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名利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竹下草芥经过斯德哥尔摩市长的引荐和介绍,不但认识了他那一位美丽的夫人,以及他们三个可爱的孩子,而且还结识了他那一位思想偏激和激进的堂兄。这一旦出现三个男人聚在一起的社交场面,不是聊生意经,就是聊政治居多,毕竟人活在这一个世界上面,总是得面对最切实际的需要。除此以外,才是聊文学,绘画,音乐,哲学……

  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任何一个圈子和场合都适合。即便不喜欢,也要学会去迎合。除非不想在这样的圈子里面混,就可以随心所欲,完全不按既定的照规矩出牌。可是,像这样的圈子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眼巴巴的望着,甚至打破了头也想着要进来。

  这大概就是名利场的最大诱惑和魅力之处,就如同吸毒一样,只要沾上了一口,便会越陷越深,从而想戒都难以戒掉。即便是身体上面戒除了,也在精神上面戒不掉。为此,竹下草芥是突然想到了白先勇那一本经典短篇集《台北人》。

  这书其中有一部分在大陆,在上海,曾经如何风光的人士,到了台湾落脚之后,虽然大不如前,但是仍旧时常放不下追忆过去的生活。即便是落魄,家道中落,也完全割舍不下,唯有在那里才能找到活着的意义所在。

  最为鲜明的例子同样也是出现在白先勇的另一本短篇集《纽约客》当中那一篇《谪仙怨》当中。文中的那一位信中所提到的“妈妈”,虽然得到了女儿的理解,但是熟不知她的女儿黄凤仪已经是以蒙古公主自诩,在纽约操持贱业了。

  “在我看来,人类社会倒是可以简单的分成四个部分,而不是所谓最顶点的那一个看不见的阶层,上上阶层,上中阶层,上下阶层,中上阶层……十几个划分出来的社会阶层。这四个部分的代表便分别是,羊,狼,牧羊犬,牧羊人。至于我们,自然就是属于牧羊人了。对于羊,我们无需告诉他们为什么,而只用告诉他们这么做就对了。这做好了,有奖励。做不好,就是惩罚。”刻意说得是法语,而非世界通用语言英语的市长堂兄,一方面是发表出了近一段时间的自我研究成果,另一方面是带有自傲的炫耀道。

  停顿了一下的他,两只眼睛的注意力是落在了竹下草芥的脸上,甚至还故意加快了一点语速道:“对于狼,自然不能全部消灭掉。若是没有狼的存在,也就让羊们感觉不到威胁,从而在脑袋里面生出不应该有的想法。若是狼群当中出现了想要攻击牧羊人,或者贪得无厌的狼,以及羊群中的某一只羊有了不符合牧羊人想法,那么就必须清除掉。这个时候,我们就得利用牧羊犬了。在正常情况下,它是保护羊群,而特殊情况下,就要按照牧羊人的意志进行清除工作。办事得力的牧羊犬,自然是会得到应该有的奖励,而他们也是喜欢的。当然,这也不排除会有不忠诚的牧羊犬存在,那么我们牧羊人手中的猎枪,可就大大地有了用武之地,并且让它们知道谁才是这一个世界上面的真正主人。竹下先生,你同意我这样一个说法吗?”

  竹下草芥对于他这一种用法语说得寓意委婉的长篇大论,不太感兴趣。即便这其中有一定的合理性道理,也让自己不会随着他的想法来改变个人的想法。自己所崇尚既不是对方这一种带有法西斯的纳粹思想倾向,也不同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城市丛林法则。这人尽其才,对号入座的职人精神才是他所推崇。

  完全听懂了对方所表达意思的竹下草芥,同样是用法语进行回答道:“不同意。人,生而平等,那可是你们西方一直极力推崇在人权上面的普世价值观。事实上,人在生而平等上面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即便上帝如此安排了,也自然会有他的道理。这根据每一个人的能力大小,从而找到各自的定位,才好进行一个对号入座。哪怕处于社会最底层的清洁工,也是整个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若是没有他们的存在,不出三天,任何一座城市就能臭气熏天,让人难以忍受。从某一种程度上面而言,你们瑞典不是已经给人类的发展和进步开启了一个更高的可能性吗?至于你这一种理论,对不起,说难听一点,无异于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知晓他具有日本左翼作家思想倾向的市长堂兄,倒是没有想到他的法语说得比自己还要好。没有因此就老羞成怒的他,还面露出了微笑,从而兴趣是一下子就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毕竟宁与同好争高下,不和傻逼论短长的乐趣所在就是在于和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进行智识之间的碰撞。

  没有“啪啪啪”的轻轻鼓掌一番的市长堂兄,继续侃侃而谈个人的思想道:“我一直以为平等自由的思想只有西方发达国家才会具有,而非你们东方国家所能够的。即便你们的国家发达了,也仍然会继续停留在形而上学的法治阶段,而实际上的主体仍旧是人治阶段。据我所知,日本人对权威,上司,前辈……还是缺少反抗的精神。再者,羊之所以为羊,就是因为它们只会咩咩咩地低头吃草,而不会去做任何的独立思考,只会人云亦云。一遇到风吹草动,随便喊一声狼来了,它们就会被吓得只顾逃跑,从而造成羊群效应。实际上,狼根本就没有来一只。狼真正来的时候,它们又往往察觉不到。哪怕羊当中有先知先觉的变异种,也无法更改它们的天生命运,毕竟它们的四只蹄子,以及口腔形态就注定了一辈子是低级的食草动物,而非高级的食肉动物。”

  和他经过简单的聊上几句之后的竹下草芥,虽然共鸣点没有找到,但是争论点倒是找到了。自己正欲开口进行驳斥和回击之时,市长是给自己的妻子使了一个眼色,而心领神会的市长夫人,发出笑声的有意打断道:“竹下先生,那一边还有不少朋友等着我把你引荐给他们认识呢!”(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