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觥筹交错(四)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慈禧太后托着腮,看着马车外面的积雪和大街默不作声,慈禧太后现在的性子不如年轻时候了,年轻时候快意恩仇,在后宫之中说一不二,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事儿遇到了,痛痛快快的发作出来,一顿火闹了也就完了,气消了,事儿就不会挂在心上,如今虽然权柄日盛,可这心里越发的难以琢磨,若是有不痛快的事情,反倒是宁愿藏在心里头,自己生闷气,也不乐意说出来,但是李莲英等伺候的人都清楚的明白,若是慈禧太后坐着不说话,出神在想什么事情,就必然是圣心不悦了。

  夏守忠看了李莲英一样,昔日之事,李莲英是不知道的,所以也只能是夏守忠来劝慰太后,他对着太后,想着措辞说道:“西圣爷可是有些渴了?奴才给您倒碗蜜水吧。”

  慈禧太后许久不做声,“我却是不渴,只是心里火大的很,倒是要这一碗水浇一浇心头的火。”

  李莲英在银质的提壶里倒了一碗热水出来,兑了凉着的蜂蜜水,用手背试了试茶盏的温度,递给了夏守忠,夏守忠弯着腰递给了慈禧太后,见到太后接过了茶盏,轻声的说道,“娘娘不用太过生气,王爷那是一时间图个嘴痛快,还不是知道娘娘仁德,不会怪罪于他,这才敢说的,换成别的主子,换成咸丰爷,他那里敢这样的放肆。”

  马车里面极为暖和,窗户上已经挂满了雾气和水珠子,“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今个的场景你们还没瞧见?我这么亲自来王府,就是为了政事儿不会坏,没想到这事儿谈不拢,他反而倒是面子都不给我了,”她回想起刚才席上的场景,不由得脸上烧成一片,恼怒之情溢于言表,拿起盖碗就要往地上砸,夏守忠连忙跪下,“娘娘仔细手疼。”

  “这事儿我不高兴,”慈禧太后慢慢放下了手里的盖碗,蜜水滴一滴滴的留在了深红色的浩罕羊绒地毯上,犹如惊悚的血滴,“只不过不高兴,我现在还不能对他怎么样,”慈禧太后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的双手,把帕子丢在了一边,“只是这对法作战之事,绝不能有所改变。我知道恭亲王势力大,轻易只怕不能对法宣战,不过,我也不是没办法的,一物降一物......”慈禧太后的眼中露出了晶亮的光芒,她扬了扬脸,“传电报出去,叫高伯足把那件事儿先给我办好!”

  车驾伴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离去,站在门口的瓜尔佳氏见到车驾远去,转过头来不由得埋怨恭亲王,“爷说的是什么话儿?刚才是吓得我的心都要停住了。”

  恭亲王摇摇头,不说什么,荣寿却是拉住了福晋瓜尔佳氏,“额娘先回里头歇息吧,累了半日了,阿玛不是载澄,难道不知道什么话儿该说,什么话儿不该说吗?”荣寿公主劝解着瓜尔佳氏,只是她这个时候也实在是无法劝说恭亲王什么,她到底是晚辈,说实话,她心里也来气,到时候通风口左右受气的人也就是她一个人罢了,荣寿公主扶着瓜尔佳氏进了偏殿,上了坑,又叫丫鬟拿了一床被子给瓜尔佳氏盖上,“额娘,”荣寿公主瞧着瓜尔佳氏的脸色有些发白,“明日的赐宴还是请假罢了。”

  “不能请,你阿玛这样惹了太后不痛快,明日若是我再不去,只怕是再也不好了,我进宫去,恭顺一些,太后总是宽心一点,在你阿玛这里也免得生气,哎,”瓜尔佳氏扶着额头,刚才出了一身汗,又吹了冷风,这会子额头又有些滚烫起来,“要我说,何必和太后别什么苗头?安心听命当差罢了,凡事少说一句不会错。”

  荣寿公主摇摇头,“阿玛的性子最是要强,轻易是不愿意低头的,这么多年秉政下来,越发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了,额娘且放心吧,我在宫里头,不会让阿玛吃亏的。”

  “明日您一个人进宫我怕不妥当,”荣寿公主吩咐道,“就让载澄媳妇跟着您进宫伺候着吧。”

  母女两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子的话,荣寿公主就起身回公主府,她虽然是下嫁,但是额驸婆家的亲戚也总需要往来,不能一直呆在这边,瓜尔佳氏不能去看戏,费莫氏要照拂福晋,其余的人不敢在恭亲王跟前凑热闹,于是这极为热闹的堂会,只留下来了恭亲王并几位清客观看而已,大雪弥漫,隔着中庭的雪花,坐在花厅之中的恭亲王神情有些恍惚,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头一出就是谭鑫培的《空城计》,他都没有认真仔细听。

  谭鑫培慢步走了出来,穿着一身八卦衣,拿着鹅毛扇微微一扇,高亢沉稳的声音响起来了,“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平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算就了汉家基业鼎足三分!”

  恭亲王双眼发呆,盯着戏台子上面,却也不知道心里想什么,过了一会,留在内书房清理书信的清客王河均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也不顾及上头诸葛亮已经打开城门准备迎接司马懿的大军了,“王爷,这是南边来的电报。”

  “谁的电报啊,”恭亲王懒洋洋的说道。

  “是滇、桂两省抚台来的电报,滇抚的电报倒也罢了,可这桂抚的电报,学生是实在是不敢自己揣度,只能是拿给王爷您来定夺。”

  恭亲王接过了那个片子,才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站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糊涂东西!这种事儿都敢做,他倒是不怕去菜市口问斩!”

  边上的几个清客见到主家如此愤怒,纷纷起身围了过来,恭亲王把片子拿给了边上他最为重视的一位清客,江苏人李德立者,“李先生你瞧一瞧。”

  李德立接过了这份电报,看了看,也不由得脸色一变,“不好,不管他怎么说,这个临阵脱逃的罪名是少不了,眼下,最要紧的别是牵扯到王爷您!”(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