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轻描淡写(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七哥何必明知故问,”奕询苦笑,“能够有这个力气的人,八旗之中不多。”

  醇亲王默然,八旗之中,铁1帽1子1之王已经没有几个了,剩余的几个人不知道是主动还是被迫,跟着太后是越发的紧密,宣宗皇帝留下来的皇子们,都跟着在内务府参股,说难听些的话,就是那些亲王的俸禄,一年一万白银,如今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大钱儿,自己的五哥,惇亲王每年拿了这个亲王的俸禄之后,就是开办粥厂,施舍百姓,或者是给医生们出钱,组织义诊,很是得了太后的赞赏。

  惇亲王没有这个脑子,太后要办八旗的事儿,别人不知道太后的态度,自己是知道的,绝不可能说左手打右手。自己,当然是不会,那么剩下来就只有一位了,醇亲王摇摇头,“这是你的一家之言,做不得准。”

  “这些事儿都是瑞宝帮忙弄的,”奕询到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当一次背叛者了,“王爷你只要抓了他来一问便知。”

  醇亲王虽然直率却不是鲁莽之人,抓了瑞宝,自己的六哥那里面子怎么搁?他瞪了奕询一眼,“我怎么当差不需要你教,老四,你要进宗人府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儿,”醇亲王慢慢悠悠,语带蛊惑之意,“答应了这件事儿,你愿意在宗人府呆多久,我都让你呆个够。”

  “别的事儿,十件百件我都答应七哥您,”奕询连忙说道,“可这八旗的事儿,我不能答应您,您有万岁爷撑腰,什么事儿都不用怕,我不行,我是旗里的人,若是叛了这些人,没有了立足之地,只怕我这一辈子都有报应承受不完的,西圣她再英明神武,难不成能护住我一辈子?何况我出头,也当不了他们的头头,定不了主意。”

  “到这个时候儿还给我打马虎眼,老四你信不信,我明个就上折子,褒奖你在今日之事上,帮助朝廷平息了风波,这就让你提前臭了大街,如何?”

  奕询连忙跪下来,也不顾及洋灰路面上的灰尘,“七爷,您高义,您可不能这样把弟弟往火坑里推!”

  “我高义,自然不会让你受委屈,这八旗的事儿,是必然要改的,你今日也听到我的话儿了,现在我也不和你浪费口水,”醇亲王干净利落的说道,他就坐在轿子里,脸色有些琢磨不透,“今日你要进宗人府和那些废物同甘共苦,可以,不过你们八旗以后有什么事儿要径直来告诉我,不要给我们来杀一个猝不及防。还有,你若是有脑子,就该知道现在外头那些街面上流传的谣言,大部分都是假的,他们要这么传,就是怂恿了你们这些没脑子的东西来折腾,不过你们既然如此弄,将来这个东西里头,也总要拿些东西照顾你们一二,你把这些东西进去和他们说就是。”

  “王爷的意思是?”奕询连忙站了起来,靠近了轿门,“说的这事儿还有转机?”

  “西圣到底也是八旗出来的,不可能看着你们一味着受委屈,”醇亲王说道,“你们这么一闹,想必也会有让步的。不过有一点,”醇亲王声音转冷,“你要记住一句话,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凡事少掺合,当好凡人的本分。若是以为自己了不起,可以和神仙过过手,那我劝你去菜市口瞧一瞧长一长记性,那里死了几个铁1帽1子1王,不要告诉我这才七八年,你就都忘记了。”

  奕询头上冒出了冷汗,他连忙点头,“弟弟我明白了。”

  “你进去就是,”醇亲王不再和他废话,他需要赶紧进宫汇报这件事,他放下了帘子,“载凌如何重用,你也猜得到,人生在世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要面子还是要里子,你自己选,起轿。”

  “七爷真的是这么说的?”慈禧太后慢悠悠的说道,看着泡在银盆里头通红的双手,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桂祥。

  桂祥看了看边上站着的李莲英,“是,七王爷就是这么说的,说他是万岁爷的亲阿玛。”

  慈禧太后眉心一跳,却不说话,只是把手浸在用紫姜、蜂蜜、牛奶、玫瑰的温水里,等到水凉了,又换了三次水,这才让宫女把自己的手用棉布慢慢的擦拭干,抹上了护手的海狮油——这只是一个名头,其实内里一点海狮油都没有,又带上了护甲,这才对着李莲英说道,“小李子,你说七爷这话说的对不对?”

  “西圣爷说他是对的,那就是对的,若说他是错的,那他自然是说错了。”李莲英笑眯眯的说道。

  “你的话啊,可没半点实在。”慈禧太后袖着手,翻看炕桌上的折子,“这个折子发到兵部去,”她在写了几个字,吩咐李莲英,“让兵部按照曾国荃要的火枪火炮,一应支付,不过要花钱来买,没有白拿的道理。”

  “嗻,”李莲英把折子放在了一边,小朱子进了来——他如今已经是乾清宫大总管,这个是极高的品级了,只是乾清宫一般不用,他这个大总管倒也清闲,所以素日里只是在养心殿伺候,“西圣爷,七爷到了。”

  “快请进来。”慈禧太后收起了案上的折子,放在了一边,这厢醇亲王进了暖阁,正欲跪下请安,被慈禧太后拦住,“今天七爷辛苦了,跑来跑去的,别多礼了,小李子拿凳子来。”

  醇亲王拘束的坐下,“启禀太后,宗人府那边,奴才擅自做主把一干闹事的人都抓进去管起来了。”

  “这关好关,放以后就难放了。”

  “也不难放,”醇亲王连忙说道,“今天那些起子无法无天,说出了什么清君侧,诛奸臣的混账话,这几句话说出来,他们也自觉理亏,到时候奴才再吓唬吓唬,他们也不敢放肆。”

  “清君侧?”慈禧太后微微一笑,“他们连警察署的警察都打不过,还想着清君侧?”(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