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 一根烟(二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小兽星网书虫慧颖生日快乐呦~永远年轻貌美呦~

  梅雨突然发现,刘冬的睫毛很长,其实他的五官很秀气,像是个女孩一样,但是眉毛很浓,一下把他的形象挽救回来了。

  叫嚣声突地拔高,梅雨掉过头去,看到泥人徐阳开始了攀爬那面岩墙,见识过活生生的鳄鱼后,她以为已经没有什么能让她震惊了,方才进来时,那面岩墙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徐阳爬上去,她才发现大有门道。

  那面墙壁,和一般的健身俱乐部里的练习岩墙完全不同,并不是一块竖直的人工岩壁,而是完完全全的纯天然的一块石壁,上面裂痕斑斑,直上直下,没有什么可供下脚的岩点,完全靠个人的经验来判断落脚点。

  而眼前的岩壁,中间还有一米多长光滑如镜的地段,真不知道徐阳打算怎么攀过去。

  更何况,他身上居然没有任何保险措施,直接徒手攀岩。

  梅雨已经没有任何语言了,她总算明白刘冬口里的算可以是什么概念了,也为自己小瞧了天下英雄而小小的惭愧一下。

  同时梅雨还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黏糊糊的一身泥巴,肯定会造成重量上和身体灵活性的不便吧。

  徐阳并不像是初见时给人留下的鲁莽印象,他小心翼翼地伸出大手,弯曲成爪,试探着每一个可能的裂缝,再逐渐的踏足其上,一点点,缓慢但坚定的向上攀爬着。

  到了中间光滑如镜的岩面处,他已经攀爬了四五米的样子,四五米什么概念,一般人家楼房的室内标高也就三米,换句话说,他爬到了一层半的高度,往下看…眼晕。

  屋子里的嘲笑声再次安静下来,梅雨发现这帮家伙还是tǐng懂事的,知道什么时候进行心理sāo扰,什么时候进行沉默战。

  翻译过来,有个雄赳赳的词可以形容现在的状况,友谊…很俗套却很〖真〗实,这种感觉一点点的渗透进人的骨髓中,温暖。

  徐阳横向挪移,从岩石的一头挪到了另外一头,中间所有可能的裂缝都被他探了个遍,最终力竭,怏怏的从四米多高的岩壁上直接跃了下来,梅雨脚底一颤,恍若地震…这家伙的块头太大了!

  徐阳一身尘土,干掉的泥块变成了大坨的灰,他每走一步,便掀起了一场小型的沙尘暴。

  刘冬皱了下眉,不动声sè的往前走了两步…迎了上去,梅雨愣了下,旋即苦笑,这人做事情总是这么不着痕迹。

  却也领了刘冬的好意,没有跟上去。

  刘冬把秒表抛给了徐阳:“十二分三十五秒,你真是老了。”

  徐阳一双牛眼在灰扑扑的脸上异常醒目的瞪了起来,他把头上帽子一摘,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好…好…你去,老子看看…你要多少时间,刘大老板贵人多忘事,已经半年没来咱这小庙了吧?!”

  半年?梅雨担心地瞄了一眼刘冬,他背影依旧tǐng直,气定神闲。

  三天不练手生,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梅雨自己,只要有片约,那也是剧本不离手的主。

  刘冬忽地回头,看着梅雨,修长的手指两下解开了西装扣,轻松自如地脱了下来,随手一丢,梅雨条件反射地伸出手,接了个满怀,衣服尚是温热的带着男人的气息。

  她下意识地抱紧衣服,愣愣地问道:“你不换衣服吗?”

  “不用。”刘冬的chún好看的翘了起来,他悠闲的解开白sè衬衣的扣子,一点点的挽了上去,仔仔细细,片刻之后,他两边的袖子都被挽到了肘部,lù出了结实的小臂。

  掏出一根烟,刘冬单手划开打火机,点燃,烟盒和打火机也准头十足地向着梅雨飞来,梅雨稳稳的接住了,脑子里一团浆糊,这是干嘛,行刑前的最后一根香烟?

  耳边却再次想起了鼓噪声,这帮hún淡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来了,冬子又开始装了!

  ***这就是我不愿意带媳fù来的根本原因,冬子你能不能别这样!

  —他都半年没来了,这次说不定要闹个笑话!

  一群人赤luǒluǒ的羡慕嫉妒恨,让梅雨啼笑皆非,她手心一紧,打火机刺得她掌心sū麻,手臂收缩,紧紧抱住了怀里的男士西装。

  刘冬叼着香烟,大步向独木桥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还有三步之遥!

  全场静寂。

  看着刘冬一脚踏上独木桥,梅雨的心脏骤然一停,时间静止,外界的一切都变成了静止的背景,只有独木桥上的刘冬是活动的。

  一步,两步………………他闲庭阔步,根本设有减速,直接通过了独木桥,梅雨的脑子完全不够用了,这是什么情况?

