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 基金会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女孩是先天xìng心脏病,因为拖得久了,问题有些棘手,梅雨把她和她的母亲送入医院后,刘冬赶了过来,接下来完全换手,梅雨看着刘冬打了几个电话,搞定了医生和治疗费用问题,又安排了一个伶俐的大小伙子专职跑tuǐ,几个人便退了出来。{最快文字章节阅读}

  刘冬开车,直接拉着PEER和梅雨回了酒吧。

  在他的办公室里,梅雨和PEER并肩坐在沙发之上,两个人面前一杯绿茶,升腾起一缕缕的清香,不甘心的钻进他们的鼻子里。

  梅雨双手握住杯子,看着刘冬,有些局促不安,“这次又麻烦你了。”

  刘冬温和地笑了:“没什么,比起出生入死,这算是小CAE了。”

  出生入死?梅雨心底起了一丝疑huò。

  没等梅雨发文,刘冬再次开口,他自责道:“这次是我疏忽了,这种事情早该预料到,做好防范,就不会这么措手不及了。”

  梅雨低下头,愁眉不展,帮助女孩,她并不后悔,只是担心此事传开后,求助的人会蜂拥而至。

  刘冬和PEER快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PEER开口道:“成立一个基金会吧,以后如果有求助的,可以向这个基金会申请,通过审核以后,由基金会拨出部分款项进行帮助。”

  刘冬敏锐的提出质疑:“一般来说基金会都是做专项捐赠的,这样宽泛的捐助范围会令基金会的效率低下。”

  梅雨抬起头,专注的聆听,刘冬的意思,她很清楚,像是前几年有一对明星夫妻,设立了一个专门治疗兔chún幼儿的基金会。

  这种专项类基金会的好处,是会逐渐的发展出一个治疗网络,一旦有患儿父母提出申请·基金会可以快速的联系医院,安排病房,也可以清楚的了解到大概需要的费用。

  如果是无限制类的基金会,从考核项目·到安排治疗等等,所需要消耗的精力是会成倍增加的。

  琨ER单手支腮,脸上一贯的面无表情,口中却一连串的回答起了刘冬的疑问:“我们可以先寻找几个大医院作为我们的关联医院,事先讲好条件,这种医院里的科目设置的比较全面,而且医疗水平也可以。”

  刘冬双手放在桌前·和以前若干岁月里,两个人在网上的你问我答一样,在互相的辩驳中寻找真理的火花:“手不足的问题,可以从梅花中寻找自愿者,一个梅花跟踪一个项目——”

  琨ER接着他的话茬:“不,最好是由两个人负责,一个是患者家乡,一个是医院所在地——”

  刘冬打了个响指·越说越是兴奋:“我们的外围人员足够庞大,所以只需要设立一个核心财政小组,负责审核样本和款项流向—”

  琨ER眼神锐利·思维快速旋转:“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全额资助的,我们可以设置几个档,10%,30%——”

  梅雨目瞪口呆的听着刘冬和PEER两个人的快速对话,仿佛在歌厅之中,拿着麦克风,你抢一句,我又抢一句,快捷无比。

  而一个功能强大的爱心基金会就在这两个人的对话间,一点点的现出了雏形。

  等PEER和刘冬热烈的讨论告一段落·梅雨小心翼翼地举手,申请发言,刘冬鼓励地看着她,PETER则是一脸的不以为然:“我能做什么吗?”

  刘冬哑口,他之所以附和PEER设立基金会,不就为了把梅雨从这些琐事中解放出来么?

  琨ER技高一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泡过了,有点苦:“你出钱就好了。”

  刘冬点头赞同:“不过出资比例还是商榷一下,最好不要告之天下。”

  这个道理,很简单,一个富人如果做了善事,修路搭桥,旁人见了,会夸他的好,但是如果知道了,他只用了自己财产的千分之一,相信很多人都笑不出来了。

  心里一定会想,不公平,他那么有钱,本来就该修这个路,而且还应该拿出更多的钱才是!

  所以说,人的心理,是很微妙-的。

  最后这件事情全权交付刘冬去操作,梅花那方面,还是他最熟悉。

  梅雨和PETER上了车子,她沉默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接手?”

  琨ER看着窗外,夜sè初起,睡了一天的城市开始苏醒,霓虹灯下,这个美人尽情的舒展着自己的身躯,理所当然地道:“那么麻烦的东西,还要和很多猴子打交道。”

  梅雨:“……”

  刘冬的确很会做事,第二天,梅雨翻找了娱乐新闻版,却没有找到自己的消息,结果在社会版上看到,大明星梅雨慷慨解囊,拯救重病小影mí。

  还有另外一个更加醒目的标题,居然上了头版虽然不是头条,可也仅仅屈服在XX大会之下。

  博爱基金会即将成立!

