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一波三折(粉红390)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扮做孕fù的临时演员,和这个来客串新生儿的娃娃是一对亲生母子,孩子倒不是刚刚生下的,谁也没那个胆量,敢在野外拍戏的时候,使用新生儿做演员。

  所以,一般的影视剧中,出现的新生儿都比现实里看到的要大一些,除非是现代剧,可以在医院里拍摄,对孩子的安全和健康都有保证。

  这个孩子大概三个月大,刚刚会翻身的样子,被孩子他妈搂在怀里喂奶,当听到帐篷外,扮演孩子他爹的阿山行礼的声音,少fù果断把孩子抱开,失去了食物的婴儿马上哇哇大哭起来。

  梅雨一阵心颤,旋即进入了角sè之中,她的袖子已经挽了起来,lù出了一截白皙的小臂,她掀开帐篷的门走了出来,屋外的阳光迎面照在了她的身上,头发上带了一圈昏黄。

  帐篷外的人同时向梅雨望来,她的头发被汗水yīn湿,满脸憔悴之sè,看了一眼外面的人,直接望向阿山道:“是个小壮丁,阿彩也很好。”

  阿山面lù惊喜,撤tuǐ便要往帐篷里跑,阿嫘眉头一皱,一双强壮的手臂打斜刺里伸出,一把拖住了阿山,阿山挣扎了一下,旋即发现拽住他的是黄帝,当下尊敬的低下头。

  黄帝陆长安似笑非笑地盯着阿嫘:“我想,阿嫘的意思,你现在还不能进韦”

  梅雨一瞬间感觉到了从陆长安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力,她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手心汗水淋淋,陆长安的时机把握的太好了,她的眉头刚一皱起,他便捉住了阿山的手臂。

  那表情,淡定的,一切都在掌控中的表情,又让人下意识的想要服从于他。

  梅雨冷眼望着黄帝,默默的行了个礼,转身走掉。

  “卡!”

  几人同时向陈峰看去,唯有陆长安一脸笑意盎然,仿佛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

  江帆今天没有戏,穿的很随意的一条灰sè休闲kù,搭配了套头毛衣,加米sè外套,很悠闲的站在了陈峰旁边,看着他拍戏。

  江帆笑眯眯地向着梅雨招了招手,梅雨困huò地走了过去,站在坐在导演椅的陈峰面前,突然觉得局促不安起来,像是第一次交了作业的小学生,等待老师的点评。

  陈峰皱眉看着她,叹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刚才大家都在看着陆长安。

  梅雨一惊,她开始回忆起自己刚才的表现,从她冲出帐篷,眉头轻皱,然后……

  陆长安出手捉住阿山,又一番解释,居高临下的表情梅雨嘴巴张大,似乎不知不觉被陆长安牵着鼻子走了。

  对,没错,刚才陆长安那种高人一等的表情,让她不自觉的兴起了对抗之意,做出了仇视的表情。

  陈峰夹着香烟的手指弹了弹手里的剧本“如果换一个女演员,我现在就可以喊OK了。”

  “看来你已经明白过来了,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还是这样,那只能拍下一场了。”

  梅雨一凛,没等她说话,规规矩矩坐在一旁的张亚熏对着她lù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梅雨登时感觉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瞬间jī发了她所有斗志,这些天被江帆蹂躏的死去活来,她的本事可还没施展开呢!

  委新拍摄。

  再次进入到了帐篷里,梅雨对着孕fù阿彩歉意的笑了下,阿彩倒是很宽和,她拍了拍chuáng沿,笑道:“坐会吧。”

  梅雨局促地捉住了袖子,往上挽了挽:“还是算了,马上要出去了。”

  阿山的声音传来,阿彩再次把孩子抱了起来,啼哭声起,梅雨一咬牙,果断地冲出了帐篷,看着阿山又是一番言语。

  她眉头微皱,陆长安再次出手,依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次,梅雨选择了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她沉默片刻,安安静静地行了礼,转身离去。

  “卡!”

  陈峰的眉头和他名字一样峰峦迭起了,他看着走到身前的梅雨,想要说什么,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再来一次吧!”

  一旁的张亚熏突地站了起来,插口道:“让我演一次吧,旁观者清,希望梅小姐可以看的清楚些。”

  梅雨的瞳孔一缩,却听得陈峰清清楚楚地道了一个“好”字。

  张亚熏面sè柔和地对她点了下头,抬脚往帐篷那里行去。

  江帆两手插兜,嘴巴里吐出了一个又大又白的泡泡,梅雨快速地伸出手,在泡泡上狠狠一戳,碎掉的泡泡枯了江帆满脸,他无可奈何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巾,干脆地把泡泡吐了出去,瞪着梅雨道:“你现在的手又这么快了。”

  梅雨一怔,刚才她看着张小三的背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看到江帆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

  着实不爽,所以出手破了他的泡泡。

  江帆这句话却意有所指,现在又?那是说,刚刚她的手不够快了?!

