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广汽丰田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正如历史的车轮不会被小人物的意志而停止或者发生改变一样,陆恒这个时间长河上的特殊体也没有对他记忆中的某些事的趋势做出大的改变。+頂點小說,

  由美国房地产泡沫引发的次贷危机已经逐渐膨胀到了顶端,稍微关注点的人都闻到了山雨欲来的恐怖气氛。

  对于美国这样的经济自由体,其房地产并不会像中国这般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国家会出面调控。

  他们现在依然还是以前那样,不知不觉得使用看似无害,甚至有益,实际危险的房地产操作模式。信用度高的人小房换大房,信用度低的贷款购房,钱不够的买了再说,首付不够那就零首付,月供还不起,那就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之后再换。

  商业银行开始受不了这种压力了,于是便把房贷集中在一起,形成高利息的证券再转手卖给华尔街的各大投资银行。

  财大气粗的投资银行本以为是快大蛋糕,然而接手后才发现是快烫手的山芋,于是精明的美国人们便将这块烫得不能下嘴的山芋打包卖给了全世界。

  包袱落到了全世界,于是,重生后默默开着公司,卖着小车的陆恒就知道离今年九月份全球金融海啸的日子已经不远了。等房价崩盘,各种债务毫无价值,那就是那些站在金融市场顶端呼风唤雨的华尔街大鳄破产之时,整个世界都会被他们拖下水。

  然而这一切都跟陆恒无关,陆恒知道自己对于股市、金融市场不懂,所以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想染指。

  他现在所归纳出来的这些还是他学习企业管理的过程中,跟那些老师探讨,课下阅读大量书籍,并且不断上网查询美国房地产市场得来的。

  他知道自己的短板也知道自己的长处,与其去金融市场过着朝不保夕,一夜暴富的投机生活,还不如安安稳稳的发展实体行业。

  一家又一家的公司开起来,公司走路的腿多了,迈的步子也就稳了。或许股票会跌,但根据陆恒心中记忆开起来的公司,至少十年之内不会出现亏损。

  即使十年过去,对未来没有记忆优势可以依靠那时,陆恒相信自己的事业已经成为一个巨无霸一般的存在。

  到那时,一两个公司亏损甚至倒闭,都不会对他有什么伤筋动骨的危害。

  远川汽车城正如陆恒所想,潜力无限,在恒成奇瑞入驻远川之后,短短半个月,就表现得可圈可点。

  销量或许还比不上已经打出了名气的苍首恒成奇瑞,但上升趋势着实明显,展渝师从一开始的三天两头往那边跑,变成现在几天去一次。

  这种变化从另一方面就说明了,远川那边发展得平稳,已经让他安心了下来。

  就跟当初陆恒天天待公司一样,等公司走上正轨,他去的时间就变少了一样。

  陆恒不担心崇庆这边,每一个公司的开设地点,当地市场如何,品牌是否好卖,这些都在他脑子中记得清清楚楚。

  从每一个4s店建立起来开始,陆恒就知道自己有了一支下单的母鸡,区别只是在于自己家的下蛋鸡是否会比其他人的厉害,下的鸡蛋个头会不会大,数量会不会多。

  而现在,坐在希尔顿大酒店高达三十九层的行政酒廊中,陆恒就在为自己的小母鸡而侃侃而谈。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同理,有远见的人也不会把鸡放在一个笼子养,崇庆是一块战场,贵州同样如此。

  陆恒此次拟定的贵州战略,从一开始就不局限于奇瑞汽车这一个品牌,作为一个自主品牌,价格低廉,用来打开局势肯定是很好的。

  但要想赚钱,还得走高大上的路子。

  拿现在恒成现代每个月的利润与恒成奇瑞的相比就明显知道了,即使里面有场地规模的限制,但恒成现代每个月的利润依然是苍首恒成奇瑞的两倍、三倍之多。

  简单的道理,一辆十万块不到的国产车,利润再高也不会超过十万。

  但定价几十万、几百万的合资车,利润空间就远超低价车了。

  此时此刻,坐在陆恒对面的男人就是来源于一家并不输于北京现代的一个品牌。

  广汽丰田!

  男人姓段,叫段家明,很普通的名字,不普通的是他的身份。

  广汽丰田在西南五省的总经理,职位堪比陆恒认识的叶庆华,从身份上说与萧菲菲也差不多,但取得的成绩,二者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2006年6月17日,广汽丰田camry凯美瑞正式在全国上市,全国106家“广汽toyota”经销店同时开业,创造了中国销售渠道建设史上的奇迹。

  在这个奇迹当中,段家明手下的西南五省,就一共贡献了足足二十五家4s店,占据了五分之一的份额。

  广汽丰田不过是在零四年成立,仅仅两年,他就能做到让二十五家4s店同时开业的壮举,可见他对代理商的控制力达到了何种恐怖的地步。

  这是一个取得了巨大成功的人,往往成功的人都拥有平常人不具备的特质,和朴实稳重的叶庆华、温柔近人的萧菲菲不同,段家明在陆恒面前表现出的是大气开朗以及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高傲。

  他有理由在陆恒这种找上门来的代理商面前表现出高傲,因为广汽丰田这个品牌取得的成绩,让他有底气傲气凌人。

  “陆总是吧,之前我俩也在电话里聊过,这次我路过崇庆,刚好和你见一面。顺便我也就跟你说说目前我们品牌的情况,如果你有心了解一下,那就可以知道,广汽丰田这个品牌在当前中国汽车市场意味着什么。”

  段家明往苦涩的蓝山咖啡里面倒了一小点奶,然后加了勺白砂糖,轻轻搅动着,姿态十足。

  陆恒就坐在对面,谦虚的听着。

  “从零六年开始,国内中高级乘用车销量全国第一是我们广汽丰田,刚刚结束的零七年,销量第一名还是我们广汽丰田。作为一个丰田人,我想寻找资质不错的代理商,是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外面有着大把大把的有钱人挥舞着票子想要代理我们品牌,可以说,我是不愁寻找新的代理商的。这么说,你懂了吧!”

  陆恒点头,他话里的意思就是,不是我求你代理我们车,我们不缺人,而是你在求我们,从一开始便把姿态摆得高高的。

  陆恒也没什么反感的心思,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不过,自始至终,陆恒脸色的笑容就没落下去过。

  和苦涩的蓝山不同,不喜欢喝咖啡的陆恒在这个只提供咖啡和酒的行政酒廊中,只点了一杯咖啡中最甜的拿铁,此时晃动着杯子的陆恒笑着反问道:“段总说得很对,广汽丰田的前景和目前的表现都堪称全国顶尖,自然不缺人求上门代理。但我想段总今天亲自前来,应该还是对我有一点感兴趣吧,所以我认为我们还可以继续谈下去,不是吗?”

  段家明神情微滞,停止手中的搅拌咖啡的动作,深深看了一眼陆恒,然后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