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 以暴制暴(二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当导演喊停的时候,维安的嘴角抽动两下,那个动作,竟然和梅雨有几分相像,他松开手臂,梅雨的手自然地从他的腰间滑落,掌心握着一根针,杀人不见血的利器。

  面对梅雨威胁地眼神,维安举起双手,示意和平相处,脸上的笑容依旧:“MAY,你生气的样子依然漂亮。”

  话语里十分诚恳,这是一头专心致志的sè狼。

  梅雨抿了下chún,没有回答他。

  维安的戏份紧锣密鼓的拍了两天后,他乘坐飞机回到了纽约,作为国会议员,他还有很多公事要处理。

  维安很早就起了chuáng,在高级小区里跑了一圈,收获了女邻居的媚眼后,兴致勃勃的冲了澡,心里盘算着,事情还要办几天,想到那只小野猫,身体自然的热了。

  他朝气勃勃的进了办公大楼,和每一个认识的工作人员打着招呼,作为一个偶像派的国会议员,他的竞选法宝就是强大的亲和力。

  年轻,xìng感,旺盛的精力,这是英俊的国会议员身上最大的优点。

  到了办公室,能干的助理早已经把早上接收到的邮件放到了议员先生的办公桌上。

  维安手里一把拆信刀,一封一封的查看着。

  这是年轻的议员的又一个优点,凡事喜欢亲力亲为。

  铿锵一声,有什么金属从信封中滑落,维安弯下身子,在桌子底部摩索了两下,当mō到那小小的,尖尖的东西时,他的身体一僵,脑海里已经模拟出了那东西的形状。

  他缓慢地伸出手,坐直了身体,摊开掌心,目不转睛的看着手心里的小东西闪烁着金属特有的光芒,一枚小小的子弹壳。

  他看了一会,把子弹壳放到了一边,拿起桌上的信封对手很老到,一点线索都不留给他,这是一张很普通的信封,普通到完全是用一张64白纸自制出来的!

  维安眸子一暗,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他的sī人保镖很快走了进来,乔森把手里的箱子放下熟练的戴上了白手套,用镊子把子弹壳夹起,放到了白sè的手帕上,信封也同样处理。

  收纳好证物,乔森耸了下肩膀,看着一脸希夷地主顾道:“是个老手,您不要抱太大希望。”

  维安身子靠到了椅背上,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仇人很多,可是最近他忙于拍戏,应该没有谁会特意的来问候他。

  乔森犹豫了下询问道:“老板,要不要通知上面?”

  上面,自然是BI,像是这种威胁到重要人物的生命的恐吓信,本来就是他们的处理范围。

  维安摇了摇头:“再等等。”

  对手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第二天,他又接到了一模一样的信件。

  这次,信封直接被带着手套的乔森拿到了手,他拆开信封,里面照样滑出一枚子弹乔森双chún紧抿,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这个家伙,信封和子弹上一点指纹都没有,信封很普通,无从调查来路,子弹也是量产的A3型手枪子弹,这种手枪我们卖给了很多国家,很难追查下落。”

  乔森顿了下,看着老板不愉的面孔,忠实地继续道:“信件的来源也追踪了,这两封信件最少通过了七个快递公司,在查找当中很快断了线索。”

  维安的声音有一些yīn沉:“也就是说,一无所获了?”

  乔森低头不语,默认了维安的说法。

  维安拿起电话,“看来我们只能请专业士来帮忙了。”

  BI那些狗崽子们,可是不会放过任何一点闻到的血腥啊,这是一把双刃剑,用的不好,就要伤了自己。

  没有给他很多犹豫时间,在他拨打电话之前,手机自然地响了起来,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个手机,是他随身携带的,只有十分重要的伙伴和家人才知道号码。

  明显的,此时上面显示的号码是一个陌生人。

  “维安先生吗?如果方便的话,请来一次第五大道的希尔顿酒店。”

  男子的声音有点饶舌,似乎并不能熟练的使用英文,但是他说的缓慢,所以维安也听清楚了。

  挂断电话,维安站了起来,反手捞起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向外走去,同时对着一旁的乔森道:“你跟我来。”

  两个人坐上了维安的座驾,风驰电掣的向希尔顿酒店驶去。

  按照那人交代的房间号码,维安镇定的敲了敲门,能住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这个人,至少很富有。

  门应声而开,维安打量了一番开门的人,头脑中很快做出判定——亚裔男子,比较年轻,穿的衣服很整洁也很有品味。

  这是一个家境良好,有修养的上层公民。

  男子任由他打量,片刻之后,微笑道:“维安先生,请进吧。”

  男子把维安让进了沙发榧.的保镖乔森站在了沙发后,男人自己,则是进了吧台。

  维安挂上了完美无缺的笑容,问道:“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男子从容地道:“刘冬。”

  维安喃喃的念了一遍,知道这是男子的本名,一个亚裔名字。

  刘冬看着维安,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维安身后的保镖是一个好手,从他那么健壮的身体,走进来却跟猫一样,可以轻易的判断出,这是一个同行。

  这样最好了,有一个懂行的人在,对话会变的很简单。

  刘冬双手撑住吧台,“维安先生,您想喝点什么?”