  传说中的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水池里的鳄鱼刚好打了个呵欠,白森森妁排牙齿lù了出来,表示人家绝对不是老弱病残。

  斜坡之前,刘冬脚一顿,做了个弓身的动作,右脚狠狠的一踏,身体飞跃而起,宛如一只展翅滑翔的雄鹰,双臂准确无误地勾到了斜坡上缘,两只手同时用力,灵灵巧巧地落到了斜坡上端。

  而这个时候,斜坡不过刚刚转过了六十度角!

  刘冬手脚不停,直接蹦了下去,面对泥塘,他也只能趴了下去,只是他比徐阳精瘦,身体要灵活的多,同样的手肘和膝盖用力,他却灵活的仿若一只蜥蜴。

  泥浆上的烟头几个明灭,刘冬已经到了岩壁之下,除了膝盖和肘部被泥浆覆盖,白衬衣依然清洁整齐,落落大方如同一个贵公子。

  他抬头望了望眼前的岩壁,似乎在计算着攀爬路线。

  梅雨不知不觉的咬紧了下chún,耳边再次想起了熟悉的起哄声:我擦,这块石头也不知道谁搞来的,立在这三个月了,愣是没人爬过去!

  —冬子也不行了,装吧,被雷劈了吧!

  那烟可快到头了,我最腻歪他这一点了,尼玛玩就玩,点个烟装***流氓啊!

  梅雨眯起眼睛,还真是天怒人怨啊,这得出类拔萃到什么程度,才能人神共愤啊!

  刘冬捏起嘴边的香烟,弹了弹烟灰,重新叼起香烟,果断地动了,他双手飞快地插入岩缝之中,横爬竖行,转眼已经爬了四五米高,到了张阳犹豫不下的地方,前方,光滑一片,无处借力。

  喧嚣声如浪潮一样退下,梅雨猜想,所有人都和她一样,还是期盼奇迹出现的吧!

  刘冬手腕一翻,脚横跨了出去,转眼到了岩壁的侧面!

  梅雨惊喜的睁大眼睛,是啊,这个又不是那种直来直去的扁扁的人工岩壁,这完全是一块天然巨石,旁边虽然狭窄,却也可以借力!

  刘冬几个起落到了巨石顶端,他干脆地立在上方,口里的香烟狠狠的抽了两口,香烟终于到头。

  梅雨终于明白,刘冬这根香烟的意思了。

  前方徐阳忿忿地甩手,叉腰吼道:“奶奶个熊,你就不能给老哥哥留点面子?!哪怕晚点通关也行嘛!”

  刘冬已经从岩壁上滑了下来,闻言摊了摊双手,无辜地道:“我虽然不想破掉自己的记录,可也得保持住吧!”

  梅雨默默地腹诽,丫真坏,明显奔着徐阳的三年前的最好成绩说事其他人已经从空中走廊走了下来,纷纷围了过来,特有爱的拍打着刘冬的肩膀,梅雨看到刘冬一动不动的硬接了下来,知道他前面赚足了面子,这个时候得吃点亏。

  眼见一个又一个铁掌拍起来没完没了,梅雨抱着衣服上前,笑眯眯地道:“刘冬,先把衣服穿上吧。”

  方才她站在后面,却是没有人注意,这一开口,一群人的视线如同探照灯一样扫了过来,电力杠杠的。

  明显认出了梅雨的身份,却没有人点破,只是友好的点了点头,里面叫嚣最厉害的那小子,手肘一顶刘冬:“行啊,冬子。”

  刘冬身不由己的走了两步,刚好到了梅雨面前,顺手接过西服,并不穿上,搭在肘上,完全无视那些人,自然而然地扶着梅雨的肩:“走吧,带你去其他地方看看。”

  身后传来一片鬼哭狼嚎:冬子,你喜新厌旧啊,我可等了你半年了啊!

  ——冬冬,你忘了咱们俩huā前月下的山盟海誓了吗?

  小妞,你可别被他给拐卖了,这小子有前科!!

  梅雨嘴角扬起,笑道:“你这些朋友还tǐng有意思的。”

  刘冬嘴角勾起,双眼带笑:“是啊,不过他们不敢得罪我,谁叫他们都入股了呢。”

  梅雨恍然,这些家伙原来就是和他合伙开酒吧的。

  刘冬不yù多谈,不动声sè的转移了话题:“刚才那个岩壁看到了没?这里有个规矩,谁第一个爬过去,就搞个新的过来,这帮子家伙闲的没事,到处挖石头玩。”

  梅而眉毛一挑:“那你要去挖石头了?”

  刘冬顿住脚,一脸笑意:“那东西,除了我,谁还能翻过去?下次给他们弄个人工的得了,劳民伤财的。”

  梅雨听他说的大义凛然,钥明就是为了省钱。

  梅雨想起方才,那根装X到了极点的香烟,不禁好笑:“你可真行啊,做这么危险的游戏还点根烟玩潇洒。”

  刘冬温和地看着她,平静的解释道:“嗯,点个烟,注意力集中到烟头上,不会被外面的状况分心。”!。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官场新秀网游之大盗贼官之图和表姐同居的日子美女的天才杀手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斗鱼之顶级主播无限欲望之门极品高富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