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化功大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段誉的凌波微步已经十分纯熟,身子向后一仰,就避开老魔的一掌。∑頂點小說,他不认得丁春秋,见其鹤发童颜,心里也没太多的畏怯之念失。嚷嚷了一句,继续朝钟灵那边追了过去。

  这一掌相隔虽然丈余远,可若是真的中掌,那人不但衣衫立即成灰,连肌肤都会变得血肉模糊,不过丁老大只是为了确认对方的身份,并未猛下死手。否则便是段誉步法再高明几倍,也不见得可以安然无恙的避开对方的毒掌。

  “果然是逍遥派的弟子!”丁春秋喃喃一声,想到这凌波微步是李秋水的独门绝活,他当年与这位师叔有些暧昧的关系,一时竟忘了逼问对方的来历。

  便在这时,钟灵已经被众人逼到了一处高崖上。?

  段誉疾驰而至,往上望去,陡然见到立在高崖边上的钟灵腾身跃了下去。心中一震,叫道:“灵儿,你……”

  想着,便要跟着跳下去。只是身子刚刚跨出崖壁,便见丁春秋飞了过来,左手挟住段誉,自空中跃下。

  段誉自然不甘,挣扎了一下,几乎挣脱出丁老怪的手肘。

  丁春秋破口大骂道:“该死的王八羔子,想死啦!”说着,用劲一挟,右手多了一柄短匕,倏然斜伸而出,敲在石壁之上,“叮!叮!叮……”一阵火星迸出,藉着那一顿之势,急速降落的形势立刻缓了一缓。

  段誉被丁春秋一挟,几乎连肋骨都断了,忍不住大叫道:“老前辈,你把我的骨头都要挟碎了,快松手……”

  丁春秋难道发善心救一次人,哪里想到人家根本就不领情,骂道:“臭小子别乱叫,我知道你急什么!”说着,他右手平伸,身形一兜一转,连翻了两个筋斗,飘身落地,才将段誉放下。

  这高崖生的也是奇怪,半空多出了一处石台,钟灵敢放心的跳下来岂会没有个准备,此时正要走近石台后方的一个洞穴,想来她平日在这山中戏耍时就发现了此处,来这里玩耍也不是第一次了。岂料刚刚抬脚进去,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哎呀,灵儿呢……”段誉半边身子几乎都已经麻木了,脚步方一落地,立即便瘫软在了地上。

  钟灵之前被摘星子等人追得急,自然不知道段誉跟在后面的事情,跳下来的时候,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她,也只当是饥饿之下的幻觉。此时忽然见了思念多日的段大哥,自然是满腹委屈,跑了过去。

  段誉刚刚抬起头来往峰腰的石洞望去,便见一道身影撞了过来,属性的香气涌入鼻子,再看一脸惨淡的钟灵,不由心疼之极。

  丁春秋咧嘴一笑:“好个小丫头片子,你胆子可不小,这么高的山你也敢跳下来,不怕摔断腿?哼!还有你,追女人连命都不要了!”

  段誉的脸色原本苍白无比,此刻被丁春秋嘲讽,立即红了起来。钟灵眼睛以瞪,已经认出就是这贼老头子看上了自己的闪电貂,命几个人追的自己无路可逃的,振臂一挥,挣开段誉的手,啐道:“呸!好个老不正经的贼子,胡说八道,小心烂掉舌头!”

  闪电貂从钟灵口袋里露出个头,也是一阵龇牙咧嘴,以这小家伙的性子若非在老怪手中吃了大亏,哪里会老老实实的藏在主人的口袋里,此时倒是颇有些狗仗人势的意味,惹得段誉噗呲一笑。

  丁春秋两眼一瞪道:“嘿!你敢对老仙我如此,信不信老夫马上便将这傻小子带走!”

  钟灵双颊红馥馥的,哼了一声:“你敢!”

