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当阳桥头(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忘了人家的性子,今个可有他们的苦头吃了。”

  “你放肆!”醇亲王轻轻喝了一声,“那是承恩公爷,孝哲皇后的父亲,如今瑛皇贵妃的义父,什么鞑子?你也敢这样说话?要不去西圣跟前分辨一二?”

  辅国公顿觉失言,却还是忿忿不平,“一个汉人女子,算的什么?”

  醇亲王眯起眼来,“你们的意思,我都知道了,这样围着,可没什么好事儿,今日先回去,这事儿,原本也是我们议了不算的,八旗议政王会议总是也要开几次,听听大家伙的意思,到底如何,总不能是十分亏待了各位,这事儿,西圣也有数。”他站了起来,“这样闹在这里成什么样子,到底叫老百姓们瞧着笑话,说你们这些黄带子红带子们和朝廷不是一条心。”

  “王爷,”一个奉恩将军冷笑连连,“您是知道的,旗人最在乎的就是脸面,若不是这实在没法子,大家伙也不至于豁出脸面围着宗人府,您的面子虽然大,也不至于大到了这样的地步,大家伙没有句准话是不会离开的。”

  “要什么准话,你说!”醇亲王这可真的有些怒了,在烈日之下暴晒了这些日子,自己可是没准备齐全来的,不比跪在地上的这些,什么龙虎人丹都一一备齐,自己好说歹说,这些人都不听,急的满头是汗,他沉下了脸对着那个奉恩将军喝道,“我倒是听听你们有什么牛黄狗宝可以掏出来的!”

  见到醇亲王阴了脸,那个奉恩将军有些胆怯,奕询偏过头看了他一眼,他顿时来了勇气,硬着脖子犟道。“只要朝廷下旨,凡是宗室八旗爵位依照前例,一概不动,我们才会退下去。”

  醇亲王大怒,反而嘿嘿冷笑,“你们几个都是这个心思?”大家见到了醇亲王脸色不好。有几个人心里惴惴不安,但是这时候骑虎难下,八旗爷们丢什么也不能丢了面子,“自然是一样的。”几个人稀稀落落的回答道,“都是一样的心思。”

  那个奉恩将军见到后头的人都支持自己,斗志顿时就起来了,见到醇亲王只是冷笑不语,以为他被自己将军将住了,越发来了劲。“若是这样的旨意下来,我二话不说,一步一磕头,进宗人府给七王爷请罪,王爷要杀要剐,或者是圈禁高墙,但凡我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配是爱新觉罗的子孙!”

  众人连番喝彩。把在戏园子练就的叫好声都用在这宗人府大门前,一时间叫好声连天。似乎哪一家的名角儿在这里唱堂会一般,醇亲王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众人,他又坐了下来,慢条斯理的继续喝起茶来,众人见到醇亲王无动于衷。反而声势又弱了下去,最后直到了没有声音。

  “劲儿都消了?”醇亲王看着天上,也不看众人,慢悠悠的说道,“劲儿都消了。就听我一句劝,我当差这么多年,别的没有学到,只是学到了一句话,那就是,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赚的,你们这样子闹,丢的可是自己的面子,和朝廷半分关系都没有,自己没本事只会瞎胡闹,这面子和里子是什么都赚不到,到时候只会成为四九城的笑话!”

  恭亲王送走了李鸿藻,转过头对着宝鋆笑道,“这个李保定,举荐的人倒也不算很差。”

  “现在这些清流断档断的太厉害咯,”宝鋆说道,“之前可有十多年,足足是一个清流的进士都没招,这可是大伤元气了,若不是西圣换了主意,只要李保定这批人都老了,底下的人成不了气候,就什么都没有了,翁常熟,是个好人选。”

  翁同龢家事渊源,一门三尚书,是海内有数的学问大拿,且德高望重,又是帝师,入直军机,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不过宝鋆也提醒了恭亲王:“他昔日在户部,到底是有些权柄拿过去的,虽然还不及如今的阎敬铭,却不是和李保定那种一味着只会说道德文章的人,入了军机,可是难办啊。”

  “不难办,他们翻不出什么浪花儿来,”恭亲王解决了一件事,心情也好了许多,他转过身,盘腿坐在了坑上,“将来咱们呢小心着些就是,他进来我是要对付左季高的,这点事儿做不到,那么自然也可以退出去,毕竟只是军机处上学习,翁常熟若是实在难缠,我就把八旗的事儿交给他去办,看他敢不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这事儿他不敢,”宝鋆笑道,“翁常熟最是爱惜自己的名声,不会把自己这样推上风头浪尖的,八旗的事儿,除了咱们王爷,谁都办不下来。”

  “这事儿,我原本是不想沾染的,翁常熟爱惜羽翼,难不成我就不爱惜吗?”恭亲王说道,“只是看着他们闹得实在是不像样,这才要想接过来自己办,免得他们办砸了日后这事儿就不好再操持。”

  “七王爷去了宗人府,只怕也没什么用,”宝鋆笑道,“那些大爷说好话是没用的,这件事可见到的就是要灰头土脸的收场了,等着王爷救驾呢。”

  “我又不是赵子龙,救什么驾呢。”恭亲王笑道,这时候在外头守着消息的景廉走了进来,“不好了,王爷,宗人府那边似乎动上手了?”

  “动上手?”恭亲王大吃一惊,“谁动手了?是老七?”

  “具体还不清楚,大约是七王爷,毕竟门口的那些人是没有戈什哈护着的。”

  “快快快,”恭亲王一叠声的喊道,“叫人去看看,叫警察署去!”

  宝鋆和恭亲王面面相觑,心情顿时变得沉重无比,居然动了手,就算没有什么伤亡,但是这样的事儿,对于政局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宗人府前,乌压压的一地人听到了醇亲王的讽刺话语,不由得都红了脸面,“七哥,”奕询低声喝道,他的脸上也十分难看,“大家都是天家一脉,凡事要留些颜面!”(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