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无心插柳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276无心chā柳

  第二天,开始正式拍摄。

  董静安和梅雨两个人似乎同时得了健忘症,对昨天发生的一切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忽视。

  道理很简单,泼了别人一盆脏水,也难免溅到自己身上一些,旁人看两个人必然都是脏的。

  董静安经过了一场发泄,心积累的极端情绪消散了许多,这一部戏,对于她,未尝不是个机会,若是能在拍摄过程用演技击败梅雨,那梅雨头上的光环怕是要挪一挪位置了。

  想想,报纸头条若是董静安完败影后的师傅,该是多么的振奋人心。

  董静安也是个人物,仅凭一部小成本的电视剧蹿红到今天,自然也有她的过人之处。

  只是两个人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亲密的态度了,表面上淡淡的过的去也就罢了,片场的工作人员见怪不怪,两个女孩年龄差不多,又都是在娱乐圈里hún的,合得来才怪了。

  安安这个小姑娘只粘着梅雨,倒也让人啧啧称奇,最后只能归于二者投缘罢了。

  郑秋是个很讲究效率的导演,等大部分人吃过早饭,直接开拍。

  故事开始是讲述宁秋的母亲雅苑和董静安在片子里饰演的梁夏的父亲梁海bō再婚,梁夏的哥哥梁冬由FIRE组合比较火爆的瑞来扮演。

  其,宁秋十岁,梁夏十,梁冬十七,三个人在同一所包含了小学,初和高的sī立学院读书。

  故事从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相处开始,一大早,雅苑做好了早饭,喊几兄妹吃饭,乖巧的宁秋早已经起chuáng,坐在了餐桌旁安静的用餐。

  梁夏和梁冬兄妹吵闹着走下楼梯,见了雅苑视若无睹,雅苑喊了他们一声吃饭,却被忽视掉了,一旁的梁海bō纵容地叫她给孩子们带上钱,去了学校自己买着吃。

  雅苑塞了钱,又匆忙催促宁秋和兄姐一起上学,梁家是有车子接送孩子们的。

  谁知道,车子刚刚开出家门没有多久,宁秋便被梁夏找了借口赶了下去,小姑娘默默的背着书包,走在路上。

  被邻居商人王京润看到,两个人一个缓缓开车,一个踢着石子,轻声交谈,多年以后,成了一对忘年交。

  这是小丫头片子郝潋安的全部剧份,主要也是为了引出王京润的存在。

  这里有一个技术性难题,一个八岁的小姑娘固然懂得很多事情,可以对着电视机看你是疯儿我是傻看的目不转睛,但真要把这么一个关于人生的剧本给她讲的透彻了,难度也tǐng大的。

  郑秋决定单刀直入,他不求小姑娘有多么突出的表现,只要安安不拖整部片子的后tuǐ就完了。

  郑秋张了下嘴巴,又闭上了,感觉难度还满大的,要是直接告诉安安——这是你妈,那是你后爹,这两是欺负你的哥哥姐姐,然后你为了你妈妈就得忍着,但是被人欺负了还是很不高兴的。

  要求小姑娘在亲娘后爹面前保持淡定,在兄姐面前保持愤怒,似乎复杂了点。

  郑秋瞄了一圈周围的工作人员,最后视线落到了牵着小姑娘手的梅雨身上,毫不见外的手一挥:“来来,小梅子,你给这孩子讲讲怎么演。”

  梅雨大囧,想了片刻,弯下身子,平视安安漂亮的眼睛,轻声问道:“听过灰姑娘的故事吗?”

  安安乖巧地点了点头,这是她三岁以后的睡前福利,妈妈牌故事点读机必备的书目。

  梅雨呵呵一笑:“安安扮演的就是灰姑娘哦。”

  话罢,梅雨站起身,眉飞sè舞的看着郑秋,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表扬她吧,快表扬她吧

  郑秋无语,不过也的确服气,人家说的也没错,这不就是灰姑娘的现实翻版吗?

  郑秋咳了一声,彻底无视梅雨的存在,挥挥手召了安安过来,笑眯眯地解释道:“不错,安安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不过,你要保护妈妈,所以他们欺负你只能忍着。”

  安安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郑秋一阵头大,有些后悔编剧写剧本的时候没有把宁姐的童年砍掉了,和小孩子沟通真是考验人啊啊。

  郑秋一手把衬衣袖子又往上撸了撸,不管了,先拍一场试试。

  安安乖巧的坐在了客厅的餐桌上,面前摆放着牛nǎi面包煎jī蛋,小姑娘秀秀气气的吃着,母亲雅苑站在一旁,有些不安地搓着双手,催促安安快些吃,又抬头向楼上看去。

  片刻之后,梁家兄妹打打闹闹的下了楼梯,梁夏一脸不满:“今天先送我去学钢琴,你要泡妞什么时候不行?”

