀手等关系复杂,你的举动,很可能对大韩民国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这个情况你了解么?”

  韩昌旭拿起圆珠笔,看了朴风一眼,道:“情况我了解,但我想请问,是谁让你来跟我说这些的,是……李局长么?”

  朴风痛快的承认了,道:“没错,是李局长的授意,她认为你需要写一份书面材料,解释一下这件事。”

  ‘嘎巴’一声,韩昌旭已经把圆珠笔按了出来,他看了一眼圆珠笔的笔尖,又‘嘎巴’一声按了回去,似笑非笑地看着朴风,道:“对不起,可能会让李局长失望了,你也看到了,我的右手失去了三根手指,怕是写不了材料了。”

  “那好,纸和笔我留给你,你再好好想想。”朴风也没逼迫,把文件夹也留下来,然后起身离开,到了门口他又停了一下,回头看了韩昌旭一眼,道:“李局长的意思,这样对各方面都好,否则,事情可能,很难收场了。”

  韩昌旭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下,朴风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听着脚步声渐远,韩昌旭又按了一下圆珠笔。仔细看去,这只圆珠笔的笔尖,似乎与普通的圆珠笔略有一些不同,隐隐有一丝淡青色的感觉。

  “氯化物么?”韩昌旭把圆珠笔丢到角落里,闭上了眼睛:“就算是李局长你,也没有权力让一个职位只比你小一级的人自杀吧,既然这样,那么,我忽然又想活下去了。”

  ……

  阿九刚刚起身,就看到了病房门口的李允真,jessica比他看到的还早,微笑对李允真点点头,然后推了推阿九,示意他快点去接待。阿九把病号服披上遮住浑身的绷带,然后下床来到门口,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没有任何人通知,李允真就找到医院这里这件事。

  看着阿九的背影消失,jessica伸手按了一下床头的红按键,很快负责的医生就过来了,正是昨晚为她做手术的女医生。jessica看着女医生,忽然爬起来要行大礼,女医生吓得赶紧扶住她,叹了口气,道:“你这是何苦啊?”

  jessica泪流满面,道:“医生,请告诉我吧,我一定要知道,求您了,您就告诉我吧。”

  女医生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离开病房回到值班室,拿了一张纸又回来交给jessica。

  “都在上面,自己看吧,你还年轻,或许……理论上,还有希望、”

  ……

  走廊的尽头。

  “我应该叫你李阿姨,李老师,还是……”阿九盯着李允真的眼睛,道:“妈妈,或者李局长?”

  听到后两个称呼的时候,李允真的脸色白了一下,不敢去看阿九的眼睛。

  “你不认我,我不怪你,我甚至不恨你、”阿九拄着窗台,看着窗外的霓虹灯:“但是你现在不应该来……如果你对我,我的孩子,我受伤的妻子,还有一点点,身为母亲,奶奶,婆婆的感情,你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阿九喃喃说完,直视李允真的眼睛:“现在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里。”(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