  维安挑了下眉:“随便。”

  刘冬面不改sè地转过半个身子,修长的手指在身后的酒瓶上划过,很快选择了一种主酒,四种配酒。

  他的手指快速地扒开瓶盖,左右开弓,酒水被倒入了银质的酒桶中,随着他的手上下纷飞,最后倒入酒杯里的酒,是一种近乎墨sè的黑。

  刘冬端起这杯酒轻轻地放在了维安的面前,自己,也坐到了他的对面。

  维安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有点苦但是感觉不错,叫什么?”

  刘冬浅笑:“守候,这杯酒的名字叫做守候。”

  维安放下手里的酒杯,意味深长地看着刘冬:“刘先生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作为一名国会议员,我的时间是宝贵的。”

  刘冬伸出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玻璃杯,杯子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就是这个,守候,您为什么不能老老实实的守候,非要用一种侵略的姿势去进攻并不属于您的领土呢?”

  维安双眼眯起,嗖的站了起来,森然道:“我想你管的太多了。”

  刘冬同样站了起来,维安惊讶的发现,这个亚裔男子虽然比他略矮,眼中却渐渐聚起了一股浓重的风暴,迫人的压力迎面而来。

  “不是我,是我们,如果您非要插一脚,那希望您能遵守约定。”

  维安哼了声,大步向外走去,手mō到门把手时,忍不住回头问道:“约定,什么约定?”

  刘冬抬起头漂亮的黑sè眸子里bō光潋滟:“在她25岁之前,只要守护她,谁也不能折断她的翅膀,任何人!”

  最后三个字,他说的很慢,带着强大的决心。

  维安嘴角勾起一下拉开房门,大踏步往外走,一直走到电梯,心中的愤怒才平息了一些。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保镖,不满地抱怨:“他竟然敢威胁我!”

  乔森的面容紧绷,如临大敌,他低下头,声音被刻意压低:“不,先生,那不是警告,我想说成是威胁更恰当一些。”

  维安狐疑地看向保镖,这位前海豹队员,有着多年的特种兵经验,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战士。

  乔森习惯xìng的仲出舌头,tiǎn了tiǎnchún:“他就是给您邮子弹的家伙,绝对是他,他身上有烟火的味道。

  维安脚步一顿,又按了一下电梯按钮,险些关上的电梯门重新打开。

  维安迈进了电梯,焦躁的松了松领带:“把他交给BI处理好了!”

  乔森脸sè一变,劝阻道:“不,您最好不要,那可是一个狙击手,一个顶尖的狙击手,如果他不死,死的就是您了。”

  维安眯起眼,一脸怀疑:“狙击手?”

  乔森看到电梯外的人群,闭住了嘴巴,大步的走出了宾馆,待两个人都上了汽车,乔森一边启动一边解释:“您没有看到他给您调酒的过程吗?他的手非常稳,左右开弓,酒水也没有溅出一滴,而他在调酒的过程中,一直在看着您。”

  他毫不犹豫的下了结论:“难以置信的专注力加上一双无与伦比的稳定的手,他一定是顶尖的狙击手。”

  维安明白乔森的意思,乔森虽然是陆战队员,枪械,拳脚上的功夫都是一流,保镖工作也很到位,但是,再牢固的盾也扛不住最锋利的矛。

  而今天见到那人,衣食住行皆非凡品,可见做事相当细密,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维安毫不怀疑,如果查一下那个叫刘冬的入境记录,他持有的护照,一定是某一个偏僻小国。

  他不快地道:“难道只能按照他的话去做了?”

  乔森忠实地接话:“显然,您最好这么做。”

  当维安回到剧组,看着跟在梅雨身旁自称保镖的英俊男子,不得不伸出手,装作第一次见面一样,打着招呼:“你好,刘冬先生,我是维安。”

  手好疼,这男人劲真大。

  咳咳,明天见,我会想你们的,你们要是想我的话记得给我留言,我都会读的,爱所有留言的好孩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官场新秀网游之大盗贼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斗鱼之顶级主播和表姐同居的日子美女的天才杀手捡个杀手做老婆末世之黑暗召唤师我的美女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