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金像奖(上)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转眼间,英雄本色已经开拍一个多礼拜,前几天的戏相对比较平淡,但今天却有一场很重要的戏要拍。

  这一场戏开始,剧中人物,陈歌饰演的小马哥才真正要开始凸显人物性格,在昨天晚上,陈歌想了很久的剧情,对着镜子做过各种表情和眼神,力求接近前世那位演技之神的程度。

  拍摄地点,夜总会。

  夜总会的五彩灯影幻变一个醉生梦死的世界,连玻璃杯也给点化成璀璨的水晶一般,伶伶闪现魅幻的光芒,透过玻璃杯,隐约见到厢座的客人,带点扭曲如堕落在一个荒唐的梦里。

  陈歌眼皮一抬:决定了?随即划起火柴,火花有一刹那间在他面孔闪动,口咬的香烟点燃了,深深一吸,缓缓地吐出一圈烟,然而嘴角另一面却咬着一根火柴.

  “干完这一次就收手了!“坐在对面的宋子豪轻声答道.语调平和,目光总避免跟陈歌相接,实际上扮演宋子豪的韩东内心是崩溃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场戏里,他竟然感受到了演技上毫无悬念的被碾压,昨天和陈歌对戏明明还没有到这种程度,只是觉得陈歌演得自然,到了今天对戏,陈歌的演技似乎倏而到了另一个层次。

  韩东饰演的林子豪只低头,脸上却透着茫然.

  “为了小杰?“陈歌再问,眼神如鹰般在韩东身上扫着,如看透他老大的心事,他知道豪哥已决定了的事,没人可以阴止,但他心里却感到无比寂寞.

  这是陈歌分析过的,小马哥的性格,虽然他不甘心,但他不会让宋子豪难做,所以这就是陈歌要表现的状态。

  宋子豪微微点头.

  陈歌看着他,息间,才吐出一口烟.“明天台湾那宗买卖,你不要去了!“

  宋子豪道:“万一我出了事,这边也有你照顾呀!“

  陈歌仍只是在叼烟,一顿,宋子豪抬头:“以后兄弟们由你带着“

  陈歌一怔,突然咧嘴冷笑:“那一定会垮的!“

  斜眼看旁边呆坐的阿成,陈歌随口道:这位子让阿成坐好了!

  扮演阿成的演员也是陈歌亲选的,是香江一名在二线摸爬滚打多年的实力派,但这个时候也只觉得被陈歌的气势压迫。

  演员在对戏的时候常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当一方演技明显高于另一方,演技稍显拙劣的那一个人在气势上会被完全碾压,这种情况有时候却是好事。

  比如现在,扮演阿成的演员有几分手足无措。

  宋子豪冷冷看陈歌的反应,无语相对,眉宇间一阵黯然轻闪,然而却力掩着.

  陈歌继续嬉皮笑脸地说:你看他像阿尔柏仙奴似的.

  阿成给陈歌弄得不知所措,只好讪讪然说:小马哥,别玩我嘛!转过脸跟豪说:豪哥,没有你我们撑不住这个局面.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向你学习的.

  宋子豪不响,又低下头来.

  陈歌却猛然气忿,斥责成:你想学就有得学了吗?别以为整天看那些黑手党的书,就可以当老大了.

  阿成呆着.

  宋子豪无言.

  陈歌把身子靠后,眯眼叼烟,蓦地问成:你试过让人家用枪口对着头没有?

  陈歌的眼神从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有些迷离。

  阿成摇头说没有.

  陈歌悠然地吸一口烟,又咬咬牙签:12年前....眯着眼,陈歌整个人像走进回忆中.

  12年了吧?马可李向宋子豪投以询问的眼神,宋子豪点头.

  监视器前,冯刚已经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陈歌这两天演戏时候的情况,他恐怕到现在还会认为陈歌演技分分钟都在进步这句话不过是炒作。

  冯刚已经在心里给陈歌下了定义,一个演技、导演技巧全能化的天才。

  陈歌仰躺在椅子上,“我跟豪哥第一次带货去印尼,那边的老大请我们去夜总会吃饭.我讲错了一句话,得罪了那边的老大,跟着就有两支枪指着我的头.说到危险处,陈歌双眼冒火瞪着,两只手指如枪般指指太阳穴:要我把整瓶威士忌喝光了,我吓得撒尿,真的撒尿了.”