  据悉,该基金会将由两部分组成,主要为梅雨小姐的部分片酬,其次是社会捐助。

  洋洋洒洒千余字的社论。

  梅雨心情甚好,看着光斑在报纸上缓慢移动,心情也随着逐渐丰满的阳光而变的飞扬。

  谁也没有想到,很多年后,当博爱基金会超越了红十字中国分会,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基金会时,记者随即采访了红十字会里的自愿者们:这个,我啊,做了好多年了,那个时候还在上大学,比较有空,而且很喜欢梅雨这个演员,所以就跑来做了自愿者了。大概半年一份单子吧,也不很累。但是做着做着,帮助别人,自己就觉得很开心,慢慢的也就坚持下来了,还满有成就感的。

  嗯,我是刚来做自愿者的,我觉得这里面最让我认可的还是透明的财务制度,精确到了个位数,每一笔款子的去向都可以在网上查的一清二楚。

  —呵,我以前是这个基金会的受益者,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到了来自慵爱基金会的帮助,所以我也想做点什么。

  这些平凡人,一个又一个,言语质朴,却让人觉得莫名的感动,那一期特别节目播出后,博爱基金会收到的捐赠暴涨,同时也有更多的人申请成为自愿者。

  而博爱基金会的项目也多达数十大项,上千小项,包括了帮助失学儿童,资助艾滋孤儿等等。

  这一切,都是从两个男人的一场对话开始。

  吉普车在半夜回到了营地中,梅雨跳下车子,轻车熟路的mō回宿舍,莫伊人又从chuáng上探出了头:“小梅子,明天可是重头戏了,你不要怯场额~”

  梅雨撇了下嘴巴,鼻子里哼哼两声。

  经过几个月的拍摄,这部名为军花的连续剧也快要进入了尾声,乔北通过那一场比试,用她让人惊艳的连环tuǐ征服了所有的大兵们。

  她提出了全新的训练方法,每天不需要很重的军事练习,但是针对xìng很强,刚提出来的时候,本应遭到一片质疑,结果由于那场比试的冲击,大兵们神思恍惚的上了贼船。

  接着,在年终的全团比武中,特种大队和三连的大兵们遥遥领先,把一连和二连的战士们打的没有脾气。

  特种大队也很不爽,№D,教官这是明显的胳膊肘往外拐啊。

  最幸福的要属三连士兵,他们坚持称呼乔北为嫂子,而特种大队则坚持叫沈向前军姐夫……

  在元旦的庆祝晚会上,三连偷偷排练了一档节目,叫做拥军。

  乔北和沈向前来的时候有点晚了,一眼看到了第一排中央给他们留下的两个空位置,两个人心有灵犀的mō到了后排坐下。

  上台的是三连的活宝王林,以及另外一个生的比较秀气的新兵阿楠,两个人都是一身军装。

  王林生的黑,五官也不突出,在阿楠的衬托下,更加不显眼,幸好一rr牙齿够白,提了点亮度。

  王林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一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嘴角似笑非笑,他旁边的阿楠小心翼翼地挪了过来,开始是一寸一寸,到了后来,大胆地挨着王林坐下了。

  王林斜斜地瞥了他一眼,眼bō流转,那一眼真是风情万种。

  阿楠傍着他,一条胳膊大咧咧的揽住了王林的肩膀:“媳fù,咱俩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话一出口,台下的大兵们都是一愣,这两个人在做啥子,阿楠再次开了口:“媳fù,你擦的啥,咋这么香呢。”

  王林那副死样子搭配阿楠的温声软语,实在是太有喜感了,台下大兵们哄笑连连,三连的士兵更是笑的前仰后合,都没有注意到后排什么时候坐了两个瘟神。

  按照以往惯例,但凡节假日,自家连长一定是寸步不离的把自己拴在了乔大队长的kù腰带上。

  沈向前歪着头,看着身边慵懒的女人,王林至少有一样模仿的惟妙-惟肖,那股子让人打从心里来气的似笑非笑,总是带了三分嘲讽。

  他不动声sè的伸出胳膊,揽住了女人的肩膀,笑嘻嘻地把头凑了过去,咬住女人的耳朵,“媳fù,咱俩回去吧?”

  乔北转过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宛如一副水墨山水,眉毛挑起:“其实我觉得你原来的训练方法也蛮不错的,不如明天开始加练吧?”

  沈向前咬住下chún,额头抵住乔北的额头,眼中bō光潋滟:“亲爱的,你说啥就是啥,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后勤部长。”!。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官场新秀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和表姐同居的日子斗鱼之顶级主播我的贴身校花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捡个杀手做老婆我的美女俏老婆网游之大盗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