  梁冬耙了把头发,恼道:“什么泡妞,跟你说了是乐队排练”

  两个人看到雅苑,不由同时住了嘴,梁夏哼了声,径直向外走,梁冬则是撇了下嘴巴。

  雅苑赶紧道:“早饭已经好了。”

  一旁的梁海bō手里的报纸往下放了放,板着脸道:“不用管他们,给他们点钱随便买点好了。”

  雅苑赶紧又追上去塞钱,又回头喊安安快点追上兄姐。

  小姑娘闷头不语,从凳子上滑了下来,抓起书包,慢吞吞的往前挪着步子。

  雅苑急的抓住她的手腕,把小姑娘向门外推去。

  郑秋喊了卡,对几个演员的表现很满意,安安的表现很抢眼,把一个母亲再婚的安静小女孩演的相当不错。

  这个片段相对来说比较简单,不需要安安有太多的情绪流lù,接下来是在汽车里,梁夏把安安赶下车,两个异父姐妹的对峙。

  在车里架好了摄影机,摄影师坐在了司机副驾的位置,小心翼翼的避开后车镜的范围。

  这种场景的戏,导演只能遥控指挥了,汽车缓缓开动,郑秋目不转睛的看着小屏幕里传回来的画面。

  安安坐在了靠近车门的一边,梁家兄妹则是坐在了另外一边。

  开始三人无话,安安小心翼翼地缩在了角落里,梁夏故意往她那边挪动,接着又故意把脚碰上了安安,却反过来怒道:“你挤到我了,停车,让她下去,这车根本坐不下三个人”

  董静安的表演很到位,她的真实年龄是二十一岁,但是演出这个十岁的huā季少女,面部表情也很丰富,给人一种很叛逆的感觉。

  郑秋的双手交叠,撑在了下巴上,现在就看安安的表现了。

  屏幕之上突然出现了安安的特写,愤怒,委屈,两种情绪奇异的叠加,让小姑娘的眼睛亮的吓人,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在做着无声的控诉,抿紧的双chún又完美的表现了小女孩的倔强。

  一瞬间,董静安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宁秋还是安安了,一股羞愤从心底冲出,她愤怒地指着车门外,凶狠地嚷道:“给我下车”

  车子嘎然而止,安安一手推开车门,下了汽车,她抱着书包,一声不发的看着汽车远去。

  郑秋一下跳了起来,太完美了,比他想象的还要好,谁能想象的到,八岁的安安竟然会把情绪控制的这么好,仿佛董静安真的做了什么过分的让人愤怒的事情

  郑秋略一沉yín,等着汽车返回,伸手把所有的演员都召集了来,把刚刚拍摄下来的场景又放了一遍。

  大家看着安安的表演,不由连声赞叹,从她一开始小心翼翼的躲着董静安的接触开始,那种收缩手脚的方式并不是畏缩,而是明显的厌恶,证据是,如果是畏缩,会在一开始就缩成一个团,从而避免和对方发生肢体接触。

  而安安的反应则是,每当董静安的手臂或者tuǐ脚无意的碰到了她,小姑娘的手脚会骤然一缩。

  那是赤luoluǒ的厌恶。

  接下来安安的表情也很有趣,她一直是垂着眼帘的,眼珠子却是看着董静安的脚,小小的眉头好看的蹙起来,嘴角自然的往下撇去。

  因为小姑娘生的粉嫩,这样的表情做出来不但不会让人觉得难看,反而是可爱至极,含了一种不得不为之的委屈在内。

  等董静安大吼大叫,安安的眼神里流lù出的愤怒和委屈是如此的明显,她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虽然一字不发,脸上的表情和眼神却充分的表达出了她的情绪。

  相比之下,董静安的表演过于máo躁了,未免流于肤浅。

  赞叹完之后,演员们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八岁的小演员给他们树立了一个标杆。

  真悲剧。

  人家八岁的孩子就能演的这么好,还说啥呢,难道这些成年人还不如一个黄máo丫头吗?

  看着导演郑秋脸上得意的笑容,每个人都知道了这厮的预谋,忒无耻了吧,矮油,这可刚刚开始拍摄啊,所有人都预见到了以后的惨无天日的演戏生活。

  想想吧,一个表演不到位,就有个大帽子扣上来,——你看你,怎么拍的,连个八岁的孩子都不如

  梅雨脸上挂着假假的笑容,这里面唯一知道内情的只有她了,想不到昨天那场风bō竟然成就了安安的绝妙表演,谁能想到,这不过是安安的本sè出演呢?

  安安现在就是很讨厌董静安

  晚点还有一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官场新秀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斗鱼之顶级主播和表姐同居的日子捡个杀手做老婆我的贴身校花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我的美女俏老婆盛夏晚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