  梅雨若有所思地向着前方看去,这里距离帐篷并不很远,演员们的表情,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张亚熏掀开帐篷走了出来,阿山往里闯,张亚熏一声惊呼,陆长安快如闪电的出手,捉住了阿山的手臂,又是一脸从容梅雨的眉头蓦地皱了起来,擦,不是吧,张小三的口水都流了出来,一脸很哈的样子。

  含羞带怯,那脸上的红云绝非作假,丫的是真发情了,和偶像陆长安一起,完全萌发了少女情怀。

  半晌,梅雨才如梦初醒的反应过来,怎么?陈峰居然没有喊卡吗?!

  看着张亚熏快速的行礼之后,咬着下chún飞快的跑开,却被良妃伸手拦住“这个是黄帝部落的君上,你知道的”张亚熏头快要垂到了xiōng前,修长的颈弯成子一个美好的弧度,从衣领中lù出半边luǒ肩,粉白粉nèn。

  一声冷。宝从身边发出,梅雨偏头看了一眼,项翎一脸的不以为然,梅雨登时大生知己之感。

  陈峰终于喊了卡。

  项翎冷淡地评价道:“除了表情丰富,没什么可取之处。”

  表情梅雨心中一动,加上刚才江帆说的,现在出手又这么快了,梅雨隐隐感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即将在眼前显现。

  梅雨当即向陈峰表白:“陈导,再让我试一次吧!”

  场务正在和陈峰沟通:“1小孩子吃饱了奶,已经睡着了,您看,要不这一场戏就这么着吧?”陈峰沉吟起来,梅雨一脸紧张地盯着他,心里忐忑不安。

  半晌,陈峰抬头看向场务:“你去问问孩子的母亲,能不能再拍摄一次?最后一次。”

  场务点了点头,却不由看了一眼梅雨,陈导对这个女演员真是青睐有加啊。

  梅雨心中一松,陈峰抬起眼,平静地看着她:“最后一次,如果不行,就用第一次拍摄的了。”梅雨点了点头,把握又大了几分。

  很快,场务连跑带颠的奔了回来,他先看了一眼梅雨,旋即道:“孩子的妈妈同意了,不过只能是最后一场了。”梅雨呼出一口长气,对着陈峰行了个礼,快速的往帐篷跑去。

  进了帐篷,梅雨对着轻轻拍着孩子的少fù低声道谢,少fù对她lù出了和善的笑容,梅雨心里越发过意不去。

  看了眼孩子安静的睡容,梅雨暗暗发誓,这次,无论如何也要一次OK!

  孩子被一巴掌换醒,伤心的大哭不已,梅雨手一颤,险些没有掀开帐篷,她稳了下心神,终究还是冲了出去。

  阿山转身要回到帐篷中,梅雨眉头微皱,立刻,她的手伸了出去,和陆长安几乎同时捉住了阿山的手臂。

  梅雨的手一顿,手指松开,听着陆长安代她发表的解释,深深的望了陆长安一眼,行礼退出半步。

  身边的良妃已经为她介绍起陆长安的身份,梅雨安静的听着,脸上没有丝毫惊奇,一派的风轻云淡。

  如果说陆长安的笑容是天上的云朵,飘来dàng去无迹可寻,那梅雨此时的表情便像是从天空俯瞰大地,连浮云的轨迹也尽收眼底。

  这次拍摄终于OK。

  梅雨马上反身进了帐篷,见那孩子已经再次被哄睡了,梅雨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对着少fù笑了下,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十几步,这才迈开脚步,走到了陈峰面前。

  陈峰lù出了满意的笑容,指着身前的屏幕:“你来看。”

  从头播放,梅雨仔细地看着自己的表演,当她的手和陆长安的手重叠时,瞬间,这个镜头变成了双主演。

  接着是陆长安似笑非笑的表情,搭配了她那深深的一眼,再次抢镜,随后,介绍出黄帝的身份后,阿嫘荣宠不惊的态度,让人感觉二人间似乎有暗流涌动。

  陈峰看向梅雨,终于下定了决心:“这两天,你先歇一歇吧,看看江帆和陆长安的表演,过几天,再拍摄你的戏份。”

  梅雨默默地应了下来,没有提出反驳,就在刚才的正式拍摄中,她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

  她很明白,陈峰是好意,而不是要为难于她。

  睡吧,[email protected]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官场新秀网游之大盗贼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斗鱼之顶级主播和表姐同居的日子捡个杀手做老婆末世之黑暗召唤师我的美女俏老婆我的贴身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