  段誉倒是对老丁印象不错,抢在中间道:“灵儿妹妹休得无理!老先生莫怪,家妹只是顽皮贯了,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误会……”

  钟灵听到“妹妹”二字,便是悲从心来,好端端的情郎成了哥哥,任谁都不能很快的接受,再听他将这老怪物抢夺自己闪电貂的事情说成是误会,更是委屈之极,不觉哭了起来。

  小丫头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久经风雨的丁老大都是尴尬不已,何况是绝代暖男段公子呢,老丁一副得道仙人的模样,又救了段公子的性命,段誉不觉中便将二人的奇葩事情告诉了丁春秋。

  丁春秋一脸古怪道:“我看你们不像是兄妹!”

  段誉一阵尴尬,钟灵气急败坏的骂道:“段大哥休要相信这老贼的话,就是他看上了我的闪电貂,才将我逼到这里的……”

  丁春秋淡淡一笑,朝上方传音道:“你们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了!”然后又看向段誉兄妹二人,一脸诚恳道:“两位小友有所不知,老夫年轻的事情练功出了差错,需要用各种毒物才能压制体内的伤势,小姑娘的闪电貂蕴含奇毒,老夫欣喜之下,倒是让姑娘误会了!”

  钟灵哼了一声,脸色略有好转。段誉却是极为同情,习武之人弄伤自己的事情他听说过不少,当即便道:“只要不伤害小貂儿的性命,区区貂毒便送给前辈了,佛曰……”

  丁春秋眉头一跳,心道自己那位李师叔莫非这些年开始信佛了吗,想着,便试探道:“我见小友的步法其妙非常,与我师叔的凌波微步极为相似,不知……”

  “这就是凌波微步!”段誉笑道,心中却是一阵狐疑:“没想到皇甫大哥年纪轻轻,居然是这老者的师叔,都说武林高手护颜有道,莫非我那好妹夫也是个返老还童的老妖怪不成……”想着,不禁替木婉清有了几分担忧。

  丁春秋听得凌波微步之名,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不由追问道:“不知她老人家现在可好,如今身在何处?”

  段誉没有多想:“他呀,看起来要比老先生年轻多了,如今呢,就在大理!”

  “李秋水也在大理?”丁春秋心中一紧,直觉这大理国简直就是个龙潭虎穴,前脚有灵鹫宫过来,后脚便有李秋水的传人出现。想着,便道:“那么说小友是师叔新收的弟子了?”

  段誉摇了摇头:“那倒不是,只是晚辈不愿习武,另师叔才传来我这门逃生的步法……”

  丁春秋眼前一亮,当年他那半吊子的北冥神功就是得自李秋水,后来被他逐步完善成了化功**,威力虽然依旧强悍,但没了吸人内力为己所用的功效,两门功法差的不是一星半点。眼前这小子显然是颇得李秋水喜爱,若是自己将化功**交给他,以李秋水对他的喜爱,自然会用真正的北冥神功去救他。

  夜色已沉,丁春秋的眼中闪过一抹绿色,将段誉二人惊了一跳,也将老魔从谋算中惊醒过来。

  主意一定,丁春秋便提出要用闪电貂的毒来压制体内的伤势。钟灵自然不允,好在老怪手段颇多,提出了媒介之说。

  所谓媒介,自然是通过旁人之手来得到这闪电貂的毒了,三人之中,这个人选自然就成了段誉。

  钟灵自然担心不已,闪电貂多毒啊,想想司空玄的下场便能看出,她可不愿意让段大哥遭那种罪。

  事实上,若非段誉修养颇高,早就骂娘了,闪电貂的理会他也是亲眼所见,这老先生岂不是让他去送死吗。

  丁春秋微微一笑:“小兄弟莫怕,等下老夫教给你一份驱毒的心法,这貂毒自然奈何不了你的!”

  段誉将信将疑,总归是老丁的卖相太过高深莫测、仙风道骨,让本就有些中二的段誉信以为真,硬着头破答应了下来。

  很快,闪电貂便在钟灵的忐忑中咬住了段誉的右臂。只看到段誉先是右臂变成紫黑色,接着似乎浑身都在泛着黑气。

  “运功!”见钟灵一脸煞气的看了过来,丁春秋淡然一笑,同时将双手搭在了段誉后背。

  段誉浑浑噩噩中,只觉得浑身都有炸开似得,听到丁春秋的话后,当即便将方才从对方口中得来的驱毒口诀运转了起来。因为凌波微步的缘故,他体内已经有了一团微弱的至纯内劲,随着功法的运转,貂毒便开始有序的混合到这缕劲气当中,并随着功法的继续运转,生出了一股诡异的吞噬之力。

