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划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刘阳也许是看余生啃整块牛排不方便,他拿了一把刀,挥手赶走余生后把牛排切成小块。↑頂點小說,

  余生叼着肉块,抬起头看着刘阳清洗他那边桌子上的食盘,知道这家伙现在明白了他是有洁癖的。

  刘阳也很奇怪,按理来说,它只是只流浪猫而已。流浪猫不都是翻垃圾桶的么?为什么这只猫会这么矫情,它这个样子在外面还是不是会饿死啊?

  刘阳等着余生吃完牛排,收拾好后,就开始看书。

  在余生这四天看来,刘阳晚上看书,不说雷打不动,也说得上是个习惯。

  昨天好奇心泛滥的余生想过去看看他在看什么书,烦被打扰的刘阳,直接扔给余生一本书。

  看书就看呗,余生知道适可而止,不再去招惹刘阳,要是把刘阳惹炸毛了,不好过的还是他自己。

  就在余生翻着书,一页页看的时候。刘阳抬起头,刚才专心入神看书的他,才想起来打扰他的是只猫,看到猫在那专心看书,他有些诧异。

  随后,他便摇了摇头,一只猫而已,能看懂什么。它装模作样的翻书只是在模仿自己,猫要真能看懂书,那可是要比奶奶说的还要邪乎的多。

  说实话,余生真的看不懂什么,刘阳扔给他的书,是一本经济学著作,封面的中文标题写的是《二十世纪的资本论》,英文题目是《capital-in-the-twenty-century》。下文与标题一样都是中英文对照。

  以余生不算太差的初中水平英语,英文部分宛若天书,大量的经济学专有名词让他不由抓瞎。他幽怨的瞄了一眼电脑,要是能下个金山词霸多好。

  不过在刘阳在的情况下,动用电脑仅仅是个奢望。余生只好抛弃英文原著,直接阅读译文。不过,哪怕是译文也稍微有些难懂,其中一些稀罕词,余生只能靠联系上下文连蒙带猜搞懂大概意思,至于对错与否,那就两说了。

  和“上辈子”一样,余生看一会专业书籍就会犯困。摇了摇浑噩的脑子,他把视线挪开,端详着“奴隶”——刘阳。

  刘阳正在往书上写着什么,余生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好在这次刘阳没有赶他走。他歪着一只猫头,看刘阳在看什么。看的是和扔给余生一样的经济学书,他每每看完一个章节,就会翻回来,从这个小结开始,在书的空当,例如页眉页脚这些地方写写画画,标注上一些余生看不懂的公式。

  符号公式看不懂,汉字却是能看懂。余生可以看出,刘阳的硬笔字基础雄厚,写出来的字虽谈不上铁画银钩,但也规矩喜人,有着汉字特有的没敢。

  虽说余生对字没有太大研究,不知道刘阳这字归于那个流派。柳体?颜体?不懂这些的他只能看出来刘阳的字大大方方,中正得体。其中穿插的一些行书,更能算是龙飞凤舞,而不是张牙舞爪。

  余生喜欢字写得好看的人,他自己曾经字不算难看,从小学到大学,没少因此被老师夸奖。

  但相形见绌,余生看了刘阳的字有点淡淡的自卑。不过猫的心情七月天,他很快抛弃了这种心情。

  他挪到书架旁,看有没有什么小说可以让他看一看。什么都不做无聊着会死猫的,给猫看经济学专业书籍也会死猫的。

  刘阳的书架让他失望了,都他喵的是专业书籍,哪怕有一本半本《金瓶梅》,《红楼梦》这样的经典小说也行啊。

  失望的余生只能回去,继续读着那本让他犯困的《二十世纪的资本论》。

  这本书主要在讲,依然在扩大的贫富差距,是由资本报酬与劳动报酬增长比率不平均造成的,会对民主政治的公平与正义造成巨大伤害,因此作者在书中建议,对实质财富征收累进税,收入越高征税比率越大,而征过来的税不是交给效率低下的政府,而是直接分配给财富较少的人。

  余生草草看完这本书,舌头伸出来舔了舔胡须,没有留下什么味道。贫富差距这种问题,好像和现在的他没多大关系,吃食无忧,为什么要关注这个?

  看完书的余生,看到钟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将近十二点了。

  刘阳在那拿了一张纸,写的书评进入尾声。不久,他写完后,就关灯睡觉了。

  余生觉得刘阳这种看书方式不错,先把书读厚,再读薄。这样使人印象深刻,而不是如过眼云烟,看过后便忘了。

  不知道是猫科动物的习性,还是“上辈子”的习惯。关灯后,余生并没有睡着。他趴在那里,在脑中重新架构着《最高智慧》。

  同时在想,在经济方面,记忆中有没有什么浅显易懂,不会使人犯困,最好还能有意思得多经济学书籍。

  别说,他还真想到了。

  宋鸿兵的《货币战争》。

  说起这本书,一经发售,就在中国这片大地上掀起了浪潮,虽说这浪潮不算太大,但与其他枯燥乏味、小范围传播经济学著作相比,可以说得上滔天巨浪。

  有人批评这本书言过其实、虚浮轻夸,但正是因为这略带戏剧化的演义成分,让普通人愿意读这本书,觉得有趣的同时又能了解到一些经济学上的知识。

  想到却不能马上做到,余生叹了口气,又是学识积累上的问题,哪怕像《货币战争》这样带有科普、演义性质的文章。依旧不是现在他能写出来的。

  知识沉淀积累不够,写出来的都是就犹如水上浮萍,不能做到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自然也不能引得人们的关注,广泛流传。

  余生在黑暗中,伸出前爪,向身体上空摸去,想摸到悬浮在身体上空的那一层透明天花板。不过,什么都没碰到。

  在这样纠结中,余生睡了过去。在梦中他回到了“上辈子”,重新开始了作为人的生活。只是,那真的可能么?

  第二天,余生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刘阳出去了,在余生的专属食槽,摆放着早点,一碗豆浆,几个肉包子。

  余生慢条斯理的舔着碗里已经凉掉的豆浆,没有半点打开电脑的意思,而是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墙另一侧,刘阳的书架。

  “是不是看完这些书,就能写出《货币战争》了?”余生的眼神中颇有挑战意味,对书架跃跃欲试。

  其实他感觉,与其在这看这些枯燥的文字,还不如去旁听京华大学的教授讲师们讲课,毕竟这里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高校,哪怕经济系并不出名,但教学质量还是应该有保障的。

  只是他的腿伤还没好,再加上跑出去也不一定能找对路,更怕碰到薛定谔那样的虐猫狂人,落得个尸骨无存。

  唉,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还是等到伤好,春天来了再出去旁听吧。

  他走到书架底下,从最底层的书架弄出一本书,开始读起来。

  他开启了读书读到昏睡,昏睡睡醒再读的轮回。

  余生觉得时间便得到更难熬,过的更慢了。

  其实没过了多久。

  下午上完课的刘阳回到寝室,看到地上趴着一只睡的香甜到宛若死猫的余生,先是皱了皱眉。

  然后,他走近看了看,发现书完好无损,这只猫并不是把书取出来,用爪子挠着玩。这让他稍微有点放心,接着他看到这本书才翻来了二十多页,这猫仿佛在看书。

  这让他有点想笑,一只猫能看懂书?你在逗我?

  他摇了摇头,既然这本书没坏,那就由着它的性子来吧,万一它能看懂呢?说不定会创造一个奇迹哩。

  刘阳说不上什么时候转变心态,不讨厌余生了,或许是因为妹子的关系,爱屋及乌。或许是因为余生的出现,让他与学妹的关系有了继续发展的契机,把它当成了吉祥物一样的存在?但这毕竟是刘阳的想法谁也说不好。

  刘阳没有再理那只猫,而是打开电脑,连上网络,继续浏览那个论坛。他发现那个论坛的左上角出现了四个汉字,天涯社区,看来他投出的一票功不可没啊,让论坛确认了名字。

  他进入了较为关注的股票论坛版块,浏览了半天,发现没什么言之有物的帖子,就转到了,天涯杂谈版块,他挺喜欢看这个版块那些帖子里描述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

