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话 斩钉截铁不食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兰齐朵将要紧急处理的事情都先处理的差不多了,闲下来没事就想到在路上认识的那些孩子。

  “将士们的家眷都住在哪里?”

  这一日早上用过早膳,兰齐朵吃着云嬷嬷做出来的新鲜云片糕,突然想起来与那些孩子们每日可都是要吃些点心的。

  “他们距离定西还有六十里路距离,离军营倒是近一些。”

  小图喜这方面比别人倒是要清楚很多,她说完有些兴冲冲的对兰齐朵说:“殿下,您说哪一日咱们去军营?”

  “去军营?”兰齐朵重复了一边,看着小图喜的样子有些危险。

  小图喜看到兰齐朵这个表情的时候就觉得坏了,要露馅了,殿下肯定知道她偷听他们谈话了!

  赶紧承认错误:“殿下,奴婢那日是不小心听见驸马跟您说话的,绝对不是故意的!”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兰齐朵慢悠悠的说,小图喜一下子跪在地上,脸色发白,她最近这些日子来了定西约束少了,人就有些松散了。

  “还请殿下降罪!”

  “那就罚你去把前些日子在路上,跟本宫散步消食的小孩子们接过来陪陪本宫,晚上再把他们送回去。”

  小图喜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没想到兰齐朵的惩罚是这样的简单,有些感激涕零的叩谢兰齐朵。

  “这是怎么了,小喜这么激动的。”

  云嬷嬷进门的时候差点跟小图喜碰在一起,兰齐朵暗笑,逃过一场惩罚可不是很激动吗?

  说来她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主子,尤其是今生跟前这些人对她的忠心她都看在眼里,那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都没有关系,这一点上她其实与云嬷嬷的想法是一致的,忠心、善良,只要具备这些品质,其他的都是可以改的。

  “我让她将之前在路上遇见的那些孩子们接过来玩一会,好久没见他们还怪想的。”

  云嬷嬷面上僵硬了一下,立即笑着说:“哎呀,那老奴赶紧去准备一些小孩子喜欢吃的点心果子,让小平陪殿下看看书。”

  等到人都出去了,兰齐朵才对小图平说:“没事了多开导一下嬷嬷,孩子这个事情暂时也是没办法,但以后总会好的,嬷嬷已经那么大年纪的人了,她眼神还不太好。”

  小图平一时见也红了眼圈:“奴婢知道了!”

  她可怜的殿下,那么喜欢孩子,但是自己却没办法生,刘御医说是要给殿下调理身体但是已经调理这么久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要不是相信刘御医的医术,云嬷嬷简直要打上门去骂他庸医了!

  “有什么可难过的,本宫不过是这几年身体不好,等调养好了就能生了,现在喜欢小孩子不过是本宫在这定西没什么朋友,你们来来回回就是着几张脸,也没什么新意。”

  “好啊!殿下原来是嫌看我们看腻了!”

  “胡说!”

  兰齐朵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知道小图平的心情,不过是怕她伤心罢了。

  其实对暂时不能生孩子这件事她也是抱有遗憾的,可能这就是命吧,前世今生,她都孩子缘浅,前世是她心灰意冷,别说喜欢小孩子了,就是旁的事情也很少能提起兴致来,到后来连萧慕白也不关注了,每天意志消沉,见风流泪、伤春悲秋这种事情都没少做。

  如今却是真的喜欢小孩子,也想要孩子,她想着有一个像夏侯翼那样的孩子也是不错的,永远都精力无限的样子,以后会围着她喊母亲……

  “殿下,杨大人求见。”

  有小丫鬟打断兰齐朵的走神。

  “杨大人?”一时间脑子有些糊,回话的是兰齐朵跟前的二等丫鬟,她有些尴尬的回话:“就是殿下说的杨小三。”

  想到杨大人三十好几的人了,却被殿下叫杨小三,这些丫鬟们都有些忍俊不禁。

  “他今日不是应该在回京的路上吗?”兰齐朵不耐烦。

  “杨大人不愿意回去,在外院吵着要见公主一面。”

  杨大人的形象实在有些不好,他抱着外院走廊下面的柱子死活都不愿意走,就要见公主殿下一面,将王大人闹的很没脸。

  兰齐朵纳闷:“本宫跟他有什么好说的吗?”

  “算了,你去让人将他带到……忘忧阁外面,本宫见见他。”

  “更衣!”

  “是!”

  兰齐朵穿的是一身浅草色的家常衣裙,不施粉黛,头发随便挽起来,这样的样子她可不想随便出去见人,夏侯翼似乎说过不愿意她这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样子被人看去了,兰齐朵不自觉的笑了一下,只觉得自己不由自主的就按照夏侯翼说的话来了。

  杨三爷这样不管不顾的闹腾其实也不是他自己愿意的,他头顶上有两个哥哥,两个哥哥虽说不是什么人中龙凤,但比起他来要能干了不知道多少倍,他知道昨日公主殿下说要把他送回京城的时候,才想起来一件事,他爹说了这次要他在定西这个鬼地方待够三年的,待不够三年,回去就分家!