  宋子豪面容一动。

  “豪哥真行,他替我把整瓶酒喝光了,陈歌盯着宋子豪,感激,赞赏,佩服全然涌上,面口一宽又一紧:不喝还好,喝了更惨了,跟着4支枪指着我的头,知不知道要我喝什么?陈歌冲着问成,成只张着口,不知如何回答.

  喝尿,陈歌啐一口,嘴角冷笑,目光又移向宋子豪,续说:在夜总会里面喝尿.

  宋子豪不禁地摇头笑笑,这一切真的荒谬得很.但这就是江湖,没有牌章.

  陈歌冷冷望着成:学习?这才叫学习!

  成这初出茅庐的小子,受陈歌这一吓,只能噤声,垂下头来.

  陈歌脸容又一松,深深地望着宋子豪:我们这一单生意就这样做成了!

  宋子豪装作淡然地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

  陈歌截说:不,手一摇,凝在半空,盯着宋子豪的双眼,瞬间噙泪,喉间仿佛有万语千言,哽咽,一晌才说:那次是我第一次浪眼泪...咬着牙,嘴角牙签向上一翘。陈歌倾身更前,两只手指又指指太阳穴,两眼的泪水被满腔怒忿烧干了:我发誓以后再不会让人家用枪指着我的头!

  “cut!”

  ······

  ······

  今天《英雄本色》停拍一天,因为陈歌要应邀参加一个颁奖典礼,如果是平常的颁奖典礼陈歌自然不会来,但是这次的颁奖典礼,是金像奖。

  金像奖的档次和含金量在国内无人不知,这也是陈歌会来的原因。

  电影金像奖的颁奖典礼就是在一个偌大的礼堂里,除了在最前面的舞台,下面摆满了座椅,但由于面积空旷,中间的走廊足够宽敞,非常大气。

  这实实在在的是电影界的一个盛会,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加。

  这个颁奖典礼,如今最大的看头有两个,一个是谁能够获得金像奖最佳男演员卫冕影帝,另外一个就是参加典礼的嘉宾的穿着了。

  金像奖的现场,嘉宾的着装已经成为了举国关注的一件事情,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观众才能看到香江电影牛人们最不寻常的一面。

  整个的颁奖舞台以紫色为主,绿色的地板中间耸立起一个蓝色的v字形颁奖台,后面的幕布墙是由一连串的小灯泡组成的电影胶片形状的图案,在这图案的上面则是香港第四届金像奖颁奖典礼几个金字。

  陆续的所有的人都进入到了会场的里面,陈歌和刘德桦、何满几人坐的比较靠前,周星弛也坐在他们的旁边,在他们的身边基本上都是获得提名的剧组和个人,而在前面的两排人,是在最后入场的,基本上都是影视界的前辈,每个人都在圈子里面有巨大的能量,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邀请的一些政府人员,金像奖的评委,还有各大公司的高层。

  随着灯光暗下来,会场之中的喧哗也逐渐地消失了,伴随着紧密的鼓点,一个声音传入到了会场之中……

  “香江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现在开始,有请大会司仪。”

  在一个男人的声音,还有黑暗之中拿到光束的引导下,大会的司仪俞正快步地走到了颁奖舞台上面,依然是那中性十足的打扮,短发分头,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那永远都能在她的脸上看到的黑色圆框眼镜,如果不是她的声音,光看那外表的打扮,很多人都会以为她是一个男人。

  司仪站在台上一阵快语连珠的打诨,引起了场下阵阵的笑声,作为一个广播界的名嘴,纵然是身边没有搭档,她也不会冷场。

  ······

  ······

  陈歌其实这次参加金像奖就已经创造了一个记录,他是此次颁奖典礼的诸多奖项的角逐者之一,诸多奖项,多到金像奖开办这么多年,从没有人这么年轻,并且同时拥有这么多项提名,尽管组委会的部分成员很看不惯他狂妄的态度,但主办方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给陈歌题目你个。

  刘德桦就坐在陈歌的身边,虽然很担心陈歌这次颁奖典礼会不会又弄出什么惊人之举,但他现在的心思却完全不在陈歌的身上。颁奖典礼已经进行了快一半,《无间道》依旧一无所获,当然整个颁奖典礼的重头戏还没有开始,但显然刘德桦还是有些紧张。

  相比刘德桦,陈歌却显得很轻松,哪怕接下来即将颁发的就是最佳改编剧本奖,他脸上也不见有丝毫的紧张。

  “祝你好运!”临上台前,刘德桦给了陈歌一个鼓励的拥抱。

  陈歌是入围名单的第一个,并且同时获得两项提名,一项是《东邪西毒》,一项是《无间道》。当他走上台之后,主持人特意还问了他一个问题,“陈歌,你是站在这个台上最年轻最帅的编剧,如果你最后能够获奖,我不介意给你一个拥抱!”

