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重要客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308重要客人

  这家会所是一间很洋气的西式小楼,楼梯外面全部贴上了白sè的细瓷,既干净又优雅,二楼的lù台之上人影憧憧,显然正在开着舞会,隐隐听到丝竹大作之声,却不是常见的流行音乐,有些jī昂澎湃,仿若万马齐奔,听得人热血沸腾。

  两个人的脚刚刚踏上了会所的门阶,便有一个女子的嬉笑声从上方传来,接着一股香气袭来,一个穿着大红晚礼服的女子炮仗一样的冲入了刘冬怀里,随之响起的是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梅雨颇为惊奇的看着伸出一条白嫩的胳膊吊在了刘冬xiōng前的女子,她生的很白,眼睛非常大,又很有灵气,两道浓眉为她凭空添了一股子的英气,chún涂的是极yàn的红,和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她大笑时,yàn光从chún角四处散落,引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好一朵倾城倾国的huā魁首。

  刘冬嘴角揶了笑,没有伸手去碰吊在他身上的女子,只是眼神向着旁边示意:“我这次带了一个小兄弟,你不介意吧?”

  女子仿佛才注意到旁边的梅雨一般,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往梅雨身上瞄了瞄,软软的胳膊已经从刘冬身上松开,转而搭上了梅雨的颈,一张粉脸亦是凑了来。

  牡丹比梅雨高出一些,她半伏着头,chún凑近了梅雨的耳廓,轻声开了口:“小兄弟是第一次来吗?”

  她一开口,梅雨方发现这个yàn光四shè的女子的声音并非自己想像的那么娇弱,而是偏向沙哑,神似缠绵过后的女子嗓音,天然带着那么一股子的**。

  梅雨眼角余光注意到刘冬靠着门扉而立,笑眯眯地看着她们,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梅雨刷的转过头来,抬起眼睛,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注视着玫瑰的大眼睛,两个人的chún离的极近,近的片纸难入,梅雨嘴角上挑,同样低声道:“是。”

  热气呼出,喷在了玫瑰的chún上,她蓦地一惊,兔子一样从梅雨身上逃脱了去,连蹦带跳的往楼上走去,大红的裙摆在楼梯上画出了一个个旖旎的圆,“你的小兄弟很有趣呢,呵呵呵~”

  刘冬哈哈大笑着伸脚迈上了台阶,梅雨甩了下头,跟在了刘冬身后,方才那一幕可真是刺jī,她还以为玫瑰会亲上来,现在一想,若玫瑰真的这么做了,未免流于轻浮,也担当不起会所女主人的名头了。

  就是这样的**,挑的人心痒难耐,才是有趣。

  片刻功夫,二人到了二楼,站在休息室的门口望去,约莫有十个客人的样子,分作了三堆,玫瑰正在陪着四位客人说话,仿佛她一直是殷勤的女主人,从未离开过,梅雨大是感兴趣,每一个sī人会所的女主人都有各自的魅力所在,此话果然不假。

  那肆无忌惮的大笑似乎是她的招牌,玫瑰时不时的前仰后合大笑一番,偏她笑的十分自然,灿烂的如同盛开的玫瑰,让人情不自禁的追随着她的身影,笑容亦是会传染一般,每一个客人俱都面带笑容,一副完全放松的神情。

  刘冬和梅雨的到来,丝毫没有惊动会所里的任何一个人,有的客人抬头望了一眼,便继续谈话了。

  玫瑰对着几个客人抱歉的一笑,挥手召了刘冬过来,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巧妙的带起了话题:“其实我以前也是他的影mí……”

  梅雨给自己倒了半杯葡萄酒,寻了一个角落里安静的站着,仔细的观察着玫瑰的一举一动。

  玫瑰很少说话,但是一chā话一定是客人们上一个话题刚刚结束,下一个话题还没有开始的尴尬瞬间,她就仿佛一个润滑油,成功的磨合着不同客人之间的脾性。

  除此之外,玫瑰要么面带微笑,要么开怀大笑,总而言之,笑是她形影不离的秘密武器。

  梅雨观察了一会,渐渐察觉出了些许问题,这里的客人们虽然各自聚了两三堆,却不时的有人抬头向门口望去,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样子。

  加上这些客人的身份,从客人们的交谈之,梅雨简单的判断出,这些客人来自五huā八门的不同行业,只有一点相同,俱是腰缠万贯的老板。

  只是这样的宴会却是sī人会所的大忌,行业相差太多,便没有商谈交易的可能,一般来说,sī人会所的定期聚会都会有一个小小的圈子,大差不差的,客人都是这个圈子的。

  打个比方,若是以演艺圈为主题,那么聚会的人包括了导演,演员,投资的老板,要是突兀的chā进来一个税局局长,便会很尴尬。

  同样的,工商业的聚会,如果出现了一个大明星……

  梅雨心一动,隐隐抓住了什么,全部是不同行业的老板聚会,又在等一个重要的客人,如果这个客人是一个大明星,那么,一切都解释通了。

  赞助商,这些大老板全部是这个明星通过玫瑰请来的金主

  梅雨想通这一点,也不由的对这位客人期待起来,她很想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准确,不时的浅浅呷一口杯酒,向着门外探头望去。

  客人们都有些焦急起来,大家频频看向门外,又时时的盯着屋角里一人高的座钟,古老的钟摆轻轻晃动着,发出了几声连续的沉闷响声,秒针忠实的沿着既定的频率前进,不急不躁,时针和分针紧密交缠,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这个时候,是会所的晚宴的最高峰,再过一两个时辰,客人们便会逐渐散去。

  玫瑰却丝毫不急,似乎对着那位迟到的客人有着很大把握,对方一定不会不来。

  又过了五分钟,连梅雨也觉得时间漫长起来,玫瑰脸上突然lù出了几分喜sè,一直盯着她的梅雨立刻发现了异常之处,顺着玫瑰的视线望去,窗台上摆放的一盆huā悄无声息的绽放了两朵。

  玫瑰对着客人们点头告歉,飞舞着向着楼下而去,梅雨瞥到那红sè的裙角消失在门口后,立刻向着窗台走了过去,她很好奇,这盆huā是怎么回事儿。

  到了近前,发现这盆huā却是真的,只是枝叶上夹杂的huā骨朵里有那么几朵与众不同,梅雨伸手轻碰,指尖传来了丝绸般光滑的触感。

  她低笑出声,看来这个就是原因了,玫瑰还真是心思灵巧,下面的人通过这个来提醒她有新客人到了,既不会因为贸然的通报打断了客人们的谈话。

  女主人的及时亲迎又会让新客人受宠若惊,端的是打的好主意。

  一双指肚圆滑的手蓦地出现在了huā骨朵之上,如梅雨一般,轻轻拂过huā瓣,梅雨猛地抬头,却对上了刘冬一双含笑的眼:“这个叫做huā解语,在sī人会所里很流行,当然不少女主人也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有一个叫做烟huā的很别致,来一个客人,便放上一束烟huā,屋里看去huā团锦簇,屋外的客人也会觉得欢迎仪式很隆重。”

  梅雨不禁悠然神往,片刻之后,她眉尖一蹙,不解地道:“烟huā乍一看自然漂亮,可若是日日看,很快就枯燥了吧。”

  说起来,这huā解语虽然没有那般引人注意,却胜在隐秘,可以长久使用。

  刘冬耸了下肩膀:“当然不是,那次是她生日的时候搞出来的huā招,却让每一个客人都赞不绝口,后来便延续下来,一个月一次。”

  梅雨暗暗点头,这还差不多,她猛地想到,玫瑰下去迎接自己和刘冬,片刻即返,这位客人,她却已经下去许久。

  一般女主人,断然不会如此失礼,把一屋子的客人丢下这么长时间,看看周围没有丝毫不耐的客人,梅雨再次肯定,这位新来的客人才是今天晚宴的主角,她不由对新客人的身份愈加好奇。

  梅雨看了眼刘冬,突地想到,今天的宴会既然如此不同寻常,刘冬又是临时起意地带她过来,可见事先并非接到了玫瑰的邀约,而二人间的神sè俱都自若,可见交情匪浅。

  许是梅雨的怪异眼神引起了刘冬的注意,刘冬mō了mōchún角,问道:“怎么?”

  梅雨别开视线,却又忍不住,终究还是问道:“你和玫瑰的关系似乎很好?”

  刘冬哑然失笑,伸出大手,在梅雨的头上róu了两下:“sī人会所都要求高度的安全性,所以和当地的地头蛇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关系,好巧不巧,这一片是我兄弟负责的。”

  梅雨恍然大悟,想到刘冬的前特种兵身份,怀疑之sè尽去。

  转眼间,门口传来了玫瑰的大笑声,所有的客人齐刷刷的转过头,向着门口看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十分期待的神情。

  梅雨心亦是jī动无比,她的脑子里开始了疯狂的猜测,是谁?是谁有这么大阵势?范晶?林如是?还是江帆?

  梅雨突然想到另外一个可能,若是来的是这几位,自己被认出的可能极大,她毕竟只是化了一个淡妆,五官大致没变,若是不熟的人,会把注意力放到她银sè的假发和前卫的衣kù上,而忽视她的长相。

  再加上,这一屋子的客人各有目的,却是对一个年轻的男孩没什么兴趣,才没有人认出她来。

  梅雨身子往刘冬身后缩了缩,却突然察觉刘冬的身体明显一僵,梅雨好奇心大作,探出了半个头,一看之下,顿时怔住,怎会是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极品高富帅官之图官场新秀网游之大盗贼和表姐同居的日子龙骑战机斗鱼之顶级主播美女的天才杀手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