  分家怎么成?他其实对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还是很清楚的,跟着兄长们一起过日子还好说,要是分开了他用不了两年他就要带着妻儿们出去喝西北风了!所以这次就算没脸也要留下来啊!不然回去了怎么交代。

  因此听见公主殿下召见他的时候,杨三爷“嗖”的一下就从柱子上下来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公主殿下就站在忘忧阁大门口的门槛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杨三爷此时老实乖顺的如同一只小猫。

  “求殿下别将微臣送回去,若是将微臣送回去,微臣以后要怎么活?”

  虽然杨三爷在旁人面前装的很想那么一回事,但杨三爷说着说着就想到他家里面两个有本事的大哥,每次都特别嫌弃的眼神看着他,不禁悲从中来,到最后竟然哽咽了。

  但兰齐朵是谁,她根本不为所动。

  “你要怎么活,与本宫何干?”

  杨三爷愕然的抬头看向兰齐朵,发现公主殿下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着点不耐烦,他立即就往前冲要去扑在兰齐朵脚下甚至想去抱兰齐朵大腿,但小图喜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昨日在议事厅没能跟着殿下,此时二话不说反剪了他的双手就将杨三爷的脸按到了地上!

  心里面别提多爽快了!嘴上还能特别理直气壮的说:“大胆!敢对殿下无礼?”

  杨三爷被小图喜按的脸都变形了,这回干脆求饶:“殿下,求您了!别将我送回去!以后殿下说东我绝对不往西,殿下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若是你能早几天所这句话本宫可能还会考虑一下,但是现在晚了!”

  “殿下,微臣真的知道错了,还请殿下开恩。”

  杨三爷本身长的并不是一个很难看的人,此时特意做出这种凄苦的样子还是挺让人动容,但这个人并不包括兰齐朵。

  兰齐朵甚至懒得看他一眼:“你要是愿意乖乖回去,本宫还能让你面子上好看些,若是你像这样撕破脸,本宫也不介意把你调戏民女的事情在吏部好好宣扬一下!”

  将杨小三送回去这是她在外院立威的第一步,若是就这样不过是杨小三哀求了几句又将说出口的话收回来,这以后还能有谁服她?恐怕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她妇人之仁,没有主见,那么以后与这些人打交道的时候兰齐朵想做什么都会更艰难,她之前为了取得外院官员的信任所做的事情基本上就白忙活一场,不会有任何作用。

  “殿下!”

  “将人送回去!该怎么说你们自己看着办。”

  兰齐朵给大管家使眼色,大管家立即知道怎么办了。

  这下应该没有不长眼的人打扰她了。

  兰齐朵也懒得去换衣服了,反正到午膳前孩子们也就该过来了,到时候正好跟他们一起用午膳。

  她的忘忧阁是除了马场之外,内院里面最大的一处地方,里面小厨房、书房、净房,一切应有尽有,兰齐朵虽说女红不行但是熬个粥之类的还是会的,她这时候溜达到厨房的时候就见云嬷嬷正在和面。

  “这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得多揉几遍,里面加两个鸡子面会更光滑……”

  兰齐朵只看了一眼就出来了,因为她帮不上忙,到时候在厨房里,下人们诚惶诚恐的,恐怕反倒帮倒忙了!

  舒舒服服的看了一中午的《狐妖传》,兰齐朵琢磨着时间差不多就听小图喜的大嗓门喊:“殿下,我把孩子们都带来了!”

  兰齐朵脸上立即扬起大大的笑容,将书往桌子上一扔就往外跑,后面的丫头追在后面说:“殿下!殿下!耳环没戴!”

  兰齐朵哪里还顾得了这个,才出了走廊就见一群半大的孩子规规矩矩的跪下来朝兰齐朵行礼:“见过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将前面那个五六岁的小豆丁抱起来,兰齐朵调笑说:“都起来,你们不是说要来本宫……我家中做客吗?怎么样?我没食言吧!”

  “公主,我们真的能在你家玩?”

  “自然是真的!”

  “我娘说公主和夏侯将军会将犬戎人全都赶走,到时候我爹爹就能回来陪我玩了。”

  “对!”

  十来个大大小小的孩子叽叽喳喳的,兰齐朵表情前所未有的温柔和耐心,直到云嬷嬷带着丫鬟端着点心到了忘忧阁的时候,好些个孩子欢呼着跑过去:“云奶奶!”

  “云奶奶!我想你了!”

  “哎!哎!云奶奶也想你们了!”

  云嬷嬷笑的合不拢嘴,让丫头们将点心放在桌子上,这个摸摸头,那个捏捏脸蛋,气氛好不融洽!(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