  陈歌笑笑,“其实很多女孩想要借此占我便宜,不过我很乐意效劳。”

  台下一阵欢笑声。

  主持人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才请上了担任此次颁奖的嘉宾。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担任这次最佳编剧奖颁奖嘉宾的竟然是何满。

  对于何满,陈歌心中更多的是谢意。这次拍摄《无间道》,很多画面的确要感谢这位导演,因为陈歌在很多镜头的处理上毕竟生涩。

  所有人都知道何满和陈歌的关系,尽管台上站着四位获得获得提名的编剧,但何满和其他三人都只是握了握手,却给了陈歌一个难得的拥抱。

  何满其实对陈歌也颇有好感。

  “祝你好运!”何满拍了拍萧逸臣的肩膀,这才走到主持人身旁,他手里拿着的正是装有获奖名单的信封。

  “我们现在就揭晓结果吗?”主持人问。

  “当然!”何满没有多余的废话,他也的确有这个资格,这也是当初看到魏千翔居然带着何满来见自己,陈歌会这么惊讶的原因。

  何满直接拆开了信封,然后瞟了一眼。台下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看到何满脸上迟疑的表情,都意味这次的获奖结果肯定爆出了一个大冷门,但何满接下来的发言让台下所有的人都大失所望。

  “我宣布获得本届金像奖最佳编剧是影片《东邪西毒》,恭喜陈歌!”何满不急不缓的喊出了陈歌的名字,台下掌声雷动。

  陈歌明显的看到了其他几位入围编剧脸上失望的表情,但他们还是很有礼貌的和陈歌礼节行的拥抱了一下,以示祝贺。这个结果并没有出乎人们的意料,

  但很多人依旧抱有很大的疑问,陈歌拍摄的电影《无间道》的优秀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东邪西毒》还存在争议,难道说,这代表金像奖也承认了《东邪西毒》的优秀?

  此时台下的吕良也显得很激动,这是文艺片第一次在金像奖上获得这么大的殊荣,毕竟这可是电影界最不讨喜的文艺片!

  陈歌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他从何满手上接过那尊象征着好莱坞电影最高成就的小金人,在台下的观众挥手致意之后,很深情的轻吻了一下手中的奖杯。一位摄像师利用长焦距镜头捕捉到这个画面,它被放到一本杂志的封面上,照片中陈歌略带忧伤的眼神很是感染了不少读者。

  陈歌的举动再次赢得了台下观众热烈的掌声,等到掌声渐渐隐去,陈歌这才开始了发表自己的获奖感言:“每一个剧本,都是有生命的。作为一名编剧,我们用文字给与剧本生命,它们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是每一个心怀梦想的编剧用自己的心血凝结成的。之前我没有认识到他们的生命,也就无从对它们产生生命般的敬意。庆幸的是我及时的发现了这一点,遗憾的是我也为我的无知付出了不小的带价,而我的任性也给不少人带来了伤害。感谢他们能够一如既往的支持着我,感谢组委会给与我笔下的剧本如此的殊荣,我将尊重这个荣誉,亦如我将尊重自己的剧本一样!最后我想要感谢我的父亲母亲,感谢你们赐予了我来带这个美好世界的权力!”

  台下先是很安静,直到陈歌和何满走下前台,台下这才爆发出铺天盖地的掌声,人们都站了起来,以示对何满这番发言的敬意。

  这届金像奖的最佳剧本奖依旧由陈歌的《东邪西毒》夺得,接下来马上就要揭晓最佳男配角的获奖人,韩东显然有些坐不住了,虽然影片《无间道》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但他最需要的是得到金像奖的认同,这是每一个湘江演员共同的梦想!

  陈歌很能理解韩东此时的心情,但他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语言来安慰。

  对于韩东,一尊金像奖的小金人才是最好的安慰。事实上,金像奖也给了韩东这个安慰,从颁奖嘉宾口中高喊出“韩东”的时候,韩东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他起身和周围的人们热烈的拥抱在了一起,而他的眼角,已经隐隐可以看到激动的泪水。或许是激动过头的缘故,韩东在台上的获奖感言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好在所有的观众都用掌声表示了对他的祝贺。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