  丁春秋当年费尽心机从李秋水哪里得到了三十六副北冥神功的残本,修炼的不伦不类,本来是要走火入魔而死的,岂料他独出心裁,让这缕魔性的北冥真气与万毒相融,拥有了化功之效。虽然不能向北冥神功那样吸收他人的功力来快速成就一代高手,但也有了颇为骇人的魔力,这毒劲一经施展,中掌者或沾剧毒,或内力于顷刻间化尽,或当场立毙,或哀号数月方死,全由施法随心所欲。

  丁春秋生平以此杀人无数,武林中听到“化功**”四字,既是厌恶恨憎,又是心惊肉跳。

  当然,任何功夫的修炼都讲究一个循序渐进,化功**亦是如此。以段誉目前的功力自然无法将如此多的貂毒全部吸收,这多余的毒力,便要靠丁春秋施法了。随着段誉的内力全部转化成了化功**的毒劲,丁春秋开始慢慢的引导着貂毒进入自己体内,这一过程对于他本身来说,并非空手套白狼那样轻松。

  事实上,等他将多余的貂毒吸收后,自己的功力足足缩水了十分之一之多,这部分功力,可就便宜了段誉这厮了。等他再次清醒过来,已经踏入了江湖二流高手的行列,要知道,之前他可是入不了流的。

  丁老大肯定不会好心将功力送给段誉,事实上,这半吊子北冥神功,只能化去他人功力,却不能为我所用!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的副作用,那便是必须要随时有毒物可以供自己继续练功,否则在七七四十九天以后便全身溃烂痛苦而死!

  按照丁春秋的计划,眼前这傻小子修炼了自己的化功**,等日子一到,身上的异样自然会引起李秋水的注意,而他要做的,就是偷偷的跟着他,看看李秋水如何化解这个隐患。以他想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便是真正的北冥神功。

  对于第一次修炼化功**的人来说,这个日子是七天,等第二次就是十四天,一次类推,功力越强,中间的日子也就越多,这也是丁老怪这些年活到颇为滋润的原因。

  丁春秋与段誉几乎一前一后同时运功完毕,两人的面色都是红润之极,显然都有极大的收获,这其中以段誉的感受最为深厚,体内暖洋洋的,让人好不惬意。

  担惊受怕了好一阵子的钟灵一脸惊喜道:“段大哥,你真的没事?”

  “当然没事,你这小丫头片子,难道老夫还会骗你!”丁春秋没好气道,任谁失去了一层功力,此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心情,哪怕那损失是他自己一手促成。

  钟灵哼了一声,见闪电貂一脸疲倦,对这老家伙就没什么好的脾气。

  段誉见了,哪里不知道自己这妹妹的心思,安慰道:“闪电貂应该是没事,损失了那么多的毒力,只是有些饿了,它喜欢吃什么,等离开这里后我让人多找一些来喂养,也算是报答貂兄的援手之德了……”

  丁春秋嘴角一抽。

  钟灵却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是了,连人饿了都会软绵绵的,何况是小家伙了,它最爱吃毒蛇,从小被我养大的,今年已经四岁啦,就只听我一个人的话,连爹爹妈妈的话也不听……”说的爹爹妈妈,小丫头不禁又开始想家了。

  “好了,灵儿知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段誉见钟灵又要哭了,当即问道。

  丁春秋朗笑道:“这有何难,看我的!”说着,身子一旋,便飞到了崖壁上,手中匕首在山崖上一阵借力,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钟灵却是指了指山洞:“从这里可以一直走到外面!”说着,拉着段誉便往洞里走去。

  等丁春秋再次折返下来后,哪里不知道这山腰的山洞便能通向外面,想他废了半天力气才爬上去,如今好心下来指点这两个后辈……想着,脸色一阵青红不定。好在他事先已经在段誉身上撒下了独门药粉,只待日子一道,便能追踪到对方,到时候真的北冥神功便能手到擒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