  进入帖子页面,除了几个红着的置顶官方公告贴,刘阳发现有一个帖子也是红的,而且就在官方置顶帖的下方,而且他的红并不是版主加上去的,而是帖子太热变成的。

  帖子的标题写的很大,“关于北京经济发展,以及大众服饰发展潮流的几点看法”,正文提到的东西却很小,只提到了一个东西——牛仔裤。

  说起这种裤子,刘阳也有一条,是送他电视,游戏机,以及繁多书籍的那个令人头疼的姐姐给的。

  刘阳继续浏览下去,发现除了标题太大外,内容倒是说得满接地气。下面的跟帖的,除了几个说内容与标题不符,职责标题假大空的,剩下被吸引过来的,都对正文这个牛仔裤发表了一些看法。

  跟帖的普遍认为,这个东西能赚钱,但市场的需求会不会大,并不好说。他们大多数人并没有见过这种牛仔裤。

  只是凭空想象,这种牛仔裤不至于有那种魔力吧。这些在当时还算有钱的人,除了少数几个嗅觉灵敏,发现商机的,更多是随便看看,图个乐。

  刘阳也乐得热闹,为这篇帖子的盖楼添砖加瓦,同时提起座机,给他大姐的那个倒爷丈夫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说牛仔裤的事情。

  正在睡梦中的余生,不知道他这个可以算得上,中国网络发展史中第一个“标题党”的帖子引起了多大的波澜。

  甚至他想都没有往这方面想,“上辈子”他在网络上纯粹是个小透明,发在网络上的东西,除了几个亲朋好友,象征性的关注一下,更多的则是石沉大海。

  至于这次一个小想法,就在论坛上都能引起小小的话题性。不知道知道了这些的余生,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惭愧自己,大言不惭的盗用了别人的想法,恬不知耻的发在网络上呢?

  在逛论坛的这些人中,有一些人确实受到了余生的影响。

  朱栋梁,男,十八岁,市第五高级中学学生。今年高三的他,家道富裕,不愁吃穿。但朱栋梁此刻却很难过。

  因为快要高考了。

  他很不理解父亲的想法,他父亲只有小学文化,因为脑子灵活,在改革开放这股大浪潮中,淘到了第一桶金。并且因为为人仗义,在圈子里人缘不错,在与众多朋友互相帮衬中,事业发展一片大好,用日进斗金形容并不为过。

  但这样一个低学历的人,对自己的儿子要求却不低。他指名道姓,要朱栋梁考上整个北京市,乃至全国都数一数二的大学。

  朱栋梁的压力很大,他不是学习不好,中等偏上,但因为偏科,让他考上那两所大学,难如登天。

  他父亲却不体谅他,依旧如此要求。

  在这种高压环境下,朱栋梁很焦虑,甚至不大不小病了一场。在家休息的时候,他打开一个叔叔送的电脑上网,发现了这个关于牛仔裤的帖子。

  虽说他也不知道牛仔裤是什么样,但按照帖子上描写的愿景,他相信这东西一定好卖。

  未经历挫折的年轻人,冲进很足。

  他拿出存折压岁钱的存折,看着里面一打头,五位数的存款。觉得当做启动资金,应该够用。

  于是他把几件衣服,装进旅行包,带上几百块钱,留下一张纸条后,说走就走,前往了火车站。

  ……………………

  刚刚睡醒的余生,完全不知道这发生的一切。他觉得像他现在这样一本一本书的看,是完全不行的。漫无目的,没有目标的看效率很低。他觉得他应该,按照《货币战争》故事的走向,来找要看的书籍。

  他依稀记得《货币战争》的开头,是由拿破仑的滑铁卢之战,揭开的序幕。

  他费劲的把压在身下的书合起来,把这本立起来比他还高的书,推回书架。

  然后,他抬起脖子,看着书架,目光略过一个又一个书脊,打算找到想要的书名。还真让他找到了一本书名看上去相关的书。

  不过那本书放的很高,余生大量了一下书架,哪里有可以攀爬的地方,他比划了一下,感觉还是很有把握嘛,就攀